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门小英妃(陈瑾宁陈靖廷)

侯门小英妃(陈瑾宁陈靖廷)

导读:小说《侯门小英妃》讲述了陈瑾宁陈靖廷的故事作者是六月。小说精彩节选:陈瑾宁不是为什么暴风雨而来,她只是借助这一场风雨,实际是要突击东浙王府。她的目的,不是东浙,只是东浙王,只是东浙王府。她带了三千人,这三千人必定骁勇善战。其实府兵五千,勉强可抵挡,但是若对方突击,府兵就有可能大乱,因此,她得先安排五千兵马在外,让陈瑾宁以为外头的五千兵马就是府兵。

小说介绍

小说《侯门小英妃》讲述了陈瑾宁陈靖廷的故事作者是六月。小说精彩节选:陈瑾宁不是为什么暴风雨而来,她只是借助这一场风雨,实际是要突击东浙王府。她的目的,不是东浙,只是东浙王,只是东浙王府。她带了三千人,这三千人必定骁勇善战。其实府兵五千,勉强可抵挡,但是若对方突击,府兵就有可能大乱,因此,她得先安排五千兵马在外,让陈瑾宁以为外头的五千兵马就是府兵。

小说精彩章节

查端明慢慢地摇头,回头瞧了一眼,确定无人,才露出了惊痛的神情,急声道:“祖父,有些话请恕我不能一时三刻分辨给您听,但是请相信我,我从不曾有心去帮谋反之臣,我只为东浙百姓着想,如今朝中来了人,说十九日将有暴雨降临酿成灾祸,王爷此番前来,便是要核实此事,您一定要如实告知,否则,东浙百姓将遭逢大难。”

查先生看着前后态度忽然不一样的她,眼底闪过疑惑的神情,“你是什么意思?”

查端明几近哭泣地道:“祖父先莫问,等事情过后,孙女会回来跟您解释清楚,孙女自小承您的教诲,不忘您为孙女起端明二字,请您相信我。”

查先生将信将疑地看着她,良久,他道:“请王爷进来吧。”

查端明看着他,恳切地道:“祖父,言词上,需得注意,东浙王刚愎自用,性情暴戾,在朝廷未有决断之前,您千万不可惹祸上身。”

查先生听到她说在朝廷未有决断之前这句话,眸子迅速扬起看着她。

“祖父,事儿过了之后,我会跟您解释的。”查端明轻声道。

“嗯,祖父信你。”查先生这下才信了八九。

查端明站起来,先福身,再转身出去请东浙王。

她整个松了一口气。

她知道祖父的性子,更知道王爷的性子。

祖父对乱臣贼子是恨之入骨,唯有用这个方法才可叫得他隐忍。

王爷虽尊重有文才之士,但是,却不喜听逆耳之言,若一时之气,杀了祖父,那便断了她的退路了。

查端明的引荐,让东浙王大为欢喜,他做出礼贤下士的姿态,对着查先生就是一顿恭维,查先生素来厌恶虚伪之人,但是今日得了查端明事先提醒,纵然心中不悦,却也只露淡淡微笑。

问到十九日的是否会天降洪水,酿成灾祸,查先生这才回归了正色。

“老朽对观天象的本事必不如钦天监正大人,只是,这几日确实有异象,且旱灾已久,这天道素来物极必反,干旱了这么长时候,忽地出现异象,便有逆转之势,恐成洪灾也不定。”

东浙王闻言,神色微变,“如此说来,东桥城外的陈瑾宁,真为灾祸而来?”

查先生不语,只当听不懂他这句话。

东浙王思揣良久,又问道:“按照先生所言,本王该如何应对这一场天灾?”

查先生微微笑了,“但凡仁者,以人为本,得民心者,得天下!”

查端明在旁边听得此言,微微一怔,连忙给查先生打眼色,示意他不必说这些。

查先生站起来,拱手道:“老朽只能说这么多,王爷英明,想必已经有了决断。”

东浙王点头,“本王明白了,谢老先生相告。”

查端明很失望,祖父这话,已经直言叫王爷派兵防洪赈灾。

但是,她不这么认为,她认为暴雨若来,最好就是趁乱杀了陈瑾宁这三千人,除去祸患。

事后宣称,这三千人死于洪水,朝廷便是要追究也追究不到。

若暴雨不来,便可证明朝廷派人妖言惑众,乱东浙人心,更可对东浙宣称朝廷有对东浙赶尽杀绝之心,这样既诋毁了朝廷又重新得到百姓的心。

而且,若将士去防洪,这意味着手上可用的只有府兵,五千府兵虽能抵挡三千兵马,可到底还是有一定的风险,她做事,要稳妥,要万无一失。

离开查宅之后,查端明问东浙王,“王爷打算怎么做?”

东浙王沉吟了片刻,“明日且看,对了,朝廷军如今在做什么?”

“据报,陈瑾宁派了一队人去筑建沙包。”

东浙王道:“如此说来,这水灾真的会来?”

八月十九这天,天气还是很好,风和日丽,万里无云。

秋凉渐渐明显了,落叶染了一地的金黄。

苏意和甄士安看着这么好的天气,心里都有些不安。

今天就是十九了,却没见有暴雨来临的迹象。

莫说暴雨,哪怕小雨阵雨的迹象都没有。

甄士安的不安比较明显,因为他是武将出身,此战的唯一机会,就是暴雨大乱之后杀入东浙王府。

他不可能带着三千人出兵,然后又带着这三千人灰溜溜地走。

而且,他也不可能不战而跑。

真打的话,这三千人还不够东浙军塞牙缝的。

他问苏意,“苏兄觉得应该怎么做?”

苏意也是束手无策,“只能再看看。”

“我***问问瑾宁吧。”甄士安道。

苏意拉住他,“甄兄,我们再等等,她这会儿,只怕也是心烦意乱,你我都是长辈,就算只是问问,对她来说也可以是责难,我们还是想想其他法子吧。”

甄士安脸色沉重,“原先带兵出来的时候,我心里就有些不踏实,因为瑾宁一直都没如何用兵,但是我想着是皇太后亲下的旨意,想必是有了应敌良策,殊不知,却是未知的暴雨洪水,这还得老天爷赏脸啊,老天爷不赏脸,事成不了。”

苏意道:“这一路缓慢地分路行走,不引人注意,然后三千兵马忽然出现在东桥镇,确实能给东浙王一个措手不及,只是,若是杀过去,这措手不及还有用,如今这样,也不知道用意何在,我是不忍问得太多,怕伤了她的自尊心。”

身后传来瑾宁的声音,“低调行兵,是免得京中的人告密,也避开沿路探子的耳目,让东浙王不能早早做好准备,也争取了时候让我们的人在东浙城散播流言,制造攻打的东浙王的理由。”

苏意一怔,“京中的人告密?”

“师父,朝中谁是东浙王的人,如今还不知道,这就是为什么皇太后命我在成亲当晚就离京,甚至粮草我都没找兵部和户部要,只等事后补上。”

苏意和甄士安听了她的话,觉得一切都安排得很妥当,确实也合理。

只是,两人不约而同地看向天空,如果暴雨来临,这个计划真是完美了。

天空回以他们一个灿烂的太阳。

甄士安实在是忍不住了,看着瑾宁问道:“你确定暴雨会来?”

瑾宁看着万里无云的天空,点头道:“是的。”

“但是,今天反而比昨天还热了一些,且一丝云都没有,今天怎么可能会下雨?”

“且等晚上吧。”瑾宁轻声安慰。

她想起前生关于这一场暴雨飓风的记载。

“本万里无云,晴空明朗,昼狂风迅疾,黑潮聚拢,以灭世之势侵袭,户破牖,殒瓦擗屋。礧击巨石,揉拔乔木,潮水倒灌,势如破竹……”

这是一场灾难,但是前生被东浙王利用为当今皇帝不仁导致上天暴怒,降祸百姓。

不管东浙王现在如何排兵布阵,但是灾祸一来,他就必须得调派军士到沿岸去。

那些都是他这些年暗中征召的军士,不是朝廷在编军人,没有受过正规的练兵,也没上过战场,瑾宁不希望他们参与战争。

到了傍晚,渐渐地就有了风,但是风很轻,只稍稍比白天厉害了那么一点点。

苏意和甄士安都提心吊胆,甚至,已经在筹备另外的计划。

他们的计划,不外乎是在附近找援军。

只是,最近的援军,都起码两日才可抵达,一来一回,起码得四天。

也就是说,还得在此屯兵四天,屯兵也就罢了,可东浙王那边不会就这么袖手旁观。

天灾没有出现,东浙王该起疑心了。

而且,往附近找援兵,东浙王也肯定会知道,到时候援兵未到,他们就被歼灭尽了。

所以,怎么都没办法,要全身而退,是真的只能灰溜溜地退兵。

但是这样一来……

甄士安自己都苦笑,这浩浩荡荡的三千人出征,结果一场仗都没打就走了。

甄家的名声,败在他的身上了。

甄士安和苏意的担心没有持续太久。

到了戌时,便见微雨细风。

孙长安惊喜地道:“这是飓风前的征兆了,风会慢慢地加剧,末将出身粤西海边,每年都经历几个飓风,就是这样的。”

“真的?”甄士安常年驻守漠北关,在那边,下雨都是难见的事情,不要说暴雨巨峰了。

倒是有风沙,一吹起来也是昏天暗地的。

瑾宁站在帐外,看着暗黑的天空,感受着脸上的风和细雨。

她眸光慢慢地坚定起来,沉声吩咐道:“所有军士,起营帐,收拾好所有物什,到东桥石屋躲避飓风。”

东桥石屋,其实就是东桥的驿馆。

这驿馆很多,比寻常驿馆要大上几倍,这是因为东桥曾出现过好几次地震,所以官府建造了的石屋,用以在灾难时候安置灾民。

三千军士,全部退到了石屋。

飓风在晚上亥时左右登陆。

石屋所有的人,都目睹了这一场飓风,外头是飞沙走石,飓风刮过如鬼哭狼嚎。

石屋坚固可防风,但是石屋外头的东西,就被吹得影踪不见,院子里大树被拔起,外头瓦顶被掀,哇啦啦的一阵响。

这里不是飓风登录的中心点,沿岸一带才是。

瑾宁虽然早命人疏散,但是她知道,因这次飓风征兆不明显,沿岸的百姓,愿意疏散的不多。

她其实是利用了一场灾难。

东浙王府。

“竟然真的有飓风暴雨。”东浙王怔怔地看着外头,王府虽早做了防风的准备,但是也有许多东西没来得及收拾,被飓风卷走。

“王爷,不必担心,不管酿成什么灾祸,只管对外宣称,这是朝廷之罪。”查端明沉声道。

“朝廷之罪?”东浙王淡淡地看着查端明,“你是不知道外头怎么传言吗?外头说本王有谋反之心,上天才会降罪。”

“是非黑白,谁说得坚定谁就是白,东浙是我们的地方,事情真相如何,都由我们来说。”

东浙王咬牙切齿地道:“若上天真为惩治本王而来,本王便更要逆天而行,本王所做的事情,本就没打算顺应天意,暴雨过后,先安置灾民,然后迅速寻找新的兵器库炼火药,本王要在一年之内,攻上京城。”

“王爷,安置灾民,是朝廷的责任,官府会做。”查端明淡淡地道。

东浙王眯起眼睛,“你说得没错,本王不能浪费粮草,一旦起事,首当其冲要粮草充足,你马上下令,风一停,派人严密看管粮仓,任何人没有本王的命令哪怕是府衙的人,都不能开仓。”

“是!”查端明应声。

东浙王看着这场暴雨,眼底渐渐生出兴奋而嗜血的光芒,“陈瑾宁这三千人,本王看得极为不顺眼,这场风那么大,不知道能否把石屋吹塌?”

查端明顿时明白他的意思,“王爷,如今府中还有八桶火药,但是火药不能沾水,必须等暴雨停了之后再可出运。”

“那就等等,等等,本王不心急!”他回身吩咐,“传令下去,明日所有府兵回防,其余军士,出动救人,转移。”

“是!”门外的守将应声而去。

飓风过后,便是瓢泼暴雨。

这场暴雨大得吓人,东浙城里,无处不水浸。

查端明追了守将出去,沉声道:“除了府兵回防之外,再命五千军士回王府外守着。”

“这,王爷的命令不是这样的。”守将犹豫道。

“听我的,事后,王爷会对你重重有赏。”查端明微笑道。

守将看着她,知道她一向料事如神,但是,这军令……

“若真出什么事,王爷怪罪下来,你可以说是我的下的命令。”查端明道。

“那一切就听查姑娘的。”守将领命而去。

查端明嘴角露出了诡异的笑,这一场飓风暴雨来临的时候,她一下子就明白了陈瑾宁的来意。

陈瑾宁不是为什么暴风雨而来,她只是借助这一场风雨,实际是要突击东浙王府。

她的目的,不是东浙,只是东浙王,只是东浙王府。

她带了三千人,这三千人必定骁勇善战。

其实府兵五千,勉强可抵挡,但是若对方突击,府兵就有可能大乱,因此,她得先安排五千兵马在外,让陈瑾宁以为外头的五千兵马就是府兵。

她也先不跟东浙王说,此人虽心狠手辣,但是疑心很重,总要问长问短,且她不是断然肯定陈瑾宁的意图是这样,一旦料错,王爷是会秋后算账的。

侯门小英妃小说点评

侯门小英妃是一本十分好看的小说,小说字里行间流淌着丰富的想象力值得一看,推荐阅读。了解更多,可以本站搜索关键词:侯门小英妃大结局全文在线阅读,陈瑾宁陈靖廷小说,侯门小英妃小说全文_陈瑾宁陈靖廷全章节阅读,感谢关注未来小说阅读。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