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攻妻好坎坷(顾清濯云楚楚)

总裁攻妻好坎坷(顾清濯云楚楚)

导读:小说叫做《总裁攻妻好坎坷》是文炎倾心的小说,男女主角是顾清濯云楚楚。小说内容精选:准备打开车门,一道手机响起,是顾母打来的,顾清濯接起。他不上车,云楚楚便在一旁等着他。通话结束后,男人眼神复杂。老爷子现在在主宅情况不太好,提出要见他,让他带上nv朋友。听母亲的意思,老爷子大概又觉得自己挨不过去了……云楚楚在一旁听到只言P语,知道顾清濯要回主宅,那她也到了功成身退的时候。

小说介绍

小说叫做《总裁攻妻好坎坷》是文炎倾心的小说,男女主角是顾清濯云楚楚。小说内容精选:准备打开车门,一道手机响起,是顾母打来的,顾清濯接起。他不上车,云楚楚便在一旁等着他。通话结束后,男人眼神复杂。老爷子现在在主宅情况不太好,提出要见他,让他带上nv朋友。听母亲的意思,老爷子大概又觉得自己挨不过去了……云楚楚在一旁听到只言P语,知道顾清濯要回主宅,那她也到了功成身退的时候。

小说精彩章节

点开,是一段很长的话

【阿夜,这些天和你在一起,我很快乐,仿佛又回到了大学的甜蜜时光。但也因为太美好了,我实在不忍心在你面前戳破。没有当面想你告别是因为每次面对你深情的目光时,我就无法开口,希望你不会怪我。

我生病了,和三年前一样的病,但这一次,更严重。那时我为了治病,答应了霍深的条件,离开你,伤透了你的心,本以为你会恨透了我,早就忘了我。直到再次见面,我才知道我错了,大错特错。

可能是我亏欠你太多,上天都不允许我得到幸福,让我的病再次发作。医生说,我活不过一年,我本来以为,自己死定了。

可我又听说,国外研制出了新的治疗策略,我活下来的概率有百分之十,我想试一试,为了我们试一次,但我不敢当面告诉你,怕你难过。

你也不用难过,因为我相信人不会一直坏运气,前半生我吃了那么多苦,倒了那么多霉,一定是把所有的好运都积攒起来了。阿夜,相信我,我一定会健健康康地回来的,一个月后我们就能再见面了,等我。

当然,如果一个月后,我没能回来,你就把我忘了,找个好女人,好好在一起,过更好的下半生,好吗

阿夜,答应我。】

这一段冗长的话,仿佛一颗巨石压下来,宋庭夜的胸口好痛,他疯狂地给夏若打电话。

但传来的只有嘟嘟的忙音,他又连忙发去消息。

【夏若,你去哪里了,我去找你。】

没有回,他又发。

【夏若,你回答我,让我陪着你一起面对好吗】

依旧没有任何回应。

【夏若,我不准你死,你一定要回来,听到了吗】

宋庭夜疯狂地发了无数条信息,却没有得到半点回应。

他心里慌得不得了。不、他不能接受夏若再次离开她。

她说她生病了,为什么不早一点告诉他呢,只要能做到的,他会想尽一切办法治好她。

她为什么就不能等等他,为什么要留下他一个人孤独煎熬地等待

宋庭夜疯了似的到处找夏若,找了整整一个月,半点音讯都没有。

他不信,不信夏若会再一次舍得抛下她,不信她真的回不来了,他死也不肯信。

哪怕是等,等一辈子,等到死,他都要等她回来。

可他没有等到夏若,却等到了霍深。

七个月后,海城,郊区别墅。

宋庭夜半醉半醒,躺在沙发里,手握着酒瓶,喃喃自语,“夏若,你个骗子,大骗子哈哈”

手里的啤酒瓶,应声落地,碎成了渣。

文森领着霍深进门时,就看到宋庭夜抄起酒瓶,一口一口猛灌的情形。

文森摇了摇头,叹息。

霍深看向文森,“他这样多久了”

“夏小姐走了之后就这样了,每天醉生梦死的,霍先生你想办法劝劝他吧。”

“你出去吧。”

文森退了出去。

霍深踏着步子走了进来。

“宋庭夜,你这样对得起夏若吗”

宋庭夜灌酒的动作一顿,随后痴痴笑了起来,“是她对不起我,是她骗我,说好让我等她一个月,都过了八个月了,她死哪去了,为什么不回来找我”

宋庭夜说完,将酒瓶抵上喉咙,不要命地将酒倒入咽喉,即使呛得连连咳嗽,呛得眼泪横流,他也不松手。

为什么要清醒,一直醉着多好。

“你不要命了!”霍深震怒,夺过他手里的酒瓶丢在地上。

酒瓶子在地上滚了一圈,和地上散落的其他瓶子碰撞,发出清脆的声音。

“哇哇”

孩子哭泣的声音传来,宋庭夜愣了一会,眯着醉眼,看过来,才发现霍深手里抱着一个孩子。

那孩子还很小,五官都没有长开,在霍深的怀里哭的一抖一抖的,小脸也哭的通红。

哇哇的啼哭声,落进宋庭夜的心底,竟让他莫名地清醒了几分。

他扶着沙发站起来,直勾勾地看过来,“这孩子、这孩子是谁的”

“是你和夏若的,小名叫朵朵。”霍深答。

脑中炸开了一道雷,宋庭夜难以置信,“我的孩子朵朵”

他伸出手,摸了摸孩子的脸蛋,孩子似乎有所感应,止住了哭声,只有嘴角还在轻微地张合,发出浅浅的吧唧声。

宋庭夜抱过孩子,轻轻摇晃,直到他在自己的怀里渐渐入睡,才抬起头,问霍深,“你知道夏若在哪是不是告诉我她在哪”

霍深没有去看他迫切的眼神,他当然知道,夏若在哪。

夏若去T国接受手术是他安排的,整个过程,他一清二楚。

朋友说,她的症状太严重,“顾总,这里的小龙虾很好吃的!要是您觉得太脏,要不我们换一家?”

来来往往的人好奇地打量顾清濯,大概是觉得西装革履一身名牌的他和这个巷口格格不入。

“不需要。”顾清濯摇头,走进大排档,云楚楚松了口气。

选了个G净的角落,“伺候”顾总入座后,她跑到厨房点了大份的十三香小龙虾和冰镇小龙虾,特地叮嘱老板一丝辣椒末也不许放。

要是顾总再过敏一次,她也承担不起。

“常来?”

云楚楚回到位置上时,顾总支着下巴主动打开了话匣子,看来起了闲聊的兴致。

“也算常客吧。我弟最喜欢这家小龙虾,我经常来这打包。”

忙出一身汗,她给自己倒了杯水,仰头灌下。

望着她纤细白皙的脖颈、因吞咽而动的喉,他眯起双眼。

“你之前说,你弟弟身T不好?”

“他去年才上大学就被确诊了血癌……不过最近化完疗状态好多了,早就出院了,他迟早要做G细胞移植,手术费我还在攒……”

“难怪你缺钱。”他明白了她***的初衷,语气中有微不可查的释然。

“我会好好工作的,以后还要仰仗顾总啦。”

她就是随便奉承一句,没想到他认真地嗯了一声,顿时受宠若惊。

小龙虾上得很快,云楚楚兴致BB地拎起一只,准备剥,却发现顾清濯动也不动。

她恍然大悟,这是要等她剥给他?

“您这辈子是不是连虾壳都没摸过……”她戴上一次X手套后一边剥小龙虾,一边嘀咕。

“不至于。在澳洲海峡钓龙虾的时候,摸过活的。”

“呵呵。”云楚楚脸都笑僵了,把一只虾放他碟子里:“这家冰镇做得很好,一点都不腥,您尝尝。”

“是还行。”他细嚼慢咽,仿佛不是在大排档吃小龙虾,而是在西餐厅吃牛排。

旁边桌子的人都在偷偷看他,有些年轻nv客甚至J头接耳的,云楚楚还担心顾清濯会不自在,现在看来根本不用担心,人家对那些好奇的目光视若无睹。

“味道是可以吧?”她笑脸盈盈:“我推荐的,不会有错。”

时间慢慢过去,虾壳越堆越高。

云楚楚喝了罐啤酒,整个人有些飘飘然。

“你在别的金主面前喝醉过J次?”顾清濯阻止她再开一瓶。

她竟然拍了一把顾清濯金贵的肩膀,畅所Yu言起来:“其实严格意义上来说,顾总您是我第一个客户。我一单都还没成J过呢……”

顾清濯挑眉,心中憋了整晚的浊气突然散了不少。

云楚楚熏红着一张小脸,捏着空空的易拉罐继续说:“所以要是我哪里做得不好,可不可以告诉我?我知道顾总看不上一般人,我会努力。”

她忽闪着澄澈的杏眼,期望他对她点个头。

她真的是醉了,敢这样对他说话。

顾清濯不自在地别过脸,喝了一口冰啤:“看你表现。”

“我会好好表现的。”她点头如捣蒜:“顾总,您是个好人,比我想象中好说话多了。有没有人说过您名字真好听,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有内涵!谁给您起的?”

喝醉了就开始胡言乱语。

“胡扯。”男人语气虽然很嫌弃,目光却柔和不少。

拖得太久,比他们预期的复杂,即使手术也不能痊愈,最多延长半年的寿命。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云楚楚昏昏沉沉地趴在桌上,猛然惊醒。

她坐起身,环顾四周,店内客人少了很多。

一看表,十点了!还好她只眯了一会儿。

“老板!买单!”她风风火火跑到收银台前。

“你们这桌买过单了。”老板对她挑挑眉,然后附耳过来,贼兮兮地说:“J男朋友了?对你挺T贴的。”

云楚楚正想解释,背后顾清濯低沉的声音贴近,“醒了?醒了就上车吧。”

她这才看到大排档门口停着的卡宴,拉风得要死。

车窗摇落,叶全在驾驶座内对他们挥手。

“带你去看夜景,作为今晚的回报。”

顾清濯大步流星走向卡宴。

“顾总,说好了我请客的,您怎么先买单了……”她一路小跑走出大排档跟上他。

顾总高冷道:“我从不让nv人付钱。”

“那……我这次先欠着您的?下次补上?”她歪着头问。

下次?勉强值得期待。顾清濯微抬下巴:“可以。”

准备打开车门,一道手机响起,是顾母打来的,顾清濯接起。

他不上车,云楚楚便在一旁等着他。

通话结束后,男人眼神复杂。

老爷子现在在主宅情况不太好,提出要见他,让他带上nv朋友。

听母亲的意思,老爷子大概又觉得自己挨不过去了……

云楚楚在一旁听到只言P语,知道顾清濯要回主宅,那她也到了功成身退的时候。

突然轻松了很多!

她轻轻扯了扯顾清濯的袖子。

他没有挣开,看着那只揪着袖子如葱段般白皙的手指,心里有一丝波动。

“那……顾总,您不了,我是不是也可以撤啦……也不早了……”云楚楚。

朦胧的月光下,nv人姣好的脸好像被笼罩上一层薄纱,嫣红的唇一张一合,一双澄澈的星眸满含期待地望着他。

沁人心脾的木质香在空气中流动。

顾清濯发现自己点不下去头。

“今晚你陪我回顾宅,应该要留宿。”

“什么?”云楚楚瞪大了眼。

顾清濯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目光挪向别处:“咳。这次酬劳三倍。”

“也不是酬劳的问题……”她就是觉得怪怪的:“顾总我毕竟不是你真nv朋友……家宴也就算了,去主宅……怎么说都不太合适。”

“你还挺有C守。”

云楚楚脸Se难看起来,合着她就该没有C守?她也是个H花大闺nv好不好!

“顾总,您这话是在羞辱我吗?”酒壮怂人胆,她虽然酒醒了,勇气还是在的。

“那,六倍。”

云楚楚吼出声:“六倍羞辱我两遍!”

她甩头就走。

什么玩意,臭资本家。又是扮nv友又是的,谁知道他想G嘛?没一个正经需求,他是不是忘了!她只是个房地产销售!不是合约nv友!更不是小姐!

身后突然有一G力拉住她,是顾清濯。

所以,当手术结束后,夏若没有勇气再回海城,再面对宋庭夜期盼的眼神。她选择独自承受死亡,独自生下孩子后离开。

算来,她顶多只能活半年了。

面对宋庭夜的追问,霍深只轻飘飘地说,“她要死了,她说她不想让你看见她丑陋死去的样子,让我把孩子交给你了,由你将她抚养***。”

宋庭夜看像怀里的一团,声音有些哽咽,“孩子我一定会好好抚养,但夏若我也一定要找到。我还有好多话要和她说,我还有好多承诺没有兑现,我一定要见她,告诉我,她究竟在哪”

那样哀恸的语调,低哑的声音,让冷面冷心的霍深,心都止不住跟着颤动。

总裁攻妻好坎坷小说点评

总裁攻妻好坎坷是一本十分好看的小说,小说情感冲突描写的淋漓尽致,不断拓展剧情,引人入胜。值得一看,推荐阅读。了解更多,可以本站搜索关键词:总裁攻妻好坎坷整篇免费阅读,顾清濯云楚楚小说,大结局小说总裁攻妻好坎坷顾清濯云楚楚精彩结局免费阅读,感谢关注未来小说阅读。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