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女染霜华(上官琼白幽)

医女染霜华(上官琼白幽)

导读:《 》小说主角上官琼白幽呀,在这里提供柠檬呀的小说免费阅读。主要讲述了:“白幽。”白凤念着白幽名字,眼中迸射出犀利的光,但是嘴上却道,“女儿还没有把她放在眼里,女儿生气的是其他的事。”“那是怎么回事?”听到不是白幽的事情,沈氏放下炸毛的姿态,耐心的询问道。白凤便把三皇子给白幽送衣服的事情说了一遍。那衣服她一眼看过去就知道是上好的江南丝绸,蜀中刺绣,是千金难买的好物件,首饰也都是精品中的精品,而她长这么

小说介绍

《 》小说主角上官琼白幽呀,在这里提供柠檬呀的小说免费阅读。主要讲述了:“白幽。”白凤念着白幽名字,眼中迸射出犀利的光,但是嘴上却道,“女儿还没有把她放在眼里,女儿生气的是其他的事。”“那是怎么回事?”听到不是白幽的事情,沈氏放下炸毛的姿态,耐心的询问道。白凤便把三皇子给白幽送衣服的事情说了一遍。那衣服她一眼看过去就知道是上好的江南丝绸,蜀中刺绣,是千金难买的好物件,首饰也都是精品中的精品,而她长这么

小说精彩章节

白凤也意识到自己不能太骄傲,毕竟府里只有她一个人能够天天用上醉脂堂的水粉和香膏。

她拉着白幽的手,指着身后丫鬟手上的托盘,故作神秘,“妹妹,猜我今天给你带来了什么?”

白凤带了四个丫鬟,白灵带了两个,白凤的四个丫鬟手上,一人一个托盘,用红布盖着。

无事不登三宝殿,终于到正题了,白幽也很配合,一脸好奇的看着丫鬟手上的托盘,“姐姐带了什么?”

白凤一手拉着白幽,一手揭开了托盘上的红布,“明日就是上巳节了,府里的人要一起出去游玩。母亲念在你们刚回来,手中没有银子做节日的新衣裳,便把我和母亲去年的衣服送给你们吧。”

饶是白幽的涵养极好,都忍不住在心里翻白眼,又是衣服,还有完没完。

“姐姐,你们就留着自己穿吧,前几日府上给做的新衣服,我还没穿过一遍来呢!”

白幽虽然不懂古代的布料,但是眼光还是有点。看得出来,这些衣服的布料也就比日常穿的好了一到两个等级而已,确实不算好料子,如果不是样式新颖,花样繁复,和京城官宦人家日常穿的衣服也没有什么区别。

白凤轻拍着白幽的手,“妹妹有所不知,这上巳节,不仅是祈福消灾的好日子,更是京城里所有的青年男女集会的日子,个个都盛装出席,你那些衣服日常穿穿尚还可以,但是到了节日里,就有些不上台面了。”

白幽看着白凤的手,不得不说,白凤的手保养得真好,白白嫩嫩,跟豆腐一样,相比之下,倒显得白幽的手有些干瘦。她不着痕迹的把手抽出来,“多谢姐姐关心,我相信爹爹不会让我们在节日上出丑的。”

她就不信,就算她不要脸面,白敬宇还不要脸面吗?

白凤听了脸色有些黯淡,“妹妹不知,爹爹在外向来以寒门清贵的形象示人,府上的用度也一贯节俭。但是世人都是势利眼,京城的贵女,但凡有些脸面的,哪个不攀比?姐姐我每年都是煞费苦心,才能在她们中间不至于被人笑话。”

白凤这番话一半真情,一半做戏,白幽都差点以为白凤是真的为自己好了。

“姐姐的苦我也理解,但是姐姐的衣服我还是不能接受,我怎么忍心夺取姐姐的心头好呢?”

白凤还要再说,兰儿从外面走了进来,恭敬行礼道:“小姐,三皇子派人来了。”

白幽不想再和白凤虚与委蛇,正好可以转移下注意力,“让他们进来吧。”

兰儿引着外面的人进来,只见为首一个公公面带喜气,托着一盘锦衣华服,后面六个宫女,有两个也是托着衣服,四个托着满盘的首饰。

白凤看着托盘上的东西,脸色顿时变得难看。白灵则是又羡慕又嫉妒,眼睛闪闪发光的看着托盘上的衣服和首饰。

公公上前给白幽行了一礼,声音尖细中带着喜悦,“给二小姐请安,二小姐,我们三皇子因为腿伤,明儿个上巳节不能陪您游玩,特令老奴给您送了些衣服首饰,祝您玩的愉快。”

白幽上前一看,衣服的料子看着柔顺细腻光滑,比白凤送来的衣服不知道高了多少档次,而且上官琼还挺细心的,竟然连林氏和白瑞的衣服以及配饰也各送了两套。

白幽随手从首饰里拿出一颗珠子,递给公公,“有劳公公跑一趟,这颗珠子就赏给你吧!”

公公连忙点头哈腰,给白幽赔笑,“二小姐您折煞奴才了,奴才哪儿敢要您的东西?”

白幽立刻就明白了其中的关节,“如果三皇子问,就说是我赏的,他不会怪罪你的!”

公公得了保障,才笑眯眯的接过珠子,“奴才谢二小姐赏。”

白灵看着白幽把那么大一颗夜明珠随手给了公公,恨不得亲自上前夺过来,自家姐妹都不给,却给一个外人!

白凤也是心情复杂,想她母亲沈氏得了一颗夜明珠也不敢自己私藏,还要拿出来孝敬给老夫人,白幽却是随随便便就出手了。

公公低垂着小眼睛一扫,白灵和白凤的表情都尽数落到了他眼里,白凤四个丫鬟托盘上的旧衣服和黯淡无光的首饰也没落下。

凭他在宫里多年摸爬滚打的经验,怎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便有心替白幽长面子,“二小姐,我们三皇子说了,上巳节要您一定穿着他送的衣服,佩戴他送的首饰,就当他陪您一起游玩了。”

白幽虽然不知道上官琼为什么有这么一句话,嫌他管的宽,但众人面前也不好拂了上官琼面子,满口答应下来,“那是自然。”

公公这才放心,如此便不怕二小姐的好东西被人贪了去,“那二小姐如果没有什么事,奴才就回去复命了?”

“公公慢走,”白幽说着,吩咐兰儿,“你去送一送公公。”

公公和兰儿走后,白幽故意拿着衣服在白凤和白灵面前展开,“没想到三皇子这么贴心,这衣服不仅料子摸着***,样式也好看,大小还正合身,”

说着,拿眼斜瞥白凤带来的衣服,“既然三皇子送来了衣服,就更不能烦大姐了。那些衣服,姐姐还是拿回去吧!”

白凤脸色变得像个调色盘似的,好久才憋出来一句,“妹妹真是好福气,只是三皇子的腿……”

她说到这里故意停顿了一下,才接着道,“不过三皇子心里有妹妹才是好的,妹妹幸福才是最重要的。那我就先回去了。”

白幽不得不佩服白凤果然会装,都当面打脸了,还能忍着心态不崩,最后还不忘反打一招,想用三皇子的腿上来***她?如果是原主说不定真的会被打击到,但是对于现在的白幽来说嘛,呵,有前世的别墅在,她治不好的病还真的不多。

白幽笑眯眯的看着白凤和白灵努力绷着才不至于炸裂的表情,“姐姐慢走,白灵妹妹也慢走。”

白凤刚出了梅园,脸色就拉了下来。

白灵跟在旁边小心翼翼的瞅着白凤的脸色,“大姐姐,既然二姐姐不要,你这些衣服……不如送给我吧?”

白凤这才从自己愤怒的情绪中走出来,瞧着白灵眼馋的看着她的那些衣服,换了一副和颜悦色的好神色,拉着白灵的手道:“好妹妹,我想着你年纪还小,就思量着把衣服先送给白幽,等过一两年得着更好的了再给你,既然你想要就拿去吧。”

白灵虽然心知白凤虚情假意,不过为了得到她的衣服,也跟着扮演起姐妹情深的戏码,“灵儿多谢大姐姐,大姐姐真好。”

白灵乖巧的称谢和夸赞,多少让白凤找到了一丝安慰,拿出大姐的架势,“还是灵妹妹懂事,不像有些人,不识抬举。”

白灵自然知道她说的是谁,跟着煽风点火,“不仅如此,还亲疏不分,那么好的东西随手就赏给一个太监,也没有说给姐妹们分点。而且我看……”她小心瞧着白凤的脸色,“她给太监的珠子比大姐姐和母亲那日送给祖母的还要好一些。”

说到这里,白凤也气,想要对付白幽,却觉得有失自己相府千金的身份,瞅着白灵,心生一计,“左右不过一颗珠子罢了,日后让母亲再去寻些好的便是。真正让我看不过眼的,是她得了宫里的赏赐却不给我们姐妹们分享,我倒还罢了,一来我是大姐,二来我也不缺什么,但是她是你的姐姐,也不说照顾着点你,连一件首饰也没说要给你。”

白灵到底年纪小,虽然直觉白凤也没安什么好心,但那话却实打实的说进了她的心里。想着那么多的好东西和自己无缘,她就莫名的恨。

白凤见自己的话生效,也不多说,“折腾了这半日,我也有些累了,下午还得去祖母那里,看看我做的帷帽祖母戴着合不合适,我就先回去休息了。灵妹妹要不要到我那里坐一坐?”

白灵强忍着心中的不快,勉强道:“我就不去了,这些衣服我还要回去改一改。”

“那我们明日见喽?”白凤又悄声嘱咐白灵一句,“我的话妹妹好好思量一下,看看是不是有道理。”

说完,就带着丫鬟娉娉婷婷地走了。

白灵站在原地,拳头握了几握,“白幽,白凤,迟早有一天,我要把你们都踩在脚下!”过了好一会儿,平息了自己心中的情绪,才带着丫鬟回自己院子了。

白凤回到自己的房间,再也忍不下去,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是一顿乱摔。

沈氏就这么一个宝贝女儿,听到白凤房里这么大动静,连忙进来问,“凤儿这是怎么了?白幽那丫头又欺负你了?”

“白幽。”白凤念着白幽名字,眼中迸射出犀利的光,但是嘴上却道,“女儿还没有把她放在眼里,女儿生气的是其他的事。”

“那是怎么回事?”听到不是白幽的事情,沈氏放下炸毛的姿态,耐心的询问道。

白凤便把三皇子给白幽送衣服的事情说了一遍。

那衣服她一眼看过去就知道是上好的江南丝绸,蜀中刺绣,是千金难买的好物件,首饰也都是精品中的精品,而她长这么大,也没有穿过这么好的衣服,更没有戴过那么名贵的首饰。

一想到每次聚会的时候,她在一群贵女中间,像个乡下来的土包子,心中就委屈难忍。

白家底子薄,这是没办法的事,沈氏听了也只得轻声安慰,“乖,不生气,不值得,三皇子现在残废已经成了定局。而凤儿你只要成功的引起大皇子的注意,将来就是大皇子妃,太子妃,皇后,你还愁没有好衣服穿没有好首饰戴吗?”

被沈氏这么一说,白凤心里好受了些,也只有想到将来她要披上凤袍,母仪天下,眼前的一切才能让她觉得还有希望。

“可是,年年上巳节,女儿虽然品貌在一众女孩中都是上乘的,但是……”白凤说到这里便红着眼、咬着唇,不再说话。

以往的上巳节,她的衣服和首饰都不算上乘,全是靠着她的心思巧,在花样上取胜,但是作为一个女孩儿,怎么可能没有一点虚荣心呢?

沈氏如何不知道女儿的心思,白家家底薄弱,每次节日聚会,不仅仅是女儿,府上的女子都是倍感窘迫,是以老夫人收到夜明珠的时候才会那么高兴。

沈氏沉默了一会儿,似乎是下了什么决心,“我去求求你父亲。”

“父亲会答应吗?”

白凤闻言,惊讶地抬头看着沈氏,然而虽然这样问,但是眼里的渴望早已出卖了她的心思。

沈氏一咬牙,“你放心,我保管到时候让你穿得漂漂亮亮的,不比其他人差。等下午到老夫人那里,你按我的眼色行事就行。”

而梅园,没了塑料姐妹花的干扰,白幽很高兴的拉着林氏和白瑞试穿新衣服。

等兰儿和夏河给白幽梳妆好的时候,两人都有些看呆了。

“小姐穿上这身衣服,打扮起来,真的堪比仙女了!”

兰儿见过的***不少,白幽绝对是排在前面的,尤其是那一双灵动的眸子,为整张脸增色不少。

夏河也由衷的赞叹,“等明日到了集会上,不知有多少女孩要嫉妒小姐呢!”

白幽很满意兰儿和夏河的反应,迫不及待的出了房间,想看看林氏和白瑞打扮的怎么样了。

白瑞已经出来了,换上了上好的绸缎锦袍,也有了富家小公子的味道,唯一不足的就是白瑞还有些怯生,看上去有些气势不足。

不过这些都不是问题,白幽欢喜地捏着白瑞的小包子脸,“我们瑞公子真是一枚风度翩翩的美少年啊!”

白瑞赶紧扒下白幽的手,“姐,下人都看着呢!”

“哟,”白幽听了,又捏了一下白瑞的包子脸,“我们的小包子还害羞了,成了红皮的了。”

“我真的是美少年吗?”白瑞捏着衣角,有些求证似的问道。

“那是自然啦,你现在是一枚可爱的包子美少年,如果气势足一点的话,就是一枚威武的小狮子美少年啦!”

白瑞听了,立刻挺直了腰板,大声道:“我要做小狮子,不要做包子!”

看着白瑞可爱的样子,白幽不由得开怀大笑起来。

姐弟二人在外面打闹了好一会儿,林氏才遮遮掩掩的出来了。

白幽上前亲切的拉着林氏,大大方方的站了出来,“娘亲在我们姐弟面前还害羞什么呀!”

医女染霜华小说点评

医女染霜华是一本十分好看的小说,小说情节设定精妙绝伦,实属佳作,值得一看。值得一看,推荐阅读。了解更多,可以本站搜索关键词:医女染霜华全本章节在线阅读,上官琼白幽小说,《书名》小说全文_上官琼白幽完整版阅读,感谢关注未来小说阅读。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