罐战士(迟言迟步)

罐战士(迟言迟步)

导读:小说主人公是迟言迟步的书名叫《罐战士》,它的作者是士罐,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迟言小心翼翼的避开家中地面上的杂物,手托菜盘,踮着脚尖,他轻巧的几步便是按原路返回到了窄小的客厅餐桌旁边,且看准了放置在水泥地面上的棉垫子,直接盘腿稳当的坐在了上面。把装满了炖菜和的盘子一把推到桌子上后,迟言把右手肘按在面前木桌的边缘,手心则托着下巴,聚精会神的凝视着对面正开心去伸筷子夹菜的妹妹,青年一双褐色

小说介绍

小说主人公是迟言迟步的书名叫《罐战士》,它的作者是士罐,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迟言小心翼翼的避开家中地面上的杂物,手托菜盘,踮着脚尖,他轻巧的几步便是按原路返回到了窄小的客厅餐桌旁边,且看准了放置在水泥地面上的棉垫子,直接盘腿稳当的坐在了上面。把装满了炖菜和的盘子一把推到桌子上后,迟言把右手肘按在面前木桌的边缘,手心则托着下巴,聚精会神的凝视着对面正开心去伸筷子夹菜的妹妹,青年一双褐色

小说精彩章节

“哥哥,你真要去么?”在细嚼慢咽了几口食物,彼此安静了一小会儿后,迟言的妹妹再也无法假装成开心的模样,她放下筷子,泫然欲泣的眼神愣愣紧盯住与往常没什么变化的桌子表面,提问的声音则是竭力的保持住平稳,不起波动,强忍着早已掩饰不住的悲伤。

“嗯,应该就是在几个小时后吧,毕竟和预期的一样,今晚刚又从斗技场里赚到了两张,我算过了,这样我们一共就正好有了一百张城主府发行的货币卡,满足了***到庇护所里的基本条件,如此一来,就算是我一去不返,你也是能够好好的活下来,免了哥哥的后顾之忧。”迟言用托着下巴的那只手,食指中指来回的交替轻弹着右边的脸颊,故作轻松的答道。

自从养父母逝世的消息传回家里后,他已经和妹妹相依为命足有两年多了,而一想到很可能在今天之后便是永别,因此即便是迟言这个并不怎么多愁善感的人,此时的心里,也是有了一阵说不出来的酸楚。

“可…可我听说,那款游戏很危险,和其它的不一样。”迟言的妹妹欲言又止,没有抬起头,迟疑了片刻,但紧接着她的语气却是在忽然间变得有点激动,“我不想去庇护所,那里我不熟悉,又没有认识的人,我不想一个人孤零零的被抛下,哥哥,听我的,不要去了好吗?”

迟言忧伤的看着眼前声音里已经带有了少许哭腔的妹妹,不知道该去怎样安慰她才好,而纵使面前的女孩子再去如何把额头低下,但在眼角那里流出的几滴真切的泪珠却也还是无法骗过青年的眼睛,而这也的确使他感受到了惆怅,以及无以复加的愧疚。

“这不是你该管的事,哥哥是必须要去的,否则欠下的债,你的病,都要怎么办呢?”迟言缓慢的摇了摇头,给了个生硬的回答,可他自己的眼圈却也有些泛红,而一想到妹妹自始至终都在忍耐着难言的病痛,但却沉默的从来没有抱怨过哪怕半句,这当即使得迟言心底一软,原本想要在离开前做出的无情态度也就仅坚持了一句话的时间,之后的回应便是变得柔和了起来。

“迟步,你也长大了,我们总不能一直在这里干耗着等死,好歹也得去拼一把。”迟言嘴角上扬,努力在脸上挤出一点笑意,也好让自己的声音里多出一些信心。

“何况哥哥也不见得就一定会回不来,我早就做好了对那款游戏的充分准备,在这半年里哥哥是搜集了许多的资料后才最终决定去尝试的,并不是一时兴起,而凭借以我的游戏能力,再加上最亲爱妹妹的祝福,那么等到哥哥下到游戏里深渊的最底层后,就可以满载着荣誉和奖励回来,到时候我们就先治好你的病,再买栋大房子,并且向星合联盟许愿,让我们兄妹一起去上最好的学校,毕业后都能找上个安逸的工作,给你也嫁个好人家,一生都过上幸福美满的生活。”

迟言说的这些其实连自己都觉得没什么底气,深渊的最底层?那么多高手都做不到的事?想要完成实在是异想天开,但在游戏里中途升到高级别后,短暂回到现实中给妹妹带来个好生活却是有着部分可能的,而对面枯草般瘦削的女孩子在听到哥哥强行解释的话后也并没有立即回应,她只是先轻轻的点了点头,随后点头的力道却是越来越大,之中带着点哽咽的哭腔,算是肯定了自己哥哥那半真半假给出的答复。

见到妹妹的举动,迟言也勉强跟着干笑了两声,但他中途没有忍住,还是抽了抽鼻子,其实把一个好好的进餐场合搞成这样,并不是他想要的,事前他就对究竟该去如何跟妹妹坦承此事而发愁,不过现在这个结果虽说有些残酷,但也算是度过了内心里一直不安的一个坎,而至于安慰的话语在自己就要离别不知多久的时候,他委实是说不出口。

把胳膊放下,不想继续感伤的气氛,迟言默默的站起身离开了客厅,把妹妹一个人独自留下在还没吃完的饭桌旁边,就算是小孩子,在当今这个黑暗残酷的世界里,也总是要在某一天中,学着更加坚强,去一个人面对未来的,而在从客厅回到自己的卧室之后,青年***一推便是猛的关上了身后的房门,可妹妹的哭声却也正是在那一瞬里隔着门板,恰好的传了进来。

十平米不到的房间里,迟言在黑暗中深呼吸了下,用双手捂住脸上下的蹭了蹭,不去理会门外的一切,随后他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气,没有转身,直接伸手向背后墙上房门旁边的某个位置熟练的一按,只听到“咔”的一声,是电灯开关被拨动的声响后,在这间小小的卧室里,便顿时充满了明亮的光芒。

“还真是乱。”望着床上被自己堆满了杂七杂八的书籍和杂志,迟言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后脑勺,上前小声的嘀咕了句,在这些占领了睡觉位置的纸张里,他俯身用手在书堆间扫开一片空白的区域,自己则坐在了床铺的边缘位置,待等到清理空出的地方足够大了后,便直直的后仰着躺了下去。

脊背撞到了没铺几层毯子的硬床板上,略微有些生疼,但迟言表情不变,他的视线从散发着白光的灯管上移开,微侧过头,随手从身旁散乱聚在一起的攻略书里取出了一本,打开扉页,边看边思索,边回忆着。

这本《盗贼初心指南》里的不少东西还是挺实用的,迟言随手翻着这本已经不知看了多少遍的杂志,心头有点期待的想着。

等到了深渊里,他便会按照预定的计划,先去把属性点全部都加到敏捷上面,这样等到十级时就可以立即转职成善于单独行动的盗贼职业了,而盗贼的生命值虽然低,正面战斗力也不强,但是这个职业却是有着诸如危机感应,阴影斗篷,迷幻步法等这种方便躲避强大怪物的探索技能,选了盗贼职业,不仅能够最大限度的保证迟言本身的安全,也是与他冷静孤僻的性格能够合适的搭配,两两相得益彰。

顺带一提,市面上所有的攻略里都指出了新手地牢的守关boss是个只懂傻傻放火球的骷髅法师,如此倘若使用全敏捷的盗贼加点,再配上把最基本的铁匕首,五级的时候又学习了草人诱饵这项盗贼专属技能的话。

等到面对地下里那个AI智能有缺陷的骷髅法师时,盗贼只需随便在地面上找个位置先扔下个能够吸引怪物仇恨的草人,之后便等到骷髅法师傻傻朝着诱饵连续放火球的时候,就可以轻轻松松的移动到它的背后,连捅上boss几匕首就可以轻易破关了。

而这种无伤的通关方式,也会在从骷髅法师身后的门里***到下个阶层的时候,由游戏的系统来颁发给该盗贼玩家一双基础附魔的鹿皮靴装备,而穿戴了这双精良的靴子后,便会使得盗贼这个职业能够移动的更为迅速,刺杀也会变得更加的难以被察觉,比起其它职业,盗贼会在初期更容易积累下领先的优势。

“呵,是个人都知道的信息,盗贼又向来是所有游戏里人气还不错的职业,那说不定等***到深渊里,就会有漫山遍野的盗贼玩家在等着我。”瞄了几眼后,对着这本句句干货的盗贼指南,迟言却只是冷冷的呵了声,自言自语着,他无趣的把手里的杂志抛到身侧的另一边,再去伸手摸索向下一本书册。

虽说迟言决心选择了盗贼职业没错,但其实他从未打消过对这个职业的疑虑,盗贼在初期的优势如此之大,不仅仅是在新手地牢的期间,攻略里甚至会手把手的教你该去怎么秒boss,就连经验升到二十级前所有要打的怪,要做的任务,要交谈的NPC,居然都是有着详细的公开记录。

并且那些一看就是生怕你过不了关的珍贵资料,在城里随便出门左转任何一家售卖游戏杂志的店里,竟都是可以被轻易的廉价买到,比街角的白菜还要便宜,而这种奇怪的情况固然是令迟言在刚听闻到这款游戏时,就对盗贼职业快速的有了个初步的了解,但属实也让他的心中充满了疑虑。

别的像是法师,牧师等职业只有个基本介绍,和模棱两可的任务说明,没玩过的人根本就别想搞得清楚,可唯独只有盗贼的详细资料却被传播的到处都是,并且在战后废墟世界里的人们性情普遍刻薄吝啬,现实中都经常性的背后插刀,到了虚拟游戏里又怎么可能会突然的画风一变,变得如此大方?把用多少性命才能换来的珍贵经验随意赠送给没有任何交情的新人玩家。

“如何净化不死系的怪物,虽然我要选盗贼职业,但温习下其它职业的技能也是好的,以后肯定会碰得上。”迟言喃喃说着,在扔了盗贼指南后,他现下在一目十行的浏览着手里新拿的这本讲述牧师作用的册子,而尽管目光把每个字都不放过,但实际上他却是对其不怎么上心,只是空洞的看着文字的形状而已。

就如同法师,战士,弓箭手等这些除盗贼外的基础职业一样,牧师这个职业,即使迟言再怎样感兴趣,也是绝不会去考虑选择它的,只因喜爱独来独往的他知道一个前提。

在触摸深渊这款游戏里,据某个看似可靠,但还未经验证过的私人消息声称,深渊的正式玩家在度过新手地牢,等级超过十级后,若是想要再深入到下个阶层中探索,便是会自动的***到无法复活的永久死亡模式,其实很多游戏里都是有着这种模式,简单来说就是只要在游戏里死了一次便会立即删号,相当于辛苦培养出的人物就地去世,顶多只能留下个墓碑能作为回忆,没有花金币等时间之类的复活机会。

可如果只是这样,那对于迟言这类不怕被虐,有着屡败屡战精神的玩家而言,永久死亡也只不过是多建几个号重复玩罢了,这样连带着还能增加破关后的熟练度,不过在触摸深渊里则是不可以如此操作的,它与其它游戏在永久死亡模式的设定上有着绝对的不同。

那就是在这款虚拟游戏里假若角色出于某个原因死亡后被删号了,那么注册该角色的玩家在现实中也是会在同一时刻里当场死亡,一秒钟都不会耽误,而值得鼓励的是该游戏对卫生环保方面的重视,玩家死去后现实里的体会在数分钟内急速的化为灰色粉末后随风飘散,别说遗言了,连痕迹都不会留下。

如果玩牧师等职业就必须得组队友,否则肯定过不了后面的阶层,而团队合作对不善社交的自己实在太复杂了,性命还是不要寄托在所谓的游戏队友手里,迟言自嘲的想着,游戏里的真实情况他虽没有体验过,但若城里流通的攻略所言不虚,那也就只有盗贼这个职业才能多少有着些独立发挥的空间了。

并且虽说没有亲眼见过,但若真要是变成粉末的死法就好了,骨灰直接随风飘走,那样不仅能省下了笔火葬费,难看的尸体也不会吓到妹妹,如此让心底里有些觉得自己挑战深渊底层是逃避责任的他,多少也会感到***上了许多,而且无声无息的消失,也相当于是给了挑战深渊的失败者最后一丝的尊严,不必在赌上性命还输了后,还被现实里的人们指指点点着灵魂不在的残骸,等着不认识的陌生同类发出感慨或是讥笑。

“当,当。”房间外传来两声胆量不足的敲门声,畏畏缩缩的,而房间里面则是静寂的,没有回应,所以在稍停了片刻后,“当,当。”又是两次的手指扣门声,但这回敲门人的气势,从声音来看,则明显是强上了很多。

“进来,我没锁门。”迟言懒惰的说着,不愿起身,把手里的牧师册子扔到了盗贼杂志的上面,闭上双眼,斟酌着接下来要说的话,妹妹虽然一直表现的很坚强,但自己却知道其实这个小女孩的心里还是挺软弱的,那该如何能去让她接受唯一可以依靠的哥哥即将离去的事实,确实是很需要耗费些已经疲乏了的脑筋,与真挚的情感。

罐战士小说点评

罐战士是一本十分好看的小说,小说人物真实生动,情节描写细腻,快来阅读吧。值得一看,推荐阅读。了解更多,可以本站搜索关键词:罐战士完结全文阅读,迟言迟步小说,罐战士迟言迟步章节目录阅读,感谢关注未来小说阅读。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