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然下东篱(谢悠然韩墨辞)

悠然下东篱(谢悠然韩墨辞)

导读:小说叫做《悠然下东篱》,是作者素面妖娆的小说,主角为谢悠然韩墨辞。本书精彩片段:三丫好奇地问:“大姐姐,你让我们回来看什么大戏?”谢悠然神神秘秘道:“等着吧,一会儿就开演了。”三人进了小院,坐在院子里做绣活儿的杨氏见状将手里的枕套放下:“回来了?”三丫抢先报喜,“娘,大姐姐逮了好多鱼呢。”“真的呀?”杨氏很高兴。二丫去晾衣服,三丫拎着那小半桶小鱼便奔杨氏去了。

小说介绍

小说叫做《悠然下东篱》,是作者素面妖娆的小说,主角为谢悠然韩墨辞。本书精彩片段:三丫好奇地问:“大姐姐,你让我们回来看什么大戏?”谢悠然神神秘秘道:“等着吧,一会儿就开演了。”三人进了小院,坐在院子里做绣活儿的杨氏见状将手里的枕套放下:“回来了?”三丫抢先报喜,“娘,大姐姐逮了好多鱼呢。”“真的呀?”杨氏很高兴。二丫去晾衣服,三丫拎着那小半桶小鱼便奔杨氏去了。

小说精彩章节

几步奔至锅边,一把揭开锅盖,然后,掏出兜里剥好了的橘子,手上一个***,将橘子汁儿全都挤滴进了锅里。

一顿搅拌后,她重新盖上锅盖,然后闪身而出。

吃吧,痛快地吃吧,你们这一窝贪婪馋的东西,也该为自己的口腹之欲付出点代价了。

唇角露出一个冷笑,谢悠然悄无声息地离开了前院。

回到河边,她一把抄起米筛和木桶,招呼已经洗好了衣服坐在河边等她的二丫三丫道:“走,回家看戏去。”

二丫和三丫莫名地兴奋起来。

再说刘氏,出了门发现并没有人找她,虎子也不见踪影,便纳闷地回转了身。

刚回到灶房,花氏就晃悠着过来了,“三弟妹,兔肉好了没有啊?爹娘都等急了。”

是你等急了吧?刘氏心里腹诽,却也不敢说出口来,只道:“马上就好了。”

再度揭开锅盖,刚想尝一口,花氏已抢过了她手里的筷子:“我来尝我来尝。”

说着迫不及待地将肉放进了嘴里,随即跳起了脚来,一顿龇牙咧嘴,“哎哟,好烫好烫。”

刘氏暗地里翻个白眼,拿了个陶盆,将这一锅子的兔肉悉数倒进了盆里。

众人期待已久的野兔肉终于端上了桌,热腾腾,香气扑鼻,所有人的馋虫都被勾出来了。

“好香啊。”几个孩子的口水都流出来了。

“爹,娘,快上桌。”谢保平招呼着,一副立了大功的模样。

刘氏和花氏摆好了碗筷,老谢头和仇氏也上了桌。

尝第一口,老谢头就皱起了眉,“味儿有点怪。”

仇氏赶紧也尝了一口,“是有点怪,怎么有点酸呢?”

谢保平道:“是不是放了一宿,放坏了?”

仇氏道,“有可能。”

谢保玉道:“我怎么觉得还有股子清香?三嫂,是不是你在里面加了什么?”

“没有啊,”刘氏道,“我什么都没加,就放了点盐巴和辣椒。”

花氏迫不及待,“管它呢,能吃就行。”说着赶紧把肉往碗里夹。

其他人见状,也生怕少了自己那份,齐齐动起手来。

众人都是大半年没吃野味了,都馋得很,因此一开动,餐桌上几乎可以用风卷残云来形容。

顾不得烫嘴,个个筷子如飞,生怕被别人多吃了一块。

虽然那半只兔子挺肥的,但也架不住人多,慢了也抢不到几块。

仇氏眼见肉被抢得差不多了,自家老头子还在慢悠悠地喝酒,忙拿了个碗给他夹出来一碗。

“老头子,快吃,再不吃就要被这帮狼崽子都抢光了。”

老谢头瞪了她一眼,“自己孩子吃了有什么打紧?”

仇氏撇了撇嘴,又给幺女谢保玉抢了几筷子:“闺女,多吃点。”

“嗯,娘也吃。”谢保玉吃得满嘴流油,嘴里含糊不清。

一顿美味的兔肉大餐过后,众人意犹未尽地砸吧着嘴。

“要是天天有野味吃就好了。”谢保平摸着肚皮,感叹。

花氏凑过来,“他爹,要不,赶明儿你也进山去一趟?”

“你个馋嘴的毒妇,”仇氏随后就扔过来一根筷子,“进山是那么容易的事吗?你男人又不是猎户,你这么巴巴地将他往山里推,是想要他的命哪?”

花氏被婆婆一顿训,不敢吭声了。

仇氏瞪她一眼,“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去收拾?”

花氏咧嘴,“娘,我这身上还有伤呢,让三弟妹去吧。”

仇氏又是一扫把打过来,“抢肉的时候你比谁都积极,怎么干活就开始偷懒耍滑了?你三弟妹做了饭,不应该你刷碗吗?你个吃啥啥不剩,干啥啥不行的蠢货,再啰嗦我扫把打死你。”

花氏吃痛,不敢再说话,悻悻地地上前收拾了。

后院谢悠然三姐妹到家的时候,前院这兔肉大餐刚好落幕。

三丫好奇地问:“大姐姐,你让我们回来看什么大戏?”

谢悠然神神秘秘道:“等着吧,一会儿就开演了。”

三人进了小院,坐在院子里做绣活儿的杨氏见状将手里的枕套放下:“回来了?”

三丫抢先报喜,“娘,大姐姐逮了好多鱼呢。”

“真的呀?”杨氏很高兴。

二丫去晾衣服,三丫拎着那小半桶小鱼便奔杨氏去了。

“娘,你快看。”

杨氏往桶里一瞧,惊喜道:“哟,这么多标杆子啊?还有麻婆鱼呢,这可是好东西。”

“是啊,都是大姐姐逮的。”三丫炫耀的口气,一副与有荣焉的表情。

杨氏笑了,摸了摸她的头,看向谢悠然,“大丫,你下河了?水里多凉啊,赶紧烧点热水洗洗脚,去把鞋穿上。”

三丫自告奋勇,“我去给大姐姐烧水。”

谢悠然目光扫视了一圈,没有看到渣爹,故意问杨氏:“娘,我爹呢?”

杨氏有点心虚,“在屋里呢。”

谢悠然心里冷笑,果然,知道自己又犯了错,渣爹又习惯性躲起来了。

这男人,真够孬的!

杨氏支支吾吾道:“那什么,大丫,有个事儿娘必须得跟你说……”

谢悠然知道她说的是什么,“嗯,娘你说吧,我听着呢。”

杨氏有点不好开口,斟酌再三,才道,“上午你刚出门,你二叔就过来了,他……”

声音自然低了下去,“把那半只生野兔给拿走了……”

谢悠然淡淡道:“我知道了,三丫已经告诉我了。拿走了就拿走了吧。”

闺女这态度有点出乎杨氏的意外,毕竟昨晚她可是为了那半边野兔肉把花氏狠狠打了一顿。

这会子听到肉被前院拿走了,她怎么一点反应也没有呢?

杨氏是个藏不住的人,心里想什么都表现在脸上。

迎着她疑惑的目光,谢悠然叹了口气,道:“娘,你想让我说什么?跑去前院大骂一场?

还是说你们一顿?说你们连自己的东西都看不住,这么轻易就让人给骗了去?”

杨氏讪讪地,“大丫,你二叔那人太有心眼了,他就几句话,就把我跟你爹绕***了。

大丫,事后我跟你爹也知道错了,你就别怪你爹了好不好?他这会子都把自己关在房里,懊恼得不行呢,生怕你们责怪他……”

谢悠然淡淡道:“事已至此,说这些也没用了。你们以后注意点就行了,别一次又一次的上当还不长记性。”

对这对夫妻,她真的有种深深的无力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别人是吃一堑长一智,他们呢?是同一个坑能跳下去无数次。

之前他们大房在二房手里吃过多少次亏?他们都记不住。这样的脑子,不坑他坑谁。

可怜了这家的三个闺女,一个个聪明伶俐的,偏生就投生到了这样的家庭,得了这样的父母,也真是造化弄人。

眼见大女儿似乎有些不耐烦,杨氏还想再说什么也不敢说了,只好在心里叹了口气。

谢悠然洗了脚,穿好了鞋,拎着那小半桶鱼坐到灶房门口,开始收拾鱼的内脏。

拣起一条标杆子,在鱼鳍下面撕开一条口子,双手摁住鱼身,***一挤,就将鱼的内脏全都挤出来了。

不用刀子开膛剖腹,又快又干净。

只见她一会儿就是一条,一会儿就是一条,看得杨氏目瞪口呆,“大丫,你什么时候学会了这个?”

村子里的人吃这种鱼,都是直接放到锅里煮的,反正这鱼儿小,肚里也没什么脏东西。

谢悠然随口道,“平时没事,瞎琢磨会的。”

杨氏觉得大闺女太厉害了,很多东西连她都不会,可她都会。

二丫晾完了衣服,走过来,“姐,我帮你。”

三丫也凑过来,“我也来我也来。”

三个人蹲在灶房门口,用谢悠然的方法,你一条我一条的,忙得不亦乐乎。

这时,前院忽然奔出了一条人影,捂着肚子哎哟哎哟地就往茅厕奔。

谢悠然精神一振,来了。

她示意两个妹妹:“注意,好戏开始了。”

二丫和三丫齐齐抬头。

谢家只有一个茅厕,就在后院的角落里。当初分家的时候,茅厕没办法分,就说好了大家一起用。

但前院人多,所以茅厕里的肥料归前院所有。

也因此,前院人上厕所,都得到后院来。

此刻,大房的人坐在后院里,亲眼目睹了一幕他们这么多年来从未目睹过的盛况:

前院一个个的轮流上厕所,个个拉得哎哟哎哟直叫唤。

往往是这个刚***,那个就已经捂着肚子守在茅厕门口了。

甚至还有人在后面排队的。

几个孩子更是忍不住了,后院茅厕跑了一趟之后就不来了,直接拉在了前院院子里,那叫一个臭气熏天。

七个大人更是一边嘴里骂着娘,一边捂着肚子,又不停地催促着茅厕里的人,那画面,有多滑稽就有多可笑。

杨氏坐在那里看得目瞪口呆,甚至连手里的绣活儿都忘了。

大房三姐妹连鱼都不处理了,一个个蹲在灶房门口,看得津津有味。

就连先前一直窝在房里不敢出来的谢保顺,也忍不住走了出来,一脸震惊地望着这一幕。

这是怎么回事?前院怎么集体拉肚子?

“老大,你们到底在那兔子上做了什么手脚?为什么我们吃了兔肉之后,一个个都开始拉肚子?”谢保平拉得几近虚脱,艰难地扶着墙站在那里,冲着谢保顺咆哮。

谢保顺还没接话,谢悠然已慢悠悠地道,“二叔,你这话就说得奇怪了,你们拉肚子关我们什么事?”

谢保平气得要死:“死大丫,是不是你?是你在兔子身上搞的鬼吧?”

谢悠然一脸的无辜,“二叔,东西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哦。你哪知眼睛看到我搞鬼了?

这一上午的,我和二丫三丫一直在河边洗衣服逮小鱼儿,刚刚才回来。再说了,兔子可不是我给你们送过去的吧?是你从我爹娘这里骗走的,我还没找你们算账呢,你倒赖上我了?”

“什么叫骗?什么叫骗?”谢保平面红耳赤的嚷嚷,“你这死丫头到底会说人话不?你听听你说的这话,是人说的不?有你这么跟长辈说话的吗?”

“嘁,”谢悠然不屑道,“俗话说,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二叔,骂人之前先看看自己,你哪点有身为长辈的样?从自己兄长手里骗东西吃,这是人做出来的事么?你连人事都做不好,还有什么资格来说我?”

一句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让谢保顺不由侧目,他有点发愣,这样的话,怎么会从目不识丁的闺女嘴里说出来呢?

那边,谢保平已经气得脸都绿了,他嚷嚷道:“老大,你看看你看看,这就是你教出来的闺女,这么没大没小,这么没教养。你还管不管了?你要不管的话,我这做兄弟的帮你管了……”

说着就要作势冲过来打谢悠然。奈何肚里一阵翻腾,瞬间就泄了势:“哎哟。”

再也顾不上管教谢悠然了,只一个劲地去拍那茅厕的门:“娘,你快点,我憋不住了……”

“憋不住也得憋。”仇氏的声音恶狠狠地从茅厕里传出来,“老二,都是你这个挨千刀的,要不是你把那兔子弄回来,我们会受这罪?你憋不住你活该,有能耐你拉裤子里。”

谢保平顿时涨红了脸,“哎哟,娘,这话可不能这么说啊,我把那兔子拿回来的时候你不也挺高兴的嘛……”

“我知道吃了那该死的兔子会拉成这样?我要早知道早就把它扔了。”

谢保平夹紧了大腿,一脸的求生无门,“我的亲娘诶,你就先别骂了,赶紧出来吧,我真的憋,不,住,了……”

话音刚落,只听噗嚓一声,男人后门失守,顿时一泻千里。

生平第一次,谢保平当着这么多人,还有后辈的面,拉—裤—子—里—了。

所有人都震惊了,视线齐齐往他身上投去。

秽物滴滴答答地从谢保平的裤子里漏下来,男人整个人都石化了,僵立在那里,想死的心都有了。

“噗,哇哈哈哈哈哈……”谢悠然再也忍不住,疯狂地捶地大笑起来。

二丫和三丫也跟着掩嘴偷笑,就连向来矜持的杨氏,也忍不住嘴角上扬了起来。

“我不活了我……”谢保平颜面尽失,嗷了一嗓子,掩面狂奔而去。

“哈哈哈哈哈哈哈……”谢悠然笑得腰都直不起来了。

仇氏这时终于系着裤腰带咒骂着从茅厕里走了出来,对着大儿子就是一顿破口大骂:“黑心肝的老大,你就这么毒害你爹娘兄弟的?

你的良心被狗吃了还是赌钱赌傻了脑袋?我们哪点对不起你了?

辛辛苦苦把你养大,你就做出这等忤逆不孝的事来害父母?早知道你今日这么混账不是东西,当初生下来我就应该把你扔到尿痛里溺死……”

被老太太指着鼻子一痛臭骂,谢保顺一脸的青白交错,唯唯诺诺地低下了头。

悠然下东篱小说点评

悠然下东篱是一本十分好看的小说,小说字里行间流淌着丰富的想象力值得一看,推荐阅读。了解更多,可以本站搜索关键词:悠然下东篱全文在线阅读,谢悠然韩墨辞小说,热门小说最新列表悠然下东篱谢悠然韩墨辞结局完整内容阅读,感谢关注未来小说阅读。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