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色无边:公主聆我情(慕容喆 安文夕)

魅色无边:公主聆我情(慕容喆 安文夕)

导读:《魅色无边公主聆我情》小说作者是青酒半盏,主角是慕容喆 安文夕。精彩片段:安文夕压制着胸腔的疼痛,熄了殿内的灯,立到床榻前,不去看床榻上那交颈而卧在的两具身体,开始闭目养神。北宫喆的大手不停地在安芊柔身上游走,引得她一阵阵娇呼,他凌冽的双眸没有半点欲望,心中涌起一阵烦躁,抬眼看向床侧那道依旧笔直的身影,北宫喆心中的烦躁越来越盛。“谁许你熄得灯?”北宫喆厉声道。

小说介绍

《魅色无边公主聆我情》小说作者是青酒半盏,主角是慕容喆 安文夕。精彩片段:安文夕压制着胸腔的疼痛,熄了殿内的灯,立到床榻前,不去看床榻上那交颈而卧在的两具身体,开始闭目养神。北宫喆的大手不停地在安芊柔身上游走,引得她一阵阵娇呼,他凌冽的双眸没有半点欲望,心中涌起一阵烦躁,抬眼看向床侧那道依旧笔直的身影,北宫喆心中的烦躁越来越盛。“谁许你熄得灯?”北宫喆厉声道。

小说精彩章节

这是拿她做军妓么?安文夕眼底盛满了讥笑。

“皇上,这怎么可以……”左言有些看不下去了。

“左言,你大胆!”北宫喆打断他,厉声吩咐道,“青玄,你去挑选三十将士,今晚就让她来服侍他们!”

“皇上……”

“怎么,连你也要忤逆朕?”

“好,北宫喆,如你所愿!”安文夕唇边绽开了妖冶的笑,然后决绝的走进了训练营。小小的背影极是纤瘦,但脊梁却挺得笔直。

红纱软帐,幔影重重。

安文夕静卧在软榻里,声音冷涩的对床幔外道:“皇上令奴来服侍各位,怎么都不进来?”

据说羲和公主倾城绝色,当今皇上在大安做质子时,和羲和公主情投意合,青梅竹马。如今这个年轻冷毅的帝王却将她赐给了他们,但他们却没有勇气动皇上的女人!

这时一截雪白的藕臂伸了出来,“都愣着做什么,不敢进来么?”

“你真是淫——荡的可以!”北宫喆拖住安文夕的胳膊,粗鲁的扯开她胸前的衣服,露出了一片***。

“全部下去领罚,青玄,换三十人!”

微风拂过,纱幔摇曳,模模糊糊勾勒出里面小巧的影子。安文夕眼睛瞥见床边的一只只黑色的靴子,下意识的握紧了腰间的七节长鞭。

“啊!”

“啊!啊!”

一声声尖叫传来,安文夕握着长鞭警惕的看着床榻上一个个捂着自己下半身疼痛难耐的男子,挑起黛眉,对外面喊道,“还有要进来的么?”

不过眨眼的功夫,又是数声痛不欲生的惨叫传来,几个佝偻着的身体滚到床下,夹着双腿,双手捂住胯下,鲜血慢慢染红了地面。

浓浓的***味道充斥着整个大殿,气氛诡异的可怕。

北宫喆站在殿外一动不动,薄唇轻抿,拳头紧握,他的目光一直锁在殿内。

他身侧的青玄微叹了口气,明明是在乎的,为何要选择如此折磨她?

“皇上,不好了,殿内出事了!”内侍急忙跑出来。

她出事了?!北宫喆眉心一跳。

内侍只觉眼前扫过青色的衣摆,再次抬起头哪里还有北宫喆的身影。

红色的轻纱帐随风而飘,地上是触目惊心的鲜血还有打滚哀嚎的将士,气氛诡异的可怕!众人中央的红衣女子异常的娇小,乌黑的墨发垂至脚踝,包裹着那张巴掌大的小脸,手中的七节长鞭尾端还挂着血珠。

她都做了什么!

安文夕捏紧手里的七节长鞭,缓缓抬起了头,脸色苍白的没有半分血色,大大的眼睛仿佛失去了光彩,而有些空洞。

她不是最讨厌血的么,可她又做了什么?她将三十将士废为太监——手法毒辣精准!

北宫喆紧蹙眉头,劈手夺下她手中的七节长鞭,生生扯成七节。右手扣上安文夕的脖子,慢慢缩紧。

锐利的鹰眸蓄满寒冰,手腕因***而青筋毕露。

安文夕因呼吸困难而双眼微凸,“北……北宫喆……咳……”

“皇上……”青玄不忍心劝道。

北宫喆这才小了力道,安文夕呼吸了一口新鲜空气,对视着他道:“北宫喆,你为何如此对我?”

他在大安为质,她处处护着他,她有的都不会少了他的,她一颗心都给了他,而他灭了她的国,逼死了他父皇,如今还百般侮辱她,这是为什么?

北宫喆讥笑:“为何?你自己不清楚么?”

“我不清楚!”她的眼圈有些发干,酸涩难忍。

好像在他的记忆中她从未哭过,他为她擦泪的手尴尬的停在了半空,周围浓重的******着他,他停在半空的手蓦地出掌,将对面的安文夕甩了出去。

“公主——”青玄来不及抓住安文夕,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轻盈的身子被抛了出去。

胸口火烧般的疼,每次呼吸都痛彻心扉。

“朕今日就废了你的内力,看你今后如何使得了七节鞭!”说完狠狠地踩上刚才被他扯断的长鞭上。

“噗——”安文夕胸腔血脉翻涌,腥甜的味道涌上喉头,她胸口剧烈的起伏着,想要把这可怕的***味压下去,谁知却越来越浓。

“青玄,去挑断她的手脚筋!”北宫喆厉声吩咐道。

“皇上……”青玄突然单膝下跪,“属下做不到,请皇上责罚!”

北宫喆愤怒的踢开青玄,对外面吩咐道:“来人,将青玄带下去,军法处置!”

“北宫喆,你又何必为难青玄!”安文夕嘴角蜿蜒着鲜红的血迹,格外的刺目。

北宫喆看着大口大口呕着鲜血的安文夕,握紧了手中的羊脂玉,扫了眼地上隐忍痛楚的三十将士道:“都下去吧。”

然后走近安文夕,狠狠地捏着她的下巴道:“今晚来惜柔殿守夜,不要误了时辰!”

待北宫喆走后,青玄立即扶起了地上的安文夕,“公主,你受委屈了。”

安文夕摇摇头,苦笑道:“青玄,今日谢谢你。”

“公主,你别这么说。你不要恨皇上,他是有原因的……”

“原因?”安文夕不由的讥笑道。

“够了,青玄!”外面北宫喆隐忍着怒气的声音传来。

青玄立即禁了口,片刻才道:“公主,属下送你回去吧。”

“不必了青玄,我不想连累你。”安文夕吃力的站起了身子。

“公主……”

安文夕看着遍地的鲜血,多年前的那一幕仿佛再一次浮现在眼前,漫天的血红染红了她的眼,全身上下好像每一个毛孔都在疼。

“公主!”青玄还未来得及接住安文夕倒下的身子,便看到她娇小的身子落入了青色的怀抱。

“皇上,不好了,不好了,华贵人落水了!”一个小宫女急急忙忙跑了过来。

华贵人,北宫喆昨日刚册封的前安朝华太尉之女。

北宫喆闻言将怀里的安文夕径直扔给了青玄,便大步迈出了殿门。

左言不知从何处冒了出来,看着脸色苍白的安文夕道:“皇上出手太狠了!”

“皇上这掌本用了五成功力,若不是又收回了两成,公主早就没命了!”青玄抱着安文夕往外走去。

“皇上去了华贵人那里一时半会回不来,我们赶紧带公主去太医院吧!”

“如何?”

“筋脉尽断,恐怕再也习不了武了。”傅太医摇了摇头。

左言和青玄相互对视了一眼,不由叹息一声,不知她知道了又会如何?

“而且心肺受创严重,我先为她开几副药。”傅太医无奈的看了眼安文夕,然后去配药。

片刻傅太医拿着几包草药和两个瓷瓶走过来对青玄道:“一日三次煎服,这一瓶用来敷十公主头上的烙伤,另一瓶擦手上的烫伤。”

无边的红色将她紧紧包裹着、缠绕着,无论怎样都挣扎不脱。胸口是撕心裂肺的疼痛,身上每一处都在痛。

她紧咬着下唇,嘴角弥漫着的***冲击着她的味蕾。

“公主,你醒了。”左言惊喜道。

安文夕打量了眼四周然后挣扎着坐起了身子道:“天要黑了,我要赶回清幽宫一趟。”

“公主,我送你去。”

“左言,不必了。”

傅太医这时端来一晚黑漆漆的药汤来,“十公主,您先喝了药再走吧。”

安文夕接过药一饮而尽,然后将空碗递给傅太医道:“多谢傅太医,今日麻烦你了。”

“十公主折煞下官了。”傅太医躬谦道。

“公主,这是你的药,路上小心些。”

看着安文夕有些踉跄的脚步,青玄眉头微锁。

“你说,那件事真是十公主做的么?”左言问。

“我不相信,但是——”

“但是证据确凿,皇上亦是亲眼所见!”左言无奈道。

“而且,江小姐她还……”青玄的声音逐渐隐没在风里。

那抹小小的身影渐渐消失在了宫门外,她走过的地上似有血迹留下。

嘴里的***被无边无际的苦涩淹没,右脚撞伤,每走一步都撕扯着伤口,并伴随着胸腔火辣辣的疼,她双手吃力的推开颓败的宫门。

“啊!”一声凄厉的叫喊冲击了她的耳膜,这是箐姑姑的声音,她怎么了!

安文夕顾不得脚上的伤,立即跑了过去,“姑姑,姑姑……”

箐姑姑恐慌的坐在地上,离她不远处有一位白衣女子,脚步虚浮,披头散发,面容狰狞可怕,一双漆黑渗人的眼睛正阴寒的盯着她。

安文夕脚步一顿,抬起锐利的眸子紧锁白衣女子冷凄双目,终于那阴寒的眸子划过一丝惊讶。

“姑娘,你是?”安文夕走近去扶起箐姑姑。

那白衣女子朝安文夕飘来,诡异的声音响起:“你不怕我这只鬼么?”

“呵……有时人比鬼更可怕。”

“人比鬼更可怕?”白衣女子骤然停下脚步喃喃低吟,“这话倒没错。”

“你是安宫十公主吧。”这一声倒略显苍老。

“我是安文夕。”

“以后在这清幽宫莫不要打扰本宫!”说完便不见了影子。

箐姑姑吓得脸色苍白,双腿还在颤抖,“公……公主,那是人是鬼?”

“姑姑别怕,世上哪有鬼。”安文夕安慰道。

安文夕和箐姑姑、香茗住在清幽宫的偏殿里,躺在床上的香茗听到脚步声,紧张的神色这才放松下来,“姑姑,公主回来了么?”

“回来了。”

“公主,这里阴森森的,香茗都快吓死了。”

“我倒觉得这清幽宫相对于宫里其他地方是最安全的了。”安文夕唇边绽开了一抹苦笑。

“公主说得对。”箐姑姑叹了一声。

“公主,你的脚怎么了?”安文夕一进门,香茗就发现了不对。

“不小心扭伤了。”安文夕说着检查了一遍香茗的伤,然后对箐姑姑道,“姑姑,好生照顾香茗,今晚我得出去一下。”

“公主,大晚上的你要去哪里,是不是……是不是皇上又要折磨你?”

“姑姑不用担心,你们尽量不要再去后院,免得招惹了刚才那位宫人。”安文夕吩咐完便匆匆出了门。

惜柔殿里,北宫喆静静地看着沙漏,手里把玩着夜光杯,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皇上,时辰不早了,您要不要歇下?”安芊柔小心问道,虽然他封了她为柔妃,且夜夜宿在她的宫内,但是他从没有碰她,就是同榻而眠也不曾有过。

北宫喆目光一直盯着殿门口,仿佛没有听到安芊柔说话一般,突然他放下了手中的夜光杯,目光冷厉起来。

门口多了一抹红色的身影,脚步蹒跚的走了进来。

“奴给皇上和柔妃娘娘请安。”

“不记得时辰了么,嗯?”北宫喆挑起她的下巴。

“为朕宽衣。”北宫喆站起身子,伸开了双臂。

安文夕轻咬下唇,低着头为他解衣扣,熟悉的清凉梨香缠绕着她的鼻翼。

“笨手笨脚!”北宫喆拂开她,自己褪去了上衣,露出了明黄的里衣。

安芊柔咬着红唇,接过北宫喆推下的衣服,把他引到床榻前,不动声色的将安文夕挤到一旁。

“啊~”北宫喆突然抱起安芊柔,引得她一阵娇呼。

“怎么,柔儿害羞了,嗯?”北宫喆似是迫不及待的将安芊柔扔到床上。

安芊柔娇羞万分的瞥了眼北宫喆,眼角斜向安文夕的方向,划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得意。

安文夕压制着胸腔的疼痛,熄了殿内的灯,立到床榻前,不去看床榻上那交颈而卧在的两具身体,开始闭目养神。

北宫喆的大手不停地在安芊柔身上游走,引得她一阵阵娇呼,他凌冽的双眸没有半点欲望,心中涌起一阵烦躁,抬眼看向床侧那道依旧笔直的身影,北宫喆心中的烦躁越来越盛。

“谁许你熄得灯?”北宫喆厉声道。

“北宫喆,你个变态!难道你想让众人都看到你们……”

“啪!”

北宫喆伸手将安文夕霸道的捞到床上,抬眼对一众宫女道:“都下去!”

“安文夕,你莫不是也想得到朕的恩宠?”北宫喆嘴角噙着邪佞的笑。

安文夕胸口被他撕扯的有些喘不过来气,蓦地胸前一凉,她心中大惊,挣扎道:“北宫喆,你住手,放开我!”

“这不是你想要的么,朕满足你!”

“撕拉……”大掌经过的地方,衣衫尽碎,只余下遍地残红。

“皇上……”安芊柔有些委屈的唤了一声,温热的***顺着花颊悄声流下。

感受着身下的身子轻颤,北宫喆粗鲁的扯掉安文夕的肚兜,大手即将覆上那抹柔软,安文夕屈辱的抱着身子,轻道:“北宫喆,你——杀了我吧。”声音中化不开的凄凉悲怆。

北宫喆狠狠地扣上她纤细的脖子,声音嘶哑:“他可以,朕就不可以么?”

她的反抗,她的屈辱,她的颤抖狠狠地在北宫喆心里扎了一根刺!北宫喆握紧了拳头,残暴的把身下的人扫下了床。

“砰——”安文夕背脊被咯得生疼,她已经没有力气去细数又添了多少新伤。

“咳……”嗓子一阵腥甜,她大口大口的吐着鲜血,终于浓重的***将她淹没。

北宫喆将角落里的安芊柔捞了过来,欺身而上。尖锐的脂粉味令他皱起了眉头,他不禁看了眼床下那小小的身影。

“皇上?”

“睡吧。”北宫喆放开了安芊柔翻了身子。

黑暗里安芊柔看着北宫喆的侧影将指甲狠狠地掐进肉里犹不自觉。

梦里,安文夕不停地奔跑,胸口鲜血汩汩直流,身后不远处一脸横肉的男人***的嗓门令人一阵作呕:“大哥,她身上中了枪,跑不远!”

“猎鹰竟然派了个菜鸟!”

突然膝盖处传来的剧痛提示着她双腿皆中了弹,满脸横肉的男人俯视着她,“怎么,这次跑不了吧!”

“带上她,一刀一刀的剜肉,我就不信他会不来!”

全身到处都在痛,一刀一刀……呼吸都变得麻木,她眼静静地看着那人将最后一刀狠狠的刺进她的心脏。

漫天的***和铺天盖地的红色朝她席卷而来,吞噬者她的神识,痛苦的记忆如潮水一般向她袭来。

“不要——”一声凄厉的叫喊划破了夜空。

北宫喆闻声身子一颤,辗转了几次,终于掀了被子,将地上的小人抱在怀里,手探上她的额头。

北宫喆抱上安文夕,大步朝太医院奔去。

床上的安芊柔双眸阴狠不甘,双手拼命的绞着身上的锦被。

爱之深,恨之切,这个男人心中自始至终只有她一个人罢了。

安文夕下意识的抱紧了温暖的怀抱,令北宫喆身形一颤,看了眼怀中的小人紧紧锁起的眉头,加快了脚下的步伐。

“砰!”北宫喆一脚踹开太医院大门。

“太医呢?都给朕滚出来!”

“臣参见皇上。”傅太医慌慌忙忙的跑了出来,看到北宫喆怀里抱着安文夕,心中快速的闪过一抹惊讶。

“起吧,你看看她。”北宫喆将安文夕放了下来。

“别走,九哥哥……”手突然被人拉住。

时隔半年,再次听到她唤他“九哥哥”,北宫喆眉眼都添了一抹他自己也不曾察觉的温柔。

“皇上,十公主高烧不退,怕是……”

“治不好整个太医院皆为她陪葬!”

傅太医身形一矮,“臣自当竭尽全力。”

手紧紧的被人抓着,她似乎在挣扎着什么,苍白的嘴唇被咬出了血珠。

“北宫喆,你去死!”安文夕痛苦的低喃。

北宫喆捂着那只小手的大手下意识紧握,蓦地甩开了那只小手,对傅太医道:“治好她!”

高大的身形笼罩了一层冰冷,年轻的帝王满身戾气出了太医院。

安文夕醒来时三日后,这几天北宫喆再也没有过问过她,她如同被人遗忘一般低调的生活在清幽宫。听说,北宫喆正忙着纳妃,宫中忙的不可开交。

打破她宁静的生活是在十日后,她弯身去捡地上的手帕,却有一只浅色的绣鞋比她更快地踩了上去。

她抬起头,看到一张张扬的小脸正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眼底含着一丝挑衅。

云髻巍峨,朱钗环佩。螓首蛾眉,朱唇玉面。银文蝉曳地纱丝衣,勾勒出了玲珑有致的身材,是个倾城倾国的美人。

“大胆奴才,挡了本宫的路,还不让开!”

本宫?这宫里能有几个自称“本宫”?眼前这个,应该就是北宫喆纳的新妃了!

安文夕再次打量着她,总觉得这张脸在哪里见过。

“你是江向晚?”安文夕曾在北宫喆那里看见过她的画像,那是一个被北宫喆小心保护起来的人。

女子闻言脸色骤变,“安文夕你个***,你没有资格提我姐姐!”

她倒不曾知道江向晚还有个妹妹。

趁她愣神片刻,女子狠戾的鞭子犹如毒蛇的信子一般朝她袭来。她素手接下这一鞭,***往前一拉,女子趔趄半步,差点跌倒。

哪怕她此时内力全无,身法力道还是有的。

这女子的鞭法相较于她可是差得远呐!

女子的愤恨的朝左右使了个眼色,两个腰圆膀粗的大宫女死死的钳住安文夕的双臂,女子嘴角露出一抹阴狠的笑来。

握着鞭子的手指节泛白,可见这一鞭是用尽了力气。这一鞭子下去,必是皮开肉绽,她安文夕还没有沦落到任何人都可以欺辱折磨的地步!

将脚下的土块踢飞,正中那女子持鞭的手,扬鞭的方向一偏,鞭尾顿时砸到了拉着安文夕的大宫女脸上,划下一道鲜血淋淋的鞭痕。

“啊!”

两声尖叫相继而起。

“你们在干什么?”一抹明黄的身影出现在清幽宫的殿门。

“奴给皇上请安。”

“喆哥哥,这个贱婢偷袭我。”

“晴儿,你怎么来这里了,不是说了没有我的允许任何人不得踏进清幽宫半步么?”北宫喆不悦的看着江向晴。

“喆哥哥,晴儿是不小心才走到这里来的……”

“罢了,你回去吧,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喆哥哥,我手疼。”江向晴可怜兮兮的拉起衣袖,露出一小截雪白的肌肤,眼角瞥了眼安文夕的方向,北宫喆看着上面光滑的连半个指印也没有,微微拧了眉。

魅色无边:公主聆我情小说点评

魅色无边:公主聆我情是一本十分好看的小说,小说一个眼神,一个动作都足以让你深陷其中,为男女主的爱深深吸引。值得一看,推荐阅读。了解更多,可以本站搜索关键词:魅色无边:公主聆我情全章节免费阅读,慕容喆 安文夕小说,魅色无边公主聆我情慕容喆安文夕在线免费阅读,感谢关注未来小说阅读。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