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密朋友(温子安林梦笙)

亲密朋友(温子安林梦笙)

导读:今天这本李九思的《亲密朋友》一本非常有趣的小说,书中主角温子安林梦笙精彩故事片段:我坐在我妈的身边,和她一起看照片。随手翻了翻,我指着照片和我妈说:“这张是我和林梦笙十岁时候的吧?我记得这个,那年儿童节你和我爸要去加班,林婶婶请了假带我们两个去的。儿童公园有两根棍的高滑梯,林梦笙看我玩,他也要玩。”

小说介绍

今天这本李九思的《亲密朋友》一本非常有趣的小说,书中主角温子安林梦笙精彩故事片段:我坐在我妈的身边,和她一起看照片。随手翻了翻,我指着照片和我妈说:“这张是我和林梦笙十岁时候的吧?我记得这个,那年儿童节你和我爸要去加班,林婶婶请了假带我们两个去的。儿童公园有两根棍的高滑梯,林梦笙看我玩,他也要玩。”

小说精彩章节

“真棒。”林梦笙还在擦着自己的手,他对我说的毫无兴趣,“你要不要下车看看?也许等下你能看到满城在等车也说不定?”

“如果我遇到十六岁的自己,我一定要告诉她,别灰心,别丧气。傻里傻气的青春期总会结束的,然后你就会***更加暗淡的成年期。”我笑了,“我要告诉她,一定要坚持住,等到三十岁的时候,她就能和满城一起回家见家长了……十六岁的我,肯定不会相信的。”

“真是不可思议啊!一转眼我们居然都三十岁了。”如今看着这个站台,我想起的更多是和林梦笙有关的事儿,“你还记得这儿以前有个卖红薯的老大爷吗?晚上我们放学的时候路过这儿,总会买两个红薯吃,他总给我抹零,还给我留个大的。”

“怎么不记得啊!”林梦笙不再擦手了,他和我注视着同一方向,“咱们上大二的时候老大爷死了,当时我还伤心了好久呢!”

看着夜色下的站台,高中时的很多事情都从记忆里涌了出来。这些记忆里很多和满城有关,但全部都有林梦笙的身影。现在想起来,满城在我的记忆里闪闪发光着就像是一个精美的平面画像……而林梦笙却是鲜活的,有血有肉有感情的。

“你会和满城一起去美国吗?”林梦笙又问了一遍白天的问题,“要是满城带你去美国的话,你会和他一起去吗?”

会吗?会和满城一起去美国吗?如果有机会的话,我会抛下自己目前拥有的一切跟着他离开吗?

我看着熟悉的大街,熟悉的肤色,听着熟悉的语言,熟悉的嬉笑怒骂。生活在这里,我时常抱怨。抱怨糟糕的交通,抱怨糟糕的空气,抱怨我妈糟糕的唠叨……可要让我抛弃这一切去一个陌生的国家,我想我做不到。

扭头看向林梦笙,我内心忽然生出了强烈的不舍。即便知道离别只是假想出来的,但我还是很舍不得。虽然我很喜欢满城,虽然我爸妈急着要我结婚,可是一想到我会和林梦笙分开那么远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见到,我就难过得要命。

“要去吗?”林梦笙和我的想法一样,他听起来也很难过,“你要是去的话,我们两个以后就不能一起遛狗了呀……红中会很想汤圆的。”

说起家里的那两只大笨狗,我笑:“只有红中会想汤圆吗?”

“我也会很想你的。”

林梦笙的一句话,让我的眼泪猝不及防就掉下来了。我都来不及隐藏,眼泪瞬间掉落,瞬间就消失了。

气氛有些沉闷,我和林梦笙都有些伤感。他打起精神想要说个开心点的话题,结果说出来的话却让我更加心塞:“蚊子,还有几天你就要三十岁生日了吧?你想怎么过?”

“不想过。”我郁闷地说,“天底下有哪个女人喜欢过三十岁的生日啊?”

林梦笙对我的想法不以为然,他兴高采烈得像是小学生:“我们来好好庆祝一下吧!我给你办个生日会,请你喜欢的朋友来吃一顿。我们就和十八岁一样,畅快地吃,畅快地喝,只要你不唱歌,怎么胡闹都随你。”

“好啊!”我对办生日会没什么兴趣,但是不想直接拒绝林梦笙,我只好想办法让他知难而退,“我喜欢吃刚才的龙虾,你要是给我办生日会,就在那里吧,别的地方我不想去!”

“啊?”林梦笙立马垮了脸,“那里啊?那里有什么好啊?你还想回去扫屎啊?”

“……”我好不容易都要忘了自己身上的屎味儿了,为什么好端端的还要提起?

行吧,反正林梦笙就是喜欢哪壶不开提哪壶,这么多年我已经习惯了。要是哪天身边没了他,我可能反而不适应了。

探望过了满城奶奶,又见过了姜玲,我有一种过五关斩六将的感觉,人困马乏之际,还要应酬和满城一起来家里的亲戚。

因为一直没有确切地告诉满城我家住在哪里,这始终成了我的心病。正好趁着这次机会,我想和他说清楚。可没等我开口,我妈就变更了见面地址,从我家变成了饭店……不为别的,主要是我家来的亲戚太多,吃饭的碗筷实在是不够用了。

我妈兴师动众的我就更紧张了,饭店包厢里说话吵得震天响。我想和林梦笙在角落里坐坐,却不停地有人过来和我打听和满城有关的事情。我实在是不想多说,想甩又甩不开。一个头两个大,我只好借口出来接满城暂时离开。

“真是要了命了。”林梦笙尾随我而来,他也受不了包厢的氛围,“结婚而已嘛,多简单点事儿,为什么问东问西的?搞得那么复杂,烦不烦啊!”

听听,听听,听听林梦笙说的话有多么的单纯啊!在我看来,结婚是天底下最复杂的事情了。要车要房要存款,中间还隔了个丈母娘。而我不会有丈母娘,这让我同情起林梦笙来:“等你结婚的时候你就知道了,现在这些只是开始。”

“这还只是开始?”林梦笙叹气,“要亲命了。”

林梦笙是和我在这个环境下长大的,他都觉得受不了,我是愈发担心满城。楼上好比龙潭虎***,我很担心满城熬不住。

楼上有家长在不方便,我和林梦笙在等满城的时候抽了根烟。眼看着满城的车开了过来,我手忙脚乱地把烟丢掉了。拿出端庄的姿态来,我笑得像迎宾小姐似的……林梦笙就看不了我假装,他笑得讽刺:“干吗呀?又开始装三好学生了?”

我没有理会林梦笙的话,而是重重地踹了他一脚。林梦笙的马丁鞋上让我踩出一个大鞋印,煞是难看。

“嗨!”林梦笙弯腰擦鞋的时候我跑过去迎接满城,“来了啊!”

满城见我和林梦笙在等他,他连忙问:“是我来晚了吗?”

“没有没有。”满城能来我已经很高兴了,“是我们家人来得比较早,来的人有点多,所以就……你停好车我们就上去吧!”

“等一下。”满城转身去后备厢拿东西,“我带了礼物,我们一起拿上去吧!”

满城买了不少东西来,后备厢他基本都装满了。一样都买了两份,满城说:“一份是我的,一份是我奶奶的。我奶奶也想来,可我怕太冒昧,就没让她过来。”

“没关系,可以带着奶奶一起来啊!”虽然我嘴上这么说,我心里却很高兴满城奶奶没来,“既然这次没来,那就下次吧!”

“嗨!”把鞋子擦干净的林梦笙凑过来,他在我和满城之间看了看,“如果不打扰的话,我算打过招呼了。”

林梦笙看着我们两个的眼神很是暧昧,我和满城都不太好意思。可是满城没有说什么,他搬着礼物下车了。

满城的穿着打扮,很是合我的心意。我终于遇到一个男人,会在正式场合穿西装了。尤其是像满城这样能把西装穿得不像是销售的男人,我在相亲场上基本没遇见过。

和我比起来,满城的各方面都很优秀。优秀的学历,优秀的家世,优秀的外貌,还有优秀的基因。用三姨的话说,这才是我打着灯笼都找不着的对象……可我却找到了。

满城和我一起上楼,我们家包厢里的亲戚全都等不及了。虽然上楼的时候我已经让满城做好心理准备了,但开门时他还是被吓了一跳。满城被我爸手牵着手领到了座位上,那场面郑重得像是结婚仪式。我仿佛都看到了空中有花瓣往下落,定睛一看才发现不知道是谁打了带闪的灯,一亮一亮的很是带感。

我听到二婶嫉妒又尖酸地说:“外表看起来,也就那么回事儿吧!吹得倒是挺好,又博士又海归的,但谁知道是不是真的呢?温子安一把年纪了,没工作又没相貌,能找到这么好的对象?我怎么就不相信呢?”

这话是真难听啊!

但是这话为什么听着……让我那么爽啊!

哎,女人啊,终究是嫉妒成性的。喜欢从攀比中找到乐趣,喜欢从虚荣中找到满足感。哪怕我是个不怎么像女人的女人,我也还是很享受虚荣带来的快感。

好吧,不相信的不止我二婶一个,其实包厢里的其他亲戚也不太相信。正因为不相信,所以他们才会跑来看。林梦笙也感觉出其他人眼光中的不善和妒意,他在我旁边坐下,在我耳边小声地说:“温子安,这下你算扬眉吐气了吧?感觉如何啊?!”

“还成。”我笑得脸都有点僵硬,“被嘲笑了那么久,总算有改进了。”

林梦笙看着众人发笑,但他的笑容里却多了些许的嘲弄。像是在嘲笑别人,也像是在嘲笑自己。

在满城到来前,他的事情家里人已经问我不下八百遍了。所以很少有的,这顿饭没有吃得鸡飞狗跳。除了我二婶会时不时不阴不阳地说两句之外,别人都算友善。和和气气地吃完饭后,我们准备回去了。

“满城啊!”我妈对满城笑得很亲切,亲切得我都感觉她忘了到底自己是谁妈了,“等下没事儿吧?要是没事儿的话,就来家里坐坐?”

满城以为我们是要回三十号院,他提议说:“要不我先把你们送过去吧!反正在一个小区里,也不是太远。”

“呀,你也住我们小区啊?”我妈大喜,“那正好啊!这么说咱们都是邻居啊?不过奇怪,我以前怎么没见过你?咱们小区的人我都认识啊!哦,对,你刚回国,是刚租的房子吗?”

都准备出门的二婶听到我妈的话又停住了,她的笑容怪得让人不***:“哎呀,整了半天还没有房子呢?是租房子住的?这可要怎么办,现在房价这么贵,结婚买房子可要不少钱呢!我说……安安总不会结婚生孩子要住娘家吧?要是那样的话,也太……”

哎,憋了一顿饭,终于提到结婚生孩子的事儿了。我二婶这样的语气和态度说出来,还真是挺让人难堪的。尤其是我妈,听完我二婶的话脸立马就黑了。

“有你什么事儿啊?”我二叔皱眉呵斥道,“孩子有自己的主张,你管好你自己就行了。”

我二婶得意地笑了:“我当然知道啊!我管得已经够好的了,要不是有我严格把控,雯雯能嫁那么好吗?雯雯和她老公,两个人有车有房的。生了孩子之后啊,还每天……”

“你少说几句吧!”我二叔忍无可忍地把我二婶拉出去了。

我二婶虽然走了,可是其他亲戚们的猜测却没有停。大家看向满城,等着满城说点什么……满城一脸茫然,他压根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什么。

“满城家的房子不是租的啊,这个我可以作证!”林梦笙笑嘻嘻地帮忙解围,“我高中的时候去他家看过,他家大着呢!”

“是吗?”我妈感到奇怪,“可是我怎么对这孩子一点印象都没有?咱们院的人我都认识啊!就连新的租户我都认识,我送货的时候啊……”

“大娘大娘!”林梦笙连忙阻止我妈,他成功拦下了鸡同鸭讲的对话,“咱们还是先回去吧,有客人还在等呢!咱们预约包厢的时间已经到了。”

“等等怕什么呀!”我妈有话还没问完,“我还有几个问题想问呢,问完咱们再走吧!”

林梦笙太了解我妈的性格,趁着满城不注意,他趴在我妈耳边小声说:“大娘,咱们还是快点走吧,不然晚了的话……要加钱的!”

“加钱?”我妈精打细算惯了,听说要加钱她比谁都着急,“走吧走吧走吧,我们快点回去了,要是加钱可就不划算了,我们走吧!”

感谢林梦笙,他成功地阻止了我妈。我妈走得比谁都着急,她彻底忘了要请满城到家里坐的事儿了。满城是个脸皮儿薄的,我们家没人再提,他也没好意思再问。就这样不清不楚地过去了,我的秘密算是暂时安全了。

对自己喜欢的人隐瞒了这么大一件事儿,我的心理压力很大。尤其是感觉出满城也对我有那么点意思后,我的压力更大。我不想欺骗他,可开始错的时候没有及时纠正,到了现在这个局面,就……

从饭店回来,我能很明显地感觉出家里气氛的变化。我爸很开心,摆货架的时候他一直在哼着歌。我妈也很开心,她骂我的时候都轻声细语。汤圆也很开心,我们从饭店给它带了不少的骨头回来。不开心的可能只有我一个人,可我也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不开心。

晚上我去我妈的房间找她,我敲门***,她正在看相册,里面的照片都是我光腚娃娃时期的。这似乎是我家的传统了,每年过年都要看看老照片,忆苦思甜一番。我还以为今年在催婚的浪潮中我妈给忘了,没想到她还记得。

“嘿,老太太干吗呢?”我逗她,“可别让汤圆看到啊!你那个小姑娘嫉妒心才强呢!昨天我爸早上起来和我说话没理它,它气得一上午没搭理人。这要是让它看到咱们在它没出生前照了这么多的照片,小丫头鼻子得气歪了。”

作为一只小母狗,汤圆的嫉妒心理是毫不遮掩赤裸裸的。在家里它一定要保持绝对受宠的地位,不然的话它能绝食自残不吃饭。所以当着汤圆的面,我们家人很少会做出亲密的举动。我就是想要妈妈抱,都得偷偷摸摸的。

我坐在我妈的身边,和她一起看照片。随手翻了翻,我指着照片和我妈说:“这张是我和林梦笙十岁时候的吧?我记得这个,那年儿童节你和我爸要去加班,林婶婶请了假带我们两个去的。儿童公园有两根棍的高滑梯,林梦笙看我玩,他也要玩。”

儿童公园的高滑梯特别可怕,我小时候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就那么贸贸然上去了。林梦笙看我玩得好玩,他也跟着跑上去。可是他胆子小不敢滑下来,只能站在上面没用地哭,最后还是我上去把他领下来……林婶婶的镜头,恰巧捕捉到了我领着林梦笙走下来的画面。

“你和林子,小时候都挺淘气的。我那时候经常想,你可千万别和林子在一起。不然的话,真是没人能管了。”我妈拍着我的手,她笑呵呵地回忆说,“你淘气,但你是个没主意的。林子看起来挺文静的,可他是蔫坏儿。你以为我们家长都不知道?其实你们两个在一起有许多坏主意都是林子出的。”

其实想想,我妈说得也没错。我这个人平时,确实是没什么主见。很多事儿林梦笙一说,我也不深加考虑就答应了。像是我妈催我去相亲,我的态度基本上都是逆来顺受……可能我也不是没主见,我只是无条件地信任他们罢了。

信任我妈都是为了我好,信任林梦笙不管遇到什么事儿都会陪着我。

我妈又翻了翻相册,里面一大半的照片都是我和林梦笙一起照的。小学入学啦,高中毕业啦,家庭聚会啦,还有八岁生日啦,生活的方方面面,点点滴滴,林梦笙就在我身边陪了这么多年,不知不觉。

“满城真是个不错的孩子啊!”我妈一边翻着照片一边说,“懂事儿,有礼貌,一看就是有教养的样子。安安,你要是能和他结婚,妈妈也能放心了。”

听我妈这么说,我更加难过。我抱住她的肩膀,撒娇地在上面蹭蹭眼睛。我妈拍着我的脑袋,她还在给我构想着以后的生活:“你们两个在一起顺利的话,我明后年就能抱上外孙了。到时候我和你爸就不开店了,到时候啊,他牵着狗,我抱着外孙,我们两个在院儿里一走,肯定可多人羡慕啦!等那时候我就让他们看看,我女儿嫁得有多好,有多幸福。省着他们总觉得我女儿嫁不出去,好像看笑话似的。”

以前我妈从没有和我说过这些,她只是一味地逼着我结婚,结婚,结婚的。我总是被她搞得不胜其烦,甚至心理很逆反。一言不合我们就不停争吵、冷战、不理对方。次数多了,我差点都忘了我妈这么做的初衷。

亲密朋友小说点评

亲密朋友是一本十分好看的小说,小说布置匀整,结构谨严,实力推荐。值得一看,推荐阅读。了解更多,可以本站搜索关键词:亲密朋友最新免费阅读章节,温子安林梦笙小说,全文小说亲密朋友温子安林梦笙全章节完整版免费阅读,感谢关注未来小说阅读。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