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调虐渣老公的心尖宠(郑文丽李长生)

高调虐渣老公的心尖宠(郑文丽李长生)

导读:《高调虐渣老公的心尖宠》逻辑发展顺畅,作者是汪十七,主角郑文丽李长生性格讨喜。精彩节选:郑文丽最先反映过来,过去把她扶起来,也顺手接过她的酒杯。“来,咱姐妹这也算是同喝一杯酒了。”说着就要把她手中的那杯酒,往郑文鸢杯子里面倒。“这成什么样子,一点儿都不讲礼数!哪儿还有把自己杯子里的酒倒到别人杯子里的。”郑立根急了,出手拦住她的动作,大声呵斥。

小说介绍

《高调虐渣老公的心尖宠》逻辑发展顺畅,作者是汪十七,主角郑文丽李长生性格讨喜。精彩节选:郑文丽最先反映过来,过去把她扶起来,也顺手接过她的酒杯。“来,咱姐妹这也算是同喝一杯酒了。”说着就要把她手中的那杯酒,往郑文鸢杯子里面倒。“这成什么样子,一点儿都不讲礼数!哪儿还有把自己杯子里的酒倒到别人杯子里的。”郑立根急了,出手拦住她的动作,大声呵斥。

小说精彩章节

“小脑袋想什么呢,什么叫你早看出来了?”

“你住院的时候啊,每次长腿哥哥跟你说话的时候话就特别多,跟别人说话的时候都只说几个字。太明显了好不好。”郑文清机灵的分析给她听,还有一脸嘚瑟。

门突然被推开,郑文清手疾眼快的把镯子塞到郑文丽衣服里,那冰凉的温度,真是让她背脊一凉。

“你们怎么还没睡啊?文丽是不是睡不习惯?”刘翠香站在门口关切的说。

床上的两个人,整齐的摇摇脑袋,“没有没有。”

“唉,别怪娘,这家里人多了,屋子不够分。你住院也不知道啥时候能回来,我们就想先放放东西了,没想到这一放就给放满了,一时也腾不出来。”出院了也要嫁出去了,这屋子早晚都得腾出来不是。

郑文丽顺着她的意思,“娘,没事的,我理解您。反正我也要嫁人了,这屋早晚都得空出来,就跟文清挤几天,不碍事。”

这话可说到她心坎上了,乐呵呵的关上门,叮嘱她们早些睡觉,还特地嘱咐郑文清不要胡闹欺负郑文丽。

郑文清从郑文丽身上摸出刚刚扔***的镯子,“快收起来吧,这让二姐看见还不得闹翻天。”

收拾妥当躺进被子里,郑文清的小手又探了过来,那小手摸着她的腰,还啧啧的说:“大姐,你这身上摸着也太***了吧,滑滑软软的欸。”

二话不说也伸向郑文清,四处挠着痒痒。“哈哈哈哈…哎呀,大姐我错了,我不闹你了还不成嘛。”

“睡觉!”

一切都像是暴风雨前的平静,在中午的餐桌上,都将蓄势待发。

郑立根告诉她王志明的家在哪儿,说完还再三确认:“文丽,记住了吗?记不住还是让你娘把你送到村口吧。”

“没事没事,爹,我这失忆又没傻,路还是记得的。”郑文丽盯准菜里的一大块蒜瓣,就塞进嘴里。

忍着想要吐出来的冲动,细细的咀嚼。

这顿饭郑文丽没吃到几口菜,所有的菜里大蒜都基本上进了她的嘴。这个同时,还要注意着那三个人的视线,不被他们察觉。

郑立根夫妻下地,她也该出发了。临走之前,郑立根还特地把前几天亲戚送来的一小袋绿豆糕给她,让她带给王志明。

嘁!

怎么可能给他,扔了又怪可惜的,反正也就一小包。郑文丽悠悠闲闲的晃悠在田间的小路上,拿着一袋绿豆糕边走边吃。

走到刚刚吃完,拍拍手中的沫,敲响了王志明家的门。

自从去医院看见了那样高冷御姐范的郑文丽,这段时间他脑海里都是那个身影,现在突然看见眼前穿着脏兮兮的棉袄,扎的乱七八糟的麻花辫,头上还有几根枯草的人。

他愣住了。

“你好,请问是王志明吗?”她一开口,那咧着嘴傻笑的牙齿上,黏着一堆黄不拉几的东西,还一股迷人的大蒜味。

王志明下意识的后退几步,“是是是,我是。你…你不认识我了?”上次去医院看她,不是恢复的挺好吗,怎么成这样了。

“呵呵,娘说后天咱俩成亲,叫我过来见见你。”她用那粘有不知名黄粉的手,蹭了蹭头发。

王志明虽然长得油腻,但是生活方面还是很讲究的。

那本来就不干净的头发上,粘上了一坨黄色的东西。像头皮屑似得,看的他都要吐了。

“你这到底怎么了?这几天不见怎么成这样了?”

“未过门的媳妇来了,你都不请我***坐坐吗?”那满嘴黄色污垢的牙齿又出来了,结合着那一句未过门的媳妇,王志明实在是有些膈应。

她主动关上门,傻兮兮的说:“我娘说了,虽然后天是我妹妹成亲,但怕我嫁不出去了,让我先嫁给你,呵呵呵。”

“可我…”我要的是一个正常的媳妇啊!

怪不得这老郑家同意把这么好看的老大给换过来,就是个傻子也知道这不是个亏本买卖。

“听我说完,呵呵呵。可我妹妹才是喜欢你的人,我…我不能夺人所好。而且我也有喜欢的人,虽然他嫌弃我,可他已经把我睡了,我这辈子都是他的人了。”

看来这郑文鸢说的没错,这郑文丽果然已经不是清白之身了。他在外面玩归玩,但这自己娶进门的媳妇,可不能是被别人睡过的,想想就恶心。

“那你们…这爹娘那边怎么交代?”

“我也不知道,你要是不愿意娶我的妹妹,我嫁给你也成,反正我已经睡过我心爱的男人了,这辈子也不遗憾!”郑文丽不停地傻笑,还站起来,做了一个英勇就义的***。

这么大动作,王志明本来想让她坐着慢慢说。双手伸向她,看见那不知道糊着什么的棉袄,手又快速的收回。

有些生气的说:“你们这老郑家不是耍人吗?”这算命还是准啊,兜兜转转还是要娶郑文鸢。

眼前这傻不拉几的人,哪有以往的神采,除了那比郑文鸢好看些的脸蛋,娶了也没什么用。

被他吼的郑文丽,一脸害怕的找了个角落躲了起来,就坐在那里,靠着墙角不停地蹭啊蹭。

这样王志明更烦躁了,打开门,用脚踢着她:“好了好了,赶紧滚蛋。”

站在门口的郑文丽,对着他哈了一口气,“我娘叫我明天也要过来照顾你的哦。”

傻兮兮的蹦蹦跳跳的走了。

跑到没人的地方,郑文丽躺在树林里,嫌弃的拍拍自己的手和衣服。这傻子,也不好装啊,不过,她可以肯定她已经成功了一半。

虽然付出的有些大,总比跟这样的人过一辈子好,何况她已经有了想要嫁的人。

现在回去还有些早,不好跟家里那几个人交代。

既然都来了,她走到上辈子被王志明打死的那条河边,看着河水里的倒影,不知道怎么又想起了,她出生还没多久就去世的闺女。

“娘对不起你,没能把你保护好。这辈子,你要是有福气,就托个好人家吧,可别再受罪了…”她用湿漉漉的手捂住眼睛,难过的啜泣,泪水流过指缝,滑落进流动的河里。

回家换了一声干净衣服,正在洗头发的时候,刘翠香提前回来了。

仔细的观察着她,也看不出来她到底是伤心还是高兴。“怎么今天还洗起头发了,那王志明咋样?”

“挺好的,没想到一个人能把家里收拾的整整齐齐,还那么爱干净。”她低着头洗头发,刘翠香看不清她的表情。

不过总归评价是好的,“哎呀,那娘可就放心啦。你这嫁过去,也能轻松不少。”

她还没说什么,刘翠香就已经开始幻想她嫁过去的时候。

见她没再说话,意识到自己有些心直口快了,又问她:“你们就聊聊天?有发生啥事吗?跟娘说说。”

“娘,哪儿有啥事啊。”她擦着头发,有些不明所以的问。

真能有啥事,也是王志明被她给恶心到了。

刘翠香一副我懂的样子,拿起她的毛巾,帮她擦着头发。“闺女啊,娘都是过来人,有什么可害羞的啊,这男女之间拿点儿事,人之常情嘛。”

她一把抢过刘翠香手中的毛巾,羞着脸就跑了。“娘,你胡说什么呢,我还没出嫁呢。”

这下刘翠香笑不出来了,看来王志明还是没有动她。她就想不明白了,都能去偷半老徐娘的王志明,送到他家的大闺女,他怎么就不要呢?

和郑立根一合计,开始了他们的第二天计划。

婚礼的前一天,家里到处都张贴着喜字,看起来红红火火的。连郑文鸢的卧室里,都是布满了红色,还专门换成了红色的床单被罩。

虽然嫁的是郑文丽,但这名义上的郑文鸢怎么说也是自己的亲闺女,也不能亏待了。

在村里,隔得远的亲戚和一些近亲都会提前到家里,热闹热闹气氛,送送即将出嫁的新娘子。

为了不打草惊蛇,他们对外宣称的新娘子还是郑文鸢。郑文鸢穿着红色棉袄,在门口迎接着远道而来的客人。

郑文丽和小妹毛蛋,一起在一旁帮忙端茶。

“这都快几年没见,文鸢都长成大姑娘啦。”

“可不是,都要出嫁的人了,越长越俊啊。”

“听说这次那男方,可是瓢姑算出来的,这可是姻缘天定,百年好合啊。”

大家都说着恭维的话,可把郑文鸢气的牙根都痒痒。什么天作之合,什么百年好合,放屁!

她才不要嫁给那不要脸的渣男,还没结婚就开始和村里的老***苟且,这结婚了还得了。

但又有什么办法呢,别人来参加的就是她和他的婚礼,不祝福他们,难道还要说你们俩不合适,赶紧别结婚了吗。

明天王志明一到,这钱可就到位了。拿着钱她就能远走高飞,管他七大姑八大姨呢,忍忍吧。

郑文清乘着空档还在郑文丽的耳边叮嘱,“大姐,中午可千万别吃饭,爹娘说了要下药。”

“放心吧,饭还是可以吃的。”不然这一堆亲戚都吃出事儿了,那还得了。

“不行我不放心,我得去看看。”郑文清把手上的茶托塞给她,就颠颠的跑进屋了。

打探了一会儿情报,“大姐,爹娘现在忙着招待客人,还没说呢。”

“好了,你就老实呆着吧,没事的。”顺手从桌上拿出几杯装的不太满的茶杯,递给她。

客人都来的差不多了,站在门口的郑文鸢随便找了个凳子坐下歇歇脚,见郑文丽还端着茶托站在那里,“大姐歇歇吧,这会儿没人了。”

郑文丽笑着看着她的那一身红衣服,意味深长的说:“不用,你可是主角,我们就打打杂。这衣服,你穿起来还挺好看的。”

这下郑文鸢有些紧张了,这衣服买的时候确实是按她的尺寸买的。大几百的衣服,穿起来过过瘾,感觉确实很好。

只是穿过这一天,这衣服就得归她了。有些惆怅,但还是赶紧解释说:“大姐别生气,这衣服按你的码我胖了穿不下。这衣服就当借我穿了,你才是明天的新娘子。”

为了奉承她,都不惜说自己胖了,看来这次利益很诱人啊。

坐在门口晒太阳唠嗑的亲戚,忽然都看向这边,“文鸢,有朋友找你,赶紧出来吧,新娘子。”

想不到吴秀红这么讲义气,还专门来看她,她嘚瑟的说:“大姐,真是不好意思,我朋友可能是来道喜的,都说了不用,没想到还是来了。那我先过去看看。”

郑文丽瞥见门口那陌生的面孔,事情可没那么简单吧,呵。

“请问你…”

那女孩儿二话不说拉着她走到一边,“你别管我是谁,我就来传个话。王志明说让你待会儿想方设法,陪郑文丽一起去他那边。”

“为什么?”

“我就一个传话的,哪儿知道什么为什么啊。”

小姑娘走后,她还站在那里思索着。这事情都快成了,怎么还要去他那边?进屋把刘翠香拉到那红火的婚房,关上门。“娘,今天下午大姐去王志明那边干嘛?”

“让她去再去看看,别想多了。也是趁着亲戚都在,到时候大家都知道是因为他们看对眼了,才把你挤掉的,你可是受害者。”

其实是下了药,让亲戚们亲眼见证,大姐是怎么抢了别人男人的。这样,到时候郑文丽就是有十张嘴也说不清楚。

老二好歹也是个大姑娘家,郑立根也是怕她心软,所以二老决定瞒着她。

“你们怎么不早告诉我啊,害我担心呢。”可能是王志明又有了什么计划吧,怕大姐半路跑了,让盯着她送过去。

郑文鸢可是越来越放松了,她觉得这一切基本上都是铁板钉钉的事了。难不成这最后一天,郑文丽还能插翅飞了不成。

酒席上。

“二婶,这么多年不见,您还是那么精神啊。”

“你这妮子从小就会说话,现在这小嘴可真是越来越甜。”端起酒杯,“来,二婶和你喝一杯,新婚快乐。”

“呵呵,二婶说笑了。”郑文鸢笑的有些难为情,还是拿起酒杯一干二净。

郑文鸢拿着酒杯一桌一桌的敬酒,这也算是新婚习俗的一种。这和明天的婚宴敬酒不同,主要寓意还是送新娘。

毛蛋不知道从哪儿窜出来,贴在郑文丽耳边说,“大姐,等会儿别喝那杯酒。”

她点点头,表示明白了。周围的亲戚看见两人亲昵的举动,都打趣道:“这毛蛋还是和大姐关系好啊。”

“可不是吗,这翠香平时忙着呢,基本上都是文丽带大的。”

“文丽啊,你这妹妹都要成亲了,我们什么时候能喝到你的喜酒啊?”

亲戚嘛,坐到一起,看见这适龄的姑娘就想着牵红线,问情况。

郑文丽也落落大方的说:“我还不着急,这嫁人不能急啊,嫁错了可是毁一辈子的事儿。”

刘翠香和郑立根不知道什么时候走过来了,刘翠香一脸神秘的说:“你们别问我家老大啦,心里有人呢,哪还用的着你们急。”

先来个铺垫,等到揭晓的时候,岂不是更精彩!

桌上的人都心领神会的笑起来,等郑文鸢一圈酒敬完,只剩下郑文丽的时候。

走到她的身边,举起酒杯:“大姐,妹妹祝你也早日找到如意郎君。”

郑文丽缓缓端起自己桌前盛满橙汁的杯子,就准备一饮而尽。这是她自己倒的,心里当然还是有数的。

“等一下!”

不出她所料,刘翠香还是在她嘴唇碰到杯沿之前,抢先一步拦住了她。“你作为老大,这妹妹都在你先出嫁了,你就这么送啊,多没诚意。来来来,换酒换酒。”

别人亲娘都发话了,大家当然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开始跟着起哄。“换酒!换酒!”

郑立根适时递来一杯酒,刘翠香接过递到她的手中。大家正闹的热闹,只有毛蛋小妹死死盯着那杯酒,扯着大姐的衣服。

见大姐一点儿反应都没有,毛蛋生气了,转身就要走。结果站在郑文丽和毛蛋间敬酒的郑文鸢,被这突如其来的动作撞到了一边。

为了稳定身子,手下意识的去扶旁边人的椅背。杯子整个都倒了出来,杯里的酒也洒的只剩一点儿底了。

郑文丽最先反映过来,过去把她扶起来,也顺手接过她的酒杯。“来,咱姐妹这也算是同喝一杯酒了。”

说着就要把她手中的那杯酒,往郑文鸢杯子里面倒。

“这成什么样子,一点儿都不讲礼数!哪儿还有把自己杯子里的酒倒到别人杯子里的。”郑立根急了,出手拦住她的动作,大声呵斥。

郑文鸢不明所以的说:“爸,没事。我和我姐又不是什么外人,哪儿谈得上礼数啊。”

郑文丽的嘴边笑意更深了,看来这二老还瞒着亲闺女呢。心灾乐祸的应和她,“是是是,我和妹妹可是吃着一个锅里长大的,感情好着呢。”

婚礼的前一天,家里到处都张贴着喜字,看起来红红火火的。连郑文鸢的卧室里,都是布满了红色,还专门换成了红色的床单被罩。

虽然嫁的是郑文丽,但这名义上的郑文鸢怎么说也是自己的亲闺女,也不能亏待了。

在村里,隔得远的亲戚和一些近亲都会提前到家里,热闹热闹气氛,送送即将出嫁的新娘子。

为了不打草惊蛇,他们对外宣称的新娘子还是郑文鸢。郑文鸢穿着红色棉袄,在门口迎接着远道而来的客人。

郑文丽和小妹毛蛋,一起在一旁帮忙端茶。

“这都快几年没见,文鸢都长成大姑娘啦。”

“可不是,都要出嫁的人了,越长越俊啊。”

“听说这次那男方,可是瓢姑算出来的,这可是姻缘天定,百年好合啊。”

大家都说着恭维的话,可把郑文鸢气的牙根都痒痒。什么天作之合,什么百年好合,放屁!

她才不要嫁给那不要脸的渣男,还没结婚就开始和村里的老***苟且,这结婚了还得了。

但又有什么办法呢,别人来参加的就是她和他的婚礼,不祝福他们,难道还要说你们俩不合适,赶紧别结婚了吗。

明天王志明一到,这钱可就到位了。拿着钱她就能远走高飞,管他七大姑八大姨呢,忍忍吧。

郑文清乘着空档还在郑文丽的耳边叮嘱,“大姐,中午可千万别吃饭,爹娘说了要下药。”

“放心吧,饭还是可以吃的。”不然这一堆亲戚都吃出事儿了,那还得了。

“不行我不放心,我得去看看。”郑文清把手上的茶托塞给她,就颠颠的跑进屋了。

打探了一会儿情报,“大姐,爹娘现在忙着招待客人,还没说呢。”

“好了,你就老实呆着吧,没事的。”顺手从桌上拿出几杯装的不太满的茶杯,递给她。

客人都来的差不多了,站在门口的郑文鸢随便找了个凳子坐下歇歇脚,见郑文丽还端着茶托站在那里,“大姐歇歇吧,这会儿没人了。”

郑文丽笑着看着她的那一身红衣服,意味深长的说:“不用,你可是主角,我们就打打杂。这衣服,你穿起来还挺好看的。”

这下郑文鸢有些紧张了,这衣服买的时候确实是按她的尺寸买的。大几百的衣服,穿起来过过瘾,感觉确实很好。

只是穿过这一天,这衣服就得归她了。有些惆怅,但还是赶紧解释说:“大姐别生气,这衣服按你的码我胖了穿不下。这衣服就当借我穿了,你才是明天的新娘子。”

为了奉承她,都不惜说自己胖了,看来这次利益很诱人啊。

坐在门口晒太阳唠嗑的亲戚,忽然都看向这边,“文鸢,有朋友找你,赶紧出来吧,新娘子。”

想不到吴秀红这么讲义气,还专门来看她,她嘚瑟的说:“大姐,真是不好意思,我朋友可能是来道喜的,都说了不用,没想到还是来了。那我先过去看看。”

郑文丽瞥见门口那陌生的面孔,事情可没那么简单吧,呵。

“请问你…”

那女孩儿二话不说拉着她走到一边,“你别管我是谁,我就来传个话。王志明说让你待会儿想方设法,陪郑文丽一起去他那边。”

“为什么?”

“我就一个传话的,哪儿知道什么为什么啊。”

小姑娘走后,她还站在那里思索着。这事情都快成了,怎么还要去他那边?进屋把刘翠香拉到那红火的婚房,关上门。“娘,今天下午大姐去王志明那边干嘛?”

“让她去再去看看,别想多了。也是趁着亲戚都在,到时候大家都知道是因为他们看对眼了,才把你挤掉的,你可是受害者。”

其实是下了药,让亲戚们亲眼见证,大姐是怎么抢了别人男人的。这样,到时候郑文丽就是有十张嘴也说不清楚。

老二好歹也是个大姑娘家,郑立根也是怕她心软,所以二老决定瞒着她。

“你们怎么不早告诉我啊,害我担心呢。”可能是王志明又有了什么计划吧,怕大姐半路跑了,让盯着她送过去。

郑文鸢可是越来越放松了,她觉得这一切基本上都是铁板钉钉的事了。难不成这最后一天,郑文丽还能插翅飞了不成。

酒席上。

“二婶,这么多年不见,您还是那么精神啊。”

“你这妮子从小就会说话,现在这小嘴可真是越来越甜。”端起酒杯,“来,二婶和你喝一杯,新婚快乐。”

“呵呵,二婶说笑了。”郑文鸢笑的有些难为情,还是拿起酒杯一干二净。

郑文鸢拿着酒杯一桌一桌的敬酒,这也算是新婚习俗的一种。这和明天的婚宴敬酒不同,主要寓意还是送新娘。

毛蛋不知道从哪儿窜出来,贴在郑文丽耳边说,“大姐,等会儿别喝那杯酒。”

她点点头,表示明白了。周围的亲戚看见两人亲昵的举动,都打趣道:“这毛蛋还是和大姐关系好啊。”

“可不是吗,这翠香平时忙着呢,基本上都是文丽带大的。”

“文丽啊,你这妹妹都要成亲了,我们什么时候能喝到你的喜酒啊?”

亲戚嘛,坐到一起,看见这适龄的姑娘就想着牵红线,问情况。

郑文丽也落落大方的说:“我还不着急,这嫁人不能急啊,嫁错了可是毁一辈子的事儿。”

刘翠香和郑立根不知道什么时候走过来了,刘翠香一脸神秘的说:“你们别问我家老大啦,心里有人呢,哪还用的着你们急。”

先来个铺垫,等到揭晓的时候,岂不是更精彩!

桌上的人都心领神会的笑起来,等郑文鸢一圈酒敬完,只剩下郑文丽的时候。

走到她的身边,举起酒杯:“大姐,妹妹祝你也早日找到如意郎君。”

郑文丽缓缓端起自己桌前盛满橙汁的杯子,就准备一饮而尽。这是她自己倒的,心里当然还是有数的。

“等一下!”

不出她所料,刘翠香还是在她嘴唇碰到杯沿之前,抢先一步拦住了她。“你作为老大,这妹妹都在你先出嫁了,你就这么送啊,多没诚意。来来来,换酒换酒。”

别人亲娘都发话了,大家当然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开始跟着起哄。“换酒!换酒!”

郑立根适时递来一杯酒,刘翠香接过递到她的手中。大家正闹的热闹,只有毛蛋小妹死死盯着那杯酒,扯着大姐的衣服。

见大姐一点儿反应都没有,毛蛋生气了,转身就要走。结果站在郑文丽和毛蛋间敬酒的郑文鸢,被这突如其来的动作撞到了一边。

为了稳定身子,手下意识的去扶旁边人的椅背。杯子整个都倒了出来,杯里的酒也洒的只剩一点儿底了。

郑文丽最先反映过来,过去把她扶起来,也顺手接过她的酒杯。“来,咱姐妹这也算是同喝一杯酒了。”

说着就要把她手中的那杯酒,往郑文鸢杯子里面倒。

“这成什么样子,一点儿都不讲礼数!哪儿还有把自己杯子里的酒倒到别人杯子里的。”郑立根急了,出手拦住她的动作,大声呵斥。

郑文鸢不明所以的说:“爸,没事。我和我姐又不是什么外人,哪儿谈得上礼数啊。”

郑文丽的嘴边笑意更深了,看来这二老还瞒着亲闺女呢。心灾乐祸的应和她,“是是是,我和妹妹可是吃着一个锅里长大的,感情好着呢。”

刘翠香在隔壁桌随意端过来一杯酒,送向郑文鸢面前。“这有什么好争的,再拿一杯不就好了。”刘翠香在隔壁桌随意端过来一杯酒,送向郑文鸢面前。“这有什么好争的,再拿一杯不就好了。”

高调虐渣老公的心尖宠小说点评

高调虐渣老公的心尖宠是一本十分好看的小说,小说作者妙笔生花,均呈现出不一样的光彩,令人眼前一亮。值得一看,推荐阅读。了解更多,可以本站搜索关键词:高调虐渣老公的心尖宠免费在线阅读,郑文丽李长生小说,高调虐渣老公的心尖宠「最新小说」_郑文丽李长生完整版小说目录列表阅读,感谢关注未来小说阅读。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