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俏佳人(林浩然 陈曼柔)

***俏佳人(林浩然 陈曼柔)

导读:《***俏佳人》小说作者是百步穿杨,主角是林浩然 陈曼柔。精彩片段:陈曼柔将身体靠在厕所门边,他俩一个蹲在里面,一个站在外面,开始交谈。“嗯……这么快?你到底跟我介绍了什么飞禽走兽?会不会在敷衍本帅哥?嗯……。”林浩然继续拉,没把陈曼柔的话当回事。觉得女人一定在敷衍他,随便从公司拉个女的过来,赶紧跟他恋爱,好让他立刻将那段录音删掉。

小说介绍

《***俏佳人》小说作者是百步穿杨,主角是林浩然 陈曼柔。精彩片段:陈曼柔将身体靠在厕所门边,他俩一个蹲在里面,一个站在外面,开始交谈。“嗯……这么快?你到底跟我介绍了什么飞禽走兽?会不会在敷衍本帅哥?嗯……。”林浩然继续拉,没把陈曼柔的话当回事。觉得女人一定在敷衍他,随便从公司拉个女的过来,赶紧跟他恋爱,好让他立刻将那段录音删掉。

小说精彩章节

“***,你先介绍一个我瞅瞅,行的话就删除,如果不行……。”

“放心,我立刻帮你介绍下一个,直到你满意为止,但是你必须答应我一个条件。”女人咬咬牙,只能顺从。

“啥条件?”

“在你跟女朋友没有谈成之前,这段录音不能散布出去,更不能让志强知道,今天的事儿也当没有发生过,可以吗?”

陈曼柔的这个条件也不过分,这笔买卖很划算。保守一个秘密,换来一个女朋友,傻子才不干?

林浩然当然不是傻子,所以赶紧答应:“行!没问题,就这么定了,只要我跟女朋友恋爱成功,领了结婚证,这段录音就会在我的手机里永远消失。”

“你可要说话算话?”陈曼柔站起来咬咬嘴唇,表情依旧很忐忑。

“放心,我说话从来算话,骗你就是小狗子,汪汪汪……。”打一巴掌揉三揉,林浩然竟然开始跟陈曼柔逗嘴,活跃气氛。

女人噗嗤笑了:“好,明天我就行动,把张小樱介绍给你,包你满意。”没办法,谁让这小子抓住了自己的红杏出墙的证据?人在屋檐下不能不低头。

“你可以走了,古德拜……晚安。”林浩然冲女人摆摆手。

“拜拜,记得保密啊,***不会亏待你。”临走,陈曼柔还不忘给他一个飞吻,表示巴结。

飞得林浩然受不了,打个冷战。

瞅着女人远去的背影,他不由得后悔,多好的女人啊,怎么就红杏出了墙?

刚才为啥不答应她的要求,把她按在草丛里?

一颗好白菜啊,被猪给拱了,可惜那头猪不是我。

老子祝你回家跟志强哥鸳鸯戏水,一块淹死。比翼***,一块摔死,半夜姨妈来,找不到卫生巾……就算找到,也是质量不好,马上抠破……。

看看天色已晚,林浩然回到了自己的门市部,怎么也睡不着。。

“要不要把这件事告诉朱志强?不然怎么对得起好基友?可告诉他,又担心两口子婚姻破裂,无法挽回。怎么办?真***愁死人……。”他一直在纠结。

最后咬咬牙决定:“算了,还是保密吧,说不定陈曼柔真的有苦衷,不如给她个机会,浪子回头金不换,志强哥,只有对不起了……。”

第二天早上,陈曼柔赶来的时候,是早上八点半,当时,林浩然已经起床,正在厕所的马桶上嗯嗯。

他蹲在便池上,眼往上看,劲儿向下使,眉头紧锁,气运丹田,一股污浊之气向下游走,马桶里传出噼里啪啦的落水声,脸上就洋溢出一股得意之色。

这就是林浩然,拉个屎也那么表情丰富。

啪啪啪:“林浩然,你起床了没?” 正在排污的紧要关头,忽然外面有人敲门。

“嗯……当然起来了,大姐,这么早,干什么?拉个屎也不让人家清净?嗯……。” 林浩然听出是陈曼柔的声音,有点不耐烦,他拉臭臭的时候特别讨厌有人打扰。

陈曼柔的脑袋探进林浩然家电维修部的门,来回瞅瞅,发现里面没人。

听到男人在厕所里跟她说话,赶紧抬手捂了鼻子,另只手来回扑闪。

“浩然,你不是让***帮你找女朋友吗?找到了,今天和人去约会呗?”

陈曼柔将身体靠在厕所门边,他俩一个蹲在里面,一个站在外面,开始交谈。

“嗯……这么快?你到底跟我介绍了什么飞禽走兽?会不会在敷衍本帅哥?嗯……。”林浩然继续拉,没把陈曼柔的话当回事。

觉得女人一定在敷衍他,随便从公司拉个女的过来,赶紧跟他恋爱,好让他立刻将那段录音删掉。

想糊弄老子?门也没有,去你***个腿!

“浩然啊,***帮你介绍的,绝对是个地道的***。”陈曼柔靠在厕所门边,继续巴结他。

“嗯……什么地道的***?是不是只有在地道里她才是***?因为地道里没有灯?嗯……。”

“不是,小樱好看极了,保证沉鱼落雁闭月羞花,九天玄女下凡,嫦娥仙子离了广寒。不信的话,你擦干净***,跟我走一趟,瞅瞅就知道了,能让你哈喇子砸脚面上。”

“嗯……我才不信呢?天下有那么好的***,能轮到我这个吊丝头上?你少糊弄我,嗯……。”女人的话让他无法相信。

因为目前的林浩然很穷,除了裤子不露腚,身无分文。

他平生有两大理想,一是有钱,有很多很多的钱。二是娶个白富美做老婆,一辈子对他好。

可理想很***,现实很骨感,尽管他一直在艰苦努力,发粪涂墙,目前却只能抽烟头儿,喝茶根儿,躺在被里玩小鸡儿。

老子是个穷吊丝,白富美砸脑门上的几率等于是零,除非垫高枕头做梦。

“我说林浩然,你是不是怕了?害怕自己长得不帅,人家姑娘鄙视你?” 陈曼柔没办法,只好用起了激将法。

“嗯……鬼扯!凭老子颜如宋玉貌比潘安,人见人爱,花见花开,棺材见了打开盖,弟弟见了***来的英俊相貌,我会怕跟女孩子约会?嗯……。”林浩然很生气,因为陈曼柔在伤害他的自尊。

“既然不怕,那就起来,换衣服去呗?我可在人家姑娘面前把你夸得像朵花儿,天花乱坠……我看你就是没胆子,自卑!担心被漂亮女生拒绝,没面子。”陈曼柔继续忽悠,顺便打击。

“嗯……你的激将法对老子没用,除了***我啥都不怕,当然会去,你让我拉完,嗯……”

女人怒骂一声:“懒驴上磨屎尿多!”

“嗯……你也吃五谷杂粮,难道不拉臭臭?嗯……对了***,我厕所没纸了,你去给我拿点纸,弟弟要擦***了,嗯……。”

“啊!你说啥?你拉屎,让本姑娘帮你拿纸?休想!”陈曼柔都要气死了,想不到林浩然会让她帮忙拿厕纸。

这小子也忒不是东西了。

女人的脸腾地红透,心说:本姑娘帮你拿纸,厕所的门拉开,还不啥都瞧见?买了个表的!这小子分明在占姑奶奶便宜。

林浩然还真想占她便宜,蹲在便池上嘴角裂出一股坏笑:真的后悔了,陈曼柔这么美,昨晚就该把她按在草丛里。

现在还不算晚,不如等她送厕纸的时候,把她拉进来,按在厕所里,首先摸摸……哒,然后棒棒……大

你拉屎为啥不自己拿纸?臭烘烘的,我才不***呢?”陈曼柔一边说,一边将鼻子捏得更紧。好担心厕所里的污秽之气,弄脏自己一身的名牌衣服。

“弟弟厕所在拉屎,可惜没有带手纸,***不帮我来送,难道想我用手指?一句话,你就说你拿不拿吧?” 林浩然还得瑟上了,拽两句打油诗,继续威胁。

“不拿不拿就不拿!有本事就别擦,慢慢蹲着吧!”女人在外面差点跳起来。

“不拿是吧?我现在立刻给志强哥打电话,将那段录音发给他,让他帮我过来拿。”林浩然说着,还真拿出手机,滴滴按下了手机键。

“浩然我求求你,千万别打!我马上给你,咱别逗了行不行?怕了你了。” 女人吓坏了,赶紧求饶。

这一招果然管用,陈曼柔说着,已经拉***包,拿出几张手纸推开厕所的门,脸扭向一边,尽量不去看男人的丑态。

她的心里好后悔,朱志强怎么交了这么个无赖做朋友?不单单掌握了自己红杏出墙的把柄,还威胁她拿厕纸。

这只是灾难的开始,以后的苦日子还长的很,不知道这小子还会想出啥办法整她。

命苦啊……。

林浩然本来想扯上陈曼柔的手,将她拉进厕所的。可没抓住,女人就以一种罕见的敏捷将手抽了回去,厕纸糊在了他脸上。

“对了,这才乖嘛,没让你帮我擦***就不错了。”嘻嘻一笑,接过女人手里的纸,厕所里传来刺刺啦啦的声响,然后提起了裤子。

走出厕所的门,他伸个懒腰,打个哈欠,十分的惬意,好像干了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那样,浑身轻松。

“拉完了?”陈曼柔问。

“拉完了。”

“擦干净了?”

“干净了。”

“走吧大少爷,人家姑娘都等不及了。”陈曼柔扯上林浩然的手,迫不及待。

“去哪儿?”

“夜来香咖啡馆啊,我已经约了小樱,在咖啡馆跟你见面。放心,单我已经帮你买了,只管把姑娘勾搭到手就行。”陈曼柔真的很心急,恨不得将整个公司的女孩全部介绍给林浩然做老婆。

只要能换回那段录音,区区一个小樱,又算得了什么?

林浩然换好衣服,洗脸刷牙,跟着陈曼柔冲出了家电维修部。

“姑娘领进门,勾搭在个人,老娘只管牵媒拉线。至于能不能把小樱弄到手,看你自己的本事,到时候别拉不出屎怪茅坑……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逼急了,姑奶奶跟你同归于尽!” 女人扯着他的手,一边走一边说。

“当然,谢谢***的美意,感谢你祖宗十八代。”林浩然呵呵一笑应付她。

“还有,第一次见面,不准对人家女孩动手动脚,不准硬来!小樱可是工矿学院的大四学生,房产销售只不过是她临时的工作,特别矜持,特别腼腆,你可别把人家吓坏了?”陈曼柔不住叮嘱,担心将事情搞砸,被小樱记恨。

“我知道,谢谢***关心,志强哥真有福气,娶了你这么个贤妻良母,祖坟上都冒青烟。”林浩然赶紧巴结,他知道陈曼柔本性并不坏,跟男人偷情是生活所迫。

昨天晚上那陌生男没有得逞,刚刚解开女人的扣子,就被他一板砖拍跑了。

也就是说,陈曼柔没有失身,只是有过***的意图,思想动摇过。

还好自己赶到得及时,要不然好哥们的老婆就真的完了。

很快,靠近夜来香咖啡馆的玻璃橱窗,陈曼柔停住脚步,冲大厅里五号桌的位置指了指。

“诺,坐在五号桌的就是小樱,你瞅瞅满意不?行的话,就领你***。”女人的眼睛充满期待,好担心林浩然摇头。

结果让她很满意,因为听到男人一声感叹:“美!不错,不错,果然是***?***,太谢谢你了。”

五号桌的位置果然坐一个女孩,让林浩然忍不住心动。

这女孩淡淡梨花面,弯弯细眉毛,碧碧秋波眼,点点小樱桃,袅袅身影动,细细杨柳腰。

脸蛋特别红润,好像新煮的鲜鸡蛋,头层壳去掉,二层皮剥完,滚进胭脂盒,来回转两圈,红日出东方,霞光照上面,白里透着红,红里透着鲜。

跟陈曼柔说得一样,还真是如西施,赛貂婵,嫦娥姐姐下了广寒。

“卧靠!想不到咱们城市还真有这么好看的女孩,谢谢***照顾我。”林浩然的嘴巴张大,眼睛也放出亮光。好想立刻冲***,跟姑娘搭讪。

“瞧你那没出息的劲儿?哈喇子能甩出去八里地。”陈曼柔噗嗤笑了,也吁口气。

谢天谢地,总算满意了,那段***的录音,拿回来有指望了。

“小樱可是我们公司最漂亮的,也就你林浩然。换上别人,老娘才不会把自己的好姐妹便宜你?现在赶紧把哈喇子擦了,收起那副色狼的尊荣,别把小樱吓着。”说话间,女人再次扯了林浩然的手,推开咖啡厅的玻璃门。

“小樱,等不及了吧?对不起我来迟了,不好意思。”陈曼柔赶紧跟女孩打招呼。

林浩然站着茅坑不拉屎,把时间都耽搁了,让小樱等了很久。

“没事儿曼柔姐,今天是礼拜天,我本来时间就很充裕。”女孩果然很腼腆,没说话首先红了脸。

林浩然再一次心动,小樱不但样子美,说话的声音也好听,好像是画眉叫,蜜蜂哼,八月的萝卜九月的葱,跟磁铁一样吸引了他。

“小樱,我介绍一下,这位是我老公的好哥们林浩然,开家电维修部的,修理家电的技术可好了,有名的技师。”

然后她开始跟林浩然介绍小樱:“浩然,这位是张小樱,我最好的姐们,工矿大学的大三生,目前在我们公司兼职销售,她可是我们销售部的一朵花,大家握个手吧。”

“小樱姑娘是吧?你好,我是林浩然。”林浩然首先伸出手,表示主动。

“你好,我叫张小樱,很高兴认识你。”小樱上下扫他两眼,也伸出了手,脸上依旧挂着笑,显出一对浅浅的酒窝。

“那好,既然你们都认识了,那我就不做电灯泡了,你俩慢慢谈,我先走了,志强找我还有点事,拜拜……。”陈曼柔冲他们两个摆摆手,扭转了身。

“再见,不送,今天的晚饭我请啊,记得晚上跟志强一块来。”林浩然巴不得赶陈曼柔走呢。

跟漂亮女孩聊天,就怕被人打扰,天知道陈曼柔在这儿会不会把他的老底掀出来,让他难堪。

“真是有异性没人性,看到漂亮姑娘就见色忘友,志强怎么交了你这么个损友?”陈曼柔笑笑果然走了,身影闪在了玻璃门的外面。

“浩然哥,请坐,别客气,喝咖啡。”小樱做了个请的手势,示意他坐下。

“不客气,反正有人买了单。”林浩然一***坐下,身体规规矩矩,跟接见元首那样庄重。

真的不知道怎么说,他没有交女朋友的经验,跟女孩说话就脸红,性格比小姑娘还要腼腆。

说白了就是自卑,人穷志短,马瘦毛长,因为没钱,就没有信心。

一个字,穷啊!不是因为穷,高中的时候就把校花给按小树林里了。

今天的小樱比高中时候的校花还要漂亮十倍,如果她没意见,今天晚上就开房。

拿走我的***身算了。

瞅着女孩俊俏的模样,他怎么也按耐不住那种冲动……。

浩然哥,你……多大?” 相互足足盯五秒,小樱终于先开口了。

“我二十四,你呢?”

“我二十二,今年上大四,英文系专业,你……干啥工作的?”女孩抿了抿嘴。

“刚才陈曼柔不是说了吗?我自己开家店维修部,自主创业。”林浩然想掏出一根烟夹在嘴巴上,可抬头看到咖啡厅禁止吸烟的牌子,又将烟盒放回到了口袋里。

“你……没有上过大学?”女孩接着问。

“是,我没上过大学,也没有被大学上过,高中毕业以后,学的是技校,家电维修专业,也等于是大专。”林浩然尽量把大专两个字提得高高的,证明自己的学历。

好的专科不比本科差,身价百万不如一技防身,至少目前,凭着过硬的技术,走那到儿也饿不着。

“噗嗤!”小樱笑了:“你说话好风趣,一个月赚多少钱?存款有没有二十万?”

“你打听这个干什么?”林浩然不由对小樱产生了防备。

哎……见面就打听月收入跟存款,不会是个拜金女吧?现在的女孩啊,真的很俗套。

“对不起,就是问问,因为金钱的多少,可以代表一个人的能力。”小樱的脸红了,觉得触到了男人的***问题,伤害了他的自尊。

“没事儿,我修家电不挣钱,因为那个门市部刚开没多久,还不到两个星期,不要说二十万,两千块都没有,你……是不是很失望?”林浩然的脸也红了。

没钱还说个毛,小姑娘谁跟你?他觉得这次约会肯定没戏。

“你还很年轻,以后有机会的,如果你有二十万……那该多好啊。”小樱的话不由自主又拐到了钱上。

“你很需要二十万吗?”林浩然有点生气,女孩一口一个二十万,让他对她的好感一下子落入谷底。

心说:你到底是找男朋友还是找钱?直接嫁给钱算了,结婚以后也抱着钱睡吧,别跟男人***。

“不瞒你说,我真的需要二十万,要解救燃眉之急。”小樱的声音怯怯的,眼光不敢跟他对视。

“对不起,我真的没有二十万,如果这次见面,你是想要钱的话,咱俩没戏了,你再找个有钱人吧,我无法满足你。” 林浩然一下站起来

“浩然哥,你别误会,我不是那个意思……。”小樱赶紧解释。

可林浩然的身子已经扭转,迈开脚步,不再搭理她了。

男人穷一点不要紧,最主要的是有自尊,现在他穷得只剩下自尊了。

他的脚步没停,直接走出咖啡厅的门,从瞅到小樱的第一眼,到离开座位,三分钟没到就谈崩了,只剩下小樱一个人在那儿唉声叹气。

陈曼柔没走,爬在外面的橱窗前偷瞧,发现林浩然出来,她吃一惊,上去扯了男人的手。

“混蛋!你怎么走了?为什么不多聊会儿?”

“聊个毛,人家张口就要钱,可惜我没有,老子如果有二十万,会直接将她按倒。” 林浩然气愤愤说道。

“啥?小樱跟你要钱?”陈曼柔也瞪大眼。

“嗯,我说陈曼柔,你怎么给我介绍个拜金女?这不侮辱我的自尊吗?脸蛋好看有个屁用?你跟她说,我养不起她,让她另觅新欢吧!”林浩然同样懒得搭理陈曼柔,飞步上去了马路。

“浩然,你别走,如果跟小樱没戏,***再帮你介绍好的,富家女行不行?大老板的女儿,保证是白富美。”陈曼柔吓坏了,赶紧追赶,扯了他的袖子。

“***,你别白忙活了,我林浩然这辈子交不上女朋友了,交上也娶不起,你放过我好不好?”他的声音几乎是求饶,根本受不了这种侮辱,忒伤自尊了。

“那你能不能放过我?你放过我,我就放过你?录音拿出来,咱俩就各走各的。”陈曼柔扯着她的袖子不松手,眼巴巴瞧着他。

“不能!”

“既然不能,那还说个屁?明天早上八点,还是在这儿的咖啡厅,我把芳芳介绍给你。她可是宏达装潢公司董事长的女儿。”

“谢谢,没必要,我更养不起。”

“芳芳可非常漂亮,要脸蛋有脸蛋,要***有***。而且胸特别……大。你不是喜欢大……胸***吗?”陈曼柔将最后一句话压得很低,好像是悄悄话。

分明把林浩然当成了吃奶的牛犊子。

“算了,我早就断奶了,以后再说,以后再说。”林浩然***掰开了陈曼柔的手。

就这样,两个人在马路上牵扯,你拉我拽。

正在这时候,忽然,一辆汽车飞驰而来,速度特别快。

陈曼柔的身影站在马路中间,根本没防备,也忘记了躲闪,眼瞅着汽车呼啸而至,司机竟然没踩刹车,直奔女人撞击。

哪一刻,林浩然傻了眼,眼疾手快,什么都不顾了,瞬间将女人抱在怀里,揽上她的腰。然后身子一转,陈曼柔就被抱起,半空中打个盘旋。

女人一声尖叫:“啊……卧槽!”再次站定,她已经脱离了危险地带,稳稳躲了过去。

她是躲开了,可林浩然没躲开,咝咝啦啦几声脆响,汽车的反镜正好挂在男人的手臂上。

因为速度太快,车身是擦着林浩然肩膀过去的,衣服被撕扯,手臂上被刮出一道深深的划痕。

红色的车身窜出去十多米,才传来一阵刺耳的刹车声:“吱——!”

“***!活够了?以为马路是你家的啊?”车上传来一阵谩骂声。紧接着车门一响,走下来一个二十五六岁的青年。

那汽车林浩然看得清清楚楚,是一辆玛莎拉蒂,很名贵的跑车。

眼前的青年也一脑袋黄毛,面目狰狞,看那嚣张的样子,不是官二代就是富二代。

林浩然的怒火蹭地窜上头顶,顾不得手臂上鲜血淋漓。扑上去揪了青年的脖领子,怒道:“老子曰你个先人板板!撞人了不赔礼道歉,还开骂,我看你是活够了!”

那青年个子不小,可没有林浩然力气大,只一个回合,双臂就被拧成麻花,然后林浩然单膝一跪,膝盖直奔他的腿弯,就这样,青年被制服在地上。

“说!为啥撞人?眼睛瞎了啊?”他最讨厌这种人,说白了就是嫉妒。

开个跑车,得瑟个毛啊?臭显摆个啥?改天老子有钱,也买二十辆QQ,用铁丝拧一块,当火车开,专门撞你们这些富二代。

黄毛男本来怒气冲冲,忽然被林浩然按在地上,立刻傻了眼,想不到这小子打架还有两下子,手臂痛得似乎要断裂。

“哎呀,你放手,放手!陈曼柔,让他放开我!”黄毛男一个劲地嚎叫,眼巴巴瞅着陈曼柔。

***俏佳人小说点评

***俏佳人是一本十分好看的小说,小说作者文笔细腻张弛有力,将小说打造的环环相扣耐人寻味,酣畅淋漓爱不释手哦!值得一看,推荐阅读。了解更多,可以本站搜索关键词:***俏佳人免费在线阅读,林浩然 陈曼柔小说,***俏佳人全文阅读|***俏佳人林浩然陈曼柔免费阅读,感谢关注未来小说阅读。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