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情无关风月(纪寒卿秦木兮)

此情无关风月(纪寒卿秦木兮)

导读:小说《此情无关风月》是半糖写的,在这本小说里我们可以阅读到纪寒卿秦木兮的故事,一起来阅读吧。当初断成两半的镯子,被她找了工匠用金包上,倒是看起来似乎更好看了。她在城里买了一些香烛纸钱,来到了母亲的墓前。“妈妈,不知道这是不是我最后一次来看您了。”秦木兮声音哽咽:“女儿过得很好,现在又学了医,救了很多人……”“您还记得我给您讲过,收留的一个小丫头,叫鸢儿的吗?她嫁了个老师,生了个大胖儿子。现在,她的儿子

小说介绍

小说《此情无关风月》是半糖写的,在这本小说里我们可以阅读到纪寒卿秦木兮的故事,一起来阅读吧。当初断成两半的镯子,被她找了工匠用金包上,倒是看起来似乎更好看了。她在城里买了一些香烛纸钱,来到了母亲的墓前。“妈妈,不知道这是不是我最后一次来看您了。”秦木兮声音哽咽:“女儿过得很好,现在又学了医,救了很多人……”“您还记得我给您讲过,收留的一个小丫头,叫鸢儿的吗?她嫁了个老师,生了个大胖儿子。现在,她的儿子

小说精彩章节

木兮——”一道很轻的男声响起。

秦木兮挨个查看情况,直到,走到了纪寒卿的面前。

“木兮——”她听到了他的呢喃。

昏迷中,纪寒卿的手似乎不自觉地去触及他胸口的位置,似乎在找着什么。

秦木兮明白过来,他是在找那块翡翠镯!

可是,翡翠已经碎了,被她收了起来,放在了包里。那是母亲给她的遗物,她不想失去。

见纪寒卿因为找不到东西,就要去揭包扎的纱布,秦木兮连忙伸手去按住了纪寒卿的手。

掌心下,男人的手骨节分明,糙得厉害。

秦木兮意识到了自己的行为,连忙就要将手缩回去。

可是,她才刚刚一松,手就迅速被纪寒卿握紧,他明明昏迷着,力道却很大,她***抽,竟然抽不出来。

“木兮!木兮!”他呢喃着,薄唇上都是裂开的血痕。

似乎想要醒来,可是,却根本无法睁开眼睛,只是紧握着她柔软的手,一声声叫她的名字:“木兮!是不是你?木兮,你回来看我了吗?木兮,你原谅我好吗?木兮,我很想你……”

秦木兮的唇紧抿着,胸口被很多思绪堵着,可她清晰地知道,那不是爱,只是对他们往昔的唏嘘。

而身后,有医生问道:“秦医生,你那边要不要帮忙?”

“不用。”秦木兮心头一慌,几乎是猛地***,终于将手抽了出来。

掌心的柔软瞬间落空,纪寒卿伸手去抓,却只抓到了一片空气。

秦木兮见他似乎又要去抓胸口的纱布,情急之下,她直接将手腕上的白玉镯摘了下来,塞在了纪寒卿的手里。

和翡翠镯一般大小的玉镯,落入掌心的瞬间,纪寒卿奇迹般地安静了下来。

他抓紧手镯,再没放开。

秦木兮查看了一下他的伤口,又给他量了体温,确定没有发烧后,这才转身离开。

纪寒卿昏迷了两天,第三天醒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的掌心多了一枚白玉镯。

他慌忙起身,却牵动了伤口。

副官连忙过来,被纪寒卿拽住:“给我治疗的医生呢?”

“少帅,你是不是哪里不***?”副官连忙道:“我去叫吴医生。”

“不是吴医生!”纪寒卿目光逼人:“秦医生!一个女医生!”

副官疑惑,不过还是点头,快步出去。

不多时,他走了回来,道:“少帅,医院里没有秦医生。”

“不可能!”纪寒卿说罢,就要亲自出去找人。

副官连忙将他扶住:“少帅,您的伤口还没好!我马上去叫院长,问问是不是有秦医生!”

“叫医院把女医生和女护士都叫过来!”纪寒卿道。

不多时,医生护士都来了,纪寒卿目光一扫,没有他想要找的人。

这时,一道高大的身影走了进来,赫然是贺择承。

纪寒卿眸光瞬间锁住他:“贺择承,木兮呢?你把木兮交出来!”

贺择承淡淡道:“少帅,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你知道我的意思!”纪寒卿眸底都是火光:“把我的妻子还给我!”

“你的妻子?”贺择承勾勾唇:“不知道纪少帅指的是哪位夫人?”

“我只有一位夫人,她叫秦木兮!”纪寒卿一字一句道:“我知道她在,把她交给我!”

贺择承似是思索片刻,这才道:“据我所知,纪少帅的夫人应该在几年前就已经过世了,为什么还来找我要人?”

“那天给我做手术的,我知道是她!”纪寒卿拿出白玉镯:“这是她留下的。”

贺择承轻扫了一眼那枚玉镯,只是坚持道:“我不知道纪少帅说的是谁,这里是医院,希望纪少帅能够不要喧哗!”

纪寒卿眸子一寒,眸底有杀气溢出。

气氛顿时剑拔弩张。

这时,却有一名医生开口:“纪少帅,您那天中枪,是贺医生给您主刀的,而且,您失血过多,医院血库里没有血浆,是贺医生给您献的血,他几天没有合眼,又因为献血,差点晕倒……”

纪寒卿吃惊地望着贺择承。

贺择承一步步走过去,淡淡道:“纪少帅,国难当头,我自问没有你那样领兵作战的能力,只希望你能和我哥一起,为了这个天下,赢得一方太平!”

纪寒卿明白贺择承不会交出秦木兮了,几年了,他甚至都没能见上她一面,只有那天朦胧恍惚里,嗅到的一抹暗香。

他紧握着那个白玉镯,仿佛上面还有她的余温,他眸子发红:“我会找到她!”

不得不说,纪寒卿的身体底子的确很好,这次的伤,一月后就完全复原了。

他没再在医院里见过秦木兮,仿佛那天的所有,都只是南柯一梦。

恢复后,纪寒卿再次投入战斗,好几次差点中枪,他却一派坦然,因为或许真的中枪了,就能见到她了。

不断恶化,全国多地沦陷。

她的手腕上,戴着那枚翡翠镯。

当初断成两半的镯子,被她找了工匠用金包上,倒是看起来似乎更好看了。

她在城里买了一些香烛纸钱,来到了母亲的墓前。

“妈妈,不知道这是不是我最后一次来看您了。”秦木兮声音哽咽:“女儿过得很好,现在又学了医,救了很多人……”

“您还记得我给您讲过,收留的一个小丫头,叫鸢儿的吗?她嫁了个老师,生了个大胖儿子。现在,她的儿子都会叫我了……”

秦木兮想起多年前,母亲的佣人将一包衣服递给十一岁的秦木兮,里面有她可以穿的,还有小孩子的,秦木兮当时就问佣人,小孩子的都是给谁的。

佣人说,那是夫人给未来的外孙和外孙女的。

想到这里,秦木兮的眸底涌起一抹湿润。

母亲做的那些小衣服,终究不能给她的外孙和外孙女了……

秦木兮在母亲的墓前待了很久,直到冻得快要僵了,这才回到了秦家那座废弃多年的小院。

院门口的铁锁不见了,院门只是虚掩着,要不是地面上的积雪没有任何踏痕,秦木兮都以为有人在里面住了。

此情无关风月小说点评

此情无关风月是一本十分好看的小说,小说作者妙笔生花,均呈现出不一样的光彩,令人眼前一亮。值得一看,推荐阅读。了解更多,可以本站搜索关键词:此情无关风月全章节免费阅读,纪寒卿秦木兮小说,半糖写的小说此情无关风月小说全文阅读,感谢关注未来小说阅读。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