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雨留情去(韩泽昊 安静澜)

秋雨留情去(韩泽昊 安静澜)

导读:《秋雨留情去》小说作者是楚雁飞,主角是韩泽昊 安静澜。精彩片段:蒋诺琛真是做梦也没有想到,他会受到这样的羞辱与质问。而安静澜也没有想到,韩泽昊会这样出现为她救场,本来,这件事情与他半毛钱的关系都没有,不是么?“谢谢你!”她对韩泽昊真诚地道谢。“应该的,我们说好的,互相尊重,互相帮助!”韩泽昊唇角微扬。施尧嘉踩着十公分的高跟鞋追着蒋诺琛出去的时候,正好听到韩泽昊的话。她对安静澜的嫉恨就更深了。

小说介绍

《秋雨留情去》小说作者是楚雁飞,主角是韩泽昊 安静澜。精彩片段:蒋诺琛真是做梦也没有想到,他会受到这样的羞辱与质问。而安静澜也没有想到,韩泽昊会这样出现为她救场,本来,这件事情与他半毛钱的关系都没有,不是么?“谢谢你!”她对韩泽昊真诚地道谢。“应该的,我们说好的,互相尊重,互相帮助!”韩泽昊唇角微扬。施尧嘉踩着十公分的高跟鞋追着蒋诺琛出去的时候,正好听到韩泽昊的话。她对安静澜的嫉恨就更深了。

小说精彩章节

这一次测量,进行得格外顺畅,三个人配合得极好。小林与小左两个人测量,安静澜记录。

原本安静澜是想主要测量一下G栋楼的各项数据,不过既然三个人配合得这么好,今天时间上又很空余,她想干脆多取几组数据,连C栋D栋F栋的数据一起取了好了。

G栋楼这边现在在做土石方开挖,她在设计方案里主张让大型绿植先进场,也获得了批准与肯定。所以,她这次是确定绿植能不能完全按照设计方案来。

“小左,小林,咱们测完G栋再测一下CDF栋啊!”安静澜冲着两个实习生说着。

“好勒!”小林和小左爽快地应着,麻利地测量着。

G栋很快测量好,三人便前往C栋。

小林抬头看了看正在工作中的塔吊,又再热心提醒道:“静澜,检查一下你的安全帽有没有扣好,塔吊坠物的事件虽然极少发生,但小心些总是没错的。就怕点子邪门!”

“好!”安静澜笑着点头,又再仔细扣好了安全帽。

三人很快便到了C栋所在的区域,小林再笑道:“静澜,要哪些数据,你在这里记录就好,我和小左去测量!”

“好!”安静澜打开图纸来。小林与小左便凑近来看图纸。

安静澜将要测量的位置一一指给他们看,再告诉他们自己需要的数据是做什么用的,这样,[测pingyin试]起来会更精准一些。

因为宿醉,安静澜这会儿觉得头更痛了,她不由地伸手再敲了敲头。

小林与小左已经开始测量,不时地抬起头来把数据报给她,她虽头痛,也快速地把数据记录下来。

刚才G栋那边的数据她看了,绿植进场是一点问题都没有的。她回去就与绿化部接洽,请绿化部安排下个星期大型绿植先进场,趁着现在没入冬,绿植进场以后,打两三天营养液,基本可以做到零死亡。等到春天的时候,就都长得很好了。到时候,景观工程也会成为房产销售的一大卖点。

想着自己的方案不仅拿到了二十万奖金,之后的执行自己还可以做主,便觉得心情畅快。该死,头又痛了,酒果然不是什么好东西。

“静澜,北墙到天井距离11米,北墙距悬浮桥17米!”小林将数据报了过来。

安静澜***地甩了甩头,试图赶走这一刻的头晕。她看向小林,一脸的抱歉:“不好意思啊,我走神了,北墙到天井的距离是多少,我没太听清!”

“是11米!”小林手里握着皮尺,直起腰来,一脸笑容,“静澜,女孩子工作不要太拼命啦,昨晚又熬夜画设计图了吧?”蓦地,他的脸色骤然一变,大喊,“小心!”随之,他整个人都朝着安静澜冲来。

安静澜皱了皱眉,猛地一个机灵,抬起头来,便看到几十米高的塔吊之上,几个黑色的东西坠落下来。

她傻眼了,那样快的速度,直冲她而来,她根本来不及闪躲。

完了!

她下意识地双眼***一闭!她甚至感觉到自己握着笔的指尖都颤抖了起来。

然而,预想中的脑袋开花并没有到来,她的身子猛地被一股大力冲击了出去,砰地一声重重地砸在了地上,笔与图纸都散落了出去。

她瞬间便意识到了什么,猛地睁开眼睛侧过头来。目之所及,小林已经被空中坠物砸中。此刻的他,倒在血泊中,鲜血还在顺着他的额头,他的唇角猛地往外涌着。

“小林!”安静澜大叫了一声朝着小林扑过去,她嘴唇颤抖着,手指颤抖着,哆哆嗦嗦地想要掏手机,一边喃喃着,“救护车,叫救护车!”

然而,她的手,却是怎么也不听使唤,她竟然怎么也无法从口袋里取出手机来。

实习生小左已经撕了自己的衬衣,撕成布条把小林的伤口***地扎紧止血。他一边忙碌着一边安慰安静澜:“已经叫救护车了,别担心!”

安静澜情绪几近失控,泪如雨下,声音哽咽。怎么能做到不担心?原本,空中坠物砸中的应该是她啊!如果,万一,小林有什么三长两短,她这辈子,怎么能原谅自己?如果不是因为昨天晚上喝醉酒导致今天头晕,怎么会反应不过来?

“小林,你怎么样?”安静澜***握紧小林的手。声音又再颤抖了起来,“小林,你坚强一点,你一定要挺住!再坚持一会儿,救护车马上就到了,你别睡,别睡,和我说话,和我说话!你不是说你要好好工作,你不是说你要考一级建造师吗?你坚强一点!一定要坚强一点!”她看着他唇角的血淌出来,吓得浑身颤抖,她伸一只手,颤抖地擦过他嘴角的血。

“我没事!”小林勉强挤出一抹笑容来,他也没想到,事情会发生得如此突然,他根本来不及想,只是出于本能冲了出去,替静澜挡下了塔吊上坠下的物体,“别哭,我不会有事,以后别再小林小林地叫了,我有名字,林修睿!欧阳修的修,睿智的睿。”

“嗯嗯,你坚强一点,救护车马上就来了!”安静澜***地点头,泪水怎么也止不住。

小林痛得紧紧拧住眉头,真的好痛啊!他再强挤出一抹笑来:“或者,你以后也可以叫我林建造师!我一定会成为一级建造师!”

“嗯嗯,你别说话了,别说话,救护车要来了!”安静澜看着小林还在往外流血,心里越加害怕了。

她看到小林的脸色越来越白,越来越白。

“有点冷,呵呵!”小林还在笑着。只有他自己知道,此刻的他,承受着怎样的巨痛。

砌墙所用的砖,本来就不轻,又是从那么高的地方坠下来,速度之快,惯性之大,试过才知道。他能感觉到自己背部的肋骨断了好多根。此刻,他嘴里不断涌上的甜腥让他害怕。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挺过去啊?

他看着泪眼婆娑的安静澜,说道:“静澜,有件事情,我一直想告诉你,我其实……”

“别说话了,求你,别说话!”安静澜神情无比痛苦,她好怕小林就这样离开。一切,都是因她而起啊!原本,躺在地上的应该是她!

“我怕以后没机会说啊,其实……”

恰时,哔不哔不的救护车声响起,淹没了小林后面的半句话。

安静澜已经情绪无比激动地站起身来,拽住一个从救护车上下来的医生的手,激动道:“医生,快,求你,救他,快救他!”

很快,小林便被抬上了救护车,安静澜飞快地跳上救护车,小左也跟上救护车,陪着一起去。

施工现场发生意外的消息很快便传到了设计部。

得知施工现场发生了事故,苏颖情绪激动地往工地跑,正好看到小林被抬上救护车,安静澜跳上救护车的那一幕,她伸手拍了拍胸口,长舒一口气:“静澜,幸好你没出事!”

董小沁紧追着苏颖跑过来,看着救护车火急火燎地开走,她感觉一阵晕炫,随即,是愤怒,她快速寻了个无人处,换了SIM卡,愤怒地发了一条短信:不是说了只是让她丢脸吗?你这是想要她的命!

韩泽昊这两天因为新合约的事情忙得焦头烂额,迟迟没有去陆峥那里取资料。

陆峥是一个极懂享受的人,陆宅依山傍水而建,日日享受鸟语花香。惟一的缺点就是距离市中心城区距离太远,有近两个小时的车程。

韩泽昊没有时间去陆宅,陆峥的侦探社正好接到了新的CASE,雇主约陆峥面谈。看在三千万酬劳的份上,陆峥亲自赴约。他顺便把前几日调查韩泽昊被下药的材料带了过来。

陆峥踏入咖啡馆之前便给韩泽昊挂了电话:“我正好过来画布咖啡厅,二十分钟以后可以去韩氏!”

“画布咖啡?”韩泽昊抬起头来看了看,自己此刻所在的,不正是画布咖啡厅吗?他立即道,“不必来韩氏了,你哪个包间?包间号发给我,二十分钟以后我来找你!”

“哟,韩总裁既然这么急着知道是谁给你下药,前几天干嘛去了?”陆峥在电话里打趣。

“忙!挂了,一会见!”

“欧啦!”陆峥挂断了电话,大步踏入咖啡厅。啧啧,这个CASE三千万,大手笔啊,调查豪门恩怨什么的,果真是来钱最快的路子。

韩泽昊加速了谈判,在二十分钟内与霍氏集团总裁霍展鹏签下了建材独家供应协议。随后又再与霍总裁客套了几句,带着协议离***间。

霍展鹏望着韩泽昊的背影,感叹:“果然长江后浪推前浪,后生可畏啊!不到三十岁的年纪,便有着这般精明的大脑,双赢这样的事情,没有商人能够不动心啊!”他不由地想到自己的女儿梓菡,今年二十一了,女孩子,还是早些找对象的好。

韩泽昊离***间,抬手腕看时间,十九分钟,时间刚刚好,他向来守时。哪怕是与最熟悉的人之间的约定,他也不习惯迟到。

唇角,再扬起一抹嗜血的冷意,会是谁呢?竟然对他使用如此下三滥的手段,就没有想过后果吗?

他大步朝着陆峥所在的包间走去,经过一个包间时,蓦然看到一抹有些熟悉的身影,安静澜?他听到她笑着说:“何况,说分手的那个人是你,不是吗?”他分明察觉到她笑意里的嘲讽。不由地,他皱了皱眉,步子也停了下来。

那个男人,听上去是她前男友啊,这,上演的是什么戏码?

那个男人拽着她的手,冷声说着:“你做了那样的事情以后,我还要把你当宝贝一样地宠着吗?”声音,是愤怒的。

另一个女人在男人的身边柔声地劝慰着:“阿琛,好了,都过去了,不是吗?我们就要结婚了,我一定会好好地爱你!”

安静澜仍然笑:“都要结婚了,还这样与别的女人拉拉扯扯,蒋先生觉得合适吗?”

“真脏!”蒋诺琛甩开安静澜。

韩泽昊听到那个男人厌恶的声音,他看到那个男人甩开了安静澜的手,他看到安静澜身子一个不稳就要摔出去了。他都来不及想什么,便大步冲过去扶住了安静澜。

不管安静澜与这个所谓的蒋先生曾经是什么关系,此刻,她是被欺负的。不管是基于他无意之中强占了她的第一次,还是基于他们就要开始一段无爱的婚姻,他觉得,此时此刻,他都有必要站出来。

这个男人,有什么资格说安静澜脏?她在遇上自己的时候都还是清清白白的。倒是他自己,身边不还站着另一个女人么?

韩泽昊扶住安静澜,唇角扬起,声音里透着浓浓的不满:“这位先生,光天化日之下,与我太太拉拉扯扯,是不是该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安静澜抬起头来看着他,他分明看到她眸子里一闪而逝的感激。

蒋诺琛与施尧嘉看到突然出现的韩泽昊,皆是一惊。整个包间里都透着韩泽昊强大的气场。

施尧嘉嫉恨地瞪了一眼安静澜。

蒋诺琛看着韩泽昊,语带质疑:“她是你太太?”他不相信三年前照片里这个女人怀里抱着的小婴儿会是面前这个人的孩子,那个时候,分明还在瑞城,怎么可能?

“怎么,以后我得让我太太随身携带结婚证,遇到有人质疑就亮出结婚证来?”韩泽昊冷声回复。

“我不是这个意思!”蒋诺琛解释。

“不是就好,这位先生,解释吧!”韩泽昊似乎并不打算就此放过蒋诺琛。

蒋诺琛不解地看着韩泽昊,这个男人的眼神好冷,比他的还要冷。

“怎么,差点把我太太摔伤,不打算解释么?”韩泽昊的语气听上去越发不耐了。

“对不起,我不知道她已经结婚!”蒋诺琛解释。

“这位先生的意思是,没结婚就可以随意拉扯,随意羞辱,随意扔出去了?”韩泽昊咄咄逼人。

蒋诺琛皱紧眉头,身侧的拳头也捏紧,紧得骨节发白,他强压下愤怒的情绪,朝着安静澜道:“对不起,我想我认错人了,给这位太太造成困扰,我很抱歉,对不起!”道完歉,他头也不回地大步离***间。

蒋诺琛真是做梦也没有想到,他会受到这样的羞辱与质问。

而安静澜也没有想到,韩泽昊会这样出现为她救场,本来,这件事情与他半毛钱的关系都没有,不是么?

“谢谢你!”她对韩泽昊真诚地道谢。

“应该的,我们说好的,互相尊重,互相帮助!”韩泽昊唇角微扬。

施尧嘉踩着十公分的高跟鞋追着蒋诺琛出去的时候,正好听到韩泽昊的话。她对安静澜的嫉恨就更深了。

这个女人,凭什么这么好命?三年前,把她从阿琛的身边逼走,没想到,她竟然嫁人了,还是嫁给了这样一个360度无死角比阿琛还要帅气的男人。他周身透出来的尊贵气息,想来,比阿琛更有身份吧?

他说互相尊重,呵呵,婚姻里的互相尊重对于女人来说,是多么奢侈的一件事情啊!尤其是对于门不当户不对的女人来说。看,她与阿琛之间,不就是如此么?虽然订婚了,可是,这三年来,她活得有多辛苦,只有她自己知道。

三年来,她不断地努力,不断地牵就阿琛,不断地讨好巴结阿琛的妈妈,才有了和阿琛的订婚,她都不敢去想未来会是什么样子?有的真相,一旦不再是秘密,她简直不敢想下去。

韩泽昊因为安静澜而耽误了一些时间,与安静澜道别后踏入陆峥所在的包间时,陆峥一脸邪魅的笑容:“我说,这已经是你这个星期第二次不守时了,不,不止是不守时,前一次是直接爽约啊!我就说啊,这个世界上,总会有那么一个人让你失去方寸,你偏不信……”

话未说完,就被韩泽昊打断:“这个世界上再不会有一个能让我失去方寸的人!只不过遇到了熟人,耽搁了十几分钟而已。”

陆峥撇了撇嘴,嘁了一声。

韩泽昊已经坐下,脸色骤然冷下来:“是谁?”

“你自己看呗!”陆峥唇角扬着笑容把一个档案袋推到韩泽昊的面前,其实韩泽昊这几日在电话里都问过他几次了,他就是卖关子,非要韩泽昊自己看。

韩泽昊打开档案袋,从里面取出一叠材料来。

不大一会儿,他从材料里抬起头来,看向陆峥:“秦嫣然真的没有参与?”

“竟然质疑我的调查结果?韩泽昊,我陆峥是什么人?五岁看柯南,十岁看福尔摩斯,侦探社十年来,接过的案子,有哪一个出过错?那天,秦嫣然在瑞典,你以为,她会飞?事情是这样的,秦实海那天给你下药,又给你安排了女人在雅江大酒店,目的嘛,当然是拍下一些不雅的东西,那微型摄像头,不是在档案袋里嘛,自己看看就知道了。秦实海是想用那些照片要胁你,让你帮他拿下霍氏的建材独家供应权!”

“他也配?”韩泽昊眸色阴骜,嗜血的冷意浮上唇角,他将材料再装入档案袋中,起身:“材料我带走了,这件事情,我自己处理!”

“哎哟,说得我多想帮你处理似的,哪一次不是你老人家亲自打电话我才会接手?”陆峥仍是一脸戏谑的笑意,“不过真是好遗憾啊,秦实海竟然没得逞,好想看看我们伟大的韩总裁***似虎的样子……”

韩泽昊一个凌厉的眼刀子扫过去,陆峥赶紧住嘴,唇角与眼角的笑意却是更浓了。

秋雨留情去小说点评

秋雨留情去是一本十分好看的小说,小说感情细腻,洞察力极强,实力推荐!值得一看,推荐阅读。了解更多,可以本站搜索关键词:秋雨留情去大结局全文在线阅读,韩泽昊 安静澜小说,秋雨留情去结局|秋雨留情去韩泽昊安静澜大结局免费阅读,感谢关注未来小说阅读。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