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之予情(林之予晓木)

晓之予情(林之予晓木)

导读:《晓之予情》是由是青又所著,主角是林之予晓木。书中精彩内容:林之予用的还是林国章生前用的办公室,他按照自己的喜好重新装修了一下,风格大不同。一直跟在林国章身边的律师老刘年长林之予十多岁,看着自己前老板的影子和气息逐渐在这间屋子里消失,也看到新的东西正填满这间屋子。

小说介绍

《晓之予情》是由是青又所著,主角是林之予晓木。书中精彩内容:林之予用的还是林国章生前用的办公室,他按照自己的喜好重新装修了一下,风格大不同。一直跟在林国章身边的律师老刘年长林之予十多岁,看着自己前老板的影子和气息逐渐在这间屋子里消失,也看到新的东西正填满这间屋子。

小说精彩章节

顾家乂咬牙走过去,晓木站起来,面色慌张,“我手滑了,对不起。”

“手伸出来。”

晓木听见顾家乂隐含怒气的声音,更紧张了,她急忙道:“没有受伤,就是碗滑了,把你买的碗摔碎了。我今天下午请半天假去给你买一模一样的。”

徐川见这情形,赶紧说:“小安,你去把卫生间的拖把拿过来。老顾,你别吓到她,不是挺常见的事情吗?没受伤的话下午让她下午陪你去买新的就行。”

“手伸出来。”

晓木把背到身后的手拿出来,在C城长期生活的人皮肤都比较白,加上晓木这些年基本上没在户外待过,她的皮肤比其他人还要白上几分,刚刚被滚热的汤烫过的大拇指看上去更红了。

顾家乂拉过晓木的手掰开,果然看到她被碎片划伤了,左手食指上冒着鲜红的血。

“阿川,这边你收拾一下。”然后顾家乂拉着晓木离开了厨房,晓木跟在顾家乂身后,他腿长,这时自己就像是被他拖着走一样,心里更紧张了。

她刚进到店里的时候徐川就提醒过她,千万不要受伤,他说顾家乂特别讨厌别人受伤,如果店里招的人经常受伤他会直接赶人。所以她无论做什么都小心再小心,除了几年前那件事,之后她都尽量避免着让自己受伤,甚至感冒的次数都非常少。

晓木被拉到顾家乂和徐川经常使用的卧室,顾家乂从柜子里取出医药箱,开始找药。晓木站在一旁不知所措,她继续解释:“师父,我只是不小心,以后再也不会了。”

“坐下。”

晓木听话的坐在沙发上,顾家乂拿着一堆药走过来,她带着哭腔道:“师父,你别赶我走。”

顾家乂用酒精清理了食指的伤口包扎好,又在晓木大拇指上涂了烫伤药,完了把东西放回原位才说:“下午跟我去买东西。”

晓木紧张的原因还有一个,就是顾家乂买的所有碗、碟以及盘都带着狐狸图案。不像是情结那么简单,更像是为了纪念谁。如果是自己珍爱的东西被被人摔碎了,肯定会生气的。

林之予、邓茵以及平措是同一年被送出国读书的,三人在国外便习惯了相互照顾。去年前后脚从国外回来,也时常见面聚餐。平措前些日子从家里独立出来,同林之予在一个小区,串门的时候听说林之予和邓茵要去商场买生活用品,便跟着一起。

平措没想到能在同一座城市再遇到晓木,家里的人都以为她早就离开C市了,或者死了。

“我没看错吧?”平措从鼻腔里发出一声嗤笑。

邓茵看向平措正看着的地方,“是晓木。”又看了一眼正弯腰选杯子的林之予,补了一句:“我们昨天见过她,她和他们店里的人上门安装书架。”

“是吗,她现在在做什么?”

“具体也不知道,在一家手工店上班。”

林之予对比着架子上的杯子,每一种式样都取了两只。然后推着车说:“走了。”

晓木踮脚看最上层的碗盘,被顾家乂一下子按下去了,“安分点。”

“这里好像没有一样的。”

“嗯,去那边看看。”

再次看到林之予、邓茵的时候,晓木呆愣了几秒,一时站定无语。还是邓茵先打的招呼,“晓木,没想到这么快又见面了。”

“就是呢。”一双手顿时不知道放在哪里,最后落在了推车上扶着。

林之予向顾家乂点点头,把她依旧当作空气。

一旁的平措这时开口:“这么有缘,十多年不见的人居然在这么平常的地方见到。”

晓木扶着推车的手不自觉地***,骨节开始泛白,她刚想说话,顾家乂推动购物车对着林之予说:“你们慢慢逛,我们去那边看看。”

“呵,你看她那是什么态度,自己躲起来十多年不联系,现在几句客套话都没有。”

“你少说两句。”

“买完了没有,买完了就走。”林之予的语气越发地冰冷,邓茵和平措意识到气氛不对,都不再讲话。

晓木最终没有找到一模一样的汤碗,她愧疚地说要在网上找一遍。顾家乂说了句不用了,然后随意拿了一些看上去还不错的。俩人便去往收银台结账,兜兜转转再也没有遇到那三人,晓木起伏的情绪慢慢平缓下来。

回去的路上,依然是林之予开车,平措和邓茵坐在后座。平措仍然很气愤,“我真的没有见过像她那么冷血的人,十多年都没有回家看过家人,奶奶死的时候都没见到她,也不知是有什么深仇大恨。”

“我们一直在国外,很多事情都不知道,你别总是这样口不择言。”

“我口不择言?她没有尽的孝道都是我尽的,怎么着我还不能抱怨几句。”

林之予车开的很平稳,平措却越发激动起来,“她以前有多黏之予哥,现在见了面连个招呼都不打一声。我看就是那时候跟着那黄毛混的人性都没有了,邓茵我跟你说你别帮她说话。高二的时候你和之予哥谈恋爱的时候她对你有多坏,偷摸把你生物课本撕了,叫我逮住了,才给你去老师那里换了一本。她真的就是嫉妒心太强了,我刚到晓家,大家都特关心我,她也是生怕我抢了她的东西一样。刚刚那男的保不定是她从别人那里抢来的。”

“你说什么呢?”

“怎么我说错了吗?她就是不可理喻。”

“我和之予高中什么时候谈恋爱了?你记错了吧。”邓茵闪过尴尬和不安,立马否认。

“不是吗?就是她给我讲的啊。就是她和黄毛混社会的那段时间。”

车一个急转弯在路边停下,林之予说:“平措,下车,你自己走回去。”

“我去,之予哥,你怎么了?”

“下车。”

平措骂骂咧咧地下了车,车嗖的一声开走了,留下平措站在路边不知所措。

车上邓茵不敢再说什么,林之予脸色铁青,车开得飞快。

他们回到家之后没多久,门铃就响了。邓茵开了门,平措走进来,见林之予坐在沙发上喝水,看都没有看他一眼。他也只能跟邓茵讲:“我来拿东西。”

“没拿上来。还在车子里。”

平措一脸不相信,说话都结巴了,“你…你们,过分了啊!”

邓茵叹气,拿了车钥匙,“我跟你下去取吧。”

电梯里,平措还是没忍住问邓茵:“你说,我有哪儿说错了吗?之予哥他居然把我扔在半路。”

“他可能是生自己的气。”

“什么意思?”

“唉,算了,都过去那么多年了。该忘的就忘了,你回家别说见到晓木的事情。”

“我怎么不说?我就得说,让大家都好好看看这个人。”

“我反正是劝过你了,如果你非得说,那你就等着挨揍吧。”

“谁?之予哥,他凭什么揍我?跟他有什么关系。”

“你要是说了,我们估计都得揍你。”

平措取了东西就上楼了,邓茵说自己想在下面转一会,俩人便分开了。邓茵坐在小区的秋千上,看着小区里来来往往的人,觉得很热闹。在国外的时候,林之予、她还有平措都不遗余力地学习,很少和人来往。加上课业繁重,有各种报告研究要做,没留下什么回忆就回来了。本来他们都没打算回来,但突然林之予父亲病重,公司一时不放心交给别人,林之予不得不中断国外的工作回了国。林之予走后,平措和邓茵无论如何也习惯不了,最后商量着回国工作。

回国之后的生活开始鲜活起来,同以前的同学朋友聚会,与家人聚餐逛公园,每一寸光阴都能真切地感受到,那种生命的热闹感与科研成就感完全不同。它是温热的,是能在记忆里长存的。她时常觉得最想念这种热闹感的是林之予,林之予比自己和平措更渴望热闹。他应该很想念很想念这种热闹感,才会决定留下来做自己一直以来不喜欢做的事情。只是他可能自己都没有料到,很多事情过去了就是过去了,以前的热闹消失了就是消失了,人无法刻舟求剑。

再回到家的时候,四下安静,不见林之予。邓茵推开书房的门,见他正靠着椅背抽烟,房间里一股浓重的烟味。她走到窗边,拉开窗帘,打开窗户,落日余晖奔涌进来。

邓茵环顾林之予的书房,打趣地说:“看你的书房,谁相信你是商人?”

林之予将烟灰抖落到桌子上的烟灰缸里,“这里烟味大,你出去坐坐。”

“打扰到你了吗?”

“对身体不好。”

“那你还抽。”邓茵说完往外走,关门的时候又忍不住道:“少抽点吧。”

晓木能在狐狸手工店工作十多年,除了工作环境合适之外,还得益于徐川和顾家乂的性格。顾家乂本来就少言寡语,对别人的生活不感兴趣。徐川尽管看上去挺八卦,但其实与人相处时的分寸拿捏的非常精准。所以她不必向人解释任何事情,她只需要把工作做好就可以领工资。今天再次遇到林之予、平措还有邓茵的事情,如果不是晓木自己讲出去,没有任何人会知道,也不会有任何人会好奇她和这三人之间的纠葛。

去年六月份的时候,林之予赶了一整天的报告,删删减减怎么都不满意。覃岳欣的电话就是在他烦躁感已经快冲破天灵盖的时候来的,她在电话那头犹犹豫豫地想说些什么,似乎对他还是有些忌惮,一直说不到重点。林之予耐不住性子问:“妈,你到底想说什么?”

覃岳欣咬咬牙关,声音有些发颤,“小予,你爸爸病重。你可能得回来一趟。我知道你们这些年的关系越来越淡,但他毕竟是你爸爸。你妈我都能让很多事情过去,你也让它过去算了。回来看看他吧,他一直念叨着你。”

覃岳欣一口气说完,她内心期待着儿子回来,但她没有自信能说服他。电话那头很安静,她也只能安静的等着。

过了许久,林之予才开口说话:“好,我尽快赶回来。”

挂了电话,林之予感觉自己的身体被开了一道口子,体内的力气正从这道口子排出去,发出突突的声音。

他在那一瞬间才真正意识到自己已经快三十岁了,已经***了需要开始经历身边的人生老病死的年龄。电脑屏幕依然亮着,光越发惨白,里面的字开始模糊不清。

林父是在林之予归国的半个月之后去世的,他受病痛折磨,整个人已经不***样。他一生做过许多事情,为了成功,合法的不合法的,他都做过。遗嘱很多年前就拟好了,律师是他最信任的人,每一条都处理的妥妥当当。他攒着最后的力气跟站在病床前一脸淡漠看着他的儿子说:“我知道你不喜欢从商,我也不会强迫你。我们父子俩几乎就没有说过什么贴心话,我知道你不那么喜欢我。但是你毕竟是我林国章的儿子,我知道你有从商的天赋。”仿佛攒着的力气快用完了,他剧烈的咳起来,最后还是忍住,“我也不是要求你一定要继承什么,我就是希望你可以去试一试,万一你喜欢呢。”说到最后他的声音越来越小,要很仔细地听才能听出他讲的话。

林父最后的遗言是:“你是我儿子,你一定会喜欢的。”语气微弱,却字字笃定。

林之予用的还是林国章生前用的办公室,他按照自己的喜好重新装修了一下,风格大不同。一直跟在林国章身边的律师老刘年长林之予十多岁,看着自己前老板的影子和气息逐渐在这间屋子里消失,也看到新的东西正填满这间屋子。

“咱们得去会一会徐志秀那帮人,不能一直这样被他们牵着鼻子走。”老刘坐在一旁的沙发上,对正签文件的林之予道。这位新老板聪慧果敢,每一步都走得扎扎实实,同他的父亲一样。只是他身上还多了些别的东西。

“好。跟他们约晚上七点久里茶室。”

晓木抬起低了很久的头,往外面的街道上看了一眼又低下了,手里的动作没停。木质相框的左下角没一会儿就出现了一个狐狸头像,刻刀用的精准,看上去还不错。她站起身整理做好的几个相框,走到商品架那边一一摆好。

徐川和顾家乂每个月都会有一天回家陪家人吃饭,在晓木没有到狐狸手工店之前,这一天都会关店。她来到狐狸手工店之后,刚开始也休假。她休假之后总是一个人在家昏睡,很多次醒过来的时候太阳已经不见了,仿佛整个世界就只剩下她一个人。她惧怕这种荒芜感,在那种状态下她会深切地感受到自己确实孤单一人。于是徐川和顾家乂休假的时候,她还是到店里干活。后来顾家乂发现了,就安排她在这种时候一个人看店,给她付三倍工资。晓木拿了三倍工资干活会更加卖力,产品屋、制作屋以及吃饭休息的地方的地板她一天可以蹲在地上擦很多遍。干活并没有什么乐趣,好在是能让身体疲累,没有多余的精力想一些难堪的过去。

外面的雨越来越大,路面上腾起浓厚的雾气。雨水让灰尘泥土的味道一点一点化开,附着在每一寸空气里,每一个人的鼻腔里。

晓木走到门口准备把开了半边的玻璃门关上,土腥味一阵一阵地飘进来,她迅速把门拉上回到休息室。

晓之予情小说点评

晓之予情是一本十分好看的小说,小说一段曲折离奇的爱情故事,他们之间发生了很多的事情,既有幸福也有误会,但是最后的是什么样的呢,这就需要读者们自己来阅读知晓了!值得一看,推荐阅读。了解更多,可以本站搜索关键词:晓之予情全文免费阅读,林之予晓木小说,晓之予情林之予晓木全文免费小说大结局章节目录完整版阅读,感谢关注未来小说阅读。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