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神共舞(唐轩昊 尤溪)

与神共舞(唐轩昊 尤溪)

导读:今天这本烽火燎原75fba0851的《与神共舞》一本非常有趣的小说,书中主角唐轩昊 尤溪精彩故事片段:一直到日升中天之时,长发纷乱的释天风终于盘坐在地,路上有些人路过,那头发乱得像个醉汉让人以为是个疯子也没有多加理睬,地面上的剑书刀也跟破烂看起来没两样,自然也没人理会。两眼望着眼前的剑和经书,释天风想起还有事情没做,那就是冯老的孙子。不待多时,释天风取过两个物件边一拐一拐地走到大街上。

小说介绍

今天这本烽火燎原75fba0851的《与神共舞》一本非常有趣的小说,书中主角唐轩昊 尤溪精彩故事片段:一直到日升中天之时,长发纷乱的释天风终于盘坐在地,路上有些人路过,那头发乱得像个醉汉让人以为是个疯子也没有多加理睬,地面上的剑书刀也跟破烂看起来没两样,自然也没人理会。两眼望着眼前的剑和经书,释天风想起还有事情没做,那就是冯老的孙子。不待多时,释天风取过两个物件边一拐一拐地走到大街上。

小说精彩章节

“在燧石大陆,藏在万山之中的北雪神山乃是灵气充沛的一处灵地,神灵药草集聚于此。神山里传闻是个恶魔的领地,修道仙人往往都会觊觎灵地的元神气和药草前去探寻,却没有一人活着出来,传闻都是万山群林外的一个村落传出来,说是神山上有个巨物,全身雪白,双目通红,生有六手,法力高强,称作杀生菩萨。这个杀生菩萨不曾下过山,但是听闻生性凶残,喜欢吃修道人。”老相士可怖地说道。酒家里的人听着老相士说得有滋有味,听到恐怖地地方无不吓着。

酒家的摆设是简简单单地木制桌椅柜,酒香气弥漫着酒家。老相士就坐在台上,拿着一本经书,书皮上写着《鬼怪见闻录》。老相士一身装扮诡异,衣着不像村里人的朴素,身上的衣着像是名贵的绸缎制成,却因为长期奔波弄得肮脏狼狈的模样,腰后插着一柄不长不短的剑鞘,朴实无华。酒家里的人点着蜡烛,娓娓听着老相士说故事,也就只有晚上老相士会来到酒家来,酒家老板因为老相士的到来在晚上也捞了不上不少油水。

酒家开的地方并非穷乡僻壤,而是东西交流广泛的中心点,西门镇。这个地方地杰人灵,来来往往地人种繁多,修真人却意外的少,照理说这么好的地方应该会很多修真人。西门镇其实就是正魔对立的分界点,各个门派都不会踏入这座城,一旦踏入就是战争的开始,这是正魔两派相争的地盘,十分***。

“南河民间有云:“南河苦,邪气盛,三尺之下鬼王墓。”老先生还请你说说。”一名男子带着斗笠,看不清面目,斗笠上沾有血迹般鲜红的***,穿着一身黑的袍子踏入酒家,走到老相士前的凳子坐下。虽然被斗笠的黑纱遮挡了模样,老相士还是因隐隐约约感受到男子对他友善地微笑。

“呵呵!这公子还真有见识!南河民间传说也没什么人知道了,鬼王墓知道的人少之又少。南河一带死气沉沉,草木不生。唉呀!在好久以前老何我真有去过!想当年还是山河画中的人间仙境,现在却这般苍凉,真是造化,造化啊!”老相士悔恨地说道,不停地摇首垂心,很是可怜地样子,周围的人也不知怎么被老相士感染,无不动容,有得还落下泪来。

“凡尘遇朱雀,焚天地,净生灵。天毁地,夜食日。南河苦,人间苦。”男子幽幽地说道。老相士眼神阴深地往男子移去。手上的书合上,脸上多了诡异地笑容。老相士伸了懒腰,缓缓地站起身。

“哎呀!今天就到这里吧!相亲们,明日见。”老相士慵懒地说道。酒家的客人感觉到什么不对劲,又不知道怎么回事也就识趣的离开了酒家。

“公子,请!”老相士对着神秘男子作揖,一指叫男子不要坏了别人的店铺;二指是外面空间比较大,要谈什么比较方便。男子很识趣地走出了酒家,背上的巨刀咧咧作响,有股阴气蠢蠢欲动。

风高月圆,这就是杀人夜。老相士站定了街边一角,男子站在对面。这个街上也已经寂静无声,没有半点人迹。

“老先生,有什么遗愿?我释天风在你死后,必定替你完成!”释天风笑着说道。

“我这一生弑邪神,斩妖魔,除尽天下穷凶极恶的天魔,丛横天下!凭你也想跟我抗衡?不过释天风。。。释天风。。。这名号听着还有点耳熟!”老相士很是得意地说道,一头长长的白发在风里做舞,脸上带着红晕,有点癫狂之相。

“释某不才,岂敢让冯老惦记!可我在你烧毁我村落之后,却常常记住你!”释天风虽然隔着斗笠脸上笑着,话中却充满了杀意。卸下了巨刀,单手持着那把墨绿色的巨刀,刀面上有着神龙的图腾,还有些古文字,那些文字像是给巨刀了加持,一股股阴气频发。

“这刀!你是鬼王的人!不不不!你一定是他的亲信!雷霆之刃!呵呵呵!好好好!”老相士癫狂地说道。鬼王乃是魔教中最难缠的宗派,技法诡异莫测,心法更是变化重重,莫邪长老的“鬼影重重”不知在正魔之战中杀了多少正道好汉,不过在交战时不知去向导致魔道几乎被灭,只能逃窜到西方大漠躲避。至此就有冯老留守西门镇防止魔人入侵。

“鬼王早就不在!而你不过是我最后的差事。没想到啊!原本以为做了刺客只能过着一个个无聊上头的指令,没想到最后要的人头居然是你冯老的人头!”释天风兴奋地说道,手里的刀握得更紧了一些,左手开始变化各种手印,剑法印,魔神法印,拟神法印。手印捏罢,一股冲天的气势铺天盖地地压下来,笼罩在释天风身上,斗笠随着怪风带走,留下清秀俊俏的脸庞,可惜脸上多了几道伤疤。忧伤的眼神中带着绿光,嘴上的微笑以往如顾,那头长发被风带起,十分潇洒凄凉。

老相士看过释天风的手印,脸上不再像方才那样淡定,还多了份惊讶的神情。

“没想到你年纪那么轻,手里持着消耗真元的神器还能捏出三印,看来你小子不简单!”冯老说罢,不再情敌,虽然自己是修真人称作弑神天尊的前辈,可邪神的弱点都跟地域属性有关,而且关键是邪神都惧怕神皇之气,自己修炼的正是神皇篇,自然克制邪神有很大的作用。但是对付高能的修真人,恐怕没那么简单。

“释某担当不起!请!”释天风说罢,一个箭步踏出,飞身就来给冯老一刀劈下来,顿时道道神雷从天而降,被这神雷击到可是伤及元神,哪怕再强的真元也要被击碎!冯老深知其害,往后一躺飞身退后避开所有攻击,双手快速结起手印,是大道法印,这手印有六式,“开天门”,“困魔心”,“引魂印”,“灭天印”,“解封印”,六式结完后瞬间幻化出六只金黄色的巨手,原来是杀生菩萨的残魂!

释天风一时震惊,杀生菩萨乃是魔化的得道高增,不生不死,不死不灭,用大道法印窃取它的灵魂只有一个条件。

“你!你居然如此卑鄙!居然连出家人你都不放过!?”释天风没有刚才的微笑,犹如愤怒的妖神的咆哮,一刀狠狠地劈下去,一道绿色刀气伴随着神雷向冯老轰去。

“哼!为正义大道!总要有牺牲!”冯老一边说道一边操控六手击碎刀气。手诀再变,六手迅速地往释天风捶去。释天风招架不及被捶去数里,口吐鲜血,看来筋骨已经受损,靠着刀刃撑起身子,狼狈不堪。

乌云被雷霆之刃引来,开始下起滂沱大雨。冯老缓缓地走到释天风身前,释天风口里喘着大气,还不停咳出鲜血,眼睛死死地盯着冯老。

“释小子,还有什么话想说?这是你在这世间最后一句话,想好再说。”冯老淡定地说道,一身金光让释天风有些难直视冯老。

“去死吧。”释天风轻轻地说道。冯老突然感应头上神雷降下来,腰间有股刀风劈过来,就要闪身躲避却被神雷轰炸元神,金光瞬间削弱之微光,腰间被刀刃划开了一个口,好在自己意志顽强,换作平常人早就昏阙过去,闪身避过释天风的连招。

“哼!鬼影重重!你小子居然使得出来!”冯老喘着大气说道。身上的刀口子不停流着鲜血。

“呵!你这老狐狸!我若不隐藏一些实力,怕是死在你手里!”释天风说道。虽然重拳的不是本体,可是释天风的鬼影重重远远不及莫邪长老,况且使用三***印和神器已经消耗大量真元,要维持分身已经是最大极限,手脚也已经无法动弹。嘴上虽然嚣张,可心里嘀咕不踏实,这战不能再拖,不能让冯老看出破绽。

冯老站定,大出释天风的料想,没想到被神雷轰击元神牢固得还能站定,被雷霆劈开一个大口子,血流成这样居然还没死,果然是个老怪物。

“你方才说的话算数?”冯老说道。这更大出释天风的料想。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释天风说道。

“好小子!呵。。。”冯老口吐鲜血,看来将是死人。

“我冯老在世间只有一个挂念。”冯老艰难地说道。没想到这样的一个弑神天尊居然会留恋凡尘的人事物。

“我有个孙子,就在这镇外村落的农舍里,天生怪病,父母双亡。呵呵!孽愿啊!孽缘啊!”冯老带着哭腔悔恨地说道,后面的话更是在咆哮,在这风雨更像是雷鸣。

“冯前辈。。。”释天风虽然与冯老有血海深仇,但是这些年为总坛办事感触良多,正魔的恩恩怨怨赔上自己的村落,只是没想到最后解约的任务,居然是杀冯老,这才激起仇杀之心。方才听冯老的口吻也有悔恨之意,加上自己的***让自己慢慢扼杀心魔,心里也渐渐淡下心中的恨。要怪就怪正魔不两立!

“你虽然是魔教中人,可你不像被魔心腐蚀良知的人,早日回头。。。释小子。。。好好待我孙儿。。。”冯老说罢,一道道光从冯老身上射出来,把冯老的身躯射穿,那都是冯老封印的邪神!邪神大部分是魔教的神灵,有得残忍无道,有得诡异古怪,有得悲天悯人却杀愿极盛,种类繁多。

释天风终于支撑不住,趴到在地。

冯老的身躯也不复存在,只留下一本书和一柄剑。

邪神***地狂笑声在风里共舞。

修者不顾凡人事,

凡人不识苍生劫。

“吧嗒把吧嗒吧嗒。。。”

晨曦已经把黑夜照穿,镇子里的人又开始忙碌的生活,同样的规律,同样的事情。凡人就是这样,一生忙忙碌碌,庸庸碌碌,忙着手上的活儿,做着昨日同样的事,只是也许事情的内容不同。

缘分总会让人遇见不同的人事物,那是命;遇见后的结果,那是运;不管遇到的是谁,是什么,结果怎样,那都是命运。

释天风从昏睡中醒过来,费尽好大的力气才翻起身子对着朗朗晴空。这条街没什么人会经过,毕竟不是什么大街闹市。昨晚的对决消耗太多真元,就连雷霆也失去了往日的灿烂,现在不过像是块烂铁。

“终于要结束了吗?”释天风呢喃道。回想起自己为总坛杀过多少人,有多少次是情不甘心不愿,虽然每次都替受害者完成心愿,但是心里总会不痛快。释天风凝目施展混元心法让真元在周身经脉运转周天,暂时恢复伤筋错脉。释天风咬着牙忍着疗愈带来的剧痛,虽然这样还没办法恢复元神力,起码也要能够走动。

一直到日升中天之时,长发纷乱的释天风终于盘坐在地,路上有些人路过,那头发乱得像个醉汉让人以为是个疯子也没有多加理睬,地面上的剑书刀也跟破烂看起来没两样,自然也没人理会。两眼望着眼前的剑和经书,释天风想起还有事情没做,那就是冯老的孙子。不待多时,释天风取过两个物件边一拐一拐地走到大街上。

不走到大街还好,一上大街便遇仇家。天龙寺,无极门,道宗,剑谷各大名门正派全都到齐。四位德高望重的长老骑着白驹立在大街上,辈分比较低的弟子打听冯老的消息,那消息还真灵通,释天风暗叫不好,转身就要走。

“我说,怎么眼前的那个人那么眼熟。。。”一名瘦瘦高高,穿着一身道袍的男子奇怪地说道。

“骨如龙躯,身如幻影,飘飘忽忽,世间只有一人。可惜。。。阿弥陀佛。”坐在白驹上的老者淡淡的说道。

“是释天风!”一名妙龄女子愤怒地叫到,立马架起长剑飞身刺去。后面的弟子一听各个脸色大变,拿起武器边冲了上去。

女子的长剑犹如石火雷光,一身红衣像是魅影一般飞身刺向释天风。释天风背对这对手,感应剑身动向往左移右遁,身形一时飘忽不定,看不清门道的人以为是跌倒,后面追随女子的弟子们心里欢喜至极。要知道斩杀这个魔教大魔头,大刺客是莫大荣耀!释天风杀了多少正派的高手都不再是什么传说,每个入门弟子都知道释天风是个冷血无情的魔鬼,江湖称谓“鬼影贼”的名号无人不知。

眼看剑身要***肩上,可奇怪的***了空中,释天风居然在前面多了几步。红衣女子也不是省油的灯,一个转身牵起真元,一个“海底捞月”激起千层剑气,一时击毁地面的砖砖瓦瓦。一股澎湃的气压压制释天风的身法,谅他身法再诡异也躲不过这毁灭性的一击。

与神共舞小说点评

与神共舞是一本十分好看的小说,小说作者妙笔生花,均呈现出不一样的光彩,令人眼前一亮。值得一看,推荐阅读。了解更多,可以本站搜索关键词:与神共舞完结全文阅读,唐轩昊 尤溪小说,《与神共舞唐轩昊尤溪》小说全章节完整版阅读,感谢关注未来小说阅读。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