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留在时空的旅店(阿良 沈妗)

停留在时空的旅店(阿良 沈妗)

导读:热门小说《停留在时空的旅店》由颜无词写的,该小说的主角阿良 沈妗,故事情节引人入胜。就像每天入夜之后,兼越带着沈妗到玉林生活广场,一家家店面品尝美食。他是那样一个懂得生活,又儒雅绅士的男人,格子衬衫上,有着淡淡的肥皂清香。沈妗在这一个月里,已然忘却了曾经的孤独与伤感,细小的幸福慢慢将她的心填充饱满。他们坐在酒吧听音乐,兼越点了果汁,她却连连仰头,喝下各种不同味道的酒,然后惊奇地发现,原来自己有着良好的

小说介绍

热门小说《停留在时空的旅店》由颜无词写的,该小说的主角阿良 沈妗,故事情节引人入胜。就像每天入夜之后,兼越带着沈妗到玉林生活广场,一家家店面品尝美食。他是那样一个懂得生活,又儒雅绅士的男人,格子衬衫上,有着淡淡的肥皂清香。沈妗在这一个月里,已然忘却了曾经的孤独与伤感,细小的幸福慢慢将她的心填充饱满。他们坐在酒吧听音乐,兼越点了果汁,她却连连仰头,喝下各种不同味道的酒,然后惊奇地发现,原来自己有着良好的

小说精彩章节

机窗外,是浓浓的雾霭。飞机抵达“天府之国”已是傍晚,灰蒙蒙的世界与想象中判若云泥。沈妗看着那掩藏在云雾里的城市,感到内心靠近了某种不可言说的温柔。似乎,命运的轮盘就在这流纱背后,走***,已有另外的世界在等待。

她出生在如诗如画的杭州城里,却因过早丧母而遭遇命运的变故,颓废的父亲终日借酒消愁,这个在破碎和荒凉中成长的女子,原以为凄风苦雨就是她的宿命。可是,空洞苍白的生命竟在偶然的相遇中碰撞出闪亮的浪花,原来,上天从不放弃任何一个孩子。

这片土地,散发着故乡的味道。是来自植物的芳香和细雨的气息。细密如珠的雨润湿了整片夜色,每一寸空气中都饱满地云集着熟悉。像是前世就曾踏足此地,如今只是轮回。

兼越轻轻握住沈妗的手,放进自己的衣兜里。她淡淡一笑,至少,在这个瞬间她拥有了幸福。而那雨帘后,仿佛有位女子在冲她挥手告别,举手投足不甚娇柔。

晚饭是在火锅店吃的,一层鲜艳的红油和满满堆砌的辣椒花椒令沈妗咂舌。兼越微笑着将清汤的一侧转到她那面,说:“可以涮清汤,但是来四川,一定要试试这边的麻辣。”沈妗夹了几根豆芽放进嘴里,即刻面红耳赤,咕噜噜灌下一杯水才平复下来。

饭馆旁,有一长溜的茶楼。据说,在这座城市的地图上随便拿绣花针一扎,就可以扎中三四家茶庄。竹制的小靠椅和矮墩墩的小方桌,独立摆放在大厅。跑堂的师傅轮桌伺候着茶水,娴熟的姿态令沈妗惊讶不已。与杭州城里的秀气截然不同,这里的茶具和沏茶方式都别具特色。

旁侧的小厅里,不断传出说笑声,好几桌麻将在热火朝天地战斗着。兼越告诉她,成都人几乎各个都喜欢搓麻将,有钱的打得大,没钱的打得小,再不然就是老头老太太打着玩。吃完饭没事了,就爱三五成群地找个地方喝茶、砌长城。

茶馆里也能看录像和川剧。沈妗原以为,戏剧都有着曲高和寡的高雅,但川剧却并非如此,充满生活气息的幽默不绝于耳,变脸与喷火等绝活像一幅写意画,台下掌声如雷,不时可听见叫好声。

沈妗沉醉在市井的生活气息中,觉得人生就应该这样,融入在人群,与周遭的所有都协调一致,唯有如此,才感到自己并非孤独的个体。而旁边那个叫兼越的男人,有着她长久缺乏的温暖和包容,就像一个可以依赖的怀抱,或是一个柔软的靠垫。她在不知不觉中,就已为之改变。

从文君井走到琴台路,司马相如和卓文君的爱情故事频频出现于眼前。据说,西汉才女卓文君是冶铁世家卓王孙之女,在丧父之后一直居于家中。社会名流纷纷前来,以各种方式求婚,想要赢取文君的芳心。

西汉大文学家司马相如当时只是一介穷书生,某次应邀到卓王孙家做客,他早已卓知悉此家有一才貌双全的女儿,便趁着这次机会,抚琴弹奏了一首《凤求凰》,向卓文君表达自己的爱慕之情。言辞间的热烈与大胆感动了文君,她毅然决然抛弃了荣华富贵的生活,与之私奔到成都。

司马相如家徒四壁,文君也不介意,为了生计,她回到家乡开酒店谋生。素面朝天的卓文君站在土台上,淡然自若,不卑不亢地卖酒。司马相如也不再抚琴,与伙计一样提壶洗碗。尽管生活清贫,却因为有爱情的滋润,他们觉得满足而幸福。卓王孙碍于情面,无奈之下只得承认他们的婚事,并出资让他们回成都定居。

当年,文君借以取水煮酒的井,如今被矮小的木栅栏围在中心,后侧红色的屏风壁上写着“文君井”几个金色的大字。井旁不远处那座已经荒废的琴台,据说就是当年司马相如弹奏《凤求凰》的地方。

如此诗意美好的故事,曾深深感动过兼越。但沈妗知道,司马相如做官之后,也产生过抛弃文君的念头。他写了一封信,从一到万,却独独没有“亿”。聪慧的文君见信之后,明白司马相如是在告之自己,已经对她无意。哀伤之余,她回了一首长诗,从一到万,继而从万到一,那“百相思、千系念,万般无奈把郎怨”,“六月三伏天,人人摇扇我心寒”,“五月石榴如火,偏遇冷雨浇花端”,读来叫人心碎。这首诗不止感动了司马相如,也感动了多年之后读到此诗的沈妗,她每读一遍,都忍不住掩面垂泪。

司马相如和卓文君最终得以白头偕老,但作为女子,沈妗却明白了经营爱情的艰辛。

在偌大的成都市里游荡,就像是从一段历史走入另一段。这座城市充满了各种记忆和符号。

色调清冷的宽窄巷子包罗了成都人的生活与文化,那一座座屋檐上翘的弧度,正如一个个淡然的微笑。在朝代的交替里,人们渐渐趋于安逸闲适的生活节奏。无论是古朴的门楣,经年的老梧桐,还是路灯下安详的老人和慵懒的猫咪,都在向人们诉说着一个道理:平淡才能幸福,微小的就是快乐的。

就像每天入夜之后,兼越带着沈妗到玉林生活广场,一家家店面品尝美食。他是那样一个懂得生活,又儒雅绅士的男人,格子衬衫上,有着淡淡的肥皂清香。沈妗在这一个月里,已然忘却了曾经的孤独与伤感,细小的幸福慢慢将她的心填充饱满。

他们坐在酒吧听音乐,兼越点了果汁,她却连连仰头,喝下各种不同味道的酒,然后惊奇地发现,原来自己有着良好的酒量。她想起曾经酗酒度日的父亲,不觉微笑,大抵她是有着这样的遗传基因。而身边这个男人的存在,就像是撑开了一把保护伞,让她有了放纵自己的勇气。

这个夜晚,沈妗眯着微醺的醉眼,笑吟吟拉着兼越的衣袖,靠近到他的耳边轻语:“你爱我吗?”不等回答,她又接着问道:“可以爱多久?”兼越温柔地扶住她的双肩,望着她的眼睛,语气诚恳而不容置疑。沈妗只觉得眼前的世界像忽然漂浮着浓浓雾霭,什么也看不清楚,只剩温暖而宽厚的怀抱围绕着自己。

直至很久很久以后,每当她想起兼越这晚所说的话,都会禁不住幸福的微笑。

他说:“爱你是这辈子最自然的事情。当你从少女变成老妇,当我的思维和想象都轰然老去,你依然会是我这一生的追求。”

有时候,爱情就是这样简单。在一座城市的某个角落,忽然就沉溺其中。

这次的旅程还是与夜有关。袅袅灰烟从那堆白色烟蒂中飘升,然后,眼泪就那么落下来。事情总会有些前因后果,离别三年的初恋在那夜忽然出现,是街角里深深的一个吻揭开了斯婕久违的伤痛。她原以为,已经流离颠沛这么久,即使重新回到这座城,也不会感到空气里酸楚的气息。

可是,当他搂着另一个女孩在眼前深吻,斯婕感到自己像是冒冒失失闯入了一方陌生的境地。遂仓皇四顾,匆匆逃离。

曾经三年,她像失了魂一般,倒在角落里的空酒瓶就像是一副日历,记录着她堕落消沉的三年时光。她以为失恋是个最好的借口,正好借酒精唤醒自己。然而,迟滞的神经直至看到街角那一幕才如遭电击。

在沉寂落寞的三年里,她还想象着某天再遇见,他会不会忽然就出现在路口,等着握上手心带她远行。已经三年,她不再去看镜中那张倍受酒精***的枯容,暗淡的眼神早已白多于黑。有时候,她甚至羡慕起那些永远只做路人的过客,他们总是可以说来就来,说走就走。在世界的任何一方,同任意的人,随意搭肩而坐,说上几句关切的话语,然后,起身远行。不曾挥手,已然陌路。多好。她知道,谁也不能责怪谁的漠然。

那夜,晚风如泣。她收拾了简单的行李,整理好凌乱的发丝,素面朝天背着背包朝外走去。忘记已经多久未曾出门,斯婕光光的双脚直接趿了拖鞋,穿红色无袖,浅褐小裙。打点完这一切,才发觉自己已蓬头垢面大半月光景。无人观赏,就连自己也懒得理会。免了一切繁琐,倒也省事不少。

此时,站台喧嚣,显得外面的夜尤其宁美。火车开过一列又一列,形形***的服饰穿梭左右,或低头,或蹙眉,或匆匆,或与身边人用家乡话闲聊。而他们,三三两两,零散又团聚。或翘首,或说笑,或踱步。斯婕低头不语,独自坐在天桥的楼梯。指间一明一暗的香烟窥视着一切。那时的面目必是漠然如死灰。

一支烟抽到烟蒂,火车姗姗来迟。在车开的前一刹那,她才踏上空空如也的大门,选了个靠窗的座位。从落定的一瞬起,她便安静的窝在内侧,抱着黑色大背包,思维游移。车内很亮,也很吵。她的目光不自觉转向车外。从漆黑的玻璃里,看见两颗比夜更黑的眸子在闪烁。

火车上拥挤着陌生的面孔。斯婕躲在他城的小房间里,已经过去三年,这段时间太长太长,长到她几乎忘记如何去与人共处。自失恋后第一次独自远行,她就习惯了简单的孤独。可是这个夜晚,混入人群,踏上另一种道场,她突然觉得有些难过。

躲在靠窗的座位,她蜷缩在窗帘边,仔细聆听每一声汽笛。尖锐,或者呼啸,都显得面目狰狞。车站内,灯光昏暗,重重叠叠的黑影交错扭曲。经年的铁轨,陈腐的气味,在火机噌地一声中定格成背景。

从深夜到天光,她一直蹲在吸烟处,数着枕木痛楚的呻吟。每一次远行都是一次逃离。在飞驰的火车内,没有悠远的更声。她曾是多么熟悉这样的夙夜难寐。

这夜依然沉默,暮色如同她昏暗的眼睛。斯婕不再提起什么,谁的厚颜无耻,谁的悄然后退,全都被卷进了轰隆隆的车轮。

次日清晨下火车,围上来一群司机拉客人。斯婕低头穿过人群,径直上了不远处停靠的大巴。汽车徐徐而行,盘绕过柔如水蛇的曲线,驶向另一方天国。她抱腿而坐,依旧窝在窗边。或观看着这一车东倒西歪,精神萎靡的同行者;或低头俯首,略略打个盹。时光流逝无声。

车厢里,睡着的人们都是一副可爱到可笑的模样。每一次懒洋洋的蠕动,或略带低微***,都如此天真。在远行的车内,大家都只是孩子。

九月的清晨,凉风拂面,如同他的手指。一遍一遍,在斯婕憔悴的脸壳上流淌。她闭上眼,唇角带着忧伤。

汽车很快就开始在群山之间爬行,葳蕤的植物激荡起层层涟漪。一条剔透如璧的玉带缠绕于绵绵山亘,悠扬婉转如牧童的笛声。曼妙的微雨,吸引了斯婕的目光。细枝末叶,在车窗边跳动嬉戏,如舞会上绽放的裙朵。江边野花也参与了这场盛大的聚会,正扭动腰肢跳起优雅的探戈。江水清澈见底,圆润的卵石在诉说着一个个美好的传说。

这儿,就是漓江了。斯婕忍不住深深呼吸。她放慢了脚步,沿着江岸行走。漓江就像天使遗落的纱丽,这种美只应天上有。

秋风在耳畔呢喃,远望那各自突兀又彼此连绵的群山,一种身处他乡的游牧情绪猛烈冲撞内心。这些山丘在白天裸露着伤口。浅浅一层绿意敷在皮面,宛若驼绒。浅水里的鱼儿摇尾而行。斯婕想不起可以思念的人。

此刻,她爱上了身处陌生人中间的感觉。他们彼此微笑,或者沉默,并不需要了解些什么。谁也不会探究谁的内心,相伴仅仅只是相伴而已。你可以表现的很快乐,也可以不理会任何人的眼光。就像斯婕坐在站台时,漠然注视着每一个过路的行人。看着他们在这个女子呆滞的目光中匆忙逃离。

江岸徘徊着许多暮年的女子。那是些风烛残年的老妇。但,无论皮肤有多少沟壑与褶皱,无论身体萎缩成何样,谁也不能否认,她们依旧是女子。

这些半截入土的女子,提着小网袋或者挎着小竹篮走到每一个旅客跟前,交谈,兜售。小网袋里,往往只有两个颗小梨,或者,是一小把刚摘下的,长的很像桂圆的果实。她们管那叫黄皮果。食之入口,有些酸甜。她们不厌其烦的重复着这样的兜售,在渡口的道上形成一线独特风景。

这些女子,有着惊人的胆量与耐心,面对刚从车里下来的金发碧眼,也一样周旋兜售。斯婕微笑着退到一个安静的角落,默默点燃一支香烟。

夏末秋初,漓江的水位还未涨起。在渡口左侧,有一片裸露的卵石。她从来不知道,原来可以这样靠近的看一座完整的山丘。

微笑过后,她蹲下身随手拿起石子打水漂。看着那颗自掌心飞出的固体,在水面跳跃,轻点,留下一道细细的水痕,而后缓缓坠入水中。

乘坐机船时,她搬了小凳排在船舷,看着两岸可餐的秀色。风把发丝吹上云梢。

走的累了便席地而坐,在江边的农家小摊贩,吃他们自制的凉粉。这天,东边日头西边雨。斯婕暂时遗忘了许多。

停留在时空的旅店小说点评

停留在时空的旅店是一本十分好看的小说,小说情感冲突描写的淋漓尽致,不断拓展剧情,引人入胜。值得一看,推荐阅读。了解更多,可以本站搜索关键词:停留在时空的旅店在线免费阅读章节,阿良 沈妗小说,停留在时空的旅店(阿良沈妗)小说目录阅读,感谢关注未来小说阅读。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