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聘十里妆(楚华衣凌云彻)

天下聘十里妆(楚华衣凌云彻)

导读:《天下聘十里妆》是作者金九月的小说,大家可以在本站读到这本主角为楚华衣凌云彻的精彩小说。一起来看下吧:“楚华衣,你这个不要脸的贱人!”说着,苏雪颖就想扬起鞭子朝楚华衣打去。踏雪见状想上前保护楚华衣,被她暗中摆手阻止,此刻皇后在众人的簇拥下已经走了过来,贵女们自觉的给她让开了一条道。“住手!”皇后一改往日的温柔,声音十分严肃道。

小说介绍

《天下聘十里妆》是作者金九月的小说,大家可以在本站读到这本主角为楚华衣凌云彻的精彩小说。一起来看下吧:“楚华衣,你这个不要脸的贱人!”说着,苏雪颖就想扬起鞭子朝楚华衣打去。踏雪见状想上前保护楚华衣,被她暗中摆手阻止,此刻皇后在众人的簇拥下已经走了过来,贵女们自觉的给她让开了一条道。“住手!”皇后一改往日的温柔,声音十分严肃道。

小说精彩章节

当年音妃之死对凌云彻的影响甚大,踏雪对此只是略有耳闻。

“音妃娘娘的事情王爷一直命飞鸿在调查,只是时间太久,与此事相关的人都已经死的死,失踪的失踪,所以久久没有结果。”

楚华衣细细揣摩皇后所下的***药,以及静妃的意思,猜测道:“当年因妃娘娘被冠上***后宫的罪名,莫非静妃暗指当年之事与皇后有关?”

“此事王爷也怀疑是皇后所为,因为当年是皇后亲自带人去抓的人。”

踏雪道,“只是皇后做事滴水不漏,想找到这么久以前的证据并不容易。”

“滴水不漏?”

楚华衣嘲讽的笑道,“狗急跳墙的时候总会露出马脚,她今天不就是让静妃发现了么?”

“王妃的意思是,我们可以从静妃处下手。”

踏雪目光微亮,脑海里亦在寻思静妃刚刚所说的话。

两人说着已经走出了景仁宫,看到不远处凌云洛正与静妃相对而立,凌云洛似乎正在被静妃教训。

楚华衣微眯着眼睛看向两人,突然说道:“静妃和九皇子可不像表面那么简单。”

此时,凌云洛恭敬的送走静妃,见到楚华衣再度走了过来,脸上依旧挂着吊儿郎当的笑容。

“皇嫂,我们又见面了。”

“九皇子还真是清闲,时时处处都能见到。”

楚华衣脸上露出疏离淡漠的笑容道。

凌云洛显然已经习惯了楚华衣的态度,丝毫不在意她的淡漠,依旧笑嘻嘻的说道:“我还是那句话,皇嫂在宫中需要多加注意!”

“九皇子话里有话啊!”

楚华衣笑意加深,目光沉沉的盯着他说道。

今日进宫之时凌云洛提醒她多加注意,随后又是静妃帮她躲开皇后的暗算,这对母子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是吗?我不过是表示寻常关心,皇嫂从我的话里听出了什么别的话呢?”

凌云洛不打算说破,只是和楚华衣绕弯子。如此,她也懒得与他周旋,抬脚便想要重新回御花园。

见她要走,凌云洛上前挡在楚华衣面前,笑嘻嘻道:“皇嫂这是急着去哪里?”

“九皇子明知故问,皇后既然已经去了御花园,我们又岂能慢一步呢。”

楚华衣说道。

凌云洛上前一步,凑近楚华衣的耳边低声说道:“皇嫂当真不怕人家再次动手害你?”

“你怎么知道有人害我?”

楚华衣脸色凛然,眸光十分犀利的盯着凌云洛。

凌云洛更加凑近她,轻声道:“因为我神通广大啊!”

他的气息骤然笼罩着她,楚华衣不悦的重重皱眉,立刻向后退了一步,想要与他保持距离。

然而她退凌云洛就进一步,两人的***十分暧昧。

“今日之事多谢九皇子与静妃娘娘,我先告辞了!”

不是楚华衣不想继续套话,实在是感觉有一道火辣冰冷的目光戳她的后背,像是要将她身体戳出两个洞来。

骤然,冰冷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本王倒是不知道自己的王妃与九弟竟有这么多悄悄话要说。”

凌云洛看到凌云彻过来,眼底闪过一抹狡黠。

原来他刚才是故意的!

楚华衣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回头朝凌云彻露出一个甜美温柔的笑容。

“夫君,刚才九弟和静妃娘娘帮了臣妾一个大忙,他正要告诉臣妾他是怎么知道宫中有人意欲加害臣妾的呢。”

凌云洛眉毛一挑,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楚华衣,她居然当着他的面直接和凌云彻说了,这让他该说什么。

凌云彻闻言果然看向了他,深如寒潭的眸光刺得他不敢直视,这个七哥向来可怕。

“九弟,本王爱妃所言当真?”

当然是真,但他不会傻到直接告诉凌云彻!虽然静妃已经趟了这趟浑水,但他还不想那么快暴露自己。

于是,凌云洛打着马虎眼道:“我不过是和皇嫂开了个玩笑,皇嫂倒是当真了。七哥,父皇找我还有事,我先走了。”

说完,立刻脚底抹油,迅速离开了现场。

踏雪见他们二人有话要说,立刻退到一边。

“夫君先不要生气,事情并不是如你所见到的那样。”

楚华衣生怕凌云彻又像之前一样随意生气,耽误了正事。

随后,楚华衣将景仁宫所发生的事情如实告诉凌云彻。

凌云彻听闻皇后竟给楚华衣下了***药,浑身上下顿时散发出浓郁的杀气,他黑眸沉沉,低声道:“踏雪,你先将王妃送出宫,剩下的事情本王处理。”

“你怎么知道……”

“本王的属下,无论变成什么样子,本王都能够认出来。”

凌云彻利落的回答楚华衣的问题。

“我还不能回去!”

楚华衣差点被皇后暗算,心中正窝着一肚子火,她倒是想看看皇后给她找了怎样的一个男人。

凌云彻自然理解楚华衣的感受,但他不能够让她独自冒险。

“听话,先回去!”

凌云彻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楚华衣见自己无法说服他,便假意答应了凌云彻,“好吧,踏雪,我们走!”

说完便离开,直到凌云彻也离开了,她才复又折返朝御花园走去。

“王妃……”

“踏雪,皇后今日害了我一次没成功,自然不会再下手。”

楚华衣态度很坚决,踏雪无奈只能跟在她身边。

“我倒要看看她这样做的目的,为何三番两次要杀我!”

上次杀手阁的杀手虽说是楚若宁重金请来的,但背后的人可能是皇后,今日之事后,楚华衣就更肯定是皇后了。

更何况,只有接近皇后才能查到音妃之死的真相,所以现在离开就是和她撕破了脸,以后在想要接近皇后他们就不容易了。

两人来到御花园的时候,众女人们正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皇后则温柔有度与其他后妃说笑,似乎刚才景仁宫所发生的不快全然没有影响到她。

楚华衣刚想走过去,却被楚若宁挡住了去路。

“楚华衣,你过去是想巴结皇后娘娘吗?”

今日因着是凌云霄允许她进宫里来的,所以皇后对她的态度很好,楚若宁心里燃起希望,见到楚华衣忍不住嘚瑟起来。

“楚若宁,本王妃现在没空搭理你,你最好识趣的走开!

“楚华衣,你不会得意太久的!”

楚若宁被她的话***得一下子涨红了脸,气急败坏的说道。

一惹就急,楚华衣还以为楚若宁经过那么多事情后,性子能够有所改变,殊不知还是这副德性。

她还要去找皇后,先撇清与静妃的关系,再找机会试探皇后关于当年音妃之死的事情。

“楚若宁,手好了就忘了痛吗?”

楚华衣目光故意落在楚若宁藏起来的手腕上,她的手伤虽然已经治愈,恢复了七七八八的力气,但也留下了两条蜿蜒丑陋的疤痕。

为此她正想尽祛疤的方法,然而却无果。

如今被楚华衣当众指出,既感到愤恨,又觉得丢了脸面,但碍于围观的人逐渐增加,一张秀丽的脸竟气得变了形,狰狞可怕。

见她说不出话,楚华衣懒得恋战,只消轻描淡写丢了一句,“楚若宁,你的双手我迟早会来取。”

你的命,我也迟早会要!

话音落下,只见楚若宁眼底飞快闪过一丝得逞的狡诈笑容,人群里陡然响起一道尖细的女声。

“胤王妃好大的脾气,动不动就想要别人的双手,不懂本公主这双手可适合你?”

苏雪颖不知何时出现在了御花园里,看到楚华衣与楚若宁便走了过来,作恍然大悟状道:“哦!胤王妃不会直接取本公主的手,只会借刀杀人,借别人的手来达到自己的目的。”

“西启公主这话从何说起?”

楚华衣轻笑,司炎君还真是给她树了个劲敌啊!

“那日本公主与楚小姐同游五湖,见到王妃您与东临太子相谈甚欢,便前去打招呼。谁料王妃不分青红皂白竟呵斥掌掴楚小姐,让本公主看得心惊胆战的啊!

后来竟听闻王妃回丞相府的时候,再度为难楚小姐,还废了她的双手。

王妃,那日本公主也在场,这双手保留到今天我真该庆幸。”

围观众女闻言皆嘘叹不已,而楚若宁也是满脸委屈,泪眼盈盈的模样,看起来甚是楚楚可怜,让人同情。

原来在这等着她呢,只是苏雪颖居然会听楚若宁挑拨,做出这样与她身份不符的事情,显得真没格调!

楚华衣闻言脸上没有一丝愤怒与慌乱,而是似笑非笑的盯着苏雪颖,嘲讽道:“我没想到西启公主年纪轻轻记性就那么差,还喜欢道听途说不辩是非。”

“你居然敢辱骂本公主!”

苏雪颖气急,伸手就拔出腰间的长鞭,“啪嗒”

一声甩在地上。

楚华衣自然不怕她动手,因为她知道皇后不会坐视不理,而她亦能保证自己不受伤。

“西启公主与人聊天的方式一直都这么特别,只是这鞭子比上次的看起来精致多了,莫非是东临太子又送了你一条?”

楚华衣这句话里的意思太多,引起众女们浮想联翩,纷纷议论开来,把注意力从楚华衣与司炎君同游的注意力转到苏雪颖与司炎君的八卦上。

苏雪颖自小就追着司炎君身后转是众所周知的事情,但这么多年过去,司炎君根本没有娶她的意思,甚至这次前来北祁是为了议亲。再说,哪个男人会送心爱的女人鞭子这样的东西呢,显然都是苏雪颖一厢情愿。

北祁女子多矜持,所以苏雪颖的行为被这些贵女们取笑,她的话自然也就被大家暂时忽略了。

“楚华衣,你这个不要脸的贱人!”

说着,苏雪颖就想扬起鞭子朝楚华衣打去。

踏雪见状想上前保护楚华衣,被她暗中摆手阻止,此刻皇后在众人的簇拥下已经走了过来,贵女们自觉的给她让开了一条道。

“住手!”

皇后一改往日的温柔,声音十分严肃道。

苏雪颖转脸看到是皇后来了,丝毫没有收敛嚣张的气焰,手中依旧持着长鞭,傲慢的扬着下巴敷衍的向她行礼。

“见过北祁皇后!”

皇后眼底闪了闪,将不满压下去,脸上维持着浅浅淡淡的笑容。

“西启公主,这里是皇宫内院,不可使用武器。”

琴心冷着脸上前说道。

苏雪颖本想说什么,被身后的绿珠速速阻止,她不情不愿的将鞭子收了起来,狠狠的瞪了楚华衣一眼。

今日她听楚若宁说楚华衣身边没有人保护,便前来羞辱她,差点就能够当众让楚华衣出丑,没曾想自己不仅被楚华衣明嘲暗讽一番,现在还被皇后阻止了。

她十分不悦的对皇后说道:“你们都是一丘之貉,包庇这样水性杨花的贱女人,本公主不与你们多言!”

说完甩袖离开。

听了她这话,众人脸色均是青白交加。

苏雪颖显然骂他们是水性杨花的贱人,这对他们而言是***的羞辱,无法忍受。只是他们将这股怨气放在了连累他们的楚华衣身上,不满的暗讽数落楚华衣。

皇后温柔的对他们说道:“西启公主初来乍到不懂事,你们就不要与她计较了,都各自玩去吧。”

皇后如是一说,大家也只好将怨气压下,狠狠的瞪了楚华衣一眼才离开。

无辜躺枪的楚华衣留在原地,向皇后福身行礼谦恭道:“多谢皇后娘娘相救。”

皇后饶有兴趣的打量了楚华衣一番,才伸手虚扶她道:“衣儿起来吧,刚才受惊了吧。”

“回皇后娘娘,衣儿没事。”

楚华衣轻轻摇头,略为无奈道,“看来西启公主对我的误会很深,只能以后找机会化解了。”

说完意味深长的看向皇后,“皇后娘娘不会也和西启公主一样,听信别人的挑拨,对衣儿也存在误会吧?”

“哦?衣儿何出此言?”

皇后明知故问道。

即使没有楚若宁挑拨离间,按照凌云霄所言,皇后也深知痊愈后的楚华衣已经不是以前那个任由他们摆布的棋子了。

只是,他们还想利用这颗棋子的最后价值。

楚华衣也知道这一点,所以盈盈一笑道:“衣儿自从病愈之后记忆便混乱不堪,许多以前的事情都被记得了,又没有人告知,所以日子过得浑浑噩噩的。”

闻言,皇后立刻做出心疼的表情,语气更加柔和。

“可怜的孩子。”

楚若宁见状在一旁暗自着急,她露出笑容道:“姐姐现在过得也很幸福,胤王爷对你可是疼爱得很啊。

天下聘十里妆小说点评

天下聘十里妆是一本十分好看的小说,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值得一看,推荐阅读。了解更多,可以本站搜索关键词:天下聘十里妆完整章节在线阅读,楚华衣凌云彻小说,完本小说天下聘十里妆楚华衣凌云彻全章节阅读,感谢关注未来小说阅读。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