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欢痛痒(陈默 苏彩)

悲欢痛痒(陈默 苏彩)

导读:小说叫做《悲欢痛痒》是阿刀的小说,主角陈默 苏彩。内容精选:其实都不用看长相,我和哥哥从小在村里长大,谁是胆小寡言的陈默,谁是张狂狰狞的陈发,乡亲们听声音就能辨出来!听我这样说,他们一家人全慌了!因为在他们的意识里,我一直都是任人摆布、不敢反抗的奴隶;父亲还想用他的威严吓住我,起身揪着我的领子说:你闹够了吗?你们都是我生的,我说谁是陈默,谁就是陈默!

小说介绍

小说叫做《悲欢痛痒》是阿刀的小说,主角陈默 苏彩。内容精选:其实都不用看长相,我和哥哥从小在村里长大,谁是胆小寡言的陈默,谁是张狂狰狞的陈发,乡亲们听声音就能辨出来!听我这样说,他们一家人全慌了!因为在他们的意识里,我一直都是任人摆布、不敢反抗的奴隶;父亲还想用他的威严吓住我,起身揪着我的领子说:你闹够了吗?你们都是我生的,我说谁是陈默,谁就是陈默!

小说精彩章节

“哥,你说的可不算,现在是法治社会,谁是陈发、谁是陈默,可得讲证据!”一边说,我吓得手心都出汗了,这家人给我带来的恐惧,尤其我哥面目狰狞的戾气,依旧让我心有余悸。

可我必须要反抗,大师傅说过,有些事情,并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可怕;只要你勇敢的迈出第一步,或许就会有不一样的发现。

所以我选择相信大师傅,几乎拿出了搏命的勇气说:要不咱们带着警察,到村里找街坊四邻辨认辨认,看看到底谁是陈默?!

其实都不用看长相,我和哥哥从小在村里长大,谁是胆小寡言的陈默,谁是张狂狰狞的陈发,乡亲们听声音就能辨出来!

听我这样说,他们一家人全慌了!因为在他们的意识里,我一直都是任人摆布、不敢反抗的奴隶;父亲还想用他的威严吓住我,起身揪着我的领子说:你闹够了吗?你们都是我生的,我说谁是陈默,谁就是陈默!

我***拨开他的手,直接把他推了个踉跄;我说:爸,胡闹的人是你,坐了五年牢,远离了你们这个家,我才发现我的人生, 不是你们说怎样就怎样的!而且包里的身份证件、学历证明,都是我的名字,我只是拿回了属于自己的东西,难道不应该吗?

讲到这里,我顿了一下又说:至于这套房子,就算是你们对我五年牢狱之灾,做的补偿吧,这不过分吧?!

“小畜生,你信不信我宰了你?!”那一刻,父亲恼羞成怒,抓起桌上的盘子就要朝我砸;哥哥也顺势而起,抓着凳子朝我抡来。

“这里可是饭店!只要你们敢动手,饭店里的人,肯定会第一时间报警!”我努力克制着恐惧,还有颤抖的双腿,盯着他们说:一旦闹到派出所,事情可就大了!那么当年你们冤枉我入狱,替我哥顶罪;还有我哥,冒名顶替我上大学的事,我全给捅出来!这么大的罪名,你们一家三口,没有10年绝对出不来!

他们的动作停住了,我后背也冒出了冷汗;母亲一下子倒在地上,哭着抱住我的腿说:默儿啊,你怎么这么不懂事啊!我们好歹是你的家人,你哥还给你安排了那么好的工作,一个月6000多,你不能这么对我们啊!

看着母亲虚伪狼狈的样子,我抽泣着鼻子说:妈,一个月不止6000,应该是8000吧?!而且这些钱,全都会打在我哥的卡上;而我会被你们,骗到山西黒煤窑里,可能一辈子都出不来了,对吗?

“小杂碎,你竟然偷听我们说话!”哥哥再次炸毛,抡着凳子又要打我。

“你们敢做,我为什么不敢偷听?陈发,你动我一下试试?”冷着眼,那是我第一次,和哥哥针锋相对!

空气瞬间凝固了,当所有的虚伪被拆穿,那些肮脏的事情暴·露在阳光下,他们每个人的脸,都火辣辣的发烫!

倒是母亲脸皮真厚,她立刻摆出农村泼妇的嘴脸,不停地摇着我的腿说:默儿你不能这样,再怎么说,也是我们生养了你,从小把你喂到大!你要是把房子骗走,那我们还怎么过啊?家里的地都没了,还欠8万块钱的债,你这是要把我们逼死啊!

“妈,你们陷害我坐牢,准备把我卖进黒煤窑的时候,怎么就没想过,能把我逼死?你们知道这些年,我是怎么过来的吗?”

提起这茬,我竟然不争气地流泪了,紧攥着手里的包,我咬牙问:为什么对哥哥那么好?为什么对我就这么不公平?我需要一个答案,如果你们的回答,能让我满意,这份买房的合同,我可以给你们!

听闻此话,父亲直接把盘子,狠狠摔在地上,钢发直立地朝我吼:因为你就是个灾星!要是没有你,咱们家也不至于这么落魄!早知道当年,就应该把你打掉,就不该留你活在这世上!

“你少说两句吧!”母亲哭着站起来,哽咽地跟我提起了当年的事。

那年家里只有我哥一个孩子,我爸妈还是县国营工厂的职工,算不上大富大贵,但在村里有头有脸;后来因为超生了我,计划生育不仅把家里罚的倾家荡产,还让父母丢了工作,家境从此一蹶不振。

所以这些年,他们把家庭的没落,全都归咎到了我头上,因此才对我那么冷落、殴打、泄愤!

可我只想问一句,我有什么错?是我让他们生的我吗?

咬着牙,泪从脸颊滑落,我狠狠地瞪着他们问:这是我的错吗?生了我,又不好好养我,还经常拿我来泄愤,这对我公平吗?爸、妈,我是人,不是畜生,更不是你们养肥了就能宰的猪!

“都是你这个贱·人,当年非要生他!我就说他是个小恶魔,现在好了,恶魔开始报复了!”因为心虚,父亲不敢针对我,却反手扇了母亲一巴掌。

倒是哥哥小眼咕噜乱转,趴在父亲耳边说了句什么,接着他摸起父亲的手机,直接出了包厢。

我哥这人,浑身都是坏心眼儿,他带着电话出去,指定没安什么好心。

我觉得不能再逗留了,这家人是什么德行,我比谁都清楚;害我入狱、骗我挖煤的勾当,他们都能做的理所当然,如今撕破了脸,他们还有什么不敢干的?

提着手里的包,我转身就走;可父亲却在背后,一把抱住了我:要走可以,把包给我放下!

我挣了两下,他却抱得死紧,我冷冷地捏着拳头说:别把我逼急了,爸、妈,我不去法院告你们,不拆穿当年,你们害我坐牢的事,就已经报答你们的养育之恩了!如果你们再敢拦我,就别怪我心狠!

话刚说完,父亲就一个劲儿给母亲使眼色,母亲立刻会意,又扑到地上抱住我的腿,一边哭、一边撒泼耍赖;嘴里还不停地认错道歉,说这些年的确愧对我。

我要是还信他们,那我真就是傻子了;四年的监狱学习,我早学会了察言观色、审时度势;这么明显的一个局,他们想拖延时间,等我哥回来,我又怎能看不出来?而且他们具体要做什么,我心里大概也有数了。

深吸一口气,我仰头说:那好,我不走,但是你们要是对我,再有不轨的举动,那就真别怪我了!

说完我回到桌前,接着把手伸进包里;我哥的手机就在里面,我掏出来,悄悄在桌子底下,发了条短信。

父亲在那里抽着烟,脸上的肌一个劲儿地抖;我知道他在害怕,本来按照他们的计划,我今天会被人,送到山西黒煤窑里,不仅永绝后患,还能给他们挣钱;可此刻事情的发展,已经完全超出了他的掌控。

而且我还敢断定,他们今天,无论如何也会把我弄走,而我哥出去,就是为了这事儿。

不一会儿,我哥风风火火回来了;虽然他眼里满是狠厉,但脸上却带着虚伪的笑,急匆匆过来,拍着我肩膀说:都是一家人,何必闹得这么僵?那些东西本来就是你的,你想要就拿去,算是哥哥对你的补偿。

他哪儿有那么好心,这种鬼话,连傻子都不会信!我端起茶水喝了一口,他忙不迭地又说:咱们也别在这儿耗着了,饭吃完了,账我也结了,那咱走吧。

“不着急,你们吃完了,我还没吃完呢。”拿起筷子,我故意拖延时间,眼角的余光瞥向窗外,不知何时,饭店门口停了一辆大金杯面包车。

如果我猜的不错,车里的人,应该就是这次,打着招工名头的人贩子!这时我要是下去,十有八·九会被摁进车里拉走。

“陈默,你到底还想怎样?难道你还真要跟咱家,彻底断绝关系吗?”我哥红着眼,以兄长的身份教育我。

可我就是不为所动,依旧不紧不慢地吃着菜说:哥,你还欠我一个道歉,当年我替你顶罪,你上我大学的事,不应该说道说道吗?

他猛地一咬牙,捏着碗口大的拳头,却最终没敢发作;毕竟他现在,是要骗我下去,达不到目的,他不敢跟我彻底撕破脸。

“好,弟弟,当年的事,是我错了,我跟你道歉!”他冷哼着,完全没有任何诚意。

“只有你一个人错了?”我斜眼看了看父母。

父亲一拳砸在桌子上,咬牙指着就我骂:你个逼养的,我给你脸了是不是?

我直接把头别到一边,抿着茶水说:不道歉,我就赖在这家饭店里,给他们打工、洗盘子,就是不走!

悲欢痛痒小说点评

悲欢痛痒是一本十分好看的小说,小说作者深厚的文笔功底,对人物性格描述的极为细腻。值得一看,推荐阅读。了解更多,可以本站搜索关键词:悲欢痛痒在线免费阅读章节,陈默 苏彩小说,小说《悲欢痛痒》陈默苏彩章节完整版阅读,感谢关注未来小说阅读。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