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日君能知我心(云惊鸿 萧琛逸)

何日君能知我心(云惊鸿 萧琛逸)

导读:《何日君能知我心》小说作者是夏三爷,主角是云惊鸿 萧琛逸。精彩片段:云惊鸿一边说,一边冷冷盯着在萧琛逸怀里美眸含泪,怯弱无比的林梦婼,这个女人对自己真下得了手,谁也想不到她会将簪子***自己心口!“皇上,此事不怪公主殿下,是臣妾的错。本来臣妾以为这银月步摇乃是上品,特来献与公主殿下,谁知公主殿下并不喜欢此物,还说她为了臣妾受了心头取血之苦,要让臣妾用这步摇也试试这滋味……臣妾福薄,怕是不能再陪在皇上身边了……”

小说介绍

《何日君能知我心》小说作者是夏三爷,主角是云惊鸿 萧琛逸。精彩片段:云惊鸿一边说,一边冷冷盯着在萧琛逸怀里美眸含泪,怯弱无比的林梦婼,这个女人对自己真下得了手,谁也想不到她会将簪子***自己心口!“皇上,此事不怪公主殿下,是臣妾的错。本来臣妾以为这银月步摇乃是上品,特来献与公主殿下,谁知公主殿下并不喜欢此物,还说她为了臣妾受了心头取血之苦,要让臣妾用这步摇也试试这滋味……臣妾福薄,怕是不能再陪在皇上身边了……”

小说精彩章节

云惊鸿见此也是冷哼了一声,并没有伸手去扶她。

“姐……公主殿下,此次梦婼前来正是为了给您送礼物,这些日子多亏了殿下的血,梦婼才能活到今天。”

林梦婼说着将她带来的东西打开给云惊鸿看。

那盒子里放着一只步摇,十分的精美。

“本公主不缺这玩意,没什么事就退下吧!”云惊鸿冷淡的说道,她才不在乎这些东西,更何况黄鼠狼给鸡拜年,一看就是没安好心。

云惊鸿不想多与她纠缠,给絮儿使了一个眼神,让她将她打发走,自己刚刚转身要往屋子里进,便听见一声痛呼。

云惊鸿连忙转身,却看到絮儿被吓得站在原地,而林梦婼却倒在地上,那只她送来的步摇刺在了她的胸口上。

“这是怎么回事?”云惊鸿皱眉,刚想问絮儿便听到外面传来太监的声音。

萧琛逸来了!

“殿下,我知道你为了我费了不少心神,取心头之血剧痛无比,可是梦婼也是因为身中蛊虫被逼无奈……你让梦婼试这钻心之痛,梦婼也是心甘情愿的,多谢姐姐救命之恩……”

林梦婼一手捂着源源不断流出来的血,一脸痛苦凄婉的看着云惊鸿。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萧琛逸一进来便瞧到这副景象,又听林梦婼的一番话,认定了云惊鸿是伤林梦婼的人。

“皇上赎罪,是婼妃娘娘突然将这步摇插入自己的胸口的,此事与公主殿下无关。”絮儿也是慌了,赶紧将实情说了出来。

“云惊鸿,你是当朕是傻子吗?梦婼怎么会自己刺伤自己?你这***还敢替她狡辩!”萧琛逸怒意勃发,眼中杀意尽显。他连忙让人传唤太医为林梦婼止血。

“来人,将这丫头的舌头给朕拔了!”萧琛逸冰冷的声音仿佛来自雪山之巅。

“婼妃这簪子是怎么插到她胸口上的,婼妃应该是一清二楚。这件事与本宫无关,更与本宫的丫鬟无关。还请皇上不要冤枉了臣妾和絮儿!”

云惊鸿一边说,一边冷冷盯着在萧琛逸怀里美眸含泪,怯弱无比的林梦婼,这个女人对自己真下得了手,谁也想不到她会将簪子***自己心口!“皇上,此事不怪公主殿下,是臣妾的错。本来臣妾以为这银月步摇乃是上品,特来献与公主殿下,谁知公主殿下并不喜欢此物,还说她为了臣妾受了心头取血之苦,要让臣妾用这步摇也试试这滋味……臣妾福薄,怕是不能再陪在皇上身边了……”

话还没说完,林梦婼吐了一大口血出来,小脸煞白,紧紧的闭上了眼睛。

萧琛逸眸光阴寒,浓沉如墨,每一个字仿佛是从牙缝间挤出来一般,“云惊鸿,你该死!梦婼要是有三长两短,朕要你为她陪葬!”

“皇上,殿下根本没有说过那些话!皇上千万不要听信婼妃的一面之词!”絮儿不停地磕头,急得泪如雨下。

云惊鸿低低地笑出了声:“萧琛逸,你就如此相信她的话?我如果要害死她,会一直等到今天吗?还在我自己的宫殿里动手?”

萧琛逸看了云惊鸿一眼,然后从袖子里掏出一把匕首,云惊鸿看到匕首的时候脸就白了,絮儿更是惊得扑到云惊鸿面前挡住萧琛逸。

“皇上,都是奴婢的错,皇上不要惩罚公主,公主是无辜的皇上!”絮儿跪在地上,磕得头破血流,仍是无法阻止。

“滚开!”萧琛逸一脚将絮儿踹开,絮儿撞到了柱子半天也没能爬起身。

云惊鸿慌忙将絮儿扶起,看着萧琛逸满身寒戾一步步向她走近:“又要拿我的血去救她是吗?”

“既然知道就赶紧将心头血给朕,云惊鸿,不要逼朕杀了你!九儿的一根手指头都比你的命更重要!”这话刚落音,刀尖就顶在了云惊鸿的心口。

云惊鸿低头,胸前的伤口从未愈合过,马上将要再添一道伤。她本以为已经痛到麻木的心,在对上他冰冷的刀口时还是会感到心寒绝望。

心只有这么大,血也是有限的。她还能再活多久?

突然心口一痛,血流了出来,萧琛逸取了血以后就抱着林梦婼头也不回地离开了惊鸿殿。

云惊鸿就那么直挺挺地站着,她不敢眨眼,也不敢动,因为她刚刚听到了萧琛逸叫了一声九儿。

“殿下。”絮儿爬起来扑到云惊鸿的身边,她伸手想去碰云惊鸿的伤口,却又怕碰痛了她。

“快去叫太医!快去!”絮儿冲外面的人大喊。

“絮儿,你刚刚有没有听到,他叫了一声九儿。”云惊鸿声音极轻地说道,那副样子仿佛丢了魂再也感觉不到痛楚。

“殿下别傻了,那不是再叫你的!快去坐下,太医一会儿就来。”絮儿哭着说道。

“你别哭了,又不是第一次。”云惊鸿无神地笑了一下,仿佛伤到的不是自己。刚才那一声九儿让她恍若隔世,要不是絮儿点醒了她,她还真觉得萧琛逸是在喊她。

絮儿说得没错,林梦婼的小字就是九儿,萧琛逸怎么可能叫的是她云惊鸿呢?还真是巧,在云国她排行第九,是九公主,哥哥们也叫她“九儿”。

“殿下我错了,我不该让皇上把您的清白之身拿走的,絮儿错了,殿下,絮儿真的错了。”絮儿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她是真的糊涂了,皇上那么爱林梦婼,公主对他来说只是一个取药的药罐子,她是怎么想的用公主的清白之身去换皇上的怜惜啊!

“事情都已经发生了,你哭也没用,再说,我本来这身子也是要给他的,你不用自责。”云惊鸿笑笑,看着太医匆匆忙忙跑起来,为她止血之后又匆匆离开。

估计太医院的太医都在林梦婼那里,让这个太医来恐怕也是萧琛逸怕自己死了没人能给林梦婼供血才吩咐过来的吧!

她都知道,她更宁愿自己什么都不知道。眼中的光芒一点点暗淡下去,如同烧尽的灰烟。

“公主,咱们走吧,不要待在这里了。皇上他这是在要你得命知道吗?以命换命,您是云国的公主凭什么要为那个女人这样做!”絮儿看着云惊鸿失血过多,苍白近乎透明的小脸,心疼地劝道。

“我不走。”云惊鸿淡淡坚定地说。

“殿下!不要傻了好不好,再这样下去您真的会没命的。您是凡人,不是神仙,怎能受得了这一次次的折磨!”絮儿是和云惊鸿一起长大,她比云惊鸿小几岁,在她的眼里,云惊鸿不仅是她的主子更是她的姐姐,她不忍心看着云惊鸿一再受这样的苦。

“絮儿,不要劝我。”云惊鸿轻声笑了一下,眼里流光转动,却是满满的悲伤。话音刚落,一股腥甜涌入喉咙,鲜红的血珠从唇角滴落。

云惊鸿捂着自己的心口缓缓跌落下身子,目光固执地停留在萧琛逸离开的方向。

“殿下!”絮儿被吓了一跳,连忙扑了上去。

云惊鸿这一晕倒,竟然在床上整整躺了一个月。这一个月虽然太医院的太医每天来请脉,时刻关注她的身体状况。又有名贵的药材去进补身体,可是她还是每日昏睡多过醒来。

又一碗血被取走,云惊鸿无力眯着眼眸看着小太监端着瓷碗离开,又看着絮儿为她重新包扎好伤口,叹了口气。

“絮儿,为我梳妆吧,我想起来了。”云惊鸿说道。

絮儿连忙扶起云惊鸿,扶着她到梳妆台前坐下,为她梳妆打扮。

“殿下。”絮儿一脸惊愕不安,将铜镜放在云惊鸿面前。

铜镜中映出的自己,满头的青丝竟是白了一半。云惊鸿浅浅地勾了一下唇角:“给我拿漆墨染黑了吧,没什么大不了的,没有人会在乎。”

血乃是人的根本,失点儿血算不了什么,可是日日失血,即使有名药进补,归其根本,她的身子已经虚到了极致,是空的。

絮儿心揪紧得疼,该劝的话她已经劝了。比起她来,殿下才是那个最难受的人。

絮儿手脚麻利的帮云惊鸿把白发染黑,为她梳了一个好看的妆容,换上了云惊鸿最喜欢的那套华服,装扮好的云惊鸿看起来倾国夺目,可依然掩盖不了她脸上的苍白憔悴。

这一个月的取血都是别人来做的,萧琛逸没有出现过一次,她已经感觉到了,再这样下去她迟早会死。在死之前,她有一件事一定要告诉萧琛逸。

云惊鸿去了皇宫里她最喜欢的一处凉亭,那里种了许多潇湘翠竹,风过竹林的声音能让人平静。

一壶桃花酿,一把琴,喝一口清酒,云惊鸿开始抚琴,她弹得是她最爱的一首曲子。这首曲子是当年萧琛逸手把手教给她的,也是她最喜欢的一首,好久都没有弹了,她都有些生疏了……

萧琛逸听了太监的回话来到这里找云惊鸿,还没走到桥上,就听见凉亭之上那熟悉的声音,他愣了一下,有些不敢相信。

那亭子里的人分明是云惊鸿,可是这首曲子却是他和梦婼的定情之音,他只教过梦婼一人,可是如今云惊鸿为什么会?

“你是从哪里听来这首曲子的!”萧琛逸快步上前,一下子打断了云惊鸿的弹奏,将她拉了起来琴摔在地上,云惊鸿吃惊的看着他盛怒的模样。

“这曲子是谁教我的,难道你都忘了吗?”云惊鸿不解震惊地看着他,心中一痛。

可是这话萧琛逸并没有细想,心底涌上一阵莫名的烦躁,他将脚下的琴踩碎,“云惊鸿你真的想死?你就算去偷学九儿的一切,你也永远比不上九儿!”

“我想死?萧琛逸,你看清楚了!”云惊鸿怒极反笑,她将胸前的衣服扯开,给他看自己胸口前遍布的刀伤:“这都是你给我的萧琛逸,是你一步步将我推上绝路!从今天开始,我云惊鸿不会给林梦婼一滴血,她如果活不下去,跟我也没有任何关系!”

“云惊鸿你的恶毒冷血真叫朕大开眼界,若不是你下蛊害了梦婼,她怎么会日日忍受噬心之痛!朕真是小看你了,在男人面前脱衣服勾引,你还真能想的出来,既然如此,朕就成全你!”

萧琛逸将她的衣服使劲的一撕……裂锦的声响伴着眼角聚起的泪痕。

他将她压在栏杆之上,随着最后一件衣服随风而逝落在湖面上,云惊鸿屈辱的闭上了眼睛。

她要的……从来都不是这样的,萧琛逸,你到底要伤我多少次你才能放过我?

不知道过了多久,萧琛逸才离开,临走之前,他背对着云惊鸿开口说道:“那首曲子以后不许再弹。”

云惊鸿睁开眼睛:“为什么?”

“只有九儿才配弹它!”说完,萧琛逸转身准备离开,云惊鸿听完这句话苍白的脸上浮起一抹讽刺的笑意。

只有九儿才配?她连弹这首曲子都没有资格?萧琛逸,你可真够薄情冷血,一点儿念想都不肯留给我!

“等等!”云惊鸿将衣服穿好,走到他的面前。她虽然现在极其狼狈,但是她的骄傲不允许她有一刻低头。

“你想干什么?”萧琛逸有些厌恶的看着她。

“萧琛逸,我问你一件事。如果有一天,我死了,你会怎么样?”

“你不会死的。”萧琛逸脱口而出。

“为什么?”

“朕还要留着你为梦婼养身子,朕不可能让你死。”萧琛逸冷凉平静的说道。

“第一,我之前就已经说过,我不会再给林梦婼一滴血。第二,萧琛逸,你是皇上,但是你也只是个凡人,我的生死你是掌控不了。”云惊鸿直勾勾地看着萧琛逸,眼底不争气地聚起雾气。

萧琛逸眯眸不耐烦地看着她:“你想说什么?”

“我只想知道,如果我死了,你会不会为我伤心?”她问这句话也是鼓起了很大的勇气,她知道萧琛逸心里一直没有她,但她只想亲耳听到他的回答。

可是萧琛逸却沉默了,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云惊鸿的这个问题。

他的沉默,却让云惊鸿有了希望,她一把抓住萧琛逸的手看着他:“萧琛逸,你是不是有一点儿喜欢我?”

这话一出口,萧琛逸直接将握着他手的云惊鸿甩开,薄唇吐出的话语凉薄至极,“云惊鸿,不要痴人说梦了,朕从未喜欢过你,朕的心里,只有梦婼一个人!朕让你留在身边,只是因为梦婼需要你的血!这是你唯一的价值!

何日君能知我心小说点评

何日君能知我心是一本十分好看的小说,小说作者文笔精湛,让人读后如沐春风,流连忘返实乃佳作。值得一看,推荐阅读。了解更多,可以本站搜索关键词:何日君能知我心最新章节在线阅读,云惊鸿 萧琛逸小说,何日君能知我心全文阅读|何日君能知我心云惊鸿萧琛逸免费阅读,感谢关注未来小说阅读。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