狭陆相逢挽挽胜(陆衍 梁挽)

狭陆相逢挽挽胜(陆衍 梁挽)

导读:狭陆相逢挽挽胜讲述了主人公陆衍梁挽之间的事情,这是著名作家玄宓的倾心巨作,狭陆相逢挽挽胜精选篇章:梁挽支着下巴,微微松了口气,半晌又觉得放心不下,登了手机银行,上去查了下工行账户。连续输了五次,密码都显示错误,再点***的时候,系统提示该卡已冻结。梁挽瞬间就炸了,翻到江落月的号码就拨了过去。“江助理,你这个人怎么赶尽杀绝啊?”

小说介绍

狭陆相逢挽挽胜讲述了主人公陆衍梁挽之间的事情,这是著名作家玄宓的倾心巨作,狭陆相逢挽挽胜精选篇章:梁挽支着下巴,微微松了口气,半晌又觉得放心不下,登了手机银行,上去查了下工行账户。连续输了五次,密码都显示错误,再点***的时候,系统提示该卡已冻结。梁挽瞬间就炸了,翻到江落月的号码就拨了过去。“江助理,你这个人怎么赶尽杀绝啊?”

小说精彩章节

随后,她怀着诚挚的心情,珍惜地翻开了钱包,小心翼翼往外抽着红色大钞,结果没几张就告罄,她不死心,狠命抖了抖,掉出几个钢镚来。

最终数额,六百一十块五毛。

梁挽深吸了口气,悲凉到在寝室里跳了一段白毛女舞剧里喜儿风餐露宿的片段,表演完后她还没缓过劲,将腿架到床边金属梯子上,拉到二百一十度,边劈叉变沉思。

皇天不负苦心人,她终于想起,自己还有固定资产。

母亲再嫁的时候,继父池明朗为召显大方在婚礼庆典上送了一辆Aventador给她,实在太装逼了,开到学校后就停在地下车库,已经两年多没见过天日了。

梁挽一拍脑袋,从鞋柜里的最下层翻出了车钥匙,随后兴冲冲杀到了南校区下边的停车场。

角落里一辆灰不溜秋的跑车,脏到标志都看不清了。

梁挽开门的时候差点被灰尘呛个半死,她捂着鼻子,艰难地坐了***,幸好油箱还是满的,她启动后轰了轰油门,引擎声震得周遭的音控照明灯全亮起来了。

开好车,是绝对愉悦的一件事。

她平时不开,纯粹是不想太高调,当加速度慢慢上来的那刻,肾上腺素激素分泌,那种飘飘然的滋味不亚于微醺。

当然,这个点马路上都是行人,开不了多快,只能过过干瘾。

梁挽兜了两圈,在校门口找到一家门面特别不显眼的车行,中午刚吃完饭,里头的伙计都在昏昏欲睡,听到动静抬起头来,主事的络腮胡眼前一亮:“***,洗车啊?”

梁挽点点头,看了眼价目表:“三十对吗?”

络腮胡比了比手指:“一百。”见小姑娘睁大了眼,他又笑起来:“你长得那么好看,又开那么好的车,照顾照顾我们生意呗。”

这是什么强盗逻辑。

梁挽冷了脸,转身要走,可高压水枪已经拉过来了,不由分说冲了一遍车顶,好几道水花落到她脚边,她惊叫了一声跳到旁边。

“喂!我还没说洗呢!”

要搁平时也就算了,可她如今囊中羞涩,一百块洗一次车,未免也太穷凶极恶了。

梁挽已经打定了主意,一会儿只给三十,无奈最后结账时免不了又是一顿扯皮,对方不依不饶地拉着她的外套袖子。

“你这姑娘,年纪轻轻怎么赖账?”

围观的群众越来越多,这世上仇富心理的人挺多,七嘴八舌尽说些不好听的,到后来连女大学生、***等等字眼都出来了。

梁挽翻了个白眼,她可不是什么小白花傻白甜人设,下巴一抬,开始舌战群儒,从正午时分一直战到下午一点,口袋里的钱硬是分文没少。

络腮胡店门都被堵住了,别的生意眼瞧着都做不了,他后悔极了,以为对方是个青铜,谁知道人家他妈早就王者五十星了。

“我就收你三十好吧?你赶紧走吧。”

梁挽捏着车钥匙,毫不客气地拧开一瓶他们用来做活动的农夫山泉,润了润喉后微笑道:“我看到你们还贴了海报,说发朋友圈减免十块对吗?”

络腮胡:“……”

这场战役以梁大小姐二十元洗车告一段落,她哼着歌,在众人复杂的眼神里,跳上了那辆价值七百万的豪车,扬长而去。

闹剧过后,人群尽散,独留一位米色风衣的青年。

他快步走入街对面的咖啡厅,刚推开门,就憋不住笑了:“衍哥,刚碰到熟人了。”

“恩?”陆少爷眼睛都没抬,还歪在沙发上,没骨头似的,指尖快速翻着公司App上的经营审批流程,瞥到几个快逾期的计划后,慢条斯理地截图,发到了核心群里。

【既然大家都那么忙,要不以后就由我专职来盯节点吧,各位觉得如何啊?】

群里先是一片死寂,而后是此起彼落的告罪书。

臣有罪臣无知臣惶恐等等。

难以想象一个才上手不到半年的年轻决策者,竟然有如此的统治力,陆晋明若是知道儿子那么能干,估计做梦都能笑醒。

乔瑾还以为他在玩游戏,往前凑了凑,隔着桌子神秘道:“哎呀,你猜一下行不行?”

陆衍瞥他一眼:“你的语气让我非常不适。”

简直GAY出外太空。

“我他妈还不是为了引起你的注意?”乔瑾挑高眉,继续道:“我刚才送丽香回学校,看到了小仙女,就是那个曾经在酒廊毫不犹豫叫你滚的那一位,你有印象的吧?”

他说完,故意停顿了好久,吊足了胃口。

无奈陆衍还在摆弄手机,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语调很敷衍:“然后呢?”

乔瑾很有说单口相声的天赋,绘声绘色地描述了一番火爆妹大战长舌妇的场景,说到那个朋友圈减十块的梗时,笑得眼泪都下来了。

“不愧是我们陆少看中的女人,***不过***不过。”

陆衍懒得搭理他,收起手机站起身来,皮笑肉不笑地扯了下唇:“喊我出来看地皮,看到高教园区?”

乔瑾手里的文书早就被卷成喇叭筒了,他顿了一下,夸张地叹了口气:“部长,你怎么了?不学无术俱乐部不好吗?是红酒不够醇了,还是妹子不够娇了?”

陆衍已经走到门口了,没头没脑抛下一句:“你确定送丽香回学校了?”

“什么啊。”乔瑾一愣:“三天前就分了啊。”他停了几秒,突然暗骂:“***啊,我说怎么秋水刚进学校就关机了呢!”

人间惨剧,对着现任喊了前任的名字。

乔瑾在每段恋爱期都保持着赤诚之心,虽然新鲜度维持不到一周,但苦***设一直立得很好,此刻他也顾不上其他的事儿了,眼巴巴去花店买玫瑰赔罪了。

陆衍一个人去看了两块学校附近挂牌出让的住宅用地,给范尼发了邮件,通知投融部一周内了解其他地产商的拍地意向,并做好开发成本方案。

忙完后已近六点,淅淅沥沥下起了雨。他晚上还有个月度会要主持,时间有点赶,干脆抄了条小道。

这条路知道的人很少,所以也没什么车,不过这一晚确实邪门,才开了三百来米,双向单车道的一侧就被某辆跑车占得满满当当。

有个长发的姑娘在旁边绕来绕去,看来是车出了问题无法行驶。

他不感兴趣地扫了一眼,方向盘朝左打借过,绕开障碍物重新回到通畅无阻的马路后,觉得好像哪里不对,又轻点了下刹车。

距离隔得不远,她刚巧又站在路灯下,反光镜里映得清清楚楚。

果然是那个暴脾气的丫头。

头发湿漉漉,表情带着点委屈和茫然,失去了凶巴巴和高傲的伪装后,小姑娘可怜巴巴的,瞧上去真像一只无家可归的小奶猫,哪里还寻得到半分当初掌掴他的肆意。

陆衍本来是不想过去帮忙的,女人某些时候真是特别麻烦的生物,倒不是他过分自恋,只是从前有无数次经历在警告他,要特别注意保持同雌性生物们的距离。

免得对方飞蛾扑火,还要惹得自己一身腥。

他都重新往前开了半里路,脑子里却胡乱闪过她被他压在墙上慌乱羞愤的神色,铁石心肠的人倏然就漏了那么一点点同情心出来。

他啧了一声,猛地掉头回去。

梁挽蹲在轮胎旁看了半天,有心想打开引擎盖瞅瞅又不知道哪里操作,她出来时还是大太阳,就穿了条毛衣裙,足下搭了长筒靴,膝盖那一处是光着的,眼下风吹雨淋的,冻得要死。

她皱着眉给保险公司拨电话,手都按到键盘上了,准备拨号时又停住了。

完全不记得这个车保了哪家保险,从头到尾都是继父的助理帮忙操作的,她拿到车的时候早就是现成货了。

正当狼狈之时,头顶上的雨貌似停了。

梁挽抱着膝盖,还保持蹲着的姿态,慢吞吞抬头,看到了一把黑伞,挡住了乌压压的天色。

视线往下,伞柄被白皙纤长的手指轻轻握着,好看到令人发指。

不会是……

她僵硬地扭头,果不其然看到了年轻男人眉目如画的脸。

耳边传来清润低沉的嗓,口气还带着点嘲弄:

“这次有没有荣幸帮你修个车啊?”

雨势突然就变大了,绵延不断的雨珠子沿着伞面朝下翻滚,在两人脚边溅起水花。

梁挽蹲在轮胎边上,表情还有点发愣,几缕头发丝儿贴在颊边,让她瞅上去有些狼狈。

陆衍撑着伞,居高临下看着她,神色倨傲,眼里还带着点意味不明的情绪。

感觉并不像是来雪中送炭的呢。

梁挽有些吃不准他的意图,犹豫了半刻。

结果,就那么短短两秒钟,陆少爷的耐性消失殆尽,他垂着眸,唇角讥诮地勾了勾,而后弯下腰,潇潇洒洒松开了手。

宽大的黑伞恰好落在她头顶上,金属柄撑着地,将蹲着的少女罩了个完完全全。

前边黑色宾利的大灯再度亮了起来,他没再看她一眼,淋着雨,转身拉开了车门。

“喂!”梁挽举着伞火速站起来,跑了过去,迎接她的是一道新鲜出炉的闭门羹。

车子发动的声音在雨夜里依然很清晰。

梁挽回头看了一眼抛锚的Aventador,再想到电量只剩下百分之三的手机,她委曲求全地将手心贴着驾驶座的车窗,轻轻拍了拍。

玻璃窗缓缓摇下,里头的人一副清俊贵公子做派,一手随意搭着方向盘,另一手有一下没一下拨着打火机的齿轮。

“伞送你了,慢慢等救援。”

梁挽看着那忽明忽暗的火花,松开了手,慢慢朝后退了一步。

陆衍关窗前又看了她一眼,伞已经歪在其一边肩上了,没遮住多少雨,睫毛很长,沾了水珠,衬得那双***的眼睛愈加黑如点漆。

尤其是当她那样子一动不动看着你的时候,就特别容易让人产生愧疚感。

陆衍莫名有些心烦,眼不见为净,直接挂了D档,只是油门刚踩下去的瞬间,有道黑影一闪而过,同一时刻车身传来咚的一声巨响。

真是***。

他猛踩刹车,差点惊出冷汗,嘴边的烟被恶狠狠熄灭,他跳下车,脸色很难看:“你有病?”

梁挽已经跳到引擎盖上了,她敏捷地猫着腰,双手撑着金属板,一腿蹲着,一腿侧展开,眼下要是给她带一个蒙面巾,那姿容就是活脱脱的暗夜女杀手。

见她不吱声,陆衍冷笑:“以为自己在拍戏?”

梁挽眨了眨眼:“没有,我这是在求你帮忙。”

“这是你求人的态度?”他扯了下被雨水沾湿的衬衣领口,玩世不恭的面具从俊秀的脸上褪去,眼里的阴鸷再无遮掩。

少女慢条斯理收拢了腿,而后跪坐在黑色引擎盖上,双手在胸前交握合十,甜美又真诚地笑了笑:“对呀,你不就想看我这样子服软嘛?”

陆衍阴恻恻地盯着她:“你倒是能屈能伸。”

梁挽把乱了的长发拢到脑后,假装没听懂他话中的暗讽,正色道:“前两天我让你在你兄弟面前丢了面子,现在弱小无助的我在风里雨里追着你的车跑,够了吧?”

她话音刚落,逆向车道又开过来一辆吉普,大灯忽闪忽闪的,路过两人位置时,放缓了速度。

有个一身腱子肉的光头大哥从里头探出脑袋,怒目而视:“小子,下雨天让自己女朋友跪在车盖上,你还叫人吗?不要以为你长得帅我就不敢打你!!!”

大哥挥了挥拳头,又比了个剪刀手势,用食指和中指点了点自己的双眼,大意是——

【小心点,我会一直注视着你。】

陆衍全程面无表情,目送着大哥离开。

梁挽想笑,被他一把攫住了手腕,从上面拉了下来,她吃痛,挣扎道:“做什么?”

他充耳不闻,一把将她拉到了跑车前。自己回了宾利,从工具箱里拿了支军用手电筒,走回来的时候扬了扬下巴:“把你车前盖打开。”

梁挽老老实实地摇头:“我不会。”

陆衍忍耐地闭了下眼,拉开驾驶座的门,俯下身去,拨了下某根制动杆,盖子自动弹起,十二缸发动机上蒙了一层薄薄的灰。

梁挽帮他打着手电,看他轻皱着眉,低声道:“怎么了?”

“你水箱的管子漏了,油箱泵的线路也有点问题。”

“能修吗?”

陆衍看她一眼:“能啊,你把扳手和新的配件变一套出来。”

梁挽不说话了,她算是感受到了,这位自恋公子哥多情温柔的人设全是假的,私底下既毒舌又难伺候,要是内心***的人恐怕能被他气出病来。

雨一直没停,两个人都成了落汤鸡,陆衍瞧上去更惨一些,他唇角被她尾戒划破的伤还没完全结痂,雨水落到那处,火辣辣的疼。

梁挽想了想,弯腰把那把黑伞捡起来,撑在他头顶。

陆衍没看她,垂着眸正给什么人发消息,忙完后收起手机,淡淡道:“行了,五分钟后会有人过来,到时你什么都不用管,把车钥匙和联系方式留给他。”

语罢,他抬脚要走,谁知袖口的一端被她扯住了。

他勾了勾唇,桃花眼里重新酝起多情涟漪,似笑非笑地道:“怎么,现在又舍不得我走了?”

梁挽耳根子发红,竟像是有些害羞,犹豫半刻,才咬牙道:“那个什么,修车的钱,能不能分期付款啊?”

陆衍:“……”

还真是意外啊,开得起七百万跑车的人,先是为了洗车的一百块钱同人争得脸红脖子粗,现在又付不起修理费用。

他抽回袖子,也懒得和她辩驳:“不用,那车行我和朋友一起开的。”顿了顿,他想起什么,低低地笑了声:“或者你发朋友圈,集赞十八个,免费。”

梁挽知道他这是拿刚才洗车店的破事儿在刺自己,她也不生气,掏出随身的便签纸和笔,认真道:“我给你写欠条。”

陆衍没辙了,他见过各种有性格的美人儿,可还真没遇到她这种,矜持起来小嘴里吐出的话能让男人颜面扫地,固执起来又七八头牛都拉不走,

他靠着车前保险杠,往她那里瞄了一眼,小姑娘正歪着头,颈窝夹着伞柄,边写边自言自语:“今欠陆先生一次修理费用,限期半年内……”

写到这里,她停下来,眼睛飞快眨了眨,低声道:“还是限期两年内还清吧。”

陆衍无话可说,拿过她手里的纸条,刷刷刷划掉,重新写道:

【陆恩公乃我在世父母,我愿听凭陆恩公吩咐一次,但凡力所能及之事,绝不推脱。】

梁挽怒了:“这什么东西啊?难道你叫我去杀人放火,我也去吗?”

“我在你心里就这么无耻?”陆衍把笔塞到她手里,挑了下眉:“你要愿意就落款,不愿意就别再纠缠,我八点要回公司。”

梁挽实在不想平白无故欠下这么大一个人情,她提起笔,在后头顺着他的文风又加了句:【不可借机行轻薄之事。】

陆衍气笑了:“老子是这种人?”

梁挽没理他,落了款,小心翼翼把纸条折好,递给他:“就这样,等你想好要我做什么,就告诉我。”

两人说话间,雨总算停了,远处行驶来一辆皮卡,速度飞快,在他们面前猛地停下,溅起一地泥水。

梁挽眼睁睁看着那脏水扑面而来,根本来不及反应,陆衍叹了一声,家教和风度使然,他认命地上前挡了一步。

车上跳下来一个平头青年,长了一副娃娃脸,偏偏配了个壮硕的身躯,瞥见陆衍漂亮面孔上分布的星星点点污痕后,尴尬地挠了挠头:“衍哥,对不住啊,我开车太猛了。”

陆衍抿着唇,也不开口,气压低沉沉。

青年估计平日里被他***惯了,也不敢造次,扭头看向一旁美貌惊人的少女,他惊艳道:“这位应该是……”

梁挽礼貌地颔首,刚想介绍自己,青年倏然挤出一个热情洋溢的笑容,随后呼啦一下九十度鞠躬,声如洪钟:“***!”

这话一出,两人都蒙逼了。

陆衍踹了他一脚:“别他妈瞎喊,就是路上遇到了,帮一把。”

青年挠挠头皮,这也不怪他啊,在车行干了六年,什么时候看到外热内冷的陆公子行过好人好事?毫不夸张的说,这人的同情心,就和自己的薪水一样,少得可怜。

他只能眼巴巴地圆场:“啊,真不错,日行一善,胜似日进斗金,以后我不午休了,去路口候着,看有没有老奶奶等着过马路。”

梁挽觉得这人还挺好玩的,冲他笑了笑。

青年只觉得那笑就如空山新雨后的雾水,太有仙女范儿了,他平时接触的都是大老爷们,哪里有机会看到这样的大***,赶紧道:“衍哥,你给我们介绍一下啊。”

陆衍正在翻信息,范尼委婉地提醒会议视频已经就绪,参会人员基本都到齐了。他回了句【马上到】,抬眸又看向少女:“你叫什么名字?”

梁挽抿着唇:“欠条上有写。”

陆衍笑了笑,没有计较她的无礼,弯下腰贴在她耳边,半是亲昵半是威胁地道:“你信不信我现在立刻叫阿泗离开,把你和车都丢在这里。”

她睫毛颤了颤,抬起眸来:“梁山的梁,挽回的挽。”

陆衍直起身,微微一笑:“恩,挽挽。”

梁挽从小到大一直被身边亲近的人唤作挽挽,可没有一个人像他那样,说这两个叠词的时候低哑暗沉,抵着舌尖绕着圈儿,像是在你心里用羽毛轻轻刮了一道。

“你不许这么喊。”她捏紧了拳头,耳根子却不由自主地红了。

陆衍指尖捻着那张欠条,在她面前抖了一下,低嘲道:“注意和你恩公说话的态度。”语罢,他解锁了宾利的车门,轻飘飘丢了一句:“车修好了,你们自己联系。”

……

Aventador确实出了点故障,但是问题不大,七天功夫就修好了。阿泗虽然喜欢说胡话,但心思极其***,总觉得这位大美妞同老板之间有点猫腻。

于是他自作主张帮全车镀金打蜡,还改装了轮毂,最终效果出来后,搞得比新车还***包。满意地拍了两张照,他小心翼翼地给陆少爷发了过去——【梁小姐的车搞好了。】

对方回了个问号。

阿泗揣摩了很久老板的心思,扯了个非常蹩脚的谎言: 【我打她电话打不通啊,号码是1375677XXXX,衍哥你试试?】

陆衍在顶楼办公室里正听范尼汇报工作,瞥见这条信息,根本就不想理这个蠢东西。

直到范特助坐电梯下去了,他无意中又瞟了眼上头的号码,莫名觉得有点熟悉。

他闭着眼,指尖在桌上敲了两下,拿过内线电话的听筒,拨通了秘书室:“慧珊,你帮我拉一份上周的通话记录,现在。”

狭陆相逢挽挽胜小说点评

狭陆相逢挽挽胜是一本十分好看的小说,小说一段曲折离奇的爱情故事,他们之间发生了很多的事情,既有幸福也有误会,但是最后的是什么样的呢,这就需要读者们自己来阅读知晓了!值得一看,推荐阅读。了解更多,可以本站搜索关键词:狭陆相逢挽挽胜完整章节在线阅读,陆衍 梁挽小说,狭陆相逢挽挽胜最新章节|狭陆相逢挽挽胜陆衍梁挽在线阅读,感谢关注未来小说阅读。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