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皇陛下为夫遵旨(苏竞珩慕容相和)

女皇陛下为夫遵旨(苏竞珩慕容相和)

导读:炼狱の布的小说《女皇陛下为夫遵旨》,该书主角是苏竞珩慕容相和。精彩内容节选:苏竞珩却一脸从容地挑起我手中的勺子,兀自移身过来,近我而座,开始摆弄壶里的茶水。茶香四溢开来,他取了茶壶给我们两人各自斟上一杯,淡淡道:“茶好了。”我举杯轻啜一口,徐徐开口道:“如何不弹了?”他也啜一口茶,缓缓对道:“相和思绪飘渺,大抵被曲子引到别处去了罢?”我垂了垂眼眸,有些伤神。

小说介绍

炼狱の布的小说《女皇陛下为夫遵旨》,该书主角是苏竞珩慕容相和。精彩内容节选:苏竞珩却一脸从容地挑起我手中的勺子,兀自移身过来,近我而座,开始摆弄壶里的茶水。茶香四溢开来,他取了茶壶给我们两人各自斟上一杯,淡淡道:“茶好了。”我举杯轻啜一口,徐徐开口道:“如何不弹了?”他也啜一口茶,缓缓对道:“相和思绪飘渺,大抵被曲子引到别处去了罢?”我垂了垂眼眸,有些伤神。

小说精彩章节

都说苏卿音律天下一绝,此话果真不虚。

我信手调着壶里的茶水,耳朵却一时都离不开苏竞珩的曲调,,,盛世图景徐徐铺开,,,冬去春来,冰雪初融燕子归,流水涓涓,缓缓推开阻着河口的碎冰

慵懒地一拥便绿了两岸,散了严寒;日光明艳微风送暖,耕犁遍野蝶翩跹,赤脚疯跑着的孩童亦是恢复了往日的神采,逐着天上的云彩奔向湛蓝的梦境。

行人往来阡陌之间,牛背上的牧童扯了原本扣在脸上的草帽,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张望着这世界,,,弱柳飘飘,细雨绵绵。

听着听着我便入了神去,不知不觉眼前又浮现那日的图景。

小小少年一袭白衣立于塘边青柳之下挥毫,绿绦千垂随着细软绵风飘摇,头顶骄阳高照,映入塘里麟波闪耀,,,远远观去,无处不入画,无景不生情。

那圆圆的黄色身影忽然入境,调皮地猫着步子向白衣少年靠近,终是一声嬉笑,害那白衣少年差点误落了笔触,,,正是那年的我与小哥哥。

记忆中的小哥哥几乎是无所不能:善诗书,好音律,通画理,长棋艺,,,纵使印象里的菀蓁都远远不及,,,抑或是留存记忆里的便通通是好的,反正无从考据,而自己却也不愿它存半点瑕疵罢。

我换了只手撑起下颌,不由自主叹了口气,,,琴音骤息,,,我抬眼去望苏竞珩。

苏竞珩却一脸从容地挑起我手中的勺子,兀自移身过来,近我而座,开始摆弄壶里的茶水。

茶香四溢开来,他取了茶壶给我们两人各自斟上一杯,淡淡道:“茶好了。”

我举杯轻啜一口,徐徐开口道:“如何不弹了?”

他也啜一口茶,缓缓对道:“相和思绪飘渺,大抵被曲子引到别处去了罢?”

我垂了垂眼眸,有些伤神。

苏竞珩亦安静品茶,不再言语。

“不过忆起一位旧人……”我放了茶杯,再次开口,余光瞥见苏竞珩垂了垂眼眸。

“哦?”他住了手中动作,再次抬眼望我,眼眸澄澈,不染纤尘。

我别开视线,继续道:“瑾堂这曲子甚是别致,不知从何所出。”

苏竞珩依旧凝着我,微微扯了扯唇角,淡淡道:“不过依照民间俗曲编排的小曲儿罢了,不足多道。”

我闻言抬眼对上他的视线,饶有兴致地笑道:“哦?民间还有这般雅致的曲调,我倒是孤陋寡闻了。劳烦瑾堂说来听听,也让寥寥长长见识。”

他眸光黯了黯,轻声应道:“此调名唤‘相和’,是民间一种演唱方式,含有‘丝竹更相和’和‘人声相和’两种意思,,,我斗胆猜想,相和之名大约源于此处,以期天人和乐吧!”

“我竟是连自己名字来由都还不清明,”我有些懊恼地憋嘴,后又“奇怪”道,“我虽未听过相和调却也听闻这曲调发自南音,,,瑾堂这般了解,难道祖籍亦在南地?”

我有意无意地将“亦”字咬得重了些。

苏竞珩却忽然笑笑,道:“家母本是南人,随家父北上从商,遂长年定居于北地,家母好南音,瑾堂便跟着修习了几支曲子,到底是练习不足,见笑了。”

“瑾堂又自谦了!”我轻轻笑笑,满脸期许地抬眼望他,“前路难料,这般淡雅的光阴恐是不多了,瑾堂可愿再为我奏上一曲?”

苏竞珩长长的睫毛颤了颤,终是起身捻弦,又发一曲。

记忆中小哥哥的祖籍亦在南方……会不会太巧了些?我静静凝视苏竞珩,他脸上的温柔渐渐融化成一幅模糊的图景。

“小哥哥,你在画什么?”圆呼呼的黄衫娃娃扒开惊魂未定的白衣少年,兀自趴上桌面细观少年作品。

荷塘清明柳依依,远处隐隐有风筝飞起,开阔的原野上,微风拂着衣摆飘飞。

“还没画完呢!”少年嗔怪了一句,提笔一勾一顿,那迎风浮起衣角的青衣手里已然多了一支横笛。

黄衫小娃娃拍手称奇,白衣少年却一副悠然之态,抬手抚了抚小娃娃的发心。

小娃娃再次仰脸,用那水汪汪的大眼睛盯着少年好奇道:“小哥哥还没告诉寥寥这画的是什么呢!”

他终是笑笑,发出一声空灵的回应:“相,,和,,”

眼前的白衣迅速成长起来,小小少年转眼已是英俊的男子,,,他傲眉微挑,美眸澄亮,飘忽的衣袂宛若踏云而来,,,那是如嫡仙一般的苏竞珩。

我应相和之邀拨弄琴弦,这是一首我一直想要弹与她听,却一直没有机会弹与她听的曲子,,,年少时总以为时光漫漫

如何挥霍都挥霍不完,岂知时光流转,眨眼我俩已是离别十二载,,,这首几度修改过的曲子,终于送到我欲相送之人的耳边。

心思飘忽中,调子染了些悲情。我慌忙收起思绪,抬眼偷瞟了相和一眼,默默将曲风转了回来,,,相和单手撑颌,早已停了手中搅茶的动作,已然是随着曲子想到了些什么,,,是他的柳菀蓁,还是那年的小哥哥?

我忽地有些好奇,便草草收了曲子,接过她手中的勺子在壶里搅了搅。

她收了思绪问我缘何止弦。

我随口编排听者无心。

她却也不计较这些,反倒继续询问关于曲子的事情。我皆一一如实答了。

她说:“我虽未听过相和调却也听闻这曲调发自南音,,,瑾堂这般了解,难道祖籍亦在南地?”那个“亦”字咬得是那般清明,,,她其实记得的比我以为的还要多,,,我的心里按捺不住地有了些惊喜。

我不动声色地背出在心里已经完善了千万遍的谎言。

她皆一一听了,并没太大反映,,,该刨根问底的没有刨根问底只能说明一个问题,她一句都没有相信!

我挑唇应了她那句再奏一曲的要求,起身去了琴旁,又是一曲新章,,,相和并非我们想象中那般迟钝,相反,她却是***得很,,,的确,我们供偷闲的时日不多了。

我信手起弦:皎月西斜鹊南归,大江东去不复回。孤舟碧影空对月,安再与君共一醉?

我正独自感伤,远处忽有萧声传出,让我不由自主地一愣,待到确定那人所奏出于同处之时,我捻弦迎合的同时心中亦暗暗有些低落。

萧声一顿我一歇,萧声继续我再跳两音,,,正是曾经约好的暗号,,,我一一应过:终究是躲不过的……

萧声忽然急转,瞬间换了个调子,而我继续捻弦,悠然继续我刚才的曲调,,,萧声又顿片刻,再起又发两音,,,他问,寥寥。

我闻声停弦,思虑片刻亦应两音,,,我答,相和!

相和趴在桌上已然昏昏欲睡,再无多余心思察觉我曲调中的异样。

我轻叹一口气,缓缓收弦,,,终是要执拗地为她奏完这一曲的,,,我起身寻了件外衫搭上她肩膀,就势抱了她准备将她送至客房。

远处的洞箫声又现,依旧缠绵着哀怨,我只觉得耳熟,并未细虑。我低头凝上怀中熟睡的人儿:她在我怀里安静地如小猫一样,轻轻蹭蹭我的衣襟,一副十分依恋的模样。

我终是挑了唇角,将她安顿下,才出了她的房门。

小二匆匆奔到我面前的时候,我却是吃了一惊。他神秘兮兮地递与我一支洞箫,说是刚才一位姑娘要求将它交与刚才抚琴的公子,并让小二替她向我示好,邀我改日泛舟游湖。

我一一听了只觉好笑,随口应了小二,又在心里暗笑了一阵:且不说刚才奏萧那人清凉干净的曲调绝对不像个女人

但说现在女人都开放到这般,满大街示爱,着实有趣了些,,,所以我猜测女人和洞箫,女人自然是掩人耳目的,那么问题来了,送支洞箫与我有些什么意思呢?

我默默盯着洞箫出神,不由自主又想起他最后奏的那支曲子,随着曲调在脑海缓缓铺开,我的心思亦是沉了又沉,随即收了笑意,嘱托老板帮忙照看相和,便出门部署去了。

女皇陛下为夫遵旨小说点评

女皇陛下为夫遵旨是一本十分好看的小说,小说文章格局布的很大,很好看,越看越爱看。值得一看,推荐阅读。了解更多,可以本站搜索关键词:女皇陛下为夫遵旨全文在线阅读,苏竞珩慕容相和小说,女皇陛下为夫遵旨「最新小说」_苏竞珩慕容相和小说全章节阅读,感谢关注未来小说阅读。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