抢婚老公请走心(苏曜恒 顾嘉)

抢婚老公请走心(苏曜恒 顾嘉)

导读:《抢婚老公请走心》小说作者是Yessenia,主角是苏曜恒 顾嘉。精彩片段:闺蜜抢钱,顺带拐走未婚夫。 奶奶大伯夺遗产,处心积虑把她嫁给渣男 哼!当她顾嘉是吃草长大的吗? 不让你们看看食肉动物的霸气,我名字倒过来写! 闺蜜骗钱是吧!把你踢进监狱好好反省。

小说介绍

《抢婚老公请走心》小说作者是Yessenia,主角是苏曜恒 顾嘉。精彩片段:闺蜜抢钱,顺带拐走未婚夫。 奶奶大伯夺遗产,处心积虑把她嫁给渣男 哼!当她顾嘉是吃草长大的吗? 不让你们看看食肉动物的霸气,我名字倒过来写! 闺蜜骗钱是吧!把你踢进监狱好好反省。

小说精彩章节

苏曜恒已经没有留下的必要,却还是坐下来,陪顾嘉慢慢看。

看过一堆东西之后,顾嘉却忽然有些绝望。

父亲的遗产,她从没有想过拿去花,多花一分,她都觉得是在挥霍父亲留下的最后一点心血。

这钱搁在卡里,不像钱,更像一抹不敢碰触的伤疤,一种悲哀的祭奠,一座埋葬着父亲的坟墓。

她和母亲都有各自的工作,也用不着那些钱,没有奢侈的习惯,更没有拿钱来开疆扩土的野心。

所以,这会儿她只感觉到,那人揭开了她花了十年才愈合的疮疤,挖开了父亲的墓,盗走了父亲的骨灰,抢走了父亲留给她的最后一点念想。

恨意随着她紧握到颤抖的拳头,一点点浸透到骨髓里,白色小西装下,她双眼红如泣血,只有苏曜恒看到她眼底憎恨的杀气。

“嘉嘉……”

顾嘉无心理会他,“赵警官,钱是不是追不回来了?”

赵又临只觉得像看一场偶像剧,怜悯地看了眼一脸担心的男主角。

这么一个闪耀璀璨,叫满室女警都拔不开视线的钻石总裁,顾嘉居然一眼都懒得看……

“顾小姐放心,这好追,看她行动的速度,明显是开车,银行前面都有监控,我们查一查车辆记录,很快就能找到线索,不出两天应该就能确定。”

赵又临宽慰看了眼从旁叹气地苏曜恒,对张娜道,“你先送顾小姐和苏先生回去吧。”

“不用麻烦了,我送嘉嘉就好。”

苏曜恒早就看不惯顾嘉一直蒙着头,抓着她的手肘就往外走。

顾嘉怕衣服掉下来引人注意,强忍着没再挣扎。

几个女警伸长脖子都往外看,“哎?赵警官,刚才那是什么人?男的好帅呀,女的是被毁容了吗?怎么一直蒙着头?”

赵又临把文件摔得啪一声响,“都闲着呢吧?干活儿,排查车辆……”

***

出来警局,***停车场,顾嘉忙和苏曜恒弹开,生怕沾上什么污秽似地。

“嘉嘉,你至于这样吗?”

顾嘉不理他,从小西装缝隙里看出去,确定没有狗仔跟踪,她才扯下衣服来,却一时间六神无主,连家也不敢回,管家林姨是母亲的另一双眼睛,更是看着她长大的,一旦看出她有什么不对劲儿,一定会打电话给母亲。

所幸,今天周末,无需去上班。无论如何,先想办法筹到七千万,在母亲回来之前,抹平痕迹。

“哎?嘉嘉,别走,你去哪儿呢?”

“不用你管!”

苏曜恒取了车子,开出停车场,就见她在路上游魂似地挪着步子,忙叫她上车,手机却响了。

“喂?妈……”

“我听说你要休假,你来普罗旺斯吧,我给你介绍几个朋友家的女儿……”

“妈,您消息真灵通,看来,周晴可以换工作了。”

“我这就帮你约,有当明星的,律师,还是公司女强人?我觉得女强人比较适合你,你们应该有很多话题可聊,啊,对了,不如我再叫两位跟我学画画的学生……”

这给皇子选妃,怎么越听越像是鸨母给他介绍小姐?

“妈,感情的事我会自己处理好,就这样,我这边还有很多公事要处理。”

说完,他放慢车速,慢慢跟着顾嘉,要丢开手机时,发现上面一条信息,点开来,是一张偷拍到的***,女人很陌生,男人是……

他忙打过去,“照片是怎么来的?”

“狗仔队拍到的,都被肖景衍和肖云砸钱压下的。总裁,这肖景衍和陈汐汐的关系不简单,您还是提醒顾小姐取消婚礼吧!”

“我知道了,你们辛苦了,先回去歇着。”

“是。”

顾嘉正担心康家急着要钱,又催母亲,她拿手机打给母亲。

那边接电话的,是跟随顾清蓉身边多年的助理山茶。

“山茶姐,妈还在拍吗?”

“正拍到皇子户外比武,蓉姐演太后,必须在场。”

山茶怕打扰拍摄,忙走到远处,把手捂在唇边,“嘉嘉,你奶奶一早打了十几通电话,催你把钱拿过去,刚才又打了两通,还问你人在哪里。蓉姐只应着,我隐约听到那边老夫人说了几句难听的话。”

那样的话,顾嘉听多了,无需揣测,也知道有多伤人。

“我知道了,谢谢山茶姐,麻烦你帮我照顾好我妈。”

“这是当然的。嘉嘉,你也好好照顾好自己。依我看,那笔钱能给就给了吧,从此和康家彻底断了,也免得再被他们纠缠。蓉姐这边也顶着压力,媒体天天追问你和肖景衍的婚事,肖云还说过两天来探班,明显是要作秀给媒体看,以后这样的事儿恐怕也少不了,嘉嘉,你要做好思想准备。”

“是。”

“还有,你不知道,之前康家一直打压,蓉姐连戏都很难接到,广告代言更是一个都没有,她怕你难过,总是出来转悠,当做很忙的样子。这次,因为你和肖景衍订婚,几位大导演才抢着过来找她,这部清宫剧是她迈出的第一步……”

“山茶姐,我明白了,你放心,我一定不会出差错的。”

“记住,得空尽量和肖景衍多在一起,提升好感度。上次看你们订婚,都那么陌生,连我都看着别扭,你们以后怎么做夫妻呀?”

“嗯。我会的。”

顾嘉无力地应着,只觉得心口阵阵的发疼。

肖家这哪儿是要结婚?他们是要把她们母女俩利用到底,掌控康氏集团,也借着妈的名气,给肖云集团打了形象广告。

挂断手机,她胸腔窒闷地忽然透不上气,眼前一阵发黑……

苏曜恒在路边驱车慢慢地开着,见她摇摇欲坠,忍不住于车子里喊她,“嘉嘉,后面有人在拍你!”

果然,这一招灵验。

顾嘉头也没敢回,忙钻进他的副驾驶上,拉着长发遮挡脸。

苏曜恒加快车速,煞有介事地向后看了一眼,揶揄道,“很怕给肖家丢脸?”

“我是怕给我妈丢脸,我妈演戏演了那么久,从来没有出过差错,我不能像爸爸一样保护她,至少不能让她毁在我手里。她爱我爸爱了一辈子,他死了十年,她还是放不下,如果她知道我把我爸的遗产弄丢了……”

顾嘉说着,抱住头,不敢想象母亲知道真相后的样子,话也不敢再说下去。

苏曜恒不禁担心她把自己脑壳打坏,一手握住方向盘,一手打开她的手。

“赵又临不是说过了吗?钱一定能追回来的,不过是明天后天的事儿。你现在应该做得第一件事是吃饭。”

“如果那人都把钱花了烧了,到哪儿去追回来?”顾嘉思忖着,忍不住怀疑,“苏曜恒,那人是你的同伙吧?”

苏曜恒哭笑不得,“嘉嘉……你这是明目张胆的碰瓷呀!”

碰瓷?顾嘉白他一眼,正要开口驳斥,手机就响了。

“主人,主人,接电话呀……”

这回顾嘉很快摸到了手机,见是陈汐汐打来的,她忙接听,顺便给苏曜恒摆手

“汐汐,对不起,我这边遇到一点事,那个钱……”

陈汐汐在那边“咔嚓”啃了一口苹果,鼻音浓重地撒***怒,“我的好嘉嘉,我人已经在医院了,咱们当了这么多年舍友,穿一条裙子长大的,你不会见死不救吧?”

顾嘉忍不住担心,“你……你到底得了什么病?整天熬夜加班,不会是……”

“呸呸呸……就小毛病,小手术,一刀解决。”

苏曜恒就近正听到那边一阵呸,担心地看了眼顾嘉。

顾嘉略松了一口气,“汐汐,我这回……真的不方便!如果你急用,我只能给你五千,可以吗?”

她搁在家里还有另一张卡,很少拿来用,里面也就几千块钱,平时生活简单,零应酬,上下班,宅家,购物都从网上支付,从没有想过丢卡抢劫这种事,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如果能说,她一定告诉陈汐汐,她的钱被盗了。

但陈汐汐那嘴巴,就是大喇叭,恐怕不出两天,就嚷得人尽皆知。

陈汐汐在那边板着脸看电视屏幕上的八卦新闻,两脚一伸搁在茶几上。

“顾嘉你这是给我哭穷吗?!你手里不是有七千万吗?我只要一万现金,又不是不还你了。小气鬼!”

顾嘉心急如焚,看了眼一旁握着方向盘的苏曜恒,“可是,妈叫我给康家送钱过去……”

“你的积蓄不至于也给康家吧?你不是也存了一些零花钱吗?影后女儿,你说没钱,是不是嫌弃我这个穷朋友了?!”

汐汐这是什么意思?顾嘉狐疑咂摸着这一番通话,越听越觉得不对劲儿。

陈汐汐拐着弯非要叫她出了那一万,可完全不像平时善解人意的陈汐汐。

陈汐汐在那边清冷挑眉,强硬地说道,“我人已经在医院了,你不来给我交住院费,我就赖在这里不走了!哎,对了,今天你和肖景衍是不是有约会呀?你们公布了婚期,得请客吧?”

顾嘉头痛地按住额角,“得空请你。”

她不愿再听她问东问西,“你安心养着吧,我想办法,尽量明天一早给你送过去。”

陈汐汐挂断手机,把手机收进手包里,清冷地笑了笑,利落地丢了苹果核在垃圾桶,转身***卧房。

宽大如海的米白床榻上,男人丝毫没介意她昨晚离开,正睡得酣然,俊美的一张脸歪在枕头上,叫人百看不厌。

陈汐汐一笑,便和衣钻进被子里,嗲声撒娇,“景衍,我回来了!”

肖景衍翻了个身背对着她,呓语似地咕哝,“别闹!正困着。”

“你婚期公布了,不和顾嘉一起吃饭吗?”

“就算一起吃饭,也没你的事儿,你问这干什么?”

感觉到一双手伸到腰间,肖景衍烦躁地拨开她,掀了被子下床,唰一下拉开窗帘……

已近正午,秋阳烈如火,打在他身体上,泛起一层柔缓的白光,每一寸健硕的肌理都仿佛精雕细琢过的。

他转身看向床上身穿黑色运动男装的女孩,俊颜却冷如冰雪,煞气清寒。

“尽快把孩子打掉,你要给我捅出什么幺蛾子,我饶不了你!”

陈汐汐顿时像被踩到了尾巴,捂着肚子气怒交加地嚷道,“景衍,你怎么这么狠心?这是你的孩子!无论如何,我必须留住这个孩子……”

“你留孩子,嘉嘉怎么办?现在项目合作书都欠了,一旦违约,就是双倍赔偿!”

陈汐汐有恃无恐地坐起来,冷哼道,“我就不信你真的爱她!”

“别跟我提什么爱不爱的,没劲!”肖景衍字字冷如冰凌,说着就走向洗手间。

忽然想到什么,他狐疑停住脚步转头,打量陈汐汐的一身黑衣。

“你穿我的运动衣干什么?给我脱下来!我警告过你,不要动我房间的任何东西!”

陈汐汐一脸受伤,在柔软的被褥里挣扎着坐起来,“这样对我,你迟早会后悔!”

肖景衍正走到洗手间门口,听到那恶狠狠地话,阴沉转身,只拿眼睛望着陈汐汐……

陈汐汐被他盯得骇然,只觉得他一身寒气刺进了骨头里,忙脱下身上罩着的黑色男装丢在床上,拿了手包也车钥匙就甩门逃出去。

肖景衍嫌恶地皱眉走过去,抓起床上的黑色运动套装,直接丢进垃圾桶里,抓起床头柜上的遥控器打开电视,调到新闻直播,这就又去洗手间洗漱,瞥了眼屏幕,却惊得又停住脚步。

屏幕上一个身穿黑色男装的人鬼鬼祟祟打晕了一个女人,女人晕厥在地,脸被打了马赛克,看那衣服和手包,分明是顾嘉。

昨天中午,他约顾嘉在康氏附近的餐厅吃饭,她穿得就是那一身,而且,拿了一模一样的手包。

橙色连衣裙,白色小西装,白色高跟鞋,白色手包,简单清新,温静秀雅,还有点——甜!

她的身份很尴尬,容貌是他最满意的,站在他身边,气质出众,丝毫不逊于他。

电视屏上,黑衣人抢了现金,偷了银行卡,又查指纹……

肖景衍忙调大声音,不料调得太大,环绕音响的声音,震得整个房子都似在颤动。

“猖狂盗匪自助银行行凶,打晕女子,夺卡抢钱,一夜连续取钱多次,请有此凶犯线索的市民拨打屏幕下方电话举报,或直接拨打110报警,感谢您的配合……”

肖景衍拿出垃圾桶里的衣服,对比屏幕上忙碌取钱的盗匪的衣服,越看越像,越看越像……

不,不是像,是一模一样!

肖景衍愤然关了电视,清俊的脸,顿时变得异常阴沉,这就抓起手机打给陈汐汐。

“马上滚回来,我有事和你商量!”

说完,他煞气清寒地嘶吼了一声,直接把手机摔砸在地上。

这辈子,只有他肖景衍算计别人,还从来没有被人这样中伤算计过。

陈汐汐一进门,就被他扣住脖颈抵在了墙壁上。

陈汐汐毛骨悚然,脖子生疼,她两手抓住他的手腕,不敢看他太过狰狞的眼睛,细想来她昨晚做了些什么,他应该是不知道的……

“景衍……咳咳咳……你放开我……”

肖景衍冷笑如恶兽,只想撕碎了她。“是不是在你眼里,我和顾嘉是很可笑的一对儿?”

“你……你什么意思?嘉嘉是我最好的朋友……你是我最爱的男人……”

“还拿我当孙子呢?死人钱你也敢抢哈?真不怕遭报应!”

陈汐汐不可置信地瞪大眼睛,脸色憋闷地紫红,“咳咳咳……景衍,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穿着我的衣服去抢钱,再跑来这里,嫁祸给我……陈汐汐,你他妈真是好样的!”说着,他抬腿,***顶在她腹部,猛然将她扯倒在地,“把那七千万给我吐出来,原封不动地给我吐出来……”

陈汐汐觉得肚子一阵剧痛,缩在地上,恐惧地惊叫,后背上又被猛然踢了一脚。

***

苏曜恒把车子开进一家餐厅的停车场,拉着顾嘉进门,任迎宾领着,找了位子坐下。

饭菜端上来,他一边吃一边若有所思地看着顾嘉。

顾嘉却无心看饭菜,手指忙碌着在手机屏幕上滑动。

“嘉嘉,你和陈汐汐……关系很好?”

“大学同学。”顾嘉心不在焉地看他一眼,却发现手机通讯录寻找不到可以筹钱的人,她手指犹豫再三,点在肖景衍的头像上,却如何也按不下去。

说起来,从相识到订婚,她和肖景衍也仅止于饭桌交情,手都没碰过。

一次开口借七千万,她没勇气,也拉不下脸面,更怕这事儿传到肖云耳朵里,再闹到康家,到最后还是叫母亲难堪。

苏曜恒优雅吃着自己的牛排,始终没放过她的小动作和她丰富多变的表情。

“你和陈汐汐只是同学而已,又不是血亲,没钱还打肿脸借给她?”

“她住院了。”

“什么病?”

“就说小手术。”

苏曜恒不敢恭维地骇笑,“哼哼,女生的小手术,不过就是打胎。真要有什么病,她早就向家人求助,而不是你。”

打胎?

顾嘉心头咯噔一下,想斥他心理阴暗,却莫名想起前天和陈汐汐一起吃饭,因为吃红烧排骨,她频频干呕的事……

“苏曜恒,你不要乱讲,汐汐不是那样的人!”

苏曜恒失笑于她的袒护。

“你这么激动,是不是知道她是那样的人?你最好还是想一想,她的孩子是谁的。”

这男人未免也忒八卦了。顾嘉也越想越狐疑。

的确,苏曜恒说得对,如果陈汐汐真的得什么阑尾炎,心脏病,或者绝症,凭她那张扬的性子,早就先哭爹喊娘地把自己的亲人召来了……

“汐汐说有个周末同床的***,不过,我没见过,不知道是不是那个人的。”

顾嘉见他耸肩挑眉,也无心去想那些八卦,现在最重要的是筹到七千万,但是通讯录里,翻看了两遍,真的是没有能借给她七千万的人。

母亲那些朋友,虽个个都是腕,却一个都不能去求,一开口,就传到母亲耳朵里。

苏曜恒见她还抱着手机发愁,又追问,“陈汐汐到底做什么工作?”

这人烦不烦呐?怎么老打听陈汐汐?不过除了这话题,也没什么可聊的。

“前两个月,我和肖景衍认识,我介绍她进了肖云集团,在企划部。”

“借着你的关系***,肖景衍应该很照顾她吧?她自己怎么可能没钱?!”

顾嘉没有听出他话中有话,烦躁地道,“她炒股,钱被套了。”

“炒股?!”苏曜恒不敢恭维地耸肩,催促她,“先吃饭,别看手机了。”

“我没胃口,你慢慢吃吧。”说完,她直接起身出了餐厅,连口水都没心思喝。

到了路边,她招手就叫计程车,坐***之后,对司机道,“我没带现金,能手机转账给您吗?”

“可以。”

司机从后视镜看她一眼,觉得面熟,忍不住又回头确认。

“哎呦,我可是载了一个名人,康小姐,恭喜呀!和肖先生的婚礼下个月八号呢吧?”

顾嘉尴尬地扯了下唇角,“谢谢,麻烦您载我去康家老宅。”

司机悻悻笑了笑,“哎!这是回家呢?”

顾嘉别开脸,看向窗外,胃里阵阵地绞痛。

不是回家,那里怎么可能是她的家?那里……是一座地狱。

***

计程车直开到城郊的别墅区,在康家大宅门口停下,司机刚踩了刹车,就哎呀了一声,一辆黑色幽灵跑车诡异地冲到前面,直接横在了计程车前面。

“有钱人真是横,车子都敢横在路上。”司机说完,叫顾嘉慢走。

顾嘉道谢,一下车,却见那跑车的门也开了。

没想到,下车来的,竟然是苏曜恒。他刚才明明开一辆黑色SUV,怎么突然又换了车?不会是临时抢来的吧?

顾嘉怔了一下,没理会他,直接朝康宅大门走。

苏曜恒忙奔过来,把顾嘉拉到大门旁边,避开墙头上的摄像头,从钱包里取出一张黑色银行卡塞给她。

抢婚老公请走心小说点评

抢婚老公请走心是一本十分好看的小说,小说作者精湛的文笔,喜感的人设让小说达到了巅峰。值得一看,推荐阅读。了解更多,可以本站搜索关键词:抢婚老公请走心小说完整版在线阅读,苏曜恒 顾嘉小说,抢婚老公请走心苏曜恒顾嘉最新章节免费阅读,感谢关注未来小说阅读。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