恰是春风知夏意(夏意宋春河)

恰是春风知夏意(夏意宋春河)

导读:阿尼楼楼的小说《恰是春风知夏意》,该书主角是夏意宋春河。精彩内容节选:前一天晚上夏意一夜没睡好,这一晚上轮到宋春河了。记不太清是怎么从夏意家出来的,匆忙间好像有跟夏意奶奶说声家里有事,夏意脸上什么表情也记不大清,只记得她问自己“是不是喜欢我。”

小说介绍

阿尼楼楼的小说《恰是春风知夏意》,该书主角是夏意宋春河。精彩内容节选:前一天晚上夏意一夜没睡好,这一晚上轮到宋春河了。记不太清是怎么从夏意家出来的,匆忙间好像有跟夏意奶奶说声家里有事,夏意脸上什么表情也记不大清,只记得她问自己“是不是喜欢我。”

小说精彩章节

高中的日子总是过得飞快,一转眼夏意和宋春河他们这届学生就迎来了高考季,黑色六月来临前的日子沉闷压抑,大伙儿都盼着时间快点过去,又唯恐时间早早过去,恨不得每分每秒都把脑袋扎在书堆里,早自习结束宋春河去厕所撒尿,路过夏意座位的时候发现她桌面上空空的,她的同桌,那个黄头发姑娘韩玫瑰正趴桌上补觉,宋春河伸出手指戳戳韩玫瑰的头:“韩玫瑰,韩玫瑰。”

韩玫瑰的补觉时间被搅扰,抬起头俩眼睛一个大大的白眼朝打扰她睡眠的人翻过去,待看清捣蛋的是宋春河后,韩玫瑰挺直了脖子没好气的问他要干嘛。

“夏意今天没来学校?”韩玫瑰一听宋春河跟她问夏意瞬间来了精神:“她来没来关你什么事儿啊。”

宋春河回她:“这不同学之间的互相关心嘛。”

“你自己打电话问她去。”

“我没她号码。”

“我这儿有,给你。”宋春河被韩玫瑰怼的没了脾气,这要搁平时夏意有个什么异动,宋春河是不会有什么表现的,只是今天是夏意的生日,本来想借着校园里浓厚的同窗情谊的气氛对她说句“生日快乐”。对,就是那种漫不经心的好像别人说了才想起的一句“生日快乐。”从目前看来,这个漫不经心的计划是要泡汤了,那么,还要不要给她送祝福呢。

时间回到夏意向宋春河差点儿袒露心意后的第二天,宋春河顶着一对熊猫眼去上学,在公交车上遇到同有一对熊猫眼的夏意。夏意站在车厢靠后的位置,打从宋春河上车就一直盯着他看,宋春河呢,打从一上车瞄着夏意的眼神后就低着头装鹌鹑。他站在车厢门口暗暗告诫自己,不知道怎么办的时候什么都不办是最靠谱的。

可是夏意心里想的却不是这些。她径直走到宋春河身边,右手扶着旁边的栏杆,站了没一分钟,她把左胳膊举起来搭在宋春河肩膀上:“哎,你想什么呢。”

都在长身体的阶段,大概因着爹妈个子都不高的缘故,宋春河没比夏意高多少,意识到旁边有人过来了,他稍稍往右面侧了侧脸,早晨的阳光从车窗玻璃洒进来整个车厢都暖融融的,宋春河清晰看到太阳光里,夏意耳鬓处细细的白的近乎透明的小毛毛,那一刻宋春河发觉原来夏意是一只傲娇肆意的小猫,小毛绒团子。然后他听见毛绒团子问他,“哎,你想什么呢。”

宋春河耸耸肩膀将夏意的胳膊甩下去:“没想什么。”

“你今天怎么不搭理我,平时就你话多。”昨晚宋春河被自己吓跑之后夏意有些懊恼,宋春河那反应让她有些摸不清头脑,万幸的是自个儿可没冲他表白,这样也就免了以后看见他尴尬,至少两人接近是没问题,至于喜欢不喜欢的,来日方长,但两人若要确定关系,一定要他先表白才可以,书上写着呢,被表白的人才有主动权。夏意有的是小姑娘的机灵,在感情这件事上她虽然还懵里懵懂,但小算盘早已经打的叭叭响。

“我再跟你多说话,你又要以为我喜欢你,你说你怎么......哎呀。”宋春河话没说完被夏意狠狠掐了一把。车到站了,夏意气鼓鼓的跳下车甩着大步子往前走了,边走边把别在耳侧的小鸡发卡取下来揣进兜里。

宋春河跟在夏意后面不敢出声,他清楚夏意的脾性,平时看起来笑眯眯乐呵呵的,一旦生起气来是不好惹的。一路走进班里,夏意的位置靠前,正好在过道边,宋春河走到教室门口见夏意已经坐着了,便又扮作鹌鹑状往教室后面自己的座位上蹿,果不其然,夏意的一条腿支楞在过道中间。宋春河一个大步跨过去,身后传来夏意满是不服气的跺脚声。

没爹娘照顾的孩子自己当家,“咳,你们分秒必争你们的,俺老孙的泡面来也。”宋春河打开电视,电影频道正在播放《大闹天宫》,毛头小子学着动画片里的猴子哇呀呀,咿呀呀乱吼一气,也不忘把水烧开了煮泡面。

一碗泡面下肚,五脏庙不再闹腾,电视上孙猴子还在咿咿呀呀,宋春河跟着咿咿呀呀了两声,倍感无聊,从兜里掏出来一个硬币往高处一抛,“正面去网吧,反面去游戏厅,直立着我就躺床上看书。”

硬币掉下来滚到茶几底下,宋春河懒得再挪腾翻找,干脆换了件厚点的衣裳,打算去网吧打两盘游戏。走到夏意家楼下时,刚刚从这栋楼散发出来的炒菜香气还没散尽,宋春河抽抽鼻子,刚吃了面的肚子立马又饿了。正巧这时候夏意出来扔垃圾,看见站在楼道口的宋春河。

“宋春河你在这儿干什么?”

“瞎溜达呗。”

“溜达到哪儿去?”

“这不打算上网吧玩两盘去。”

“你要去网吧,你还不够十八吧,听说咱这块片儿警就爱抓在网吧玩的未成年。”

“嘁,也就吓唬吓唬你们这些小姑娘,没事儿,网吧老板我熟,不会有什么问题。”夏意看宋春河一本正经地样子没再多说啥,越过宋春河,走到垃圾桶跟前哐当把一袋子垃圾丢***,盖上盖子,宋春河看着夏意的背影,打算她丢完过来跟她打声招呼就去网吧。

夏意两只手轻拍了几下,似乎这样就能把拿了垃圾粘在手上的细菌拍掉似的。

“你们男生最近玩儿的都什么游戏?”

“也没啥,就瞎玩呗,你快上去吧,那我走了啊。”宋春河话音刚落意欲转身离开,这时候他的肚子没来由的咕咕叫起来。咕噜噜,咕咕,饿肚子的叫声像个打蔫儿的癞蛤蟆,伴随着叫声,才十七岁的少年唰一下脸红了,也得亏入秋天黑的早,昏黄的路灯下面宋春河的脸憋得红不溜丢的,但因为光差的缘故也看不出太大不一样。

夏意想起刚才临分开时候宋春河说的话,眉头微微皱了一下,说:“你吃没吃饭啊你。”

少年脸上的激红消退了些,嗫嚅着:“我吃了一碗泡面。”

夏意瞪了他一眼:“先别去网吧了,来我家里吃点,正好奶奶今天又把饭做多了。”

夏意转身蹬蹬蹬上了楼,宋春河跟在后面,一边迈着步子一边压制自己突如其来的羞赧和突如其来的肚饿。进到夏意家,她父母都出差了,家里只有她奶奶在,奶奶看见宋春河,笑着打招呼:“是春河来了呀,奶奶好久没见过你了。”

夏意的奶奶退休前是夏意宋春河他们的小学校长,即便小学毕业已有几个年头,宋春河看见奶奶还是毕恭毕敬的道了声:“校长好。”夏意看宋春河突然收敛起来觉得很搞笑:“你别这么拘束啦,去沙发上坐着。”说着夏意蹦跶到厨房里,一面翻找一面喊:“奶奶刚才不是还有春卷和烙饼没吃完吗,您放哪儿了?”奶奶笑盈盈的让宋春河先坐着,也跟着到厨房给宋春河取吃的。

前一天晚上夏意一夜没睡好,这一晚上轮到宋春河了。记不太清是怎么从夏意家出来的,匆忙间好像有跟夏意奶奶说声家里有事,夏意脸上什么表情也记不大清,只记得她问自己“是不是喜欢我。”

宋春河躺在床上自问,我是不是喜欢夏意。恍惚间那个他拼命想忘记的故事,又重回他的梦魇。

初三毕业的假期总是比别的暑假长些,宋春河和其他同龄的男孩一样处于爱疯爱玩的年纪,在高中来临前宋春河盘算好和朋友们一起玩一个长长的暑假。故事发生的那天晚上他们一群小伙伴在公园踢足球,张毅脚力大一不小心把球给踢飞了,大伙儿猜丁壳是宋春河输,宋春河便一个人往球飞过去的方向找球。

球是飞向灌木丛那边的,路灯昏暗,宋春河低着头在灌木丛里扒拉找球,找着找着,听见一些奇怪的声音从灌木丛后面的树林里传出来。那时候宋春河还没看过***片,不晓得低沉的喘气声意味着啥,否则依着他的性子他也不会凑过去看,但是那时候的宋春河凑过去看了。

树林里比灌木丛那边还要昏暗,宋春河循着声儿看见树木间空的地上,一个男人趴在另一个人身上抽搐了两下之后站了起来,另一个人好像是个女的,借着微光宋春河看见那具身体上圆润的凸起,不禁目瞪口呆,喉咙咕噜一声咽下一口唾沫,女的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嘴里呜呜呀呀好像在说些什么,男人慢条斯理的穿好裤子,在整理自己的上衣。宋春河目不转睛的只盯着地上微微凹凸的曲线,男人整理好自己的衣衫,弯腰蹲下去,背对着宋春河将地上的女的扶坐起,林子外面的月光斜斜照进来,宋春河看清了那具胴·体的主人的脸,是夏意。

夏意全身赤·裸撞进宋春河的眼睛,月光将她的全部照的清清楚楚,她嘴上勒着长筒袜子,袜子坠着红白相间的花边,是毕业典礼那晚她穿的,她的眼睛紧紧闭着,她在哭,宋春河分明看见夏意脸上眼泪汇成的水线,宋春河的双手不能自控的抖动起来,眼看着那半蹲的男人又要将手抚上夏意的胸·脯,宋春河抖抖索索站起来,心里只有一个念头,要掐死眼前这个男人。

就在宋春河一步迈出去的时候,一只手将他一把拉住,宋春河僵硬的转过头,是张毅,张毅一把拽住宋春河,冲他摇头示意他不要过去,宋春河推开张毅低吼一声“放开!”

那个男人听见声音抬头朝宋春河的方向看了一眼,狠狠在夏意的***·房上捏了一把,撇下夏意转身猫着腰跑了。

故事的第一个结果是夏家选择不报警,息事宁人。第二个结果是夏意***未遂。第三个结果是夏意接受心理治疗,这件事在夏意脑海中被深度催眠,成了属于内心深处不会再轻易揭开的噩梦。

可是那晚的一幕幕都如锥子一样深刺进宋春河眼里,心里。

恰是春风知夏意小说点评

恰是春风知夏意是一本十分好看的小说,小说文章格局布的很大,很好看,越看越爱看。值得一看,推荐阅读。了解更多,可以本站搜索关键词:恰是春风知夏意全文免费阅读,夏意宋春河小说,恰是春风知夏意夏意宋春河完结版全章节目录阅读,感谢关注未来小说阅读。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