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物少爷上凌霄(陆天羽 陆怡)

废物少爷上凌霄(陆天羽 陆怡)

导读:《废物少爷上凌霄》小说作者是新闻工作者,主角是陆天羽 陆怡。精彩片段:见陆天羽点头,陆怡这才松开了手。“发生何事了?”就在陆天羽准备向着王翠娥屈膝下跪之际,突然一个威严的声音,从门外传来。“三伯回来了?”陆怡闻言,顿时脸色剧变,扭头望向门外,只见三伯陆星耀,正大步跨进院中,其速快如流星闪电,几乎眨眼间,便已抵达众人身旁。

小说介绍

《废物少爷上凌霄》小说作者是新闻工作者,主角是陆天羽 陆怡。精彩片段:见陆天羽点头,陆怡这才松开了手。“发生何事了?”就在陆天羽准备向着王翠娥屈膝下跪之际,突然一个威严的声音,从门外传来。“三伯回来了?”陆怡闻言,顿时脸色剧变,扭头望向门外,只见三伯陆星耀,正大步跨进院中,其速快如流星闪电,几乎眨眼间,便已抵达众人身旁。

小说精彩章节

“挡我者死!”陆天羽目露红芒,疯狂冲入前方下人群中,出手如风,对着这帮助纣为虐的恶奴们拳打脚踢起来。

“砰砰”之声不绝于耳,那些下人们的实力,最强的也不过战徒后期实力,那里是陆天羽的对手,很快,便有着一半人被打翻在地,痛苦呻吟起来。

为了救出娘亲,尽快逃离此地,陆天羽完全豁出去了,疯狂运转丹田,立刻,一缕缕浅红色战气,仿若潮水般涌至双拳,每一拳出去,都会有一人哀嚎倒地。

“这小畜生好生厉害,以一敌十,竟然还游刃有余,而且更为可怕的是,这小畜生心机很深,隐藏了这么久,都没有被人发现他早已解除封印,恢复了五行灵根之事,看来,今日必须将他除去,如若不然,日后定成心腹大患!”王翠娥恶毒的盯着陆天羽,目中杀机越来越浓。

目光一扫,王翠娥立刻见到战战兢兢站在一旁的李香慧,顿时一声令下:“抓住那个贱人!”

“是,夫人!”王翠娥从娘家带来的那帮子丫鬟,一个个全都是身手不凡之人,闻言迅速奔至李香慧身旁,很快便将手无缚鸡之力的李香慧抓住。

“小畜生,住手,你若再不住手,我就杀了你娘。”王翠娥奔至李香慧身旁,右手一伸,一把抓住李香慧的头发,疯狂大叫起来。

陆天羽此刻正与最后两名恶奴激战,闻言顿时一惊,毫不犹豫的右拳一挥,击飞右侧那名恶奴,左脚一抬,将最后那名恶奴踢飞,迅速扭头望了过去。

见娘亲已经落入王翠娥之手,陆天羽不由吓得肝胆俱裂,瞪圆了赤红双目,怒视着王翠娥一声怒吼:“放了我娘!”

“哼,小畜生,没想到你还真能忍啊,竟然到了现在,才露出你身怀不弱修为的事情,若是再给你一些时间,或许就要翻天了,但,你没有机会了,今日,就是你的死期!”王翠娥恶毒的盯着陆天羽,得意的喝道。

“我小时候遭遇毒手,被人封印了天生五行灵根,是不是你做的手脚?”陆天羽闻言,立刻听出了弦外之音,顿时恨声喝道。

“哈哈,没错,是我派人做的又怎么样?反正你马上就要死了,让你知晓也无妨。”王翠娥闻言更为得意,直言不讳的冷笑道。

“王翠娥,我与你势不两立!”陆天羽闻言,浑身气血再次上涌,目中怒火,已然足以焚山煮海。

“好啊,现在你娘在我手中,我看你还能怎么样?想打我啊?来吧,只要你敢动我一根毫毛,我立刻将你娘碎尸万段。”王翠娥得意洋洋的盯着陆天羽,她了解陆天羽,这小子从小十分孝顺,只要抓住了他娘,就像是打蛇打七寸一样,他根本不敢乱来。

“你……无耻!”陆天羽不由怒火狂涌,但王翠娥料想的不错,如今娘亲在她手中,陆天羽确实不敢乱来,生怕娘亲有个什么三长两短,只能气得浑身发抖,却是无计可施。

“小红,小绿,你们去抓住那小畜生,其他人,给我盯紧了李香慧,若是那小畜生胆敢反抗,立刻将李香慧杀了。”王翠娥对着身旁的两名贴身丫鬟努了努嘴。

小红,小绿,乃是王翠娥从娘家带来,都有着不俗的修为,全都达到了战徒后期巅峰的实力。

闻言,两名丫鬟立刻恶狠狠的向着陆天羽扑来,想将其抓住。

“羽儿,你快走,别管我了,快走啊。”李香慧见状,顿时吓得六神无主,不顾一切的大声叫喊起来。

“贱人,你给我闭嘴。”王翠娥闻言,顿时恶狠狠的瞪了李香慧一眼,抬起右手,毫不犹豫的就是一巴掌甩在她脸上。

李香慧的半边右脸,立刻高高鼓起,其上留下了五根鲜红的手指印,一缕鲜血,沿着她的嘴角缓缓滑落。

“住手,别打我娘。”陆天羽见状,顿时心痛如绞,疯狂怒喝起来,但投鼠忌器之下,却是不敢轻举妄动,如今娘亲被几名丫鬟抓得紧紧的,可能还未等自己冲上前去,已经被她们下手杀掉了。

眼看小红、小绿越来越近,陆天羽牙齿咬得咯咯作响,却是无计可施,不敢轻易动手。

“唰唰!”就在两名丫鬟距离陆天羽不到三米,陆天羽即将束手就擒之际,就听门外传来几声尖利的破空之音。

“啊啊……”五道白光闪过,那抓住李香慧的五名丫鬟,立刻一个个仰面倒下,胸口位置全都出现了一个拇指大小的血洞,鲜血汹涌如注。

“唰!”还未等王翠娥回过神来,一道翠绿色身影,仿若离弦之箭般从门外冲了进来,仿若旋风般,将李香慧抓住,迅速向着陆天羽奔来。

将战气运转双目,陆天羽立刻看清楚来人的模样,不由又惊又喜的叫了起来:“小怡。”

“是我,天羽哥哥!”陆怡闻言嘻嘻一笑,随即扶着李香慧,在陆天羽身旁站定。

那两名丫鬟,此刻正准备伸手抓陆天羽。

“贱婢,给我去死!”看到这两名丫鬟,陆天羽顿时心头火起,昔日,自己娘亲曾遭受了这两人无数次的欺压,只因自己是个无法修炼的废物,无法保护娘亲,所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欺负,却无计可施,今日,是算总账的时候了。

“咔嚓!”陆天羽右手闪电般前伸,狠狠抓住小绿的手,***一扭,小绿立刻痛得呲牙裂嘴,杀猪斩羊般的尖声大叫起来,整条右臂,迅速脱臼,软绵绵的垂下。

“澎”陆天羽右手一松,继而紧握成拳,一拳狠狠砸在了她的脑门顶。伴随着一声惊天巨响,脑门顶凹陷了几寸,鲜血迸射而出的小绿,顿时重重摔在了地上,四肢一阵乱颤,瞬间睁圆了双目,死于非命。

“你也去死。”陆天羽得势不饶人,抬起右脚,一个横扫,立刻将左侧冲开的小红瞬间踢飞,啪的摔在了地上,昏死过去。

解决了那两个贱婢,陆天羽立刻身形如电,犹如一阵风似的向着王翠娥冲去。

“小畜生,你想干什么?”王翠娥见状,顿时吓得冷汗直冒,疯狂尖叫起来。

她平日里养尊处优惯了,也没什么心思花上修炼上,因此,她的修为只不过是战徒后期,之所以能够在陆府横行无忌,耀武扬威,主要是因为她身后有着一个偌大的王家撑腰。

“啪啪”陆天羽冲上前来,还未等王翠娥回过神来,立刻左右开弓,狠狠扇了她两嘴巴。

“叫你嘴贱!”

“啪啪啪!”陆天羽想起昔日遭受的羞辱,这一切全都是因为眼前这女子之故,立刻心头火起,忍不住又是数巴掌扇去,将王翠娥一张脸瞬间打成了猪头,这个时候,就算是她娘在这里,也认不出来了。

“小畜生,你好大的胆子,竟敢打我?”王翠娥恶毒的盯着陆天羽,目露红芒的嘶声吼叫起来,眼中满是不敢置信之色。

这也难怪,她乃是堂堂王家的大小姐,凭着王家在神荒大陆的地位,她嫁到陆家,可说是屈尊降贵,属于下嫁了,平日里,就算是陆府老太爷陆秉威见到她,也须得客客气气的,更别谈被陆家一个小辈如此大扇耳光了。

这,是有史以来的第一次。

“打你又怎么样?你这恶毒的贱人,我今天不但要打你,还要杀了你。”陆天羽想起昔日遭受的羞辱和折磨,全都是因为眼前这个恶毒女人之故,不由怒火万丈,毫不犹豫的扬起右拳,狠狠向着她的脑门顶砸去。

一旦砸实,此女定将落得个脑袋开花的下场。

“天宇哥哥,住手!”“羽儿,不要……”

就在此时,一旁陆怡与李香慧齐齐惊呼出声。

话落,陆怡更是身子一动,凭着鬼魅般的速度,直接冲至陆天羽身旁,在他的拳头距离王翠娥脑门顶不足三寸之际,牢牢抓住了他的右臂,使得他的拳头无法下落。

“小怡,你这是什么意思?”陆天羽不由恼怒的吼叫起来。

“天宇哥哥,千万别冲动,三娘的娘家势力庞大,绝非一般人能够招惹,若你今日杀了她,日后,绝对难逃一死!”陆怡闻言,顿时焦急的解释道。

“这贱人从小加害于我,平日里更是三番五次的为难我娘,今日若不是我来得及时,我娘就要被她手下的恶奴折磨死了,小怡,你快放手,让我杀了她!”陆天羽面红耳赤的怒吼道,但却不敢使力,免得震伤了陆怡。

“羽儿,小怡说得对,你还不快快跪下,向三娘赔礼道歉?”李香慧此刻,也是拖着伤痕累累的身子,慢慢走上前来,劝说道,眼中满是无可奈何之色。

李香慧之所以这么做,全是为了儿子的生命安全着想,对于王家,她了解得比陆天羽多得多,王家,那可是神荒大陆赫赫有名的四大家族之一,整个家族之中,更是强者如云,随便派出一位供奉强者,就可将整个陆家杀得鸡犬不留了。

这,也是多年以来,李香慧一直隐忍,不敢和王翠娥翻脸的主要原因,她担心的并非自己,而是害怕儿子有个什么三长两短。

“娘,这贱人想害死您,您还要我向她下跪道歉?”陆天羽闻言,不由红着眼怒声抗争起来。

“啪”李香慧毫不犹豫的扬起右手,一巴掌扇在陆天羽脸上,哭泣着道:“你这逆子,怎么如此不听话呢?娘亲刚才是因为不小心打碎了你三娘最喜爱的琉璃瓶,你三娘才让下人对我略施惩罚的,娘是心甘情愿受罚,与他人无尤,你若眼里还有我这个娘,便听娘的话,立刻向三娘下跪道歉,请求她饶了你的小命,如若不然,娘立刻和你断绝母子关系,再也不管你的死活了。”李香慧说话之际,眼泪横流,她的心也在滴血,觉得此举对儿子来说,可说是莫大的羞辱,但胳膊扭不过大腿,谁让他们势不如人呢?

若将事情闹大,到时候吃亏的,还是他们母子俩,说不定儿子还会因此惹来杀身之祸。

“娘……”陆天羽拳头握得咯咯作响,心中感觉甚为憋屈。

“你若不听话,就别再叫我娘了!”李香慧不由掩面痛哭起来,想起昔日丈夫的惨死,其中疑点重重,很有可能是王翠娥的娘家所为,心中亦是忍不住怒火万丈,恨不得将眼前这个恶毒的女人碎尸万段,可现在的她,为了保全儿子的性命,却不得不低声下气,将这恨意深深藏在心底,不敢轻易露出半分。

“哈哈,小畜生,你不是想杀了我吗?动手啊,怎么?不敢了?”王翠娥见状,顿时忍不住得意的在一旁讥讽起来。

“你这贱人,给我闭嘴!”陆天羽气得七窍生烟,但见到娘那哭泣的模样,却是不由心中一软。

“娘,您别哭了,孩儿……照办就是!”陆天羽憋屈的叫了起来,对着身旁的陆怡使了个眼色,让她放手。

“天羽哥哥,你千万别冲动,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想报仇的话,日后有的是机会。”陆怡还是不太放心,暗中使出传音入密之法,关切的对陆天羽告诫了一句。

见陆天羽点头,陆怡这才松开了手。

“发生何事了?”就在陆天羽准备向着王翠娥屈膝下跪之际,突然一个威严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三伯回来了?”陆怡闻言,顿时脸色剧变,扭头望向门外,只见三伯陆星耀,正大步跨进院中,其速快如流星闪电,几乎眨眼间,便已抵达众人身旁。

“这是怎么回事?谁将你打成这样了?”陆星耀看清王翠娥那副惨不忍睹的模样,立刻一声惊呼,抓住了妻子的手,怒声吼叫起来。

“就是这个小畜生,老爷,你要为我做主啊,要是你回来再晚一步,可能我们已经从此阴阳相隔了。”王翠娥像是见到救星,抓住陆星耀的手,来了个恶人先告状。

“他?”陆星耀闻言,忍不住震惊的扭头望向陆天羽,目中满是不敢置信之色。

在他看来,陆天羽乃是整个陆家镇有名的废物,就凭一个废物,能将他府中这么多下人和丫鬟全部打成重伤?

“老爷,这小畜生不但早已能够修炼,而且已经达到战士初期的实力了,你快杀了他,如若不然,后患无穷。”王翠娥见陆星耀兀自不敢置信,立刻尖声叫了起来。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不是天生毫无灵根,无法修炼吗?”陆星耀闻言,忍不住疑惑的追问起来。

“你怎么这么多废话?这小畜生早已不是昔日吴下阿蒙,不但恢复了灵根,而且拥有不俗修为,陆星耀,我警告你,今日你若不能给我一个满意的交代,我立刻回娘家去,将此事禀告父亲大人,到时候有什么后果,你自己掂量掂量把。”王翠娥闻言,立刻不耐烦的吼了起来。

“你想我怎么做?”陆星耀闻言大惊,有些手足无措的道。

对妻子的要求,陆星耀可不敢有半点违背,他倒不是怕了她,他害怕的,是王翠娥身后那偌大的王家。

“杀了这小畜生。”王翠娥闻言,顿时恶毒的伸手指着陆天羽喝道。

“杀……杀了他?娘子,这样不太好把,他毕竟是我二哥留下的遗孤,我若杀了他,爹岂不是要怪罪于我?”陆星耀再次大惊,脸露苦涩的道。

“怎么?我的话你也敢不听了?陆星耀,你别忘了,你之所以有今日,全都是我王翠娥的功劳,如若不然,你以为凭你的本事,能坐上陆府代府主之位吗?别做梦了,陆星耀,我最后给你一次机会,你若乖乖杀了这小畜生,我便当一切都没发生过,日后还会帮你成为真正的陆府府主,不然的话,我立刻回到王家去,到时候你们陆府,就要血流成河,鸡犬不留了。”王翠娥见状,顿时赤.裸.裸的威胁起来。

“好,我答应你。”陆星耀闻言,立刻吓破了胆,目露凶芒的狠狠盯着陆天羽,厉声喝道:“小羽,为了我们整个陆家着想,三叔只好对不住了!”

话落,陆星耀右手一动,一股浩瀚如海洋般的淡蓝色战气,猛然从掌心涌出,化作一只蓝色大手,瞬间抓住了陆天羽的脖子。

陆星耀的实力已经达到了恐怖的战将初期,只有区区战士初期的陆天羽,自然是连半点反抗的机会都没有,便被抓个正着,全身上下,再也无法动弹分毫。

一旁的李香慧见状,顿时吓得面无人色,忍不住啪的重重跪在地上,苦苦哀求起来:“三叔,求你看在死去的二哥面子上,饶了羽儿把,他也是救母心切,才冒犯了三妹的,我已经让羽儿向三妹下跪道歉了。”

“是啊,三伯,天羽哥哥虽然对三娘不敬,但他已经知道错了,正准备向三娘赔礼道歉,请您绕了他这次把,他以后再也不敢了。”陆怡亦是吓得六神无主,慌乱的抓住了陆星耀的右手,大声劝解起来。

“娘子,这小子虽然对你不敬,但罪不至死,不如这样,为夫现在就让他向你磕头道歉,你大人有大量,饶他一命,怎么样?”陆星耀见状,忍不住心中一软,扭头望向王翠娥道。

陆星耀看着面前与二哥长相有着七分相似的陆天羽,却是难以真正下杀手。脑海里更是不由自主的想起了昔日之事。

昔日二哥在世的时候,他与二哥一起出去办事,途中不幸遭遇歹人伏袭,若不是二哥拼死相救,他可能已经凶多吉少了。

虽然最后他侥幸逃生,但其中却是疑点重重,那些歹人在残忍的杀死二哥后,出乎意料的没有继续对他进行追杀,陆星耀心中雪亮,若是那些歹人继续对他展开无情追杀,凭着他当时的实力,绝对无法逃出生天。

由于此事,他心中一直对二哥的遗孤心存歉意,而且自从他做上陆府代府主之后,实际上陆府中的所有大小事务,全都暗中由王翠娥在掌控,陆星耀一切都是按照王翠娥的吩咐去做,不敢惹怒了这个王家的大小姐。

将李香慧和陆天羽母子俩赶去后院的主意,也是王翠娥出的,陆星耀只是执行者罢了,但这些事情,他却不能说出去,只能深藏心底,免得府中的下人丫鬟们说三道四,惹得这个王家大小姐不高兴。

平日里,王翠娥对李香慧母子俩百般羞辱和折磨,陆星耀虽然看在眼里,也感觉有些于心不忍,但因为惧怕王翠娥身后的王家,也只得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视而不见。

可真正要对陆天羽下杀手,说实话,陆星耀下不了那个手,若他真的杀了陆天羽,那他百年之后,有何面目去见九泉下的二哥?

“放屁,你看那小畜生将我打成什么样了?想要我饶了他的性命,绝不可能。”王翠娥闻言,顿时斩钉截铁的厉喝一声,语气异常坚决,毫无半点转圜的余地。

“娘子,你何必咄咄逼人呢?”陆星耀哭丧着脸,不忍心的道。

“哼,我王大小姐从小到大,从未受过此等羞辱,今日若不将这小畜生碎尸万段,难泄我心中之恨,我问你,你到底杀不杀?”王翠娥死死盯着陆天羽,目中似欲喷出火来,恶声恶气的喝道。

“我……杀!”陆星耀想起王翠娥身后那势力庞大的王家,只得屈辱的点了点头。

“小怡,放手!”转头望向抓住自己右臂的陆怡,陆星耀的脸色逐渐变得无比阴沉。

“三妹,这一切全都是因我而起,与羽儿无关,求求你,饶了我儿的性命,要杀要剐,你冲我来就是,我愿用我这条命,换下羽儿的性命。”就在此时,一向柔软的李香慧,突然扭头望向王翠娥,苦苦哀求起来。

“你这贱婢,贱命一条,我要你性命何用?而且,你也别急,等我杀了这小畜生,就轮到你了,今日你们母子俩,全部都得死,只有用你们俩条贱命,才能洗刷本大小姐今日受到的羞辱!”王翠娥闻言,立刻恶毒的喝骂起来。

话落,王翠娥更是扬起右手,一巴掌将跪在地上的李香慧扇出老远,嘴角鲜血直流,瞬间染红了地面。

“娘……”陆天羽见状,不由心如刀割,冲着王翠娥大骂起来:“你这贱人,给我住手,你记住了,今日我若大难不死,日后定将你碎尸万段,以泄心头之恨。”

“羽儿,闭嘴!”李香慧闻言,立刻挣扎着从地上爬起,再次跪着挪移到王翠娥身旁,抓住她的右腿,苦苦哀求道:“三妹,你若是觉得打我能解恨的话,那你随便打把,只要你能放过羽儿,你就算将我打死,我也无怨无悔。”

“贱婢,滚一边去。”王翠娥鄙夷的斜视了一眼跪在地上的李香慧,毫不犹豫的扬起右脚,一脚将她踢出老远。

李香慧毫无半点修为在身,身体无比嬴弱,那里经受得了王翠娥这饱含怒火的一脚?倒地后,不由张嘴哇的喷出一口逆血,头一歪,瞬间重伤昏厥过去。

“贱人,你给我住手!”陆天羽被陆星耀的战气束缚,无法动弹分毫,只能扯着嗓子悲愤大叫起来,心里那种憋屈,实在无法言喻,谁叫自己实力不如人呢?

若自己拥有足够的实力,能够战胜陆星耀的话,就不至于落到今日这般任人宰割的田地了。

“陆星耀,还不动手?”王翠娥看也不看倒地的李香慧一眼,扭头望向陆星耀,恶狠狠的催促起来。

“是……”陆星耀闻言只得点了点头,右臂一缕淡蓝战气闪过,抓住他右臂的陆怡,顿时蹬蹬蹬连退三步,被震到一旁。

废物少爷上凌霄小说点评

废物少爷上凌霄是一本十分好看的小说,小说甜腻而不娇宠,如火如荼的爱情燃烧到极致,喜欢的书友们随小编一起关注本站阅读吧!值得一看,推荐阅读。了解更多,可以本站搜索关键词:废物少爷上凌霄大结局全文在线阅读,陆天羽 陆怡小说,废物少爷上凌霄最新章节,废物少爷上凌霄陆天羽陆怡免费试读,感谢关注未来小说阅读。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