窃木生香 第4章 七成(刘晨 苏瑶)

窃木生香 第4章 七成(刘晨 苏瑶)

导读:《窃木生香》这本花缘的小说,书中刘晨 苏瑶的故事非常有趣:刘晨走进自己的房间,躺在床上,看着微信,苏瑶的照片让他觉得魂牵梦绕的,他想约苏瑶出来吃饭。这是所有相亲的女孩子中,刘晨唯一一个想要往下联系的。可是不知道苏瑶有没有把自己的微信给删了,今天出了那种事,她对自己印象应该很差吧。刘晨的在输入的页面停留了很久,那颗躁动的心慢慢的被按下来了。

小说介绍

《窃木生香》这本花缘的小说,书中刘晨 苏瑶的故事非常有趣:刘晨走进自己的房间,躺在床上,看着微信,苏瑶的照片让他觉得魂牵梦绕的,他想约苏瑶出来吃饭。这是所有相亲的女孩子中,刘晨唯一一个想要往下联系的。可是不知道苏瑶有没有把自己的微信给删了,今天出了那种事,她对自己印象应该很差吧。刘晨的在输入的页面停留了很久,那颗躁动的心慢慢的被按下来了。

小说精彩章节

王晶很愤怒,他看着刘晨,骂道:“你真是会惹事啊?这件事公司绝对不会赔的,你今天就是下跪求,你也得把这件事给你们私了,要不然我开除你。”

刘晨笑了起来,开除我?虽然我刘晨从来没有瞧不起送外卖的这份工作,但是我不会为了一份工作把自己的膝盖给跪了。

刘晨说:“我会赔的,不要为难我的上司。”

苏瑶的父亲恼羞成怒,他说:“你拿什么赔啊?你这种小瘪三,我见的多了,你是不是现在给我说好话,然后躲起来?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们的诡计?你们这些底层人民就是不安分,今天必须要赔,王经理,我不管,如果你不赔,我就到工商局告你们。”

王晶深吸一口气,看着刘晨,他说:“你被开除了,这件事是你私人的问题,你还撞坏了公司的车子,我们保留向你索赔的权利。”

刘晨看着王晶的嘴脸,出了事,立马让自己出来顶着,是自己造成的错误,没错,我刘晨会自己承担的。

刘晨说:“你不用开除我,我自己辞职,多少钱,说吧。”

苏瑶的妈妈立马鄙视地说:“撞了个瘪窝啊,还掉了漆,至少得三千块修补,你一个月工资才多少?你赔的起吗?”

苏瑶的父亲骂道:“真是倒了八辈子霉了,遇到你这种小瘪三,耽误时间又来气,算了报警吧。”

刘晨立马从口袋里拿出来一叠钱,抽了一半朝着苏瑶爸爸的脸上甩了过去。

“哗啦啦……”

一阵钞票在空中飞舞的声音传到了刘晨的耳朵里,刘晨觉得很爽,闻着那墨香的味道,看着那鲜艳的颜色,刘晨觉得整个世界都安静了。

苏瑶的父亲傻眼了,他看着漫天飞舞的钞票,觉得有些不可置信,这小子怎么拿出来这么多钱?

苏瑶的妈妈伸出手不停的抓钱,不想钱跑了,那样子真是可笑至极。

而苏瑶觉得很丢人,看着站在原地的刘晨,感觉自己的脸被狠狠的抽了一巴掌。

从始至终刘晨都是理智的,虽然是他撞了车,可是刘晨是处于捍卫自己被侮辱的尊严,所有人都觉得刘晨赔不起的时候,刘晨居然拿出来这么多钱,当着所有人的面给了侮辱他的人一击响亮的耳光。

刘晨看着愣住的苏瑶父亲,他说:“五千块够了吗?你修车的钱,还有误工的钱都赔给你,够了吧。”

苏瑶的父亲气的浑身发抖,看着自己老婆居然还在抓钱,觉得更丢人了,他不缺这五千块。

现在被这五千块给狠狠打了一巴掌,苏瑶的父亲就觉得实在没面子,可是人家现在把钱给拿出来了,他也不能再找麻烦了吧。

王晶松了口气,看到刘晨把钱给了,就说:“既然你们私了就算了,刘晨,接单吧,马上晚高峰了,单子很多的。”

刘晨冷声说:“我说了,我辞职了。”

王晶很惊讶,他说:“辞职?你辞职了能干什么?”

刘晨很冷漠地说:“管的着吗?”

王晶很气,这小子居然这么跟自己说话,要是你还再岗,能整死你。

刘晨看着苏瑶的父亲,他说:“别瞧不起人,五十万彩礼是吗?一套婚房是吗?还有车,就这点要求吗?总有一天,我会拿着这些东西把你女儿娶走。”

“你……”

苏瑶的父亲气的浑身发抖,刚想骂刘晨,可是刘晨扭头就走,连给他反嘴的余地都没有。

苏瑶看着刘晨潇洒的背影,内心有一点点小小的涟漪。

这个时候,居然觉得刘晨。

“很酷……”

刘晨并不觉得自己酷,只是明白一个道理。

自己跟苏瑶的距离,只会越来越远。

“啊晨,那姑娘怎么样啊?我看着挺好的,人长的好看,就是家里人脾气急了一些,家里也是做生意的,你中意吧。”

回到家里,刘晨的妈妈就开始询问相亲的意见,刘晨没有打算把今天的事告诉他们。

刘晨“嗯”了一声,说:“嗯,我很中意。”

刘三河放下手里的筷子,脸上露出了沉重的负担感,刘晨相亲很多次了,可是每次都说中意,也留了联系方式,但是每次都无疾而终。

刘三河觉得刘晨在敷衍,都已经二十大几的人了,在海城这块,孩子都应该有了。

刘三河问:“留联系方式了吗?”

刘晨点了点头,他不想跟家里人过多的谈论相亲的事,尤其是苏瑶这一次,这一次苏瑶是真的进了刘晨的心里去了,但是同时也照出来刘晨现实中的无奈。

陈淑莲很开心,每次相亲回来都给陈淑莲一种错觉,感觉自己的儿子就要娶媳妇了,可是总是过一段时间,这事就没消息了。

陈淑莲说:“中意就好,你啊,好好送外卖,一个月有三五千的收入,你爸爸是老木匠了,厂里多给五百块的补贴,一个月能有五千多呢,只要你跟苏瑶定了,我们就给你买房,贷款不用你们还,我跟你爸还。”

刘晨点了点头,自己爸爸妈妈总是唠叨这些事,可是他们从来都不知道,人家根本看上不上这些东西。

五十万的彩礼,一套婚房,外加车子,自己爸爸把手累断也不见得能凑得齐。

刘三河点了一颗烟,坐在门口,看着自己儿子不上心的样子,就很愁急。

“你啊,自己得上心,我听那丫头二姨说啊,那丫头爸爸是开建材公司的,一年有小百十万呢,你要是真把人家娶回家,你后半山也能轻挑一些,你跟人家提,有什么条件尽管说,我们想办法就是了,就怕你自己不上心。”

刘晨放下筷子,说:“知道了爸,我去休息了,明天还要送外卖呢。”

刘晨走进自己的房间,躺在床上,看着微信,苏瑶的照片让他觉得魂牵梦绕的,他想约苏瑶出来吃饭。

这是所有相亲的女孩子中,刘晨唯一一个想要往下联系的。

可是不知道苏瑶有没有把自己的微信给删了,今天出了那种事,她对自己印象应该很差吧。

刘晨的在输入的页面停留了很久,那颗躁动的心慢慢的被按下来了。

刘晨不想主动,主动就要被动。

最终刘晨还是选择算了。

若要人不轻,请先自重。

早上刘晨没有去送外卖,而是直接去了花梨木市场。

早晨的花梨木市场异常火爆,遛鸟的,买文玩的比比皆是,推销木头的商贩都跑到马路中间去了。

刘晨兜里揣了五千块钱,这五千块钱虽然挺多的,但是想要到里面去玩木头还差了多了。

自己的档次,也就只能在外面玩玩。

“哟,哥们又来了,来抽根烟。”

一个瘦不拉几的人搂着刘晨,身上的汗味让刘晨觉得有些厌恶,刘晨推了几下,但是这个人异常的自来熟,不但不松手,还硬把烟往自己手里塞。

刘晨看了一眼,是昨天的那个老板,刘晨说:“松开。”

陈斌看着刘晨的表情,就赶紧把手松开,说:“哟,兄弟,弄脏你的衣服了,不好意思啊,兄弟,昨天那料子我给卖了,一万五,你让我赚了一笔,中午我请。”

刘晨知道那根料子有的赚,他们这种二道贩子不可能白干的,刘晨喜欢一个人独处,他特别不喜欢这种自来熟的人。

陈斌看着刘晨没说话,立马说:“你不说话我当你答应了,兄弟,看你赌料挺稳的啊,面面俱到,行家吧?有兴趣一起里面玩?”

刘晨本来想要拒绝的,可是看着这交易市场,刘晨十分清楚,这外面的人,就是卖垃圾的,自己能淘到一次是运气,想要淘二次就难了,真正的好货都在里面呢。

但是里面的木头太贵了,万元起步,刘晨现在没这实力。

陈斌看刘晨磨磨唧唧的,赶紧就搂着他***,说:“哥们,我跟你说,那紫木阁牛大发了,那里面的料子都是山上梨园的新料,都是胳膊粗的。”

刘晨被陈斌硬拉着进了紫木阁,里面的人相较于外面少了许多,这里面的木料都挺贵的,真正玩的人比较少,大部分来玩的,其实就是在外面凑个热闹。

“晋老板,来新货了?带我们看看货。”

刘晨看着这个陈斌跟老板打的火热,就没搭理他们,而是在店铺里转悠,这商铺里的料子确实比外面要好的多了。

木头都是胳膊粗细的,这种料子已经算是好货了,是硬通货,基本上玩的最多的就是这种料子。

黄花梨是一种珍贵的树材,生长在海城的黄花梨材质最佳,被称为海黄。

现在海城黄花梨是没有有个正规的大型原料交易批发市场,因为确实海南黄花梨稀缺,原料少,大料基本没有,只有新料,山野的根料,树头料。

能有这种胳膊粗的料,已经是稀罕货了。

刘晨在商铺里转悠着,时不时的拿起来一根放在鼻子上闻着味道,没有味道的,基本上都不会要。

晋老板看了一眼刘晨,笑着说:”你朋友?这小年轻可以啊,知道闻味啊,不过这赌木可是技术活,你小子别给打眼了。“

陈斌无所谓地说:“我可是鹰,谁能啄我的眼?”

刘晨瞥了一眼那晋老板,知道他瞧不起自己,赌木这行,行走江湖几十年的老鸟都有失手的时候,自己这个二十出头的人没经验是正常的。

刘晨将自己看中的一根木头拎起来,两米长,二十来斤,胳膊粗细。

刘晨问:“这根多少钱?”

晋老板笑着说:“五万!”

刘晨抬起头,这些人都是杀人不见血的吸血鬼,五万?刘晨掂量了一下,这料子可以。

很重,密度大,树龄也就大这个密度应该有二十年的树龄了,海黄的生长周期特别长,越长树心才能成长出来。

二十年是海黄能不能赌的一个标准树龄,只有到了二十年上,树心才能长出来两到三厘米,这样才能做东西。

刘晨说:“五千!”

窃木生香 第4章 七成小说点评

窃木生香 第4章 七成是一本十分好看的小说,小说作者妙笔生花,将小说打造的精彩绝伦值得一看,推荐阅读。了解更多,可以本站搜索关键词:窃木生香 第4章 七成小说完整版在线阅读,刘晨 苏瑶小说,最新小说窃木生香(刘晨苏瑶)小说全章节免费阅读,感谢关注未来小说阅读。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