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义恩仇录(薛无痕林采薇)

侠义恩仇录(薛无痕林采薇)

导读:小编最近看了一本非常好看的小说《侠义恩仇录》,是黄玉箫所写,书中主人公薛无痕林采薇精彩故事:薛无痕只能闪躲,绝对不与这两人正面交锋。只要有空隙,他立刻向尉迟北攻出一掌。三人又斗了几十回合。薛无痕苦战三人,渐渐感到不支。刚开始还能趁机还招,现在只有招架之力,毫无还手之力了。薛无痕心想:“看样子要交代在这了。”薛无痕想到这里,决定赌一把。他又一掌向尉迟北打过去。秦襄和宇文通大惊,宇文通的判官笔立刻点向薛

小说介绍

小编最近看了一本非常好看的小说《侠义恩仇录》,是黄玉箫所写,书中主人公薛无痕林采薇精彩故事:薛无痕只能闪躲,绝对不与这两人正面交锋。只要有空隙,他立刻向尉迟北攻出一掌。三人又斗了几十回合。薛无痕苦战三人,渐渐感到不支。刚开始还能趁机还招,现在只有招架之力,毫无还手之力了。薛无痕心想:“看样子要交代在这了。”薛无痕想到这里,决定赌一把。他又一掌向尉迟北打过去。秦襄和宇文通大惊,宇文通的判官笔立刻点向薛

小说精彩章节

薛无痕又不是傻子,刺杀皇上什么样的大罪他会不知道?要是就这样跟他回去,岂不是自寻死路。薛无痕笑嘻嘻地说:“小的当然知道尉迟将军,尉迟将军和秦将军、宇文将军威震天下,并称为大内三大高手,小的虽是一个江湖草莽,却也仰慕将军已久。”

尉迟北听到这话,有些飘了。他不禁笑嘻嘻地说:“既然知道,那还不快与我回去,我与你求个情。”薛无痕当然看得出来尉迟北已经飘了,不妨再****他。

薛无痕说道:“尉迟将军,小的虽然不在大内,也知道刺杀皇上是什么罪名,怎么会轻易跟你回去呢?”尉迟北怫然不悦,说:“你的意思是要我动手将你绑回去了?好啊,我难道还会怕了你不成?”说完,尉迟北拉开架势就要上前动手。

薛无痕淡淡的说:“不敢,不敢!尉迟将军威震天下,小的这点微末功夫,怎么敢和尉迟将军动手?那我不是关公面前耍大刀,鲁班门前弄大斧了。”尉迟北实在有些生气了,冷冷地说道:“那你要怎样?”薛无痕笑了笑,看来尉迟北已经动怒,说:“只是小的一向仰慕将军,动手可不敢说,只希望见识见识尉迟将军家传的铁鞭,我也不枉此生了,还望尉迟将军指教一二。”

尉迟北气的笑了,说了半天还是要动手。他没有再说话,只是立了个门户。武林中的意思,立个门户,就是要对手先出招。

薛无痕知道时机到了,得赶快摆脱尉迟北,不然秦襄赶来,他就是插翅难逃了。薛无痕刚想动手,看到尉迟北身后一群***似虎的禁军,不禁有点害怕。他以藐视的口吻说道:“尉迟将军可否与小的单打独斗?”尉迟北被他一番戏弄,已经大怒,此刻他又摆出轻视的表现。堂堂禁军头领,能让他这么看轻?尉迟北“呵”的冷笑一声,说道:“我还怕了你不成?”尉迟北见他手里没有兵刃,将钢鞭悬在腰间,又立个门户。

薛无痕有些佩服尉迟北了,竟然不肯占一点儿便宜。薛无痕喝道:“小心了!”他身形跃起,一下子到了尉迟北的眼前,右掌一出,就使出了大力金刚掌的功夫。尉迟北吃了一惊,这人好快的身手!不过这也一下子激发了他的好胜心,尉迟北说道:“来的好!”双手一分,格开了他的右掌。尉迟北又吃了一惊,这人的内力好深厚。当下收起了轻敌之意,双手一分,竟赫然使出了家传擒拿手法最为凌厉狠辣的一招“分筋错骨手”。

薛无痕一点儿也不敢大意,尉迟北虽然是空手跟他打斗,可是他家传的擒拿手和空手入白刃的功夫也不可小觑。当年尉迟恭空手夺下齐王李元吉的长槊,战场之上空手入万军之中,连夺敌军三杆长槊,并生擒敌军将领,威震天下。尉迟北的武功深得家传,这一招“分筋错骨手”使得虎虎生风。

薛无痕赶忙跃起,尉迟北抓了个空。薛无痕凌空往下一掌,内力吐出。尉迟北使出擒拿手,又抓向薛无痕掌心的***道。薛无痕没想到尉迟北会硬碰硬,只觉掌心一麻,已经被他抓了***道。好在他的掌力雄厚,虽然被抓住了***道,却也很快恢复。他凌空翻了个跟斗,站定。本以为能很快摆脱尉迟北,却没想到这大老粗也是粗中有细,薛无痕在他手里吃了亏。

尉迟北也惊讶他的掌力,平常人被他一抓,***道肯定被封住了。尉迟北惊道:“少林寺的功夫?看样子小瞧你了,来来来,再斗三百招!”薛无痕抱拳施礼,说道:“初学乍练,让尉迟将军见笑了。”

“尉迟贤弟,千万不要与他拖延时间!”说话间,秦襄已经赶到!

薛无痕暗暗叫苦,尉迟北一个人已经很难对付,再加上秦襄,他恐怕很难逃命,说不得要交代在这了。他定了定心神,朝着秦襄施礼,说道:“秦将军,小的有礼!”他知道秦襄沉稳,恐怕不那么容易对付。

秦襄冷冷的“哼”了一声,摆开双锏。

薛无痕眼珠子一转,说道:“今日有幸会了大内两大高手,实在是三生有幸!秦将军武艺高强,轻功卓越,小的佩服万分!”他特意将“武艺高强”、“轻功卓越”几个字加重,就是要讥讽秦襄。要知道,秦襄刚才没追上他。当着禁军的面揭了他的短,他肯定会发怒。高手相争,讲究气定神闲,最忌心浮气躁。

没想到秦襄不为所动,还是冷冷地“哼”了一声,说道:“比起阁下,秦某恐怕是略输一筹了。”薛无痕有些惊讶,同时也佩服秦襄的沉稳。他竟然当着禁军的面承认不及,果然不骄不躁。

秦襄摆开架势,喝道:“今日你休想离开大明宫!”话音刚落,秦襄身形闪动,已经到了薛无痕眼前。他双锏一分,赫然使出秦家家传的“杀手锏”!薛无痕整个人都被笼罩在他的双锏之下。薛无痕暗道杀手锏果然名不虚传,身形一跃,跳离了秦襄的杀招。速度之快,让人都看不清!

秦襄一怔,暗暗说道:“这人的身法好熟悉,莫非真是他?”

薛无痕不打算与秦襄纠缠,一转攻势,双掌向尉迟北攻过去。尉迟北知道他内力深厚,不再正面交锋,身形侧过,避开了他的双掌。接着他的手又抓向薛无痕的***道。薛无痕往后一仰,避开了这一抓,同时右足离地,踢向尉迟北的小腹。尉迟北让开了这一招,又向薛无痕的门面抓去。薛无痕双手撑地,翻了个跟斗,一脚踢到了尉迟北的手腕。

薛无痕刚刚站定,后面秦襄又挥锏打来。秦襄知道,尉迟北一个人绝对不是他的对手。薛无痕荡开阵脚,游斗二人。两人的攻势越来越快,好在他身形迅速,游斗之间也不落下风。

斗到酣处,只见得到三人的身影,分不清人!

薛无痕心想:“再这样斗下去不是办法,要快点甩开他们,万一宇文通来了,那就真的插翅难飞了!”

正思虑间,一个声音远远的传开:“秦将军、尉迟将军,我来助你们一臂之力!”声音虽从远处传来,但每一个人都听的清清楚楚,来人的内力显然很深厚。而大内除了秦襄和尉迟北,恐怕只有宇文通了。真是怕什么来什么,这回要独斗三大高手,薛无痕心里实在没底气。

话音刚落,宇文通已经到了,秦襄和尉迟北也跳开圈子,三人将薛无痕围在垓心。

尉迟北说:“宇文将军,来得正好,这家伙有点难缠!”薛无痕抱拳施礼,说道:“原来是宇文将军,啊,我这是走了什么运,今天会齐了大内三大高手!”

宇文通手里一对判官笔对准了薛无痕,看来学的是点***的功夫。

四个人都巍然不动,也没有人说话。薛无痕给他们三个围困,不敢妄动。而另外三个人也忌惮他的身手,没有动。

薛无痕知道,他先攻击任何一个,都相当于把后背卖给了另外两个人。这三个都不是泛泛之辈,只要他露出一点破绽,就会被乘虚而入,更别说要把后背卖给他们。

只能一击必杀,打开缺口!他注视着尉迟北,因为他知道,尉迟北性子急躁。一时间鸦雀无声,连一根针掉在地上都能被听得到。

薛无痕就像被一条蟒蛇缠住,只能一下子打中它的七寸。过了许久,尉迟北果然按耐不住,手里的钢鞭动了动。

好机会!薛无痕身形掠起,一下子到了尉迟北的眼前,真的是静若***,动如脱兔!薛无痕一掌打向尉迟北,尉迟北虽然知道他会发难,却也没想到他的速度这么快!他几乎本能地侧身,还是慢了一步,肩头被薛无痕打了一掌。尉迟北只觉得手臂酸麻,痛得闷哼一声。他咬了咬牙,钢鞭挥向薛无痕。

薛无痕也是吃了一惊,没想到尉迟北这么强悍!他赶紧躲过,就要发足逃窜。尉迟北怎么可能看不出他要逃跑?钢鞭脱手,向薛无痕砸了过去。薛无痕吓了一跳,临阵对敌,竟然把武器都扔了,实在是意料不到尉迟北会出这一招。没办法,只好又侧身躲过。

就这么耽误一会儿,尉迟北已经拦住了他。薛无痕立刻施展掌法,向尉迟北疾攻。他知道,这时候只能从尉迟北身上打开缺口。一瞬间,尉迟北就被笼罩在薛无痕的掌下。尉迟北只觉得掌风铺面,压的透不过气。好在他武艺高强,虽然有伤在身,与薛无痕斗几招总是不成问题。

“这人好不要脸!”宇文通大骂!他身为大内三大高手之一,怎会看不出来薛无痕的用意?宇文通掣开判官笔,向薛无痕点去,薛无痕暗暗叫苦,赶忙闪过。

秦襄的双锏又挥向他的门面,他身形一低,堪堪避过了一招。这一边,宇文通双笔直戳过来;那一边,秦襄的双锏横扫过来。两个人都快得难以形容。

薛无痕身形跃起,秦襄的双锏打在了宇文通的判官笔上。秦襄脸上出现一丝歉恻,又攻向了薛无痕。薛无痕一掌往尉迟北头上打落,尉迟北慌忙躲闪。

秦襄也看得出来,这人定要从尉迟北身上打开缺口。他勃然大怒,手中的金锏加快了攻势,宇文通的判官笔也如暴风骤雨一般向他点来。

薛无痕只能闪躲,绝对不与这两人正面交锋。只要有空隙,他立刻向尉迟北攻出一掌。三人又斗了几十回合。

薛无痕苦战三人,渐渐感到不支。刚开始还能趁机还招,现在只有招架之力,毫无还手之力了。薛无痕心想:“看样子要交代在这了。”薛无痕想到这里,决定赌一把。他又一掌向尉迟北打过去。秦襄和宇文通大惊,宇文通的判官笔立刻点向薛无痕的背心。谁知薛无痕这一掌只是虚招,等宇文通的判官笔到他身后时,他突然纵身一跃。秦襄知道他要逃跑,立刻追了上去。

宇文通见薛无痕突然跃起,也是大吃一惊,他这一笔使尽了力气,要收招已经来不及。“扑”一声轻响,判官笔点在了尉迟北身上。

薛无痕暗道好机会,凌空翻了个跟斗,就要逃窜。可是秦襄已经先一步到他眼前,他不顾秦襄,刚落地又跳起。秦襄一锏挥过去,这正是攻敌之所必救,薛无痕若是不闪躲,或者是不招架,一定会被秦襄的金锏打中。说不得也要受重伤了。

薛无痕可没管,运气护身,双腿一个劈叉,从秦襄头顶跳了过去。而他的后背也结结实实挨了秦襄一锏。秦襄这对金锏每一杆都有六十四斤重,加上秦襄天生神力,这一锏实在是不轻。薛无痕虽然运功护体,也承受不住,只觉得嗓子一甜,一口血吐了出来。

好在他也跳过了秦襄的头顶,虽然负伤,却也赢得了逃脱的机会。他施展绝顶轻功,几个起落以后就不见了人影。

秦襄做梦也想不到他竟然甘愿受伤,更没想到他挨了一锏还能逃跑,看来这人的内力实在是很深厚。而秦襄受了他“胯下之辱”也没有在意了。

秦襄跺脚叹息,说道:“唉!竟然让他跑了!”宇文通说道:“秦将军,现在不是叹息的时候。”秦襄横了他一眼,显然有责备的意思。宇文通脸色一红,不再说话。秦襄见他这个样子,又想到他是救尉迟北心切,招数用老了,来不及收力,也就释然了。

秦襄赶紧给尉迟北推血过宫,解开他的***道。尉迟北“哗啦”一声撕开长袍,只见一个殷红的掌印清晰地印在肩头。

“他奶奶的,果然是少林寺的大力金刚掌!那小子的功力实在是很深厚!”尉迟北说道。

秦襄有些疑惑,少林寺的功夫,他也是少林寺俗家弟子,他为什么要刺杀皇上呢?秦襄关切地问尉迟北:“尉迟贤弟,你的伤没事吧!”尉迟北哈哈大笑,说:“放心,放心!不碍事,休养几天就好了!”

秦襄问道:“少林寺的俗家弟子为何要刺杀圣上呢?”他方才心里想到这个,不禁说了出来。尉迟北笑着说:“少林寺俗家弟子遍布天下,说不得有宵小之辈。不过......”

秦襄知道他也在怀疑了,替他说了出来:“不过少林寺门规森严,平常宵小之辈不可能有这么深厚的内力,也不可能学得到少林寺七十二绝技之一——大力金刚掌!”尉迟北还有些拿不定主意,秦襄说得也不错,可是尉迟北不愿意怀疑他。但是那人的身法和轻功,实在不得不让人怀疑。

秦襄把尉迟北所想的说了出来:“尉迟贤弟,你想想,他的招数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不过是内功深厚,身法迅速,平常的招数在他手里也能发挥很大的威力。而且他的轻功......”尉迟北性子急躁,当先说了出来:“他的轻功卓越,简直是冠绝当世,我看没人比得上他!”

侠义恩仇录小说点评

侠义恩仇录是一本十分好看的小说,小说情节波澜起伏,由浅入深,层层推进,引人入胜的极佳好文。值得一看,推荐阅读。了解更多,可以本站搜索关键词:侠义恩仇录小说完整版在线阅读,薛无痕林采薇小说,侠义恩仇录薛无痕林采薇全本小说免费阅读,感谢关注未来小说阅读。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