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妃在上:禁欲王爷快侍寝(夏侯婴 殷荃)

毒妃在上:禁欲王爷快侍寝(夏侯婴 殷荃)

导读:《毒妃在上禁欲王爷快侍寝》无删减版阅读,这本小说由一朵羞花著写的小说里,男女主角夏侯婴殷荃的故事正在慢慢展开,小说剧情跌宕起伏,喜欢就不要错过了。精彩内容:“他是吃错药还是有自虐倾向?”隔着一个院子远远

小说介绍

《毒妃在上禁欲王爷快侍寝》无删减版阅读,这本小说由一朵羞花著写的小说里,男女主角夏侯婴殷荃的故事正在慢慢展开,小说剧情跌宕起伏,喜欢就不要错过了。精彩内容:“他是吃错药还是有自虐倾向?”隔着一个院子远远

小说精彩章节

她的想法总那么光怪陆离,这种时候,难道不该像个普通女子那般去思考通关的办法么?

如是想着,夏侯婴原本抿成直线的绯红薄唇忽而绽开一丝细小的缝隙。

殷荃,从来都不是个普通的女子……

用普通女子的标准来要求她,或许真的如卫钧所言,是他过于严苛了。

看着夏侯婴高贵冷艳漠然刻板的绝色美人脸上似绽放出一丝若隐若现的清雅笑意,殷荃当即看直了眼,下巴掉了一地。

在笑!

洁癖狂魔居然在笑?!

等等,她刚刚说的话里哪句有笑点么?!她得好好回想一下……

回想来回想去,殷荃发现,她刚刚说过的话里除了“为什么就你死了这么多老婆”外,就只剩下那句“被你堪比茅坑臭石的变态个性给憋屈死的”了……

皱了眉心,殷荃困惑了。

夏侯婴的脑回路果真不是一般人可比……

实在是奇葩中的高级葩,高级葩中的战斗葩!

他的笑宛如雪山花开,冰川消融,如春季里吹绿柳枝的第一缕暖风,如皑皑雪原中随风摇曳的一簇雪莲。因为稀有故而绝色,因为绝色故而珍贵。

珍贵到只用眼睛看只用心去记已经远远不够,殷荃甚至开始深深惋惜,为什么自己不是身体穿越,好歹还能用手机给他多拍几张照片,有机会回去的话,还能发到朋友圈儿,大肆宣扬:这是我的男人!

察觉到殷荃忽而变得有些迷离的目光,夏侯婴蠕动了一下菲薄的唇线,这次没有阻止她。光线昏暗的书房里,她通透澄澈的眸子上好似蒙了一层水雾,透着氤氲的珠光,像遥遥深海中独一无二的黑色珍珠,在这夜色中散发出只属于他的魅惑光彩。

静静的瞧着她,他心想,要是她不那么多话,不那么放纵,不那么随性而为,他可能……

夏侯婴没有继续想下去。

即便光辉如她,他也断不会让她成为自己前路上的其他可能。

“本王还有公事,你可以出去了……”

此时一名白衣卫士进来掌灯,夏侯婴淡淡开口。

没有多做挣扎,殷荃虽不喜夏侯婴加诸在她身上的许多规矩,但这并不表示她是个毫无眼力见的人。

瞅了眼他手边几乎与肩齐平的奏折,她跟着那白衣卫士一起走了出去。

“唉,你先别走。”见那白衣卫士关好门,她将那人叫住。

“殷姑娘有何吩咐?”对此毫无意外,白衣卫士站住,态度很恭敬。

“你叫什么?”

“属下寇允。”白衣卫士淡淡应声,声音很轻,似是怕扰了王爷办公而刻意放轻的。

“我们进内庭说。”没有立即开口,殷荃朝寇允指了个方向,遂朝前走去。

竖着耳朵听了大半夜,也没听见隔壁房间的动静,殷荃终于再也忍受不住瞌睡虫的困扰,就那么维持着“头悬梁”的***睡了过去。

夏侯婴是三更的时候回房的,路过殷荃门前时瞧见她那古怪的睡觉***,不由眉心皱皱:“她在做什么?”

“回主子的话,殷姑娘有话要对主子您说,一直等您回来,只是……”

没等住,还是睡过去了……可那种把头发绑在房梁上是个什么古怪的睡法?他要怎么解释才能让主子明白殷姑娘口中所说的“头悬梁”?

卫钧停住,半天也没想好要怎么把话题继续下去,只得沉默。

皱着眉心稍稍舒展开,夏侯婴抿抿唇,推开殷荃房门走了***,直看得卫钧一脸怔愣。

这,这种时候他应该怎么做?

主动告退?

还是……

一边胡乱的思索着,一边朝敞开着的房内瞟,卫钧实在很纠结很忧伤。

只见夏侯婴朝睡姿古怪的殷荃走去,将绑在她头发上的白色绸缎解开,继而将她抱到榻上,就在他刚要放手时,后者突然伸出双手将他紧紧勾住。

体内那股奇异的躁动怦然迸发,夏侯婴能清晰的感觉到她柔滑肌肤摩擦在自己侧颈上引发的灼热。

鼻间有清爽的香气在徘徊,是属于她独一无二的甘甜味道,他忽然就想白天里她那裸露在外的大片雪白肌肤,那阳光下几乎吹弹可破的***触感,那莹白如春雪极富弹性的曼妙身姿。

这一刻,夏侯婴失神了,忘了松手,忘了摆脱。

门口,瞧着这一幕的卫钧突然有种解脱的感觉。

即便再位高权重生人勿近的主子,也终究是需要休息的普通男人……

如此想着的卫钧主动且自觉的默默告退了,临走前还贴心的替屋内的两人关上了门。

“振业……不要丢下我,好不好?”

脑内“嗡”了一声,夏侯婴遽然一僵,胸口似有巨石碾过,忽然一口黑血从他嫣红的唇角溢了出来,滴在她微微敞开的领口内,染上她的锁骨。

月光倾泻,映的她锁骨雪般莹白,那一滴黑血,如同绽放在皑皑雪原间的一朵梅,妖艳,邪肆。

冰冷的怒气像燃烧着的幽蓝火球在夏侯婴体内来回冲撞,将他的五脏六腑撞的七零八落,连同那抹刚刚冒头的欲望一起顷刻间燃烧殆尽。蓦地,就在此时,侧颈忽然被濡湿。像一蓬骤雨,浇灭了他胸中来势凶猛的烈火。

他记得,她中毒神志不清的时候,也曾在睡梦中喊出过这个名字。

每次喊到这个名字的时候,她,总是流泪的。

愤怒变成了莫名的疼痛,他将她的双臂从自己脖子上拉下,动作,前所未有的温柔。

恣意如她,心里也有个打不开迈不过的枷锁么……

翌日,见着夏侯婴从自己房内走出,卫钧当时就困惑了。

察觉到他略显异样的神色,夏侯婴动动唇:“把去年一年猫眼对顾楼南的侦查结果送到书房,本王要查验。”

闻言,卫钧顿时小跑着从他门前消失,一点多余的声音都没发出。

今天一整天,端王府的气压都低的仿佛冰冻。走路不敢放慢,说话不敢大声,就连喘气都得捂着嘴喘。

“他是吃错药还是有自虐倾向?”隔着一个院子远远的朝书房看去,殷荃问向身后的卫钧。

“这……属下不知。”卫钧是真的不知道。

不过你为什么不知道……

万分不解的望着殷荃,卫钧蹙眉。

“你为什么这么看着我?”

“不,没什么。”终究还是选择了三缄其口,卫钧发觉,他好像已经知道些什么了。

“哎你急着走啊,我说你家主子把自己关在书房了一整天了,也不怕把自个儿关出个自闭症来,今儿个一天,他也没吃过东西吧?”

眼疾手快的扯住欲待逃走的卫钧,殷荃说着朝大门紧闭的书房偏偏头。

闻声摇头,卫钧忽然两眼冒光,道:“难道姑娘你打算……”

“打算什么?打算把那个面瘫喂饱了然后让他变着法的折磨我么?我有那么想不开么?”

卫钧风中凌乱了。

毒妃在上:禁欲王爷快侍寝小说点评

毒妃在上:禁欲王爷快侍寝是一本十分好看的小说,小说一个眼神,一个动作都足以让你深陷其中,为男女主的爱深深吸引。值得一看,推荐阅读。了解更多,可以本站搜索关键词:毒妃在上:禁欲王爷快侍寝最新章节在线阅读,夏侯婴 殷荃小说,《毒妃在上:禁欲王爷快侍寝》夏侯婴殷荃大结局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感谢关注未来小说阅读。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