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王2(江起云慕小乔)

冥王2(江起云慕小乔)

导读:《冥王2》逻辑发展顺畅,作者是见字如面,主角江起云慕小乔性格讨喜。精彩节选:江起云能说出这样带着教诲意味的话,说明他没生气。他要真生气了,就冷冷一哼,甚至拂袖消失,懒得多说一个字。我悄悄松了口气,那三张黄色的符纸被江起云的红莲业火焚毁,应该不会有什么意外了吧?等我将车库里那个小佛拿回家研究一番,应该能搞清楚这些古怪的文字到底说了些什么——

小说介绍

《冥王2》逻辑发展顺畅,作者是见字如面,主角江起云慕小乔性格讨喜。精彩节选:江起云能说出这样带着教诲意味的话,说明他没生气。他要真生气了,就冷冷一哼,甚至拂袖消失,懒得多说一个字。我悄悄松了口气,那三张黄色的符纸被江起云的红莲业火焚毁,应该不会有什么意外了吧?等我将车库里那个小佛拿回家研究一番,应该能搞清楚这些古怪的文字到底说了些什么——

小说精彩章节

每次江起云教我双手诀时,都会露出“此徒愚笨至极”的无奈。

可掐诀也需要看硬件的,我这样的小短手,真的已经尽力了。

两指刚刚搭上“收网”,那小佛像上就出现了一团呼呼的东西。

像一只肥胖的壁虎,将小佛像盘踞在身侧,瞳孔里闪着凶光,正直直的盯着我。

“……这个佛像,你们家从哪儿弄来的?”我悄声问糖糖。

“佛像?噢……这个已经好多年了,我爸年轻的时候跑大卡车,为了挣钱经常跑青藏线……应该是那时候买的吧,换了好多车都舍不得丢掉。”糖糖皱眉回忆道。

好多年了?最近才出现异常?

“神佛之像不能随意摆放,你能打开车门吗?我把这东西拿出来看看……”

糖糖看了看车库里的小柜子,走到那边找车钥匙。

咚!

车库通往室内的门,突然发出一声闷响。

糖糖吓得“噌”的一下跑到我们身后躲着:“一定、一定是那些东西,天一黑就出现了!”糖糖全身发抖,语无伦次。

“什么东西?”我皱眉问道。

“我、我不知道叫什么,像长瘤的人头、又有四肢,到处乱滚乱爬的怪物,然后我看到爷爷奶奶在、在砍……”

“你是做梦梦到的,还是亲眼看到的?”我追问道。

糖糖痛苦的抱着脑袋:“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根本分不清!”

咚、咚咚咚……

那扇门外似乎有什么东西滚落。

糖糖怕得一个劲发抖,转头往车库的小门跑,刚到门边一只脚跨出去就惊叫了一声。

“啊!!”

这一声激怒了车头抱着小佛的那只怪物。

怪物邪恶的瞳孔对着我们张开,那一条狭窄的瞳线猛然涨大——

那一瞬间我恍惚又看见了白光。

白光,又是白得如雪的月光。

二三指弓起,大指掐定子……妖雷诀!

我头一回用这个指诀,车子微不可见的晃动,那只盘踞佛像的怪物好像被烫到一般,猛地弹开,冲我嘶吼着龇牙!

“糖糖,你怎么了?”

“这、这外面……没路了?!”糖糖揉了揉自己的眼睛。

车库的小门外,地面只有弥漫的黑雾,小佛上的怪物嘶嘶的冲我叫唤,仿佛是咒语,整个气场都开始变化。

我怕被关在奇怪的结界里,忙默念宝诰,希望江起云在百忙之中能感应到。

志心皈命礼,帝君大人,这里有怪异狂邪,先来这边看看吧!

那扇通往室内的门突然猛地破开,细碎的木屑纷纷扬扬,我忙抱着小殷珞蹲下。

烟尘过去,居然是那个富婆带来的年轻男子,他头上流着血,看到我们,他也愣住了。

“你们快走啊,这房屋有问题!”年轻的驱魔法师对我们喊道。

“晚了,这里也没路了。”我拍了拍脸上的木屑。

我们被堵在这个地下车库了。

“我、我刚进房子,就觉得气场不对劲,用了破魔符咒后,发现房子里一半的景象都被融合了!有个奇怪的空间,在往外冒出一些乱爬的小怪物!”

“她的爷爷奶奶、父母,都拿着***在家里拍打斩杀那些东西!他们都不正常了!我想将我的委托人带出来,就被砸中了头……”

“你的委托人?那个富婆?”殷珞问道。

驱魔法师点点头道:“她应该还没有被控制……但是吓晕了,我、我拖不动,你们谁帮我一下?”

殷珞耸耸肩,故意为难他道:“我们三个女的,你觉得谁力气大?或者谁有本事对抗屋里的妖魔鬼怪?”

驱魔法师愣了一下,咬牙回头,看了看屋里,又转头折了回去。

殷珞瞪大眼睛:“不是吧,这小白脸法师这么耿直啊?真的折回去救人?”

我掏出紫霄如意化出剑气,对殷珞说道:“你带上糖糖跟着我,既然出不去,就从里面破魔。”

我真的很想知道,到底是什么妖魔鬼怪频频出现,到底想干什么。

从地下跑到一楼的客厅,我被吓了一跳。

地上、楼梯、沙发、门框、吊灯、墙壁上,到处都是乱跑的怪物。

那些怪物叫不出名字,或大或小,我看到一个老太太,拿着砍骨头的菜刀,正在厨房门口追打这些东西。

那菜刀已经卷了口,就算砍在怪物的身上,怪物也只会痛呼一声,冲人张嘴嘶喊,却无法咬到人。

这、这到底怎么回事?

老太太双目充血,对我们视若无睹,低声念叨咒骂道:“……你们这些低等的畜生,哪轮得到你们出来,都、都、都去死,这‘通道’不是给你们这些低等的畜生走的……”

“啊!小师娘快看,那小白脸被埋了!”殷珞指向昏暗的客厅一角。

果然一堆小怪物密密麻麻的往那边爬去,虽然咬不到人,但数量这么多,闷也闷死了!

我从楼梯口跳上去,抬剑正准备劈下去,忽然听到隐隐约约的玲珑仙乐。

妙妙玉音,阴风送来。

没等我听得仔细,一阵凶猛的罡风突然贴着我的耳边“刮”过去!

那风劲,刮得我耳畔生疼!

这阵凶猛的风砸飞了好多小怪,污黑的血溅了一墙。

我吓得动都不敢打,这阵劲风差一丝丝就要劈到我身上了呀!

“哎哟哟~~~你这夯货!小心点儿啊~~要是小娘娘掉根头发,你都得被罚站几十年呀……”

这声音,语中带笑,轻佻又傲然。

我心里“咚咚咚”的狂跳,余光往身边一瞥——

一个白色高高帽子,从我身侧慢慢出现。

帽子下面,白发拂面,一双邪气的凤眼微微眯着,如血的红唇勾起一抹坏笑——

“小娘娘,我们来了唷~~~”

七爷,白无常。

我往另一边看了看,牛头帅抱着他心爱的斧头,弯着眼睛一脸抱歉的笑——刚才那一斧头的罡风,是他劈的吧!

我呼吸有些窒,怎么回事?!为什么七爷白无常和牛头帅都在?我、我就念了一个酆都宝诰……

“怎么、怎么这么大阵仗……派两个小鬼差来就行了啊……”我有些手足无措。

白无常抬起手,大袖袍子遮着唇,无声的笑了笑。

一整凉风在屋里平地卷起。

江起云一身玄衣、宽袍大氅、袖挽清风,施施然的出现在我面前。

“……都说了中元祀将近,本座要四方巡视,感应到你在念颂宝诰,只好半路折来。”江起云的话中带着一丝无奈。

他无奈的望着我:“慕小乔,你养伤,养到这里来了?”

我举起包得严实的左手:“我、我在养伤的啊。”

江起云摇了摇头,轻叹一声,从袖中伸出手来握住我。

“看来,最近要将你看紧些……你身边频频出现妖魔,那颗在沈家遗失的轮回珠,似乎触动了某些东西……”他蹙着眉头扫了眼这屋子里乱爬的怪物。

他一个眼神,阴帅和阴兵们卷起阵阵阴风,开始快速肃清这栋房里的怪物。

白无常宽大的袖摆中飞出锁链,拘住糖糖奶奶的生魂,也不离体,就这么晃晃悠悠的挂住,让老太太的身体软绵绵的倒在地上。

“帝君大人~~这些满处乱爬的小东西,似乎有点儿眼熟呀……”白无常挑着眉说。

江起云微微颔首。

“眼熟?你们在哪里见过?”我问道。

江起云握着我的手,微微侧身将我挡住,轻声说道:“六界中,偶有空间倾斜之时,冥府虚危山内,就会有一些低等的妖魔破界出来。”

“……虚危山内关押的都是万劫不复的恶鬼,正好让他们自相灭亡……不过这些东西是不允许逃出虚危山的,鬼差阴吏都会严加巡视。”

神仙妖魔人鬼,就像六个圆圈,偶尔边缘相叠。

生灵炼阳炁得证仙途,有职责而为神;阴魂归于幽冥地府,赏善罚恶再度轮回。

异类修行,不能得正道为妖;而所有的求道生灵,戾气盛则入魔。

只有人世间,是阴阳二炁的世界,可交泰,能育化。

那些阴气弥漫的妖魔,***人世间比***神仙之地要容易多了。

之前帝都那位显赫的老王爷,也是想要打通异界通道,来达成他的目的。

而这里,也出现了异界的缝隙。

“最近,好像经常出现这样的裂缝,都跟这种古怪的符文有关。”我掏出带在身上的那三张黄纸。

“这种东西就别随身带着了。”江起云伸出两根手指,捏着那三张黄纸一扔,用五行火诀焚烧。

黄纸裹着火焰落到地面上,却不伤分毫。

“啊、啊……你……你就是……慕……小乔……”一个古怪的声音从楼梯下的杂物间传来。

一位头发苍白的老人,从黑暗中探出头来。

“爷爷?”糖糖痴痴呆呆的喊了一声。

咕噜……头滚了出来,勃颈处挂着半截怪物的身体,应该是被老太太给砍掉的。

糖糖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

江起云非常不爽这些妖邪鬼怪直呼我的名字。

他捻指掐诀,一抔红莲业火猛然爆起,将三张黄纸烧得灰都不剩。

他一出手,整个房子的气场都震荡了一下。

妖邪无踪、空间逐渐回到原有的轨道上。

我嗫嗫不敢开口,江起云身侧簇拥着冥府的阴帅鬼吏,屋外似乎还有一队巡视的随从。

阴气森森,我已经习惯了。

江起云冷冷的扫视,有些嫌恶的说道:“这什么地方?业障心魔、混沌乱象,从来不会无缘无故降临……”

我点点头,对那位年轻的驱魔法师说道:“听到没?让你的富婆委托人把这房子拆了晒晒吧,然后一家子好好清偿业障。”

驱魔法师愣愣的问道:“听到什么啊?周围好像气场变好了,喂,快看看这屋里的人还有没有救!”

他看不见江起云,看样子真是一个初出茅庐的后生晚辈,不过还挺善良的,一直想着救人。

阴风轻轻旋起,江起云抬手,冥府的大小神祇身形淡去,白无常离开前,飘到那驱魔法师的身侧看了看。

他轻笑道:“这小家伙似乎有点儿天赋,不过尊神在眼前却不知道,也是懵得可以,嘻嘻嘻……”

殷珞有点恨铁不成钢的踢了踢年轻的驱魔法师:“你这半吊子的水平还好意思说自己是驱魔法师呢!见到尊神都不知道下拜!”

“拜、拜谁?”年轻人懵了。

“蠢死了!”殷珞嫌弃的嘀咕了一句,自己乖乖的朝江起云行礼。

江起云扫了一眼屋里的失去意识的生人,清冷倨傲的声音悠悠响起——

“业障缠身,烧香求神亦无用。”

他的目光落到那个茫然的小法师身上,语气稍微柔和了一些。

“……心存善念,见我不拜又何妨。”

》》》

业障缠身,烧香求神亦无用。

心存善念,见我不拜又何妨。

道家的心态可见一斑。

江起云能说出这样带着教诲意味的话,说明他没生气。

他要真生气了,就冷冷一哼,甚至拂袖消失,懒得多说一个字。

我悄悄松了口气,那三张黄色的符纸被江起云的红莲业火焚毁,应该不会有什么意外了吧?

等我将车库里那个小佛拿回家研究一番,应该能搞清楚这些古怪的文字到底说了些什么——

“你想去哪儿?”江起云慵懒的声音响起,握着我的手紧了紧。

“啊……我去拿那个小佛……”我解释道。

他的唇角微微勾起,清冷的面容上,那双眸子带着一丝警告的意味。

“今朝离去之时,我对你说的话,你这么快就忘了?”他微微俯身望着我。

今朝?

我偏着头想了想,他归位之前,就让我好好养伤,还有?

——“我下次见你时,再看到你身上多一个伤,就别想我轻易饶了你……”

“哦、哦,我没受伤啊,没受伤!”我恨不得在他面前转个圈,来证明自己好着呢。

他唇角噙着一丝笑意,曲起微凉如玉的手指,轻轻刮了一下我的眉角。

细微的刺痒传来,我愣了愣。

“……没受伤?那这里为什么多了一道红痕?”

啊?啊啊?这是那愣头青驱魔法师破门时砸飞的木屑弄的!

江起云附耳,轻声说道:“最近看你奔忙,就对你太过纵容,我的小妻子,你是不是觉得我不会收、拾、你……”

冥王2小说点评

冥王2是一本十分好看的小说,小说一个眼神,一个动作都足以让你深陷其中,为男女主的爱深深吸引。值得一看,推荐阅读。了解更多,可以本站搜索关键词:冥王2章节全本资源在线阅读,江起云慕小乔小说,冥王2见字如面全本章节最新玄幻小说_江起云慕小乔免费阅读,感谢关注未来小说阅读。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