嘴硬心软祁少花样追妻(祁云哲 夏纯)

嘴硬心软祁少花样追妻(祁云哲 夏纯)

导读:热门小说《嘴硬心软:祁少花样追妻》是作者花花所撰写,故事中的主角是祁云哲 夏纯,情节引人入胜。书中精彩内容:剧烈的关门声响起,夏纯才缓过神,胀痛的大脑找回一些零散的记忆。回想起那句:“懦弱的废物!”夏纯小脸惨白,紧张的捏紧拳,该不是昨晚她发病了?就像医生说的,她有问题……思绪越来越乱,她简单的收拾了一下,急忙打车去心理诊所。

小说介绍

热门小说《嘴硬心软:祁少花样追妻》是作者花花所撰写,故事中的主角是祁云哲 夏纯,情节引人入胜。书中精彩内容:剧烈的关门声响起,夏纯才缓过神,胀痛的大脑找回一些零散的记忆。回想起那句:“懦弱的废物!”夏纯小脸惨白,紧张的捏紧拳,该不是昨晚她发病了?就像医生说的,她有问题……思绪越来越乱,她简单的收拾了一下,急忙打车去心理诊所。

小说精彩章节

夏纯瞳孔猛颤,大脑如被闪雷劈中,她难以置信的看着夏梦,双肩颤栗,“你用我的身体替你还债?”

“小妞,别难受了,今晚老子让你好好******,你妹那个烂货我们也不稀罕再碰了!”为首男人一脸阴笑的逼近夏纯。

夏梦眼中闪过一抹阴毒,剜了眼那男人,随后讪笑道:“几位爷,你们玩,我就不打扰了。”

“夏梦!”夏纯嘶声喊着,可回应她的只有关门声。

崩溃地看着摇摆的门,夏纯如坠冰窟。

爸妈被祁云哲调到中非,她明白夏梦一直心存怨恨,可她万万没想到,夏梦会把她推进狼窝。

狂欢开始了,包间里猥琐的男人们吹着口哨,目光像灼了火一般,恨不得把她身体看穿。

“不要……不要过来!”

夏纯面对咄咄逼近的混混,泪眸满是绝望和无助,。

“哈哈哈,看看这眼泪说来就来,简直纯的让人受不了!今晚兄弟们可要好好享受了!”男人立即扑上来,在她脖子上乱拱,迫不及待地撕扯她衣服。

“啊,不要碰我!救命啊!”夏纯大喊呼救,双手在半空中回屋,抓到柜子上一瓶红酒,她毫不犹豫砸向男人脑袋。

瓶子炸裂声骤然响起,所有人皆是一愣,空气立刻安静下来。

汨汨血液从头顶流下,男人胡乱抹了一把,半张脸猩红如地狱修罗,恼羞成怒反手一耳光扇她脸上。

“贱女人!装什么装!给我拿最烈的酒来!我要让你跪着求我上你!”

随即,夏纯被小弟按在皮套沙发上,固定住脑袋,嘴被勺子撬开,大瓶的烈酒灌之下肚。

浓浆般一路灼到五脏六腑,脑中像是被轰出一个窟窿,刺鼻的气味充斥鼻腔。

混混们恶心的笑脸同霓虹灯在眼中天旋地转,意识忽弱忽强,头涨欲裂间,一双手将她彻底拽入深渊。

脑中响起冷声:“懦弱的废物!”

谁的声音?夏纯脑中刚升腾起疑问,便没了意识。

再次睁开眼,恐惧和绝望丝毫不见,那是一双冰冷骇人,席卷着暴戾杀意的血眸,让人不寒而栗。

抬脚将身上男人踹倒飞出去,夏纯上前,扼住他的脖子,直直提起,朱唇轻启:“找死。”

指尖微微***,男人的喉咙倏然爆裂,鲜血从嘴里喷涌而出。

包间再次陷入死寂,所有人不禁往后退,仿佛见了鬼!面如土色惊呼着,纷纷逃离。

无趣的踢开脚边浑身浴血的男人,夏纯转身见到桌上的酒,眼中闪过一抹光亮:“好久没喝酒了。”

正要一饮而尽,猩红的冷眸渐渐褪色,后脑发沉,夏纯硬撑着将酒瓶往嘴边送:“拜托,就一口。”

话音未落,视线一黑,昏了过去。

不多时,祁云哲赶到包厢,只见夏纯瘫在沙发边,手边还握着半瓶伏特加,头发被酒水粘腻在肌肤上。

“带走!”他恼火地对助手下命令,环顾四周:“牧森,去查清楚!”

回到别墅,他果断把女人扔到客房,提脚要走,衣服突然被拽住。

祁云哲蹙眉,垂眸却对上那双淬满璀璨泪光的眸子,正迷离的望着他。

下一秒,女人冰凉的小手就攀上的他胳膊,接着整个人都钻到怀里,紧紧环抱着腰身。

男人眸光深谙,脸色冷的发黑。

夏纯此时的大脑已经被酒精吞噬,恐惧感久久难以消除,她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他了。

怀抱的手又收紧了几分,这种真实感,让她感觉重获新生……

纤长光洁的天鹅颈下,衣衫V领散开,白皙的傲人事业线,全部陷入黑瞳之中。

祁云哲克制着体内燥,热,削薄的唇发狠命令:“放开!”

“不要,我好怕……”怀中传出女人牙齿打颤的声音。

配合着口中话,她无意识的埋头在男人脖颈中,温热呼吸喷洒上面,男人薄唇紧抿,鼻翼间喘出粗气。

情,欲缠于齿间,二人难舍难分。

火焰在男人体内不断攀升,修长手指不由撩起她湿透的衣襟,那张满是水珠的小脸在灯光下诱人心魄,迷离的眼神中满是红亮芒光。

像是哭了?

口腔蔓开一股淡淡腥味,祁云哲才发现女人嘴唇被他咬破了。

该死的!他在干嘛!

祁云哲骤然起身,不再看她一眼,怕那欲,火再次相缠,决绝摔门而出,命佣人照顾她。

主卧,男人临墙而立。

凛冽挺拔的背影,宛若一尊冰山。

修长的手指轻划着婚纱照上的女子,眼中满是炙热的火焰,深情,又掺着愧意。

他刚才怎么能被鬼迷心窍。

就算她哀求,他也不该留下,脑中一闪而过那抹芳香,仿佛嘴中还残留她的香甜,以及那淡淡腥味。

男人慢慢合上沾染情,欲的眸子,将方才的一切全部封闭在深渊深处,再睁眼时,黑眸已恢复冰冷。

翌日,晨阳越过窗棂,洒落在偌大的圆床上。

夏纯眼皮微颤,而后,长睫掀开一条眼缝,柔软暖和的光有些刺目,下意识撇头,眸光扫到一旁高大黑影。

混沌的大脑还没清醒,一道清晰寒厉的声音劈入耳中。

“没看出来,你还有当演员的天赋。”

突如袭来的冷意自上而下,她激灵一颤,头疼欲裂,忍着痛,她抬眸看向男人,透彻的眸中铺满了茫然。

祁云哲看她茫然的脸,脸上的怒意更甚,俯身,深寒的眸望进她无措的眸底,冷嘲勾唇:“昨晚那么浪,今天就成小白兔了?”

“你这是什么意思?”夏纯清澈的眸子茫然的睁着。

男人冷笑,“我倒要看看你还能装到什么时候。”

男人丢下令人寒栗的话,转身离开。

剧烈的关门声响起,夏纯才缓过神,胀痛的大脑找回一些零散的记忆。

回想起那句:“懦弱的废物!”

夏纯小脸惨白,紧张的捏紧拳,该不是昨晚她发病了?就像医生说的,她有问题……

思绪越来越乱,她简单的收拾了一下,急忙打车去心理诊所。

拿着预约号,敲开门,她就看到了办公桌前正在忙碌的男子。

顾斯年看到来者,立马停下了手中工作,俊朗脸上满是笑意,看向她的眸更是多了些温暖柔情。

夏纯大概讲述了下昨晚意识中断的事:“我不知道是喝太多酒的过,还是说,我有什么问题。我想请学长帮我检查一下。”

顾斯年微怔,拿着纸笔,邀她躺在躺椅上。

“那我们开始吧。”

温柔的声音像是在吹在耳边的暖风,外面钟声隐约响起,一声,两声,三声......

意识渐渐模糊……

夏纯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的,等再次醒来时,顾斯年的神情有些沉重,虽然掩饰,但她还是能看出来。

“学长,我是不是有什么问题?”她强作镇定,但颤抖的尾音泄露了她的不安。

“夏纯,你身体里有人。”顾斯年目光凝重。

闻言,夏纯小脸苍白无色:“什么意思。”

“双重人格。”顾斯年对视上她的目光,瞳孔缩紧:“她以前出现过吗?”

夏纯骤然瞪大双眼,心脏滞停的宛若被人紧紧捏住,刺骨寒风灌入心脏。

“我......我不知道。”夏纯面色苍白,颤抖着唇:“学长,有什么办法不让她出现?”

嘴硬心软祁少花样追妻小说点评

嘴硬心软祁少花样追妻是一本十分好看的小说,小说内容精彩绝伦,悬念迭起。值得一看,推荐阅读。了解更多,可以本站搜索关键词:嘴硬心软祁少花样追妻全文完整章节阅读,祁云哲 夏纯小说,(精品小说)嘴硬心软祁少花样追妻祁云哲夏纯章节完整版阅读,感谢关注未来小说阅读。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