他看上去很好亲(秦衍阮千曲)

他看上去很好亲(秦衍阮千曲)

导读:《他看上去很好亲》是作者予我白鹭所写的,主要讲述了秦衍阮千曲的故事。下面给大家带来 :“等会儿!”阮千曲突然叫住他,皱着眉想了想,开口道,“发/票给我,还是我去吧。” “为啥?你刚刚说了让我去的!”阿龙像护着宝贝似的把发/票攥在手里。 阮千曲看他一眼,“因为我想去,还不还我?” “为啥要还你,我偏不!” 阮千曲懒懒地说:“因为我是老板,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阿龙:……

小说介绍

《他看上去很好亲》是作者予我白鹭所写的,主要讲述了秦衍阮千曲的故事。下面给大家带来 :“等会儿!”阮千曲突然叫住他,皱着眉想了想,开口道,“发/票给我,还是我去吧。” “为啥?你刚刚说了让我去的!”阿龙像护着宝贝似的把发/票攥在手里。 阮千曲看他一眼,“因为我想去,还不还我?” “为啥要还你,我偏不!” 阮千曲懒懒地说:“因为我是老板,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阿龙:……

小说精彩章节

整整一个礼拜,阮千曲每晚都会去白鹭吧。

  最近进了一批新酒,她顺便更新了菜单,将上周那杯特调酒“crush”加了***,反响很好,第一晚就卖了一百多杯。

  白鹭吧的定价不便宜,在W市的酒吧中属于中等偏贵,鸡尾酒的价格基本都是一百往上。

  她是打开门做生意的,定价虽高,但酒水的质量很有保证,绝对喝不到假酒。

  羊毛出在羊身上,定价自然要高一些。

  白鹭吧今年刚刚入选了某点评app的“2019推荐酒吧”,客人比往年只增不减,生意一路行俏,除了常规的精酿啤酒外,更多人是冲着白鹭吧的特调鸡尾酒来的。

  阮千曲为了偷懒,在制作菜单的时候特意让人在“crush”下面加上一行小字——瞬间迷恋,免得有人像阿龙和原子那样,巴巴儿的跑来问她这是什么意思。

  整整一个礼拜,秦衍都没有再踏足这间酒吧。

  阿龙本来对他颇有怨言,原子和一众酒吧女服务生对秦衍的花痴态度让他很看不惯。

  可自从那次抓捕行动过后,阿龙却仿佛变成了秦衍的迷弟,有事没事都爱提他两句,语气也从原本的不屑,变得越来越崇拜。

  阿龙爱看动作片,再加上男人天生的力量崇拜,秦衍在他心目中的形象显然非同凡响。

  “老板娘,最近秦警官怎么没来喝酒啊?这都一个礼拜了!”

  “老板娘,是不是秦警官嫌我们这儿的酒不好喝啊?”

  “老板娘,你给秦警官打个电话问问他啥时候有空呗!”

  ……

  整天唠唠叨叨,烦不胜烦。

  阮千曲的脸色也越来越阴沉,对不起,你的老板娘没有秦警官的电话,让你失望了。

  这几天她心里也有些矛盾,其实忙起来,什么都顾不上了,秦衍这个名字也不大会想起。

  可偏偏身边总有人提起他,那个名字,那张氤氲不清的脸,从心里掠过的时候,总会掀起一阵波澜。

  时间已过十一点,酒吧里没什么别的事,往常这个点,阮千曲早就已经回家了。

  此刻她却盯着桌子上摆着的一叠发/票愣神。

  昨天警局财务科给她打了电话,行政赔偿需要提供正规发/票,让她尽快送去警局。

  去警局没问题,只是难免会遇到那个人。

  刚好这个时候阿龙推门进来,看她还没走,有点奇怪。

  “曲曲怎么还不走?该不会是在这里等秦警官吧?”阿龙的表情有些沉痛,“经过我这么多天的观察,秦警官多半是不会来了,你放弃吧!”

  阮千曲面无表情,“吴正龙,我最近支给你的薪水是不是太多了?”

  阿龙陡然变色,吴正龙是他的大名,根据规律,阮千曲只有在生气的时候才会叫他大名。

  “没有、没有,老板娘,怎么会呢?薪水嘛当然是多多益善啦,你知道我还没娶媳妇儿,上有老,下没小的,一人吃不饱全家都饿……”

  根据规律,阿龙也只有在自知理亏或者有求于她的时候,才会叫她老板娘。

  阮千曲打断了他的胡扯,将发/票往桌前一推,“你明天上午要是没事的话,帮忙把这些送去警局,我算你加班。”

  阿龙拿起看了看,眉开眼笑:“行啊!保证完成任务!”

  说着边往外走,边自言自语道:“说不定还能碰上秦警官~”

  “等会儿!”阮千曲突然叫住他,皱着眉想了想,开口道,“发/票给我,还是我去吧。”

  “为啥?你刚刚说了让我去的!”阿龙像护着宝贝似的把发/票攥在手里。

  阮千曲看他一眼,“因为我想去,还不还我?”

  “为啥要还你,我偏不!”

  阮千曲懒懒地说:“因为我是老板,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阿龙:……

  这个答案一百分,无懈可击。

  阿龙狐疑地凑近她身前,上下打量着她,“曲曲,你不对劲!老实说,你是不是跟秦警官~那什么~嗯?”

  “阿龙,我发现你也很可疑。”

  “我怎么了?”

  “你最近对男人的兴趣大于女人,老实说,你是不是那什么?嗯?”

  阿龙满脸黑线。

  “放心,我们酒吧的工作氛围是很开明的,绝对不干涉员工的取向,我看好你哦……”

  “得得得!您拿好!好走不送啊!”阿龙听得头大如包,赶紧把那几张发/票塞给阮千曲,快步走到门口,唰一下就出去了。

  不到几秒,他又开门进来,只露出了个头,一脸怨念的说:“老子是直的!”

  阮千曲噗一声笑出来。

  那些夹缠不清的问题,她要自己去找答案。

  第二天下午三点,阮千曲准时来到了警局门口。

  从路边走过去的时候,她特意留神看了看,停了好几辆黑色suv,但没有一辆是秦衍的那部车。

  那天路灯太暗,她也没有看得太仔细,没看见车牌号,只记得车子的型号。

  警局财务科两点半上班,阮千曲手里材料准备得很齐全,再填好几张表格,财务人员告诉她十个工作日内就会打款。

  很顺利,从头到尾只花了不到半个小时。

  事情都办完了,阮千曲也没理由继续在警局逗留。

  她走楼梯下去,在经过大厅的时候突然被一阵嘈杂声吸引,似乎有一群人在争执些什么,声音很大。

  奇怪,刚刚进来的时候明明挺安静的。

  这里可是警局,谁敢在这儿大声喧哗?

  阮千曲向来不爱看热闹,从小父母就教育她在路上碰见扯皮打架的一定要躲远些,小心无辜受牵连。

  她大步流星朝外走,对旁边的热闹视若无睹。

  可是眼睛不去看,耳朵难免还是会听见,她分明听到了几句法语,说话的人似乎很着急,一直在重复同一句话。

  “我只是想把这个包还给别人!”

  阮千曲回过头,颇为不解的朝那边看过去。

  一个长得十分高大,金发碧眼的外国人正站在咨询处那里,手里抓着一个很大的公文包,连说带比划,很费劲地试图跟一个穿制服的女警解释些什么。

  一个说法语,一个说中国话,完全鸡同鸭讲。

  在他周围站着好几个制服民警,都是一头雾水的样子。

  那位女警也有些窘迫,她试图用英语跟他沟通,可那个外国人的英语发音很迷,两人完全不在一个频道上。

  阮千曲已经走到门口了,想了想,还是折返回去。

  “你好,我会讲法语,需要帮忙吗?”

  女警看着阮千曲,仿佛看到救星一般,她急忙说:“需要!是这样的,这位先生刚刚突然冲进来,拿着这个包叽里咕噜的说了一大通外语,可我们都听不懂,他说的英语我们也听不懂……”

  法国人习惯说法语,他们的英语大多都带着浓浓的口音,确实有些难懂。

  还好她大学时修的二外是法语,很久不练有些生疏,但日常对话还是足够应付的。

  阮千曲跟法国人沟通了几句,弄明白他的来意,接着又跟女警解释:“他是来中国旅游的法国人,一个小时前他在文正东街一家咖啡厅门口捡到了这个包,里面有一台平板电脑还有几千块现金,他想让你们帮忙找到失主。”

  那个法国人又跟她补充了几句,阮千曲将手机导航软件点开,输入了刚刚他说的地址,“他说就是这间咖啡厅。”

  女警在阮千曲的协助下做好了记录,法国人见事情解决也匆匆离开了。

  正准备走,却在转头的瞬间看见秦衍好整以暇地立在走廊那里,穿着便服,仍是气质整肃,不知在那儿看了多久了。

  他太醒目,即便周围都是穿着相同制服的警察,他仍然是最显眼的那一个。

  她心跳了一下,忍不住想挪开视线,下意识却更镇定的对视过去。

  四目相对的瞬间,阮千曲恍惚从他眼里分辨出了几分探究。

  不到片刻,秦衍已走到她面前,声音压得很低,“今天怎么过来了?”

  “我来交发/票,”阮千曲抓了抓衣角,突然抬眸看他,轻笑道,“没想到会碰到秦警官,好久不见。”

  其实也就一周。

  以他们目前的关系来说,完全算不上久。

  阮千曲有168,在女生中不算矮,站在秦衍面前却显得异常娇小,男人肩宽腰窄,站在那里无形中便有种压迫感。

  她一抬头,刚好看见那双好看的唇。

  “这个星期我去外地出差了。”他眉眼舒展,“第二天就去了。”

  阮千曲有些诧异,这话乍一听没什么不对,细细一想又有些耐人寻味。

  这话听着,倒像是在跟她解释了。

  至于那个“第二天”更是没头没脑,像是某种不为人知的暗号。

  不知从何而起,却轻飘飘地落在她心上。

  奇怪,她又没有质问他什么。

  阮千曲看了眼墙上的钟,五点半了,她心下一转,忽然问:“秦队长可以下班了吗?”

  秦衍略一挑眉:“可以。”

  ”待会儿有别的事吗?”

  他眼神有些讶异,仍是回答:“没有。”

  短短两个字,意味深长,阮千曲知道,如果接下来她向他发出邀约,他一定不会拒绝。

  可她偏不。

  “那……”阮千曲莞尔一笑,指了指门口,“咱们一起出去吧。”

  秦衍嘴唇微抿,眼神在她身上转了两转,眼眸微垂,浓密的睫毛挡住了所有情绪。

  “好。”

  阮千曲收回笑意,和秦衍并排走出警局门口,许多同事看见秦衍会跟他打招呼,目光落到阮千曲身上的时候,难免有几分探究。

  秦衍没有解释,也没有因此跟她拉开距离。

  两人走到路边,阮千曲没有磨蹭,很干脆的跟秦衍道别。

  刚走了没两步,她就听到秦衍的声音从身后传来:“等一下。”

  并不意外,却还是很惊喜。

  她勾起一抹浅笑,随即又压下去,淡定地回过头,“嗯?”

  秦衍的表情有些犹疑,“一起吃个饭?”

  阮千曲一点都不怀疑,这一定是他第一次开口约女孩子。

  “好。”

w市的人口味都偏重,譬如阮千曲,更是重上加重,无辣不欢。

  每次和朋友出来聚餐,十次有八次是火锅串串烧烤……

  这个季节小龙虾刚刚上市,W市有名的龙虾一条街离警局并不远,阮千曲很想提议不如就去吃小龙虾。

  可是吃小龙虾剥起来很麻烦,难免弄得一片狼藉,好像不是特别雅观。

  吃火锅呢,又会吃出一身难闻的味道……

  西餐或者日本料理是个不错的选择,干净没味道,也不会吃得手忙脚乱。

  阮千曲手速飞快地给陆一鸣发了条微信——“帮忙推荐一家价格中等的西餐或日料店,速度!”

  陆一鸣发了条语音过来,阮千曲看了眼旁边的秦衍,按下语音转文字。

  ——“你不是不爱吃这些东西吗?你的火锅呢?你的串串呢?”

  阮千曲又打下一行字:今天我想换换口味,不行吗?

  秦衍刚启动车子,从后视镜里看到她一直在看着手机,他偏过头问:“有事?”

  阮千曲摇了摇头,将手机锁屏,“没事啊。”

  “待会儿想吃什么?”

  这时候她的手机来了条微信消息。

  她点开一看,陆一鸣给她回了一条:很抱歉,我从来没吃过价格中等的餐厅,米其林倒是可以给你推荐几家。

  阮千曲暗自撇了撇嘴,早知道就不问他了。

  秦衍是警察,虽然职位不低,但跟资本主义作风的陆一鸣肯定不同。

  吃米其林……阮千曲可不想把他当冤大头那么宰。

  她顿了下,说:“我都ok,你有什么想吃的吗?”

  秦衍目视前方,“吃什么不重要。”

  这句话很耳熟,阮千曲心里立刻接上下一句话:跟谁在一起吃才重要。

  这句话在网上都被说烂了,几乎是油腻渣男必备金句。

  阮千曲实在无法想象,秦衍一脸清冷淡漠的模样,说这种话是怎样的画面。

  秦衍开车的样子很认真,眼睛一直看着前方,时而会瞄一眼后视镜,修长的手指搭在方向盘上,虎口处稍微有些粗糙。

  他眼神有些漫不经心,阮千曲莫名觉得,他是真的觉得吃什么都不重要。

  “那秦警官你平时会去哪家餐厅?”

  “我上个月才调过来,对这里不太熟,没去过几家餐厅……”他忽然顿了顿,煞有介事地说,“你叫我名字就好了。”

  像是以为阮千曲不记得,他又郑重其事地强调:“我叫秦衍。”

  看着他一本正经介绍自己名字的样子,阮千曲忽然觉得有些可爱。

  他不穿警服的时候没那么严肃,暖黄色的夕阳透进车窗,打在他的侧脸上。

  棱角分明,凌厉感稍减,一头利落短发在光晕中显得毛茸茸的。

  如果摸上去,手感一定很好……

  她突然玩心大发,故意逗他:“我知道,可我比较喜欢叫你秦警官~”

  这句话尾音上扬,嘴角浮出两个小梨涡,这代表她现在心情很好。

  秦衍安静了几秒,说:“一个称呼而已,随你。”

  这人……好像真的有点不解风情,完全不接梗。

  难怪他的下属说他是“脱单困难”了,有理有据,让人信服。

  “那秦警官平时都喜欢吃什么?这里我比较熟,我来推荐。”阮千曲自认对城中美食还是很熟悉的。

  秦衍想了想,回答说:“红烧肉。”

  闻言,阮千曲微微一愣,这个回答是不是有点太具体了?

  正常人回答这种问题,一般都会答某种菜系,比如川菜粤菜之类;如果是她,就会回答火锅串串。

  哪有人一上来就直接报菜名的,这是什么操作?

  “就这个?”

  秦衍点点头:“对。”

  阮千曲有些艰难的出声:“你只喜欢吃这个?”

  “对。”秦衍说着,忽然侧过头打量了她一眼,好像觉得她的问题很奇怪似的。

  她抿嘴一笑:“这个啊……我会做啊!”

他看上去很好亲小说点评

他看上去很好亲是一本十分好看的小说,小说作者丹青妙笔,将内容打造的无懈可击值得一看,推荐阅读。了解更多,可以本站搜索关键词:他看上去很好亲章节全文免费阅读,秦衍阮千曲小说,他看上去很好亲秦衍阮千曲新上小说全集阅读,感谢关注未来小说阅读。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