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朝错爱一世情深(许薇楚彦)

一朝错爱一世情深(许薇楚彦)

导读:《一朝错爱一世情深》说的是许薇楚彦墨的故事,作者是佳期似梦,该小说内容剧情新颖。小说章节试读:许薇沉默的站在病房里。贝贝醒来之后,她的脸上终于有了笑容。团团小脸也不再皱成一团了。楚彦站在贝贝的身侧,脸上同样有着淡淡的浅笑。病房里难道的温馨。似感觉到病房里诡异的安静,团团妹子朝着贝贝问道:“你还有哪里不***吗?要不要吃苹果,我给你削,要不要喝水,我给你去倒!”贝贝发愣的看着团团。

小说介绍

《一朝错爱一世情深》说的是许薇楚彦墨的故事,作者是佳期似梦,该小说内容剧情新颖。小说章节试读:许薇沉默的站在病房里。贝贝醒来之后,她的脸上终于有了笑容。团团小脸也不再皱成一团了。楚彦站在贝贝的身侧,脸上同样有着淡淡的浅笑。病房里难道的温馨。似感觉到病房里诡异的安静,团团妹子朝着贝贝问道:“你还有哪里不***吗?要不要吃苹果,我给你削,要不要喝水,我给你去倒!”贝贝发愣的看着团团。

小说精彩章节

第二天,关于杨颖儿因吸毒神志不清冲出马路的事立刻就上了当天的社会版。

当许薇看到轻微的时候脸色都变了。

紧握着报纸,半天都没反应。

杨颖儿死了!

贝贝怎么办!

她恍惚的看着病床上还没有醒来的贝贝,心陷入了无尽的绝望。

此时,楚彦进来,看到她手里的报纸。目光微动。

许薇把报纸递给楚彦,呢喃的说道:“杨颖儿怎么会死的。”

楚彦沉默了。

“你是不是去找过杨颖儿。”

楚彦依旧沉默。

许薇恨透了楚彦的沉默,目光死死的盯着他,然后咬牙切齿的说道:“杨颖儿死了,贝贝怎么办。”

“贝贝不会有事。”楚彦再次强调了一遍。

贝贝已经昏迷两天了,许薇看着病床上的贝贝,情绪已经崩溃了。

大卫的那个心理学的同学也一起过来了,但依旧没有查出贝贝到底是什么问题。

“楚彦,我好害怕!”许薇突然绝望的呢喃了一句,绝望的看着楚彦。

楚彦伸手揽住了她,再一次保证似得说道:“贝贝不会有事的,不管用什么办法,我都会救他。”

许薇懵懂的点了点头,忧伤的看着贝贝。

“楚彦,如果贝贝醒不来怎么办?”

“没有如果!我说可以醒就肯定可以!”楚彦一字字清晰的说着。眼底满是坚定。

许薇抬头朝着楚彦看了一眼。

这才细细的去看他的脸。

耳根后面,下巴上还能看到疤痕,但已经不似之前那么明显了。

他的容貌恢复了七八成,可终究是和以前有些不一样了。

两人谁都没再说话。

楚彦静静的站着,看着贝贝安安静静的躺在病床上。

楚彦在病房里没有留多久就离开了。

许薇也没问他去哪里,只是紧握着贝贝的手。

团团看着许薇的样子,突然哇的哭了出来:“妈妈,都是我,我是姐姐。没有保护好贝贝。你和爸爸不要吵架了。如果贝贝醒来看到你们俩还没有和好,他会很伤心的。”

这两天,不仅许薇压抑着情绪,连团团也不敢说话。一直默默的陪着贝贝。

她稚气的脸上满是自责。

这两天,许薇神情越难看,团团就越自责。

许薇愣了愣,伸手抱住团团轻微者她的额头,呢喃着:“爸爸妈妈没有吵架,我们只是担心贝贝。”

团团哭的很伤心。

她也害怕,害怕贝贝再也不会醒来了。

昨天她去办公室的时候,偷偷的听到大卫在和那个心理医生说,贝贝昏迷的时间太长了,一直持续低烧孩子本身会吃不消的。如果时间久了,孩子的各项技能都会衰退。

她真的好害怕贝贝再也醒不过来了。

“妈妈,是我没有保护好贝贝,我不应该让陌生人靠近他的。”团团不停的自责着。

看着团团的样子,许薇心疼的说着:“不是你的问题。”

“贝贝会醒来吗?”

“会的!”许薇坚定的应了声。

团团点了点头。

团团这才从许薇身上离开。轻轻的握着贝贝的小手,低声的说道:“楚然,只要你睁眼,以后,我再也不和你斗嘴了。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我是姐姐,本来应该让着你的。”

许薇看着两个孩子,伸手轻轻的擦了擦眼泪。

许薇握着两个孩子的手,心底焦灼而急切。

不仅团团害怕,她心底也有着无尽的恐惧。

贝贝从出生到现在吃了太多的苦......

贝贝的手很凉,她轻轻的搓着,眼底的泪水无声的滴落。

他才六岁,却懂得抱着她说:妈妈,我会保护你的。

抱着她的脖子说:我是男子汉,以后我再也不会让别人欺负你了。

他还会撒娇的躲在她的脖子里担忧的问:我以前对妈妈不好,你会不会不喜欢我。我那时候是不是伤你心了。

给他洗澡的时候。他会害羞的全身通红,双手挡住自己的重要部位。

亲吻他的小脸蛋时,他害羞的连耳根都通红。

明明还是一个孩子,他却能老城的说着大人的话。

明明应该是天真的年纪,他却懂事的让人心疼。

老天为什么总是折磨受尽了苦难的人。

贝贝,只要你醒来,妈妈以后再也不会离开你了。

你已经睡了两天了,不能这么懒。

妈妈知道你会醒来的,你说过要保护妈妈的,你还说过男子汉大丈夫说话算话。

许薇的泪水不断的滴落,她伸手慌乱的去擦。

团团也跟着许薇无声的哭泣着,伸手帮许薇擦着泪水:“妈妈不哭,贝贝会好起来的。他明天就回醒了。”

整个病房里充斥着悲伤。

.......

医生办公室里

大卫拿着病例和贝贝的主治医生,还有今天刚刚到的艾伦讨论着。

“如果实在查不出问题,或许我们可以试着把孩子送到国外医治,国外的设备比较先进。我们没有时间了,不能任凭孩子就这样昏迷着,他的身体吃不消!”艾伦担忧的说着。

他在催眠上的造诣很高,但他从未见过贝贝这样的案例。

身体查不出任何的问题,但一直持续着低烧。

太过诡异!

任何药物都没用,低烧一直持续着。

“你确定他没有被催眠吗?”大卫疑惑的问了一句。

各项检查,各项指标一句来来回回的查过无数遍,找不到任何的原因。

数据显示这个孩子很健康,就连他低烧的原因都查不到。

“我看不出他的精神状态有什么问题。”艾伦疑惑的摇头。

贝贝的主治医生接借了一句:“你们有没有看最新的国际新闻,非洲南部出现了一种新的病毒,会使人陷入低烧昏迷的状态。我昨天查了一下病例,他的情况和楚然的很像,虽然可能性不大,但如今的状况,我们不能排除任何的可能。”

他的这话让大卫和艾伦的脸色顿时变了变。

两人同时上网去查关于这种病毒的资料。

其实这段新闻两人都有关注,但从未这个病毒的症状和贝贝的病状对比过,也没有往这方面想过。

“大卫,我查到了。症状和贝贝的很像。这边有个案例说,说有个十二岁的小男孩低烧昏迷了十天之后,自己奇迹般的醒了过来。”

艾伦看着新闻说道。

这个病毒世界红十字会有讨论过。

但并没有讨论出结果。

因为这是非洲的病毒,他根本不会想到这个病毒居然会传到这里。

“我去联系一下康博士,他好像一直在研究这种病毒。大卫重新给贝贝验血,重新检测他血液里的细胞病毒含量,以及他的血液成分......”

贝贝的主治医生终于松了一口气。

其实他前些日子就有些怀疑,但也因为是国外的病毒,觉得不可能会传入国内,所以这么匪夷所思的说法,他没有提出来。

如今,至少有了方向......

.......

杨倩木然的看着新闻,皱紧了眉头。

双手交握,眼底看不出任何的情绪。

电视里还在播放着杨颖儿死的画面。

很惨烈!

满身是血!

“我们查到这名吸毒者杨颖儿是美籍华人,她有一个母亲叫杨倩也是美籍华人,但是警方始终联系不到,如果有知***士请通知杨倩关于她女儿的事。”

新闻主持人的声音在杨倩的耳边回荡着。

杨倩木然的换台,恍若根本没有看到杨颖儿的死状。

身后的男人噗嗤的笑了出来。

“你真是够狠心的,她好歹是你的女儿,现在死了,你居然不管不问。”

说话的人是丹尼尔。

原本两人都是和斯蒂芬合作的。

如今死了,两人就凑到一起了。

“她不是我女儿!”杨倩面无比起的回了一句。

杨颖儿不过是她当年进楚家的一个筹码。

既然没有任何利用价值了,她觉得没有必要再在她的身上浪费了时间。

而且这五年,她也已经找到了新的靠山。

她死了,和她没有任何的关系。

“不是你女儿?”丹尼尔诧异的回了句。

如果不是新闻里面画面用的是杨颖儿身份证上的照片,他还真的认不出满身是血,瘦的像骷髅一样的女人就是杨颖儿。

他见过很多吸毒的女人,却都没有像杨颖儿这样的。

瘦的太吓人了,双眼几乎凹陷。

“当年为了嫁给楚彦的父亲,我去领养了一个孩子,这个孩子就是杨颖儿,这么多年我给了她锦衣玉食,如果不是碰到我,她恐怕一辈子都过不了这样的生活。”杨倩不在意的回了句。

丹尼尔挑眉,笑道:“为了找到靠山,你真的是无所不用其极,我认识你的时候你好像没有这么不择手段。”

杨倩侧头朝着丹尼尔看了一眼:“人总要进步的,难道我必须要在原地踏步吗?”

杨倩冷冷的笑着。

她十六岁的时候和丹尼尔是一起合作的,只不过后来两人都越来越贪婪,就各自寻找其他的合作伙伴了。

以前两人假扮夫妻,进行敲诈。

她却勾引有夫之妇,然后假装怀孕,丹尼尔抓奸,要求赔偿。

以杨倩的美貌,能接触他们很多的麻烦。

只不过两人都越来越贪婪,觉的这点小钱已经***他们的欲望了,所以后来就分道扬镳了。

他们完全没想到居然还会见面。

“说起来当年楚彦母亲的事还要感谢你的帮忙。”杨倩突然笑了笑说道。

丹尼尔冷了愣:“也真是巧合,我们居然如今会有共同的敌人。”

杨倩伸手搂住丹尼尔的脖子,低笑着说道:“是啊,当年我们在床上也真是契合,只可惜现在......”

她的话让丹尼尔的脸色瞬间难看。

这几年,他被那病折磨的生不如死,哪怕是弄破了手指头,都要小心翼翼的治疗,否则随时都会有生命危险。

丹尼尔一把抓住杨倩的手:“我觉得我们现在还是会和你以前一样契合,或许我们俩人可以试试。”

杨倩猛的放开他,淡淡的笑道:“我怕死!”

这句话丝毫不给丹尼尔留任何的余地。

“杨倩,敢这么和我说话的也只有你。”

杨倩咯咯的笑着:“好歹你从我十三岁开始就做我名义上的老公,我们合作了六年,我对你自然不会藏着掖着。”

“楚然那里你确定他们查不到病源!”不再和她油嘴滑舌,丹尼尔直接开口问了句。

杨倩自信的笑道:“如果他们能找到病源杨颖儿还会死吗?”

丹尼尔浅浅的笑了起来:“那就最好,那我们就等着楚彦来求我们。”

“我不要楚彦,我只要他在a市的楚氏集团。”杨倩朝着丹尼尔耸耸肩:“我在楚家经营了这么多年,被楚彦的一段录像彻底的毁掉了,我只想要夺回属于我的东西,至于你想要什么那是你的事。”

“我想要楚彦和许薇死!顺带他们那个儿子的命!”丹尼尔咬牙启齿的说了句。

“随便你,到时你只要你的把我的东西给我就成。”说着,杨倩起身。

丹尼尔若有所思的看着杨倩的背影,眼底闪过一抹嘲弄。

他当年还真的对这个女人有过兴趣。

两人从十多岁一起在街上求生存,她很聪明,在五六岁的时候就已经依靠自己的美貌依附男人。

当时他在那一块还算有名,所以杨倩找到了他,后来一直跟着他,直到她后来又找到了新的靠山。

直到如今她都很擅长利用自己的美貌。

明明已经是四十多岁的年纪,看上去却和杨颖儿没有年龄相差不了多少。

“丹尼尔,我今天不回来了,不用等我。”杨倩走到门口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转身朝着丹尼尔说了句。

“我劝你还是尽快取认领杨颖儿的尸体,否则后面会有不少麻烦。”丹尼尔善意的提醒了一句。

杨倩蹙了蹙眉:“我不想和这种瘾君子有任何的牵扯。”

她漠然的回了句之后直接离开。

……

丁晨拿着资料递给楚彦,有些惊喜的说道:“我查到了丹尼尔和唐倩的消息!”土夹狂扛。

没等楚彦说话,丁晨继续说道:“我还查到另外一个令人不可思议的事。”

楚彦接过他手里的资料,一页页的看着。

“他们两人以前就认识,两人还因为欺诈罪在美国一同被逮捕入狱,后来没多久就出狱了。”丁晨沉声的说着。

楚彦蹙眉看着资料,神色冰冷。

当年他居然没查到丹尼尔曾经和杨倩认识。

“她一直出入这个酒吧,我已经找人盯着了。”丁晨看他不说话,继续说道:“杨倩和丹尼尔现在住在一起。不过杨倩好像不怎么回家。至于丹尼尔现在经常出入同性恋酒吧。他那艾滋估计让不少人中标了。”

看完资料,楚彦淡淡的说道:“今晚我们一起去那间酒吧看看。”

看着楚彦,丁晨叹了口气问道:“你和许薇的关系还是那样吗?今天蕾蕾去医院回来说许薇好像很伤心,你是不是适当的安慰一下。”

“贝贝醒了就好了。”楚彦淡淡的应了声。

“楚彦,你和许薇结婚也五年了,我觉得她这次生气也是正常的。贝贝是她十月怀胎的孩子,被人换走了,你后来找到没有告诉她,她自然会生气。后来因为爆炸的事伤心欲绝,你没死,也没有告诉她。所有人都知道你没死,只有她一个人不知道,她无法原谅你,我觉得也是可以理解的。她会觉得自己在你心中其实并没有那么重要。有时候女人会钻牛角尖。”丁晨无奈的说着。

昨天林蕾回来絮絮叨叨的说了不少楚彦的坏话。

很多话他都没有听***,但最后一句话他听***了,林蕾说,许薇最在意的不是楚彦的欺骗,而是他从来没有把小薇当成最亲的人,给予最大的信任。

“等时间结束之后,我会和她解释清楚的。”楚彦低声的应了句。

“有时候错过的时机,想要再解释会很累!”丁晨无奈的看着楚彦。

他很清楚自己完全左右不了楚彦的想法。

“今天还要不要回医院。”看到楚彦并不愿意再提同一个话题吗,丁晨问了句。

楚彦犹豫了下,似想要回去,最后却说了句:“不回去了,医院有许薇和林蕾陪着。”

“你不一样!”

楚彦没再说话。

他看了看时间,淡淡的说道:“五点钟出发!”

说完朝着丁晨的书房走去。

当楚彦走到楼梯的玄关处,丁晨说道:“钱小樱最近一直在找你,当初你和她说清楚了吗?”

对钱小樱这个姑娘的执着,丁晨只能点赞了。

从瑞士一路陪到韩国,他手术期间默默无悔的照顾楚彦,然后又从韩国一路紧跟到a市。

这姑娘实在傻的天真。

他以为楚彦回a市的时候,那姑娘已经回了瑞士,没想到她居然跟着一起来了。

“那是她的事。”楚彦冷漠的回了句,直接朝着楼上走去。

丁晨摇了摇头。

这事一出出的比电视连续剧还精彩。

想起对楚彦一厢情愿的杨颖儿,他心底一阵唏嘘。

楚彦上楼没多久,医院就到电话来说已经找到贝贝的病源了。

丁晨立刻上楼告诉楚彦。

听到这个消息,楚彦紧蹙的眉头终于慢慢的放松了。

“其实你心底也着急,也担心的吧。”丁晨朝着楚彦说了句:“为什么不让许薇知道呢。”

“我不想让她更担心更伤心!”楚彦低着头看着手里的资料。

丁晨瞥了瞥嘴,朝着楚彦挤出几个字:“神逻辑。”

楚彦无动于衷的看着手里的资料。

五点,两人准时出发。

酒吧内,喧闹而嘈杂。

两人***就选了个角落坐下。

周围的女人裙子穿的一个比一个短。

楚彦目不斜视的朝着四周看了一眼。

杨倩比他们晚一些进来,她的穿着打扮居然并不比年轻的女孩落伍。画着浓妆,穿着***,让不少男人侧目。

丁晨侧头朝着楚彦说了句:“你这后母够风***的,她的年纪都能给这些孩子做妈了,居然还穿成这样出来勾引男人。”

楚彦端起果汁喝了一口,目光始终盯着杨倩。

丁晨和楚彦看着她进了一间包厢。

楚彦掏出,拨了110。

“***酒吧,502包厢有人贩毒。”他说完直接挂了电话。

丁晨愣了愣,诧异的问了句:“你怎么知道杨倩是来这里贩毒的。”

“我猜的!杨倩的眼光是看不上酒吧的男人的。你不是说杨颖儿背后有人在操纵吗?杨颖儿之前显然已经嗜毒如命了,能控制她很简单,就是给她***。你给我的资料身上也说了,杨千年挥金如土,她暂时还没有固定的男人,一般的男人供不起她的挥金如土。”楚彦解释的很简单,也很牵强。

半小时后,警方突然冲进来突击检查,直接朝着杨倩的包房***搜索。

但似乎并没有搜到***。

丁晨看着警方无功而返,朝着楚彦看去,低声的问了句:“你猜错了?”

“我就是想试试杨倩和刘成到底有没有关系。不过以杨倩的眼光,她的确不是会到酒吧来泡男人的人。”楚彦淡淡一笑。

丁晨无语的看着楚彦。

这玩笑开的……

“你这是报假警!”

“警方不是搜到几个学生身上私藏了***吗?”楚彦淡淡的回了句。

丁晨讪然的朝着杨倩的包房看了一眼。

看到她和一个男人一起出来。

灯光太暗,看不清楚那个男人到底是谁。

似感觉到他们这边的目光,杨倩诧异的朝着他们这边的角落看了一眼。

看到楚彦,她愣了愣,随即嘴角勾起嘲弄的冷笑。

她还大方的朝着楚彦招手。

楚彦面无表情的看着她。

看着杨倩走出酒吧。楚彦漠然的坐着,脸上没有任何的温度。

等杨倩离开没多久,丁晨的电话就响了。

丁晨掏出看了一眼屏幕。

是林蕾。

接通电话!

没等他开口,林蕾就皱眉问了句:“你现在在哪里?”

“酒吧!”

电话那头林蕾沉默了片刻,冷声的说了一句:“楚彦和你在一起吗?”

丁晨已经感觉到林蕾语气的不满了,想要解释。

林蕾又重复了一遍:“楚彦和你在一块吗?”

丁晨知道她的脾气,索性也不解释了:“在!”

“告诉他,他儿子醒了!”林蕾说完直接挂了电话。

楚彦和丁晨到医院的时候,病房里已经满是欢声笑语。

贝贝的声音虽然还是很虚弱,终究是醒了。

听到脚步声,林蕾和许薇都朝着门口看去。

楚彦比丁晨先进来,走进病房,他看着贝贝淡淡一笑。

贝贝也朝着他默契的笑了笑。

林蕾朝着丁晨冷冷的看了一眼。

她的肚子已经很大了。有八个月。

林蕾的身形保持的很好,除了肚子大了些,身体没有臃肿、发胖。

丁晨在电话里就已经感觉到了林蕾的怒气,连忙走过去哄着。

但林蕾根本不吃他这一套,冷笑回了句:“还没结婚已经知道出去鬼混了,幸好没听我哥的先去领证,否则刚结婚又要离婚,也太麻烦了。”

她这话说的直白而难听,丁晨的脸色有些难看。

许薇***的拉了拉林蕾的手,让她不要说了。

林蕾的脾气本来就直爽,怀孕后比之前更加的冲了,有时候许薇都觉得无理取闹,但是丁晨基本都是顺着她的。

丁晨索性也不解释,知道他这会儿越解释,林蕾越生气。

“贝贝。干妈先回去了。你好好休息。”挺着肚子,林蕾和贝贝打了个招呼。

贝贝乖巧的点了点头,担忧的看着林蕾,不放心的说了句:“你们也吵架了吗?”

说着同样担忧的朝着许薇和楚彦吵架。

团团妹子聪明的乱入:“我们俩也不是常吵架吗,你什么时候真的生我气了。”

贝贝低着头懵懂的点了点头。

贝贝的脸色还是很苍白,虽然已经醒了,但是低烧还没有恢复正常。

在许薇看来,只要孩子醒了就好。

目送着林蕾和丁晨出去,楚彦和许薇说了句:“我去问问大卫贝贝的具体情况。”

许薇点了点头。

林蕾和丁晨走出医院。

两人一前一后的走着。

林蕾赌气的走在前面。

丁晨默默的跟在后面。

其实林蕾心底知道。丁晨一直在纵容着她,哪怕是她自己也知道自己无理取闹。

可是自从怀孕之后,她的情绪起伏就很大,有时候甚至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生完气了吗?”丁晨在身后问了句。

林蕾停住了步子转身朝着丁晨看了一眼:“生完了!”

“现在不生气了!”

林蕾嘟着嘴笑着点了点头:“不生气了。”

丁晨宠溺的摸了摸她的头。这才解释:“杨倩和丹尼尔都到了a市,我和楚彦跟踪她了。我们怀疑她和杨颖儿有关系。”

对于杨倩这个名字,已经很久没有被提起了。

“楚彦的那个后母,那个害死了楚彦母亲的人。”林蕾诧异的问了一句。

“恩!”

“她这么厉害!”林蕾蹙眉又问了句。

丁晨笑了笑:“恐怕这女人比你想象中的更厉害。她最大的本事就是依靠自己的身体得到想要的一切。”

“她会害许薇吗?”林蕾紧张的问道。

“我也担心楚彦和许薇,索性现在贝贝醒了。”丁晨低声的说了句。

自查到丹尼尔和杨倩的关系之后,他心底总觉得不安。

但愿是他想多了。

“老公,对不起!”林蕾突然挎着脸说道:“我自从怀孕后真的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刚刚我是不是太凶了!”

丁晨捂嘴轻声的笑着:“我已经习惯了。”

林蕾嘴角抽了抽:“你会不会因为太凶嫌弃我!”她很少和丁晨撒娇。

她并不是乱发脾气的人,但怀孕后她的脾气的确坏了很多,有时候实在控制不住。

“我身边那么多温柔的***都没看上,恐怕这辈子就是喜欢你这类型的了。”丁晨笑着说道。

林蕾显然对于他那些话很受用,低声的笑了起来。

“你说我们的宝宝是男的还是女的!”

“只要是你生的,我都喜欢!”

“可我还是喜欢男孩怎么办!”

“那就生到是男孩为止!”

两人甜蜜的呓语着。

说着说着林蕾的话锋一变,冷声的问道:“你什么时候和我求婚。”

丁晨没反应过来反问了一句:“你什么时候嫁给我!”

林蕾一听这话就急了:“你不和我求婚。我怎么嫁给我,我都等了八个月了,你都没有和我求婚。”

丁晨哭笑不得的说道:“我是怕你以为现在求婚只是为了想要负责,所以一直没有求婚。”

“丁晨,你蠢啊!不求婚怎么知道我会不会答应。怎么会知道我是不是觉得你求婚诚意不够。”

“老婆,我错了!”

“那你什么时候求婚!”

“现在可以吗?”

“不行!没有戒指,没有鲜花,没有证人,没有誓言,都不算!”

“好!”

“…….”

…….

医生办公室内

大卫低声的叹了口气:“我们孩子虽然是醒了,但是病毒还在体内,我们暂时没有找到去除病毒的药物。只能让孩子挂一些抗生素。”

“确定了是什么病毒吗?”楚彦冷声的问了一句。

“恩,最好是能找到原病毒,这样才能更快的去除病毒。”大卫又接了一句话。

这话很明显是说给楚彦听的。

楚彦沉默片刻,低声的回了句:“我暂时找不到原病毒!”

大卫点了点头:“我已经抽了贝贝的血,让人送到美国去检验了。”

楚彦脸色沉重的点了点头。

“现在贝贝是醒了。我们最怕的是他之后又会昏迷。因为这个病毒有反复性,你们需要做好准备。”大卫无奈的提醒了一句。

楚彦神情微微滞怠了下,没再说话。

片刻,他和大卫说了句:“拜托你了。”

听到楚彦的话,大卫错愣的朝着他看了一眼。

认识楚彦这么多年,第一次听到他说摆脱。

“楚彦,你真的变了。我以前认识的楚彦可从来不会说拜托两个字。给你治病都是求着你的。”他朗声的笑着。

楚彦笑着摇了摇头:“所以你受宠若惊?”

“不不,我是震惊!”大卫回忆着以前:“我记得你又一次满身是血的跑到我诊所,我做了医生那么久,还没有看过有人流这么多血还能活着走到我诊所的。结果你居然还不要我医治。我当时那个生气,感觉给你治病都是求着你的。”

楚彦低声的笑了起来。

“看来以前你对我的印象不太好!”

“是不太好!”

“你和许薇说一下贝贝的情况,我怕下次贝贝再昏迷,她又担心。”大卫回归正题。

“恩!”

“……”

…….

病房内

许薇沉默的站在病房里。

贝贝醒来之后,她的脸上终于有了笑容。

团团小脸也不再皱成一团了。

楚彦站在贝贝的身侧,脸上同样有着淡淡的浅笑。

病房里难道的温馨。

似感觉到病房里诡异的安静,团团妹子朝着贝贝问道:“你还有哪里不***吗?要不要吃苹果,我给你削,要不要喝水,我给你去倒!”

贝贝发愣的看着团团。

以前两人凑一起就是斗嘴,现在居然会关心他。

贝贝格外的受宠若惊。

半天才反应过来,呆呆的摇了摇头:“不用!”

团团似乎嫌不够,又问了句:“你想吃什么可以告诉我!”

对于团团妹子的献殷勤,贝贝小盆友有些心有余悸。

他惊惧的看着团团,不知道说什么好。

许薇抿唇看着两个孩子,低声的笑着。

“你还是和以前一样对我,你这样我害怕!我会觉得碰鬼了。”隔了半响,贝贝挤出这么一句话。

团团妹子的脸色别提都难看,咬牙切?的挤出几个字:“楚然!”

楚彦和许薇从进来开始谁都没有开口说话。

两小盆友默契的使了个眼色。

团团妹子示意贝贝说话。

贝贝小盆友拼命的摇头。

就在两人还在思想斗争的时候,病房的门被人敲了敲。

四双眼睛朝着门口看去。

看到门口的人,两个小家伙的脸色变了变,都朝着许薇的脸上看去。

许薇面无表情的看着门口。土状名技。

楚彦蹙了蹙眉,冷声的问了句:“你来干什么?”

钱小樱没想到他反应这么强烈,愣了愣,无辜的看着楚彦:“我听说贝贝生病了,我过来看看孩子。”

楚彦面色不善的看着她,面无表情的说了句:“现在看完了!可以走了。”

钱小樱似乎习惯了楚彦的毒舌和冷漠,径自朝着病房里进来。

她还傻乎乎的和许薇打招呼。

“姐姐,你是来看我弟弟的吗?”团团妹子不太友好吧的朝着钱小樱挤出几个字。

钱小樱笑着走到她身边,朝着她捏了小脸,笑着说道:“欢迎吗?”

团团朝着她白了一眼:“不欢迎,谁会欢迎***。你以为所有人和你一样蠢!”

这话让钱小樱的脸上的笑顿时凝滞了,她错愣的看着两个不友好的目光。

她真的是好意过来看贝贝,心底也是担心的,所以和丁晨打听了医院过来看孩子。

她无辜的看着许薇说道:“我只是来看看孩子。”

许薇淡淡的笑了笑:“恩,贝贝没事,谢谢你!”

看着许薇,钱小樱一阵恍惚。

在韩国的五个月,她陪着楚彦的日子。

她清清楚楚的看清了楚彦是怎么爱许薇的。

那时候她帮楚彦换药,换纱布,他都没有任何的反应,唯独偶尔看到丁晨给他发来的许薇和孩子的照片,他眼底有着淡淡的喜悦。

任何的事都掠拨不了他的情绪,除了许薇。

那段时间,她从最初的喜悦到最后的绝望。

楚彦的冷漠清清楚楚的让她明白,他这辈子爱的女人只有许薇,别的女人哪怕碰她一下都会让他反感。

那五个月是她最幸福的时候,也是她最痛苦的时候。

她能单独的陪着楚彦,那五个月楚彦只属于她的,但她又明明白白的看透了自己的自作多情。

可她明知道自己是自作多情,可她就是放不下。

知道他回了a市,又可笑的跟着一起来了。

她想要看看楚彦回来的地方到底是什么样的。

她无意识的跟着他的步伐走。

“我就是来看看贝贝,他没事就好!“钱小樱尴尬的笑了笑,余光朝着楚彦面无表情的脸看了一眼。

许薇看着钱小樱,有些无奈的说道:“刚醒来,已经昏迷几天了。”

钱小樱诧异的看了贝贝一眼,她清清楚楚的看到了贝贝眼底的敌意。

有些苦涩的笑了笑。

如果真的能成为许薇和楚彦之间的***,那她真的应该偷笑了。

可楚彦根本没有把她放在眼里过。

“小孩子不懂事,我们出去走走吧!”许薇朝着贝贝轻轻的摇了摇头,有些抱歉的和钱小樱说道。

钱小樱笑着摇了摇头:“只是孩子,没什么的。”

许薇带着钱小樱走出了病房。

“这五个月谢谢你照顾阿彦。”许薇低声的说了一句。

钱小樱苦涩的笑道:“没什么的,我本来就是居无定所的,照顾楚彦也挺好的。他给了我很丰厚的工资,足够我五年不上班的了。”

听到钱小樱的话,许薇愣住了。

她没想到楚彦居然还会给她工资。

“其实我本来就是有偿照顾他。否则你以为我会跟着他跑去韩国吗?照顾他的工资是我工作的十倍。”钱小樱笑着解释着。

哪怕心底在苦涩,她脸上还是带着笑容。

许薇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了。

其实谁都看得出来钱小樱的一厢情愿,只是,谁都帮不了她……

“我暂时会在a市住一段时间,大概也是半年左右吧,然后去其他的国家。楚彦给我的工资够我环游世界的。我是写的,等我一圈下来,应该就有题材了。”她拼命的笑着。

许薇看着她的样子有些心疼,却不戳破她。

她在钱小樱身上看到了自己当年的一厢情愿。

“想要听我和楚彦的故事吗?”许薇突然开口说道。

钱小樱愣了愣,***的点了点头。

许薇淡淡的笑道:“我告诉你了说不定以后能成为你的题材,把我和阿彦写进你的故事里。”

钱小樱又点了点头。

“我嫁给楚彦的时候刚刚毕业,他的那一场求婚很美,很轰动,我当时以为我会成为最幸福的新娘,但是嫁给他一年时间,我见过他的次数不少过十次。他甚至没有碰过我,哪怕是新婚之夜。一年后,他让律师给了我一分离婚协议。他说只要我签字,要求随便提…..当时我一直不明白为什么他娶了我,却又要离婚。后来才知道,他爱的人是我姐姐……”

许薇静静的说着,语气很平静,恍若说着别人的故事。

钱小樱诧异的听着。

“你姐姐死了吗?”

“恩!”

一朝错爱一世情深小说点评

一朝错爱一世情深是一本十分好看的小说,小说人设互动张力十足,让人沉浸在主角们的恋情的同时也会被更深层的思想而感动,值得一看!值得一看,推荐阅读。了解更多,可以本站搜索关键词:一朝错爱一世情深全章节免费阅读,许薇楚彦小说,一朝错爱一世情深「全文小说」_许薇楚彦免费阅读,感谢关注未来小说阅读。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