刻在心上的名字(江景程周姿)

刻在心上的名字(江景程周姿)

导读:《刻在心上的名字》是一本非常好看的小说,作者为独白的小玛丽,主要讲述了江景程周姿的故事。下面是精彩章节节选:江景程给她点了好多糕点,周姿吃起来狼吞虎咽的。看到江景程一直在看她,她赶紧侧了侧身子。吃完饭,周姿要去电视台,整天不去不像话,而且周姿的责任心很强,去电视台是有事情惦记着。她要和曲然选一下下一期的嘉宾。丰城就那么多人,基本上重量级的周姿都采访得差不多了,车上,她让江景程给她推荐一两个人,她参考

小说介绍

《刻在心上的名字》是一本非常好看的小说,作者为独白的小玛丽,主要讲述了江景程周姿的故事。下面是精彩章节节选:江景程给她点了好多糕点,周姿吃起来狼吞虎咽的。看到江景程一直在看她,她赶紧侧了侧身子。吃完饭,周姿要去电视台,整天不去不像话,而且周姿的责任心很强,去电视台是有事情惦记着。她要和曲然选一下下一期的嘉宾。丰城就那么多人,基本上重量级的周姿都采访得差不多了,车上,她让江景程给她推荐一两个人,她参考

小说精彩章节

金部长说当年他和周显荣做生意的时候,还是一个无名小卒,周总不嫌弃他,给了他第一桶金,在韩国的时候,他日夜拼命,

才有了今天的位置,吃水不忘挖井人,周总不在了,请乔珂吃饭也是应该。

周姿和乔珂说了,说金部长人不错,既然人家邀请,让妈给人家一个面子,乔珂答应了。

三个人约在了第二天中午,婉婉在上幼儿园,不回来。

很大的包间,很安静。

提起当年,金部长感慨万千。

周姿今天中午特别能吃,她也插不上话,一直在吃。

反正怀孕以后,胃口反复无常,有时候看见吃的想吐,而有时候,看见同样的东西,和高尔基趴在书籍上没有两样。

金部长话题转移到了周姿身上,“周家小姐真的和江总没有可能了?怎么会呢?孩子都两个了。”

乔珂的脸色马上变了苍白,“不可能了!”

周姿吃东西的嘴慢了半拍。

“金叔叔,你要有合适的人,能不能给我介绍一个?”周姿说。

“什么?你什么意思?”金部长说。

“有一个人啊,我想打消他追我的念头,想让他看到我相亲的场面,这是唯一的办法了,可能比较俗,可我在男女关系方面

,向来没什么经验。”周姿说到,“到时候麻烦您跟他说清楚,产生了误会就不好了。”

“谁啊?”乔珂看着旁边的周姿,皱着眉头说。

乔珂本能地以为是曾晋,不过追周姿的人向来多的很。

“妈,你不认识。”周姿说到。

因为当着金部长的面,乔珂没多问。

周姿要是把曾晋这条关系断了,那有她的好果子吃,妈不会绕过她。

“行啊,我认识一个人,单身,我会和他说清楚你的目的,什么时候?”金部长问。

周姿想了想,曾晋公司对面有一个很高档很安静的咖啡馆,每天中午曾晋都会出来吃饭的,到时候她坐在窗户旁边,想必

曾晋会看到。

周姿便和金部长说了,金部长说好。

第二天,十一点四十的时候周姿等在了曾晋对面的咖啡厅,抬腕看了看表,和那个人约的是十一点五十,估计差不多了,

曾晋每天十二点从他的办公楼下来吃饭。

周姿点了一杯热牛奶,一边喝,一边翻看手边的一本杂志,娱乐杂志,咖啡馆免费提供的,上面有左丹的消息,左丹最近

上位是越来越快了,人也越来越漂亮了,也不知道有什么渠道,在周姿事业停步不前的时候,左丹蹭蹭地上。

可能是命运如此。

耳边的一缕碎发掉下来,周姿撩了起来,露出了一半的脸庞。

有阴影打在了周姿的杂志上,周姿慢半拍地抬头,然后,她看到了江景程。

周姿错愕良久都没有说出话来,今天她可是来相亲的。

周姿往外看了看曾晋的办公室大楼,江景程也顺着看了一眼。

“周小姐。”江景程伸出手来,要和周姿握手,“金成泽介绍我来的,希望我没认错人。”

说完,他便洒脱地拉开了椅子,坐了下来。

周姿还是没明白,金部长口中的“朋友”指的就是江景程?是他昨天就想好了的?

“我的条件,不知道周小姐能考虑吗?”江景程很正经地说到。

周姿拿着牛奶,朝着窗外看,“说说看,你什么条件?”

江景程的目光随着周姿看过去。

“身高一米八六,体重78kg,家事过得去,离过婚,有一个女儿。相貌——”江景程顿了顿,说,“你看得到。”

周姿根本没在意,这些硬件的条件,周姿知道,有些心不在焉,心想着,曾晋怎么还不出来?

“你前妻呢?”周姿随口问。

既然江景程假装不认识她的,她也装作第一次来吧。

“跑了。跟人跑了!”

周姿没憋住,一口气把牛奶喷了出来。

自从上次,江景程一直阴风阳气地对待周姿,周姿实在不知道自己是哪里得罪他了。

现在好了,又出了这种幺蛾子,假装相亲来了。

看起来江景程很闲,特别闲。

“跟谁跑了?”周姿问。

“跟初恋!”江景程盯着周姿的眼睛说,“结了婚一直惦记,后来出走的理由就是放不下那个男人。”

周姿皱着眉头,可明明不对啊,她走的时候没说过她要跟乔正业去哪儿啊?

江景程是如何得出来的结论?

也怪不得他会恨她了。

江景程说得自己跟多可怜似的。

也对,这么一个仪表堂堂的人被甩了。

周姿看向窗外,曾晋已经出来了。

周姿赶紧转过头来,和江景程聊天,笑容满面,忘了刚才聊的是啥来。

“看起来江总很闲,”周姿笑容可掬地说到。

江景程目光朝外面哂了一下,“你要打消他追你的积极性?”

周姿“嗯”了一声,看到曾晋站在原地不动了,她赶紧面带笑容地继续回过头来和江景程聊天,咬着牙齿对江景程说,“说话

呀,逗我笑!”

因为说话的样子难受,周姿有一滴牛奶掉在了胸襟上。

江景程好像一个笑容憋在唇角,却怎么都不笑出来,片刻之后,他从自己的座位上站起来,转到了周姿的旁边,弯下了身

子,一手扶住周姿的肩膀,拿着餐巾纸开始擦周姿的胸前,周姿觉得自己的胸软下去,又起来,软下去,又起来。

江景程是不会猥琐到做小动作的,好像他特别自然。

可周姿特别不自然。

周姿瞪着他,毕竟曾晋在外面,不好发作。

“周小姐,别忘了,咱们两个是第一天认识!”

周姿说,“第一天认识,你就随便摸我的胸,这合适么?”

“摸惯了,不当回事。”江景程说到。

周姿心想:怎么能有人不要脸成这样?

曾晋在原地站着,看着周姿和江景程这副亲昵的样子。

就在江景程擦的时候,周姿忽然间恶心,特别想吐。

她又本能地扶住了江景程的肩膀,江景程弯着腰,任她抱着自己的肩膀。

此时的周姿是背着窗户的,难受的早就忘了这是一场给曾晋做的戏。

江景程站在那里,看着对面的周晋,拍着周姿的背说,“不***么?我抱你出去。”

“不用。我很快就好!”周姿说道。

可好像周姿说的没用,她不但没有“很快就好”,好像还越来越严重了。

吐得整张脸都白了,眼泪都出来了。

她紧紧抓着江景程的肩膀,江景程依然保持刚才的***,拍着她的背。

本来江景程是在看着外面的曾晋的,现在轻轻安抚着周姿的背,“没事,没事。”

“都怪你!”周姿口中有软软的口气,对着江景程说了一句。

“怪我,怪我。”江景程重复。

周姿不过说的是气话,怀孩子是情势所逼,是为了婉婉的病情,也是她自己一个人上赶着江景程怀上的,现在怀上了,她

又倒打一耙,不过是因为怀孕的感觉太难受了。

而且,细想想,为了这个孩子,她耽误了自己如日中天的事业。

虽然不后悔,但还是难受。

如果要把这句“怪你”引申出更深刻的意思,那就是——当年,江景程对周姿太过刻薄,让周姿远走他乡,生活不好,简医

生都说了,这是后天造成。

引申到更早,就是——江景程根本不该让周姿怀上这个孩子,或者,两个人根本不能有交集。

既然早晚是错过,何苦开始?

周姿这一吐,吐出了很多的人生真谛。

周姿慢慢地缓了缓,终于好了。

江景程还是站在周姿的边上,跟服务员要了一杯清水,让周姿漱口。

看到周姿眼里还有眼泪,江景程说笑着说,“这种样子,好几年没看到了。”

周姿白了他一眼。

周姿再看外面,曾晋已经走了。

周姿长吁了一口气。

江景程的目光从外面收进来,“你要打消念头的人是他?”

周姿拿着纸巾在擦嘴,“嗯。怎么?”

“我以为是我。”

周姿白了他一眼,心想:金部长也是内奸,不用问了。

肯定是昨天她和金部长说的时候,金部长第一时间就想到江景程了,然后告诉了江景程,江景程就来了——

怎么哪儿哪儿都有内奸?

生活在白色恐怖之下,人的压力多大?

“行了,现在目的达到了。”江景程说,“想吃点儿什么?”

周姿是真的饿的不行了,早晨想吐,吃不下,这会儿饿了。

不过吃糕点的话,她不会吐。

江景程给她点了好多糕点,周姿吃起来狼吞虎咽的。

看到江景程一直在看她,她赶紧侧了侧身子。

吃完饭,周姿要去电视台,整天不去不像话,而且周姿的责任心很强,去电视台是有事情惦记着。

她要和曲然选一下下一期的嘉宾。

丰城就那么多人,基本上重量级的周姿都采访得差不多了,车上,她让江景程给她推荐一两个人,她参考一下,江景程毕

竟是丰城首富么,想必推荐的人也有分量。

“赵鸿儒!”

周姿轻声咳嗽了一下,目光深远地看着江景程,“为什么是他?”

江景程应该知道周姿觉得赵鸿儒长得很吓人的。

她又联想起那些传言——,觉得好像不是空***来风。

“赵鸿儒是墨尔本管理学的hr,专业是人力资源,回国就来了江氏集团,跟了我好几年了,很多大公司挖,他没去,还都告

诉我,当然了,别的公司也挖不了他去!”江景程口气好像有点儿得意。

“为什么?”

“待遇。”

周姿点了点头,还真是,江氏的待遇好,那可是赫赫闻名的。

刻在心上的名字小说点评

刻在心上的名字是一本十分好看的小说,小说格调不俗,传达了梦想和信仰,富有正能量。值得一看,推荐阅读。了解更多,可以本站搜索关键词:刻在心上的名字小说完整版在线阅读,江景程周姿小说,刻在心上的名字江景程周姿小说全集阅读,感谢关注未来小说阅读。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