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章意午忆(顾北深 苏子夏)

思章意午忆(顾北深 苏子夏)

导读:《思章意午忆》小说作者是苏炎,主角是顾北深 苏子夏。精彩片段:苏子夏爱恋顾北深整整十二年,为了他,可以付出一切! 可却不曾料到,这一切,不过是一个报复的局。 幸福成了泡沫,恶梦和屈辱接踵而来。 不敢置信的泪水破眶而出 他恨恨的盯着苏子夏,愤然冷笑,“果然是贱,本事都不用学!别这么早伤心,还有更令你意想不到的。想想你亲手布置的梦幻婚礼,新娘却是你死对头苏染,什么感受?心碎吗?”

小说介绍

《思章意午忆》小说作者是苏炎,主角是顾北深 苏子夏。精彩片段:苏子夏爱恋顾北深整整十二年,为了他,可以付出一切! 可却不曾料到,这一切,不过是一个报复的局。 幸福成了泡沫,恶梦和屈辱接踵而来。 不敢置信的泪水破眶而出 他恨恨的盯着苏子夏,愤然冷笑,“果然是贱,本事都不用学!别这么早伤心,还有更令你意想不到的。想想你亲手布置的梦幻婚礼,新娘却是你死对头苏染,什么感受?心碎吗?”

小说精彩章节

“北深,我知道你这段时间工作忙,也疏忽了对你的关心,是我不对。”苏染放低姿态。

“我们离婚,你要多少钱?”顾北深重复了一遍,语气已经开始不耐烦。

苏染有些急了,“我和你结婚不是为了钱,我是真的爱你啊,要不然也不会为了你情愿捐献自己的一颗肾脏。”

顾北深眼里闪过一道凌厉的光芒,他安静地看着苏染。

苏染握紧拳头,毫不畏惧地对上顾北深的视线,“如果没有我,你此刻还不知道在哪里。你要清楚我不欠你什么。倒是你,我的那颗肾脏用的还好?”

顾北深冷哼一声,“我最讨厌欺骗。”

苏染一阵,凉意从脚底蔓延到心脏。

她嗓音虚弱,“北深,你……你说什么呢,我刚刚语气是重了点,但是我一片真心,从没骗过你啊。”

顾北深深深地望着她,厌恶地说,“那你把欠我的肾脏还来。”

苏染浑身发抖,强撑着辩解,“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顾北深直挺挺地坐着,白皙的手指一下一下敲击着沙发坐垫,“听不懂?那我就一一解释给你听。”

“我派人调查过,肾脏捐献人是苏子夏。婚前检查显示你的两颗肾脏完整,并且曾经接受过***膜修复手术。”顾北深平静地叙述,不带一丝感情。

苏染不可置信地说,“你都知道了。”

顿了顿后又像意识到什么似的颤声说,“你知道这么久都不告诉我,是因为你爱我对吧。”

顾北深看着眼前又哭又笑的女人,摇了摇头,“你以为自己的小聪明天衣无缝,骗了我一次又一次,你以为我还会对你有感情吗?”

苏染没有想太多,直接扑上去紧紧抱住顾北深的腰,“北深,我爱你,我是真的爱你。”

顾北深强行把她的双手分开,将她向外推。

苏染的身体微微往后仰了仰,头顶的灯光在她眼中碎成无数的光斑,她胸口猛地一阵。

“我不会离婚的,顾北深你死了这条心。”

顾北深凝视着她,嘴角勾出淡漠的弧度,“我这一生只会娶我爱的人为妻。你,还不够资格。”

“你骗人,我们领过证了。”苏染僵硬地站着,如同一根木头。

“假证,小事一桩。”顾北深挑了挑眉,“哦,还有,苏氏企业早就被我收购了,你不要再幻想能够从中得利。这些年你做的脏事也够多的,苏氏没有败在你的手上值得庆幸。”

苏染呆了5秒,然后扬起讽刺的笑,“你还爱着苏子夏对不对,你带莉娜来老屋是因为她身上有苏子夏的影子。顾北深你醒醒吧,苏子夏这辈子都不会回来了,她早就死了。莉娜再像也取代不了她。”

“顾北深,是你害死了苏子夏,你不是能耐吗,死人,你也能救活?”苏染几乎是用尽了所有力气朝顾北深大喊。

“滚!”蓦地,顾北深将手机狠狠摔出去。

他额头上青筋爆起,长臂一挥,茶几上的摆件应声而落。

“如果再让我看见你,我会让你死无全尸。”顾北深眼神狠戾。

苏染觉得脊背发凉,她从没见过如此震怒的顾北深。

但她知道,这个男人向来说一不二。

她抓起地上的包,慌不择路的跑了出去。

身后传来砸东西的声响,噼里啪啦,震得苏染踉踉跄跄。

夜凉如水,老屋内寂静地可怕。

顾北深瘫坐在地上,随手抄起一瓶酒往嘴里罐去,酒渍沿着他的唇角淌下来。

顾北深将瓶中的酒一饮而尽,火烧般的痛苦提醒着他还活着。

苏子夏死的时候也很疼吧。

是啊,苏子夏已经死了。

莉娜,终究不是她。

顾北深仰着头,眼前一片虚影。

醒来时早已日上三竿,顾北深叫司机送他回公司。

推开办公室门,苏子夏正站在落地窗前,窗帘全部拉开,景色尽收眼底。

苏子夏回头,笑意盈盈地看着他。

顾北深定定地看了苏子夏几秒。

是有几分相像,可终究不是。

他拉开椅子坐下,冷漠地说道,“找我有事?”

苏子夏走到办公桌边慢慢俯身,双手撑在桌子上,胸前旖旎无限,“顾总的家事处理完了?”

顾北深漆黑的眼睛凝视着他,“这里只谈公事。”

苏子夏愣了愣才反应过来他在说什么,以往一撩就起火的顾北深今天不寻常。

苏子夏正色道,“顾总,有一桩大生意想跟您谈谈,还望赏脸。”

“时间、地点。”顾北深语气里没有一丝波澜。

苏子夏定定地看想眼前的男人,有些迷茫。

她似乎看不懂顾北深了。

可转念一想,顾北深没有拒绝。

难得他肯松口,剩下的来日方长。

苏子夏露出了职业性的微笑,“周五晚上7点,格蕾丝酒店,恭候顾总。”

顾北深微微颔首,然后拿过手边的文件开始批阅。

苏子夏款款转身,摇曳而出。

周五下午,苏子夏特意跟秦总请了假,推了所有的邀约。

苏子夏对着化妆镜描眉梳妆。

擦完口红,苏子夏看着镜中的自己愣了神。

有几分自己原来的样子了,苏子夏满意地点点头。

她打开衣柜,挑了一件定制礼服换上。

红色V领礼服剪裁精良,

将她傲人的胸围、纤细的腰肢和修长的美腿展现地淋漓尽致。7点,格蕾丝酒店。

苏子夏推门***的时候,明显看见顾北深幽深的目光闪烁,像是折服在黑暗中的猛兽。

他修长的手指在烟灰缸上点了点烟灰,靠在椅子上,“你……换了妆容。”

苏子夏点点头,冲他狡黠一笑,“嗯,最近迷上了网络直播,让我的化妆师给我尝试下最新的妆容,还不错吧?”

顾北深没有说话,眸色复杂,带着一丝令人看不懂的深意。

酒店内灯光昏黄,透露出点点暧昧的氛围。

一杯、两杯红酒下肚,苏子夏脸色微微泛红。

她拿起红酒杯走到顾北深身边,轻柔地说,“多谢顾总支持,我先干为敬。”

突然,苏子夏一个踉跄,跌入顾北深的怀中。

“哎呀。”苏子夏娇呼,将凹凸有致的身子紧紧贴向顾北深的胸膛。

顾北深全身肌肉绷紧,表情渐渐变得邪魅。

顾北深将脸逼近她,薄唇在苏子夏纤细的脖子上开始游走,一点一点吻着。

苏子夏的唇齿之间瞬间充满了顾北深的味道。

不再满足这样的亲吻,顾北深一手环住苏子夏不盈一握的腰,一手隔着衣服轻轻摩擦着苏子夏的后背。

然后将礼服背后的拉链拉开,灼热的掌心温度传到苏子夏的肌肤上。

苏子夏扭动着自己的身体,抬头对上他越发邪佞的眼睛。

她蓦地停止住了动作,打掉顾北深的手。

苏子夏冷静地说,“顾总,咱们今天只谈公事。”

顾北深气息不稳,猩红这双眼,“你说什么我都同意。我好想你。”

苏子夏起身拿出手提包中的一摞文件,“顾总签字。”

顾北深夺过苏子夏手中的钢笔,慌乱地写下自己的名字。

苏子夏莞尔一笑,顾北深的眸色越发深邃。

苏子夏也不记得两人是怎么到的酒店。

此刻的她被顾北深褪下礼服,他的手掌如同带着魔力一般缓缓上移。

一股麻麻的感觉从苏子夏体内冲出。

顾北深的舌头探入她的口中,轻柔地、细腻地、缓慢地。

不像以往那样着急,而是充满了仪式感。

苏子夏心内了然,这怕是他们最后一次缱绻缠绵了。

她闭上了眼睛,睫毛轻颤着,环住顾北深的后颈。

顾北深环住她的腰紧了紧,把她往自己的身前收紧。

他细细碎碎地亲着她的耳侧,鼻尖的呼吸越发粗重。

苏子夏猫咪一样哼,在顾北深的身上蹭来蹭去。

顾北深残存的理智轰然倒塌。

他将苏子夏推倒,把整个人的重量都压在她身上。

雄赳赳气昂昂,带着势不可挡的气焰。

……

苏子夏瘫软在顾北深怀中,全身无力。

顾北深的下巴顶着苏子夏的头顶,将她紧紧钳制在自己胸口。

“顾北深,我给你讲讲我的故事吧。”苏子夏突然开口。

顾北深嗯了一声,收紧双手听苏子夏娓娓道来。

“我曾今碰到过一个男生,他遭遇车祸,机缘巧合被我救了下来,他左肾破裂,在医院里昏迷了一个月,所以他并不知道谁救了他。”

“其实见到他的第一眼我就被他的眼神迷住,他满足了我对于男朋友的一切幻想。从医生那里得之我和他肾源匹配,我真的好开心,因为这样我离他就更近了一步。”

感觉到顾北深身体逐渐僵硬,苏子夏索性推开他的手,平躺在床上。

“大学的时候我选择了医学专业,因为我觉得这样能够更专业地照顾他的身体。其实命运待我不薄,我们曾经离婚姻那么近。他也很宠我,那时我觉得人生是多么美好啊。”

顾北深安静地不发一言,苏子夏却能感觉到身边的床铺起伏得厉害。

她不带一丝波澜地继续说,“就在我满心欢喜想着要嫁他为妻的时候,他却给了我当头一棒。结婚前夜,他逼死了我爸爸,跟我相依为命多年的爸爸。我为了保住爸爸的公司放下一切尊严去求他。我出***体,在他面前搔首弄姿,他不为所动。甚至后来我被害入狱、流产,他始终对我无动于衷。”

苏子夏吸了吸发酸的鼻子,努力忍住不让眼泪留下,“我和他的孩子啊,一对双胞胎,我祈求上天让他们能够平安,可是仍旧没保住,当时的我孤立无援,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那种感觉这辈子也忘不了。”

顾北深突然翻身压在苏子夏身上,猩红的双眼对上她波澜不惊的眼眸。

顾北深沉声问道,“你到底是谁?”

苏子夏自嘲地笑了笑,“一个犯贱的人而已,痴心错付,家破人亡,这代价真的太大了。还有那个男人,如果有后悔药,我真希望这辈子再也不碰见他。我真希望他就死在车轮下,永远醒不来。我真希望那一颗肾没有换给他,这样我就跟他毫无牵连了。”

“后来我被人救出,去了澳洲,在那里调养了一段时间后回了国,后面的事情你都知道了。”

顾北深将苏子夏锁在身下,震惊地看着她,语气微颤,“你到底是谁,告诉我。”

苏子夏对上他的眼神,毫不躲避,“莉娜,苏子夏。”

思章意午忆小说点评

思章意午忆是一本十分好看的小说,小说文章格局布的很大,很好看,越看越爱看。值得一看,推荐阅读。了解更多,可以本站搜索关键词:思章意午忆全文完整章节阅读,顾北深 苏子夏小说,思章意午忆局|思章意午忆顾北深苏子夏大结局免费阅读,感谢关注未来小说阅读。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