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争锋(方晟白翎)全文在线阅读

官场争锋(方晟白翎)全文在线阅读

导读:《官场争锋》主要描述了方晟白翎之间的故事,该书由岑寨散人所作。小说精彩节选:白翎和叶韵对视一眼,准备***,陡地邱海波从里面疾冲出来,双手飞撒着美钞,试图分散她们注意力强行逃跑。叶韵脚尖一勾,邱海波向前栽倒来了个狗吃屎。“你们……到底是谁?”他惶惑且无助地问道。白翎目光一闪,蹲到他身边缓缓举起拳头,邱海波惊恐万状连连道:“别乱来,我是有身份的人,我是县领导,惹了我你会很麻烦……”

小说介绍

《官场争锋》主要描述了方晟白翎之间的故事,该书由岑寨散人所作。小说精彩节选:白翎和叶韵对视一眼,准备***,陡地邱海波从里面疾冲出来,双手飞撒着美钞,试图分散她们注意力强行逃跑。叶韵脚尖一勾,邱海波向前栽倒来了个狗吃屎。“你们……到底是谁?”他惶惑且无助地问道。白翎目光一闪,蹲到他身边缓缓举起拳头,邱海波惊恐万状连连道:“别乱来,我是有身份的人,我是县领导,惹了我你会很麻烦……”

小说精彩章节

汉子们面面相觑,竟无人敢完成最后一步。老大大步过去,二话不说大拇指重重一按!

只听到“轧轧轧”一阵齿轮咬合滚动声,隔了大约十多秒,墙上消防窗慢慢往墙里退,退至与墙面平行之际,右侧墙壁突兀弹出一个不锈钢把手,与此同时墙壁四周隐约可见裂缝。

原来两个配电间之间的整面墙竟是密室之门!

老大毕竟见过大场面,毫不犹豫握住门把手轻轻一拉,“轧滋”,门开了道缝,现场——包括躲在暗处的白翎和叶韵都屏住呼吸,期待看到奇迹出现!

不料老大旋地“啪”关上门,沉声道:“咱弟兄们干的话是开门,不是***瞧热闹!这事儿算结了,留两个下来,其余人到801待命!”

尽管大汉们个个抓耳挠腮想看个究竟,老大发了话不敢不听,只得收拾东西嘀咕着从原路返回。剩下两人象是老大的心腹,也不多嘴,一左一右守在门口,老大则在过道里踱来踱去,神色悠闲。

凌晨一点二十分左右,楼梯间传来脚步声,紧接着三个人影快步出现,为首赫然是京都黑道人士卓雄!

与他并肩而行的也令人震惊:县委副书记邱海波。

应志扬倒成了配角,谦恭地跟在两人身后。

卓雄抢先问:“怎么样?”

老大笑容满面:“搞定了,”边说边握着门把手作个示范,强调道,“我们半眼都没瞅,门也没开过。”

“辛苦辛苦。”邱海波道。

卓雄手一挥:“到801分钱去,立即离开黄海。”

“是。”

老大毕恭毕敬应道,如释重负带两个汉子离开。

站在门口,三个人神色各异。良久,卓雄缓缓道:

“瞧这阵势,里面八成有戏。海波,咱俩先小人后君子,***前再核计核计——不管多少,按之前说的你三我七,不准反悔!”

邱海波目光闪动:“哟,卓总记性有点差。当初说的是现金、票据我三你七,至于古玩珠宝、字画青铜器之类,你说不方便携带,大件归我,小件归你,有这句吧?”

“有吗?”卓雄诧异地看着应志扬。

应志扬心虚地低下头:“好像没说……”

“你!”邱海波怒不可遏,指着应志扬就要发飙,转念一想此时地下二层都是卓雄的人,闹起来对自己不利,再说三成也该知足了,自己起的作用无非是动动嘴皮子,真正做实事的还是应志扬那班人,遂放软语气道,“不管说没说,事到临头为这点小钱争执没意思,就按卓总说的办!”

卓雄皮笑肉不笑道:“海波实诚,以后合作的机会多得是。志扬,芝麻开门吧。”

应志扬“哎”了一声,上前握住门把手,这时背后传来尖厉的喝斥声:

“不准动,举起手来!”

两名蒙面黑衣者从管道井里冲出来,手执匕首喝道。

卓雄蓦地提高声音叫道:“来人……”

白翎闪电上前狠狠一脚揣在他腹部,卓雄倒地痛苦地打滚;应志扬从腰间抽出把匕首,与叶韵战成一团!

这时守在楼梯门口的两名大汉迅速跑下来,均手持一尺多长的砍刀,白翎主动迎上去,与他俩缠斗。

翻滚中卓雄悄悄摸出手机——刚才白翎那一脚固然踢得又重又狠,但他久经沙场,也不至于不堪一击

而是借机掩护唤救兵,801里面八条汉子都是好身手,倘若下来增援稳操胜券!

不料刚按了一个数字,叶韵眼角瞥见他的小动作,左手一扬,一柄飞刀将手机屏幕击得粉碎。

与此同时邱海波飞快地打开密室门,闪身***并准备关门,叶韵抬手又是一柄飞刀,正中邱海波掌心!

剧痛之下邱海波惨叫着捂着手掌,叶韵倒退两步,脚尖踢在卓雄心窝,差点没让他闭过气去,再右腿反勾,将他整个身体堵在密室门口。

这样邱海波已无能力强行关门。

卓雄奄奄一息伏在门口,心里那个窝囊:好歹叱咤京都数十年,怎会栽在两个不知名头的蒙面人手下?说到底一是太信任应志扬,以为行动全程保密

冬诚大酒店上下无人知情;二是牵涉巨额财富,宁愿参与的人越少越好,没想到冒出实力如此强劲的对手,明明拥有雄厚实力,关键时刻却都不在身边,岂不急煞人?

说得迟那时快,这几下兔起鹘落不过十多秒工夫,白翎已踢飞一名大汉的砍刀,右掌带着凌厉的风声切在膝盖上;匕首刺中另一名大汉大腿根部,使他瞬间失去战斗力。

见她一步步逼上前,两名大汉凶悍之色早飞到爪哇国,躺在地上不停地说“好汉饶命”“好汉饶命”!白翎飞起两脚将两人踢昏,转头见叶韵刚好一拳砸在应志扬后脑勺,“卟嗵”,他昏倒在地。

卓雄情知不妙,不等两人转身,主动将头狠狠撞向墙壁,“咚”,沉闷一声,主动昏迷过去。

白翎和叶韵对视一眼,准备***,陡地邱海波从里面疾冲出来,双手飞撒着美钞,试图分散她们注意力强行逃跑。

叶韵脚尖一勾,邱海波向前栽倒来了个狗吃屎。

“你们……到底是谁?”他惶惑且无助地问道。

白翎目光一闪,蹲到他身边缓缓举起拳头,邱海波惊恐万状连连道:

“别乱来,我是有身份的人,我是县领导,惹了我你会很麻烦……”

话音未落,“砰”,一拳打在眉心,邱海波哼了半声,头一歪也昏迷不醒。

“***看看!”白翎道。

叶韵略一迟疑,道:“你去吧,我在外面守着,防止有闪失。”

好一个聪慧伶俐而知分寸的女孩,白翎暗自点头,也不客套,跨过卓雄身体走进密室。

如叶韵所计算的,密室足有九十多平米,格局如图书馆一排排不锈钢柜子,前三排摆放着形状各异的皮箱,随便打开一只,里面全是一叠叠美钞

再打开一只则是欧元。里侧柜架上陈列着精美名贵的古玩、玉器、青铜器、陶瓷和字画,有时还在旁边标注市场价,起码几十万,上百万也有不少

最深处角落并排两只保险柜,均两米多高,通体黝黑,***推了推纹丝不动,看来至少半吨以上。


美钞、和田玉、翡翠等都随便放,在陈建冬眼里还有什么更值钱的?白翎一拍脑门:

八成是房产证,以及暗中掌控的为数众多的企业股份!

这才是陈建冬、肖伟诚等人日后东山再起的本钱。

白翎很快考虑妥当,当下唤来叶韵,两人挑体积小、方便携带的——主要是现金和金银珠宝,以及少量小件古玩、玉器和字画,轮换着来回十多趟全部运到白翎住的房间,再将柜子里的东西重新摆放一番,最后由白翎报警!

白翎直接打给严华杰,含蓄地交待事情来由,并提醒现场就在地下二层,不必扩大搜查范围以免造成负面影响。

严华杰何尝听不出她话中的含意,面对自己***中的恩人,心领神会说放心,一切交给我处理。

凌晨四点多钟,严华杰亲自率领一班信得过的刑警火速来到冬诚大酒店,没惊动任何人,连值班人员都不知发生了什么,迅速封锁停车场,然后他挑了七八名刑警***地下二层。

下了楼梯一看,不禁倒吸口凉气:地上躺的居然是县委副书记邱海波,还有京都老板卓雄、冬诚大酒店副总应志扬!

走进密室,严华杰来回踱了几步,凭多年办案经验心里已有几分数:不锈钢柜子上的陈列的东西肯定被拿掉不少,剩下都是不便携带的大件;白翎报案也非偶然,此时或许正在楼上某个房间呆着!

黑吃黑,这一手玩得漂亮!

不过有这些东西,加上两个体积庞大的保险柜,对严华杰来说已是大功一桩,更况还有邱海波!

严华杰随即吩咐勘查现场,收集指纹和足迹。以白翎的专业水平,想必撤退时处理得干干净净,无须多虑。接着拍照、摄像,同时打电话给曾卫华和于铁涯,只说冬诚出了大事,请领导们尽快到现场处理。

曾卫华没什么,心想无非发生重大命案,公安方面拿不准是否上报。于铁涯一听冬诚心里哆嗦两下,又不敢给邱海波打电话,遂揣揣不安独自驾车前往。

凌晨五点四十分,黄海县县委书记、县长差不多同时出现在地下二层,见到昏迷中的几个人,大惊失色,一时说不出话来。

“我们接到报案后第一时间赶到,采取严密封锁措施,目前外界无人知情。”严华杰道。

于铁涯皱眉道:“谁报的案?”

“匿名者,用的一次性手机号码。”严华杰说的是实情。正如身份证一样,白翎随身带有很多张手机


,专门用于不时之需。她知道按办案流程要追查报案者身份,这一点不能让严华杰为难,因此牺牲一张卡不算什么。

“你觉得现场……怎么回事?”于铁涯问。

严华杰没急于说出推论,而是带两位领导到密室转了一圈,特别拍了拍两只厚实沉重的保险柜。

于铁涯彻底明白了:“噢,这是陈建冬、肖伟诚等人藏匿财富的密室?!”

严华杰点点头,并不多说什么。此时此刻让曾卫华和于铁涯一层层剥开真相,效果远比自己滔滔不绝好得多。

曾卫华没吱声,转到一棵红珊瑚树前,红光四溢,鲜红色的光芒将三人映得遍体通红。

他用手指轻轻弹了树身两下,道:“九臂观音降河妖。红珊瑚是珊瑚中的极品,又称作珠宝珊瑚

超过一厘米以上的价值便可与金、铂、珍珠、翡翠相媲美,其中粉红色红珊瑚尤为珍贵,象这株造型奇特又经能工巧匠精雕细琢的精品更是难得。”

“值多少钱?”于铁涯问。

“民国六年河南出了一棵,没这么高,颜色差不多,买家拿济南府城区四进四出的宅院交换,这棵……卖个四五百万没问题。”

于铁涯和严华杰齐声惊叹。

曾卫华又转到一排架子尽头,从高处捧下只暗红色木匣,打开后里面是面古朴厚重的铜镜,镜面画着两条鲤鱼在水中首尾相接,四周饰有水纹、花草等,正面铜色黄中泛银灰,背面泛出大块铜绿锈,铜色黄中带红。

掂掂铜镜的份量,曾卫华道:“应该是金代双鲤铜镜。”

于铁涯对古玩一窍不通,问道:“何以见得?”

“金代铜镜内区为主题纹饰,底纹为浅浮雕翻卷的波浪形纹饰;鲤鱼是大头短尾显得饱满匀称;另外正面分布有少许砂孔,这是典型的锡汞开面的金相特征。”

“值多少钱?”严华杰只关心价格,因为关系到涉案金额的计算。

“市场上金代铜镜的赝品很多,但真品寥寥,其价值超过汉镜、唐镜,假如我有机会收购,起码得出这个价。”曾卫华张开五指。

于铁涯吃了一惊:“五万?”

“五十万!”

“啊!”严华杰满脸狐疑摸摸铜镜,“一面烂铜镜子而已,能值这么多钱?”

“物以稀为贵,金代因为铜资源稀缺实施严格的管制,严禁民间铜交易,每户只允许有一面铜镜,因此凡家里有钱的尽可能用足指标,

把铜镜做得又大又厚然后作为女儿的陪嫁,算是财富的象征嘛,”曾卫华笑道,“而这面镜子品相完好,纹饰清晰的官铸双鲤铜镜仅限于王公贵族使用,你说它值不值钱?”

严华杰道:“这间密室收藏颇丰,由此可见保险柜里的东西更是价值连城。”

“未必,”曾卫华摇摇头,踱到后面一排中间眼睛又亮了几分,“乾隆粉彩赏瓶!底部款识‘大清乾隆年制’是乾隆官窑标准的青花款识,当时官窑配有专人写款

,因此同一个窑字体几乎一样;这种撇口圆腹的赏瓶是标准式样,从雍正到宣统都是如此;

瞧这块蓝彩,值钱就值在这里——清代粉彩中蓝彩比较高贵,普通赏瓶很少用,一般用作贡品或王公大臣私藏;绘画也很细腻生动,每条龙的鳞都交待得很清楚,很不错,很不错!”

“看来曾书记也是大收藏家,学识渊博啊。”严华杰不失时机拍了一句。

曾卫华叹道:“业余爱好而已,多年来是收藏了几件,不过往这里一站……”失落之情一览无余。

出去时曾卫华又忍不住停下脚步,打开一个黑漆描金匣子,里面整整齐齐排列着形状各异的墨,正面画有山水虫鱼,背面题着诗句,随意取了两块墨在手心抚摸,细腻如脂,光滑温润,当下赞道:“好墨!应该是宫廷造办处监制的朱砂墨吧?”

“跟普通的墨有何区别?”严华杰凑趣地问。

“这是宫廷造办处专为皇上赐给大臣用的,叫御制礼墨,从背后诗词看应是康熙早年之墨。

此墨为桐油烟提炼而成,加胶、冰片、麝香、中药材和朱砂充分搅拌,再用杵反复捶敲十万下,俗称‘十万杵’,烟料和胶合料才能达到细腻均匀的程度,最后制作成坯料。

造办处监制的墨都要做描金处理,不仅为了美观,还有密封作用,使墨保持一定湿度……

虽说受赏赐臣子往往舍不得用,将御制礼墨精心收藏,但墨受寒来暑往、冷热交替、霉潮侵袭影响极大,流传下来极为不易,象此类保存完整的精品更是凤毛麟角。”

曾卫华嗟叹道。

严华杰暗想白翎真不识货,这么多值钱的古玩都不拿,又想大概因为体积过大、份量太重的缘故,加之时间紧张,只取了些小件吧。

案情分析无须多说,八成卓雄、应志扬和邱海波早知陈建冬等人遗留了大批财物,串通一气入股冬诚,伺机打开密室。然而不知出了什么变故,或许分赃不均,或许有其它冲突,双方发生打斗并两败俱伤。

严厉处理,高度保密。

这是曾卫华在案发现场的最终决定,之后让刑警们把邱海波、卓雄等人抬到客房部,每人一间隔离开来,密令医院派来政治素质高、口风紧的医生前来救治,同时刑警在旁边监督,随时准备录取口供。

上午,曾卫华和于铁涯一起到梧湘,分别向市委书记、市长等主要领导回报。严华杰则找来经验丰富的锁匠

经过三个多小时摸索,成功打开两个保险柜。如白翎所料,里面分门别类存放着陈、肖、刘等家族,以化名秘密购置的各类房产,以及他们入股或实际控制的十多家企业。

粗略统计,仅两个保险柜藏匿的各类资产证明总价值就高达八千多万!此外,查获的古玩名器都秘密送往省城,组织专家组进行鉴定。

更重要的是,密室财富被曝光给正在负隅顽抗的陈冒俊、肖治雄等人沉重打击,一夜之间他们的精神完全垮了。

随着案件勘查的深入,关于报案者身份的疑点也得到合理解释。根据冬诚大酒店门口监控显示,案发当夜

凌晨两点二十分两辆京都牌照面包车疾驰而出,从监控画面分析,车里坐满了人。再追查沿途监控,两辆车一路上了高速驶向京都方向。结合破解秘室机关的专业手法,警方据此怀疑这伙人是卓雄请来帮助,不知为何离开后反而报警。

许玉贤和吴郁明对此案高度重视,责成曾卫华直接任专案组组长,严华杰具体负责,案情严密封锁在最小范围,不得泄露一丝风声,以免造成恶劣的社会影响。

邱海波在宾馆房间醒来后,看到旁边站满医生和表情严肃的刑警,以及沙发上坐着的两位纪委干部,心里哀叹一声,知道自己这回算是栽到家了,将沦落至万劫不复之境!

不过他出身官宦家族,懂得这种情况下哪些话能说,哪些话不能说,而且尽管面临灭顶之灾

京都邱家不可能袖手旁观,无论从维持家族声誉,还是亲情关爱出发,肯定施以援手,他要做的便是拒不认罪,尽量拖延时间。

说辞早就编好了,根本无须再与卓雄串供:

卓雄、应志扬等人到黄海投资本意是为了促进地方经济发展,推介京都先进的酒店管理经验。案发前几天

冬诚位于地下二层的配电间渗水,为确保安全施工,特意请京都有资质的建筑公司过来做防漏防渗工程。

在施工过程中,工人们无意发现地下二层结构存在玄机,进一步探查并综合数据分析,判断二号、三号配电间之间隐匿着密室!

当夜,应志扬一方面向邱海波回报,一方面组织技术人员精心研究机关设置,终于在凌晨一点多钟成功破解。

邱海波赶来后要求保护现场,不准任何人擅入密室,并准备向有关部门报告,这时突然从管道井里冲出两名蒙面人,出手狠辣,将所有人全部打昏,之后发生了什么便不知道了。

卓雄、应志扬以及两名汉子的供词基本相同,都提到两名蒙面人。

然而邱海波等人无法回答专案组的三个疑问:

第一,两名蒙面人有什么目的?他们突然出现***现场所有人,密室里那么多古玩名器都摆在那儿,两个保险柜也没撬窃的痕迹,难道纯粹为了展现身手?

第二,案发一天前酒店后勤部封锁通往地下二层配电间的走廊

并强调任何人出入必须经应志扬同意,说明施工队已经发现密室存在,在长达二十多小时里为何不向有关部门报告,反而当天夜里找来邱海波?

第三,卓雄之前试图收购县招待所未果,如果出于他所说的支持黄海经济发展,可以正大光明以公开身份入股冬诚

为何躲在幕后让应志扬出面?关系重大的谈判不露面,一次小小的施工却特意从京都赶来,真实意图到底怎样?

其实这些人当中邱海波是唯一***过密室的,见到很多装满现金的皮箱,还打开一只试图以美钞分散蒙面人注意力强行突围。

但专案组人员不可能透露密室里财产构成,更不可能告诉他昏迷后发生的情况,只能吃个大大的哑巴亏。

所幸整个过程没有出人命,黄海方面得到金额***的赃款赃物,又极大推动对陈冒俊、肖治雄等人案子侦查,收益颇丰。

官场争锋小说点评

官场争锋是一本十分好看的小说,小说内容精彩绝伦,悬念迭起。值得一看,推荐阅读。了解更多,可以本站搜索关键词:官场争锋全文在线阅读,方晟白翎小说,官场争锋「热门小说」_方晟白翎完本最新列表免费阅读,感谢关注未来小说阅读。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