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似南絮缘随风(北元 莫菲)

情似南絮缘随风(北元 莫菲)

导读:《情似南絮缘随风》小说作者是墨鱼,主角是北元 莫菲。精彩片段:彻底地痛过一次并不说明今后不会再痛,被爱伤过,也不代表今后再不会再爱,反而有些时候,急于求得治愈的心灵会不知不觉给人暗示,催促宿主快速***下一段感情,好替代前一任留下的伤痛。这就是莫菲刚才那一瞬间的,“不知所措”。

小说介绍

《情似南絮缘随风》小说作者是墨鱼,主角是北元 莫菲。精彩片段:彻底地痛过一次并不说明今后不会再痛,被爱伤过,也不代表今后再不会再爱,反而有些时候,急于求得治愈的心灵会不知不觉给人暗示,催促宿主快速***下一段感情,好替代前一任留下的伤痛。这就是莫菲刚才那一瞬间的,“不知所措”。

小说精彩章节

北元暗示所有人莫菲跟他睡过,这成了她的罪过,北元可以睡她,但她只能当北元的玩物,不配在公众场合享受北元的爱意。

周邦生日会上的林林种种,北夫人的警告,让莫菲的心情跌进谷底。

天黑的时候李管家才回来,说在医院看到张晓爱的父亲张化成,张化成夹枪带棒地数落了一通莫家人,口口声声说要不是看在莫菲在北家做事,一定要让莫景程蹲号子,言辞间对莫家的恼火显而易见。

然后她又很理所当然地挨了北夫人一顿骂。

等北元安顿下来,莫菲才回到自已的卧室,关上门后靠着墙壁发呆。

连安安心心做个“陪疗”小姐都不行,又要她体贴入微陪吃陪睡,又不能让北元那个单神经男人喜欢上她,虽然她没见过北夫人使狠辣手段,但直觉北夫人狠起来,她一定没有好下场。

“哎,”莫菲叹口气,准备睡觉,今天终于能睡个早觉了。

她刚关上灯往床上躺,觉得身边有什么东西在动,她心里一凉,摸索着从床头上拿起一只玻璃杯,准备随时把那东西开瓢。

被子好像钻了个人,莫菲心里直发毛,但想到北家戒备森严,一般人哪能钻得进来……握在手里的玻璃杯松了一些,扬起的手也慢慢放下。

“是不是北先生?”她往床外退出,本想去开灯,可就在这时丝被忽然被掀起,像一张叫人无处可逃的巨毯,从莫菲头上满满地罩了下来。

屋子里原本就黑灯瞎火,现在更是天昏地暗。

就在被子罩下的一瞬间,一手用强势的力量拉住她的腕子,把她往床中心拖去。

恍惚间莫菲想到了爱华医院,她自已都不知道,那几个日日夜夜她是在怎样的惶恐下渡过,眼下这一幕明明带着玩兴和趣味,她也明知跟她玩的人是北元,但还是不可避免地碰触她仍在阵痛的地带。

她愤怒地推开那个人,低声嘶吼:“滚!”

被子下的人怔住了,像被下了定身咒,动作完全凝滞。

黑暗一片的狭小空间里,只能听见他粗促的呼吸和有力心跳。

“先生,你有点无聊。”莫菲掀开丝被下床,打开灯,床上身穿***白裕袍的男人果然是北元。

他的眼神淡却不空洞,意外勾勒出迷离朦胧的***味道,他斜身坐着,健硕的腿部线条凝聚着男人蓬勃的力量感,只需要那么简单地***,就仿佛凝定的荷尔蒙。

莫菲不由自主地吞了一口口水。

回神后赶忙问:“你怎么来我房间了?”

北元叹了一声,好像挺无奈的:“来找你还钱。”

莫菲仰面叫天,“我说过会把信用卡要回来,再说财务还没给我发工资,你总得让我缓缓吧。”

“你很不开心,”北元声音低沉,磁性又非常舒缓,“我跟夫人说过,她以后不会再骂你。”

思绪跳地厉害,莫菲快要跟不上他的节奏,“你跟夫人聊天了?夫人跟我说过,你连她都很少说话,这么说你最近的情况好转很多。”

“情况?”北元眉梢一扬,他有什么情况?

有病的人都没啥自我认知,不承认自已有病,北元也不例外。

莫菲按下不说,她一连多天没好好睡过觉,再看了看外头天色,催北元:“你先回自已屋吧,我要休息了。”

北元脸色一沉,他还从没被女人驱赶过。刚才平淡的表情一转,一丝凛冽浮上眼瞳,他冷漠地拍拍床垫:“过来。”

哪怕莫菲律曾涉猎过一些心理知识,但对一个喜怒无常、思维不在正常值的病人来说毫无作用。

“有什么事,这么说着吧。”莫菲跟他保持一个安全距离,做垂死挣扎。

北元危险地眯起眼角:“还钱。”

今天从金门酒店出来后才被他给吻了一顿,嘴唇都快被揭掉一层皮,再被他狂风暴雨***一顿估计明天也不用见人了!

“我不看你很丑的地方。”北元补充解释。

莫菲几乎厥倒,是,他只对嘴感兴趣,别的地方人家居然嫌丑,她哭笑不得。

他身上的y领袍子些许敞开,露出一截结实饱.满的胸肌,半躺半坐,姿态竟然有点风***。

莫菲想,北元还能会她商量条件,看来恢复地不错,他的病情直接关系着莫菲能不能得到北夫人的帮助,她哪有不上心的道理。

莫菲是想跟他好好攀谈,打开他的心结,甚至找到他的症结所在。

于是两个人聊开了。她说你再多说几句,我就过去。

他说你靠近一点,我就说。

两个人相持胶着,距离一点点拉近,直到他将她握在手里,低头将她吻住。

莫菲叫苦不迭,没想到她会被北元反套路,其实北元的目的从来都很简单——吻到她。

等他尽了兴才抬起头,俯视心如枯草的莫菲,她的眼睛空泛无神,他的眼中却有别样的温柔。

她不开心,北元感觉到了。她在金门酒店被群嘲,回到北家又挨骂,还要面对未来不见边际的迷茫,这种失落、孤独,北元感同身受。

很多时候她的心境跟他重叠,在外人看来他身在北家,光芒万丈,但自从他受伤后,他就和现在的莫菲没什么不同了。

他起身,拉着她的手,往屋外走去。

“去哪儿啊?”莫菲一头雾水地问。

他给她一个噤声的手势,带着她小心地避开摄像头,往后厨方向走去。北元向来在北家的监控下,连卧室也在监控范围,平时出门更是全程监看,也正因为这样,北元熟识北家的每一道监控,也最清楚监控系统的漏洞。

今晚他要带莫菲去一个地方,不在任何人的监视之下。

当保镖们发觉北元的举动时,他已经换了一身黑西装,带莫菲坐上一辆保时捷918呼啸而去。

莫菲坐在严重超速的超跑上心里有点犯怂,毕竟北元跟常人不一样,不过她的担心在北元上路五分钟后消失。

北元控速打弯漂移样样精通,真正达到了“玩车”的境界,不仅给了她足够的新鲜***,还头一次让她觉得,北元的病情或许跟她从医生、北夫人等嘴里听到的不同,或许他只是受伤后把自已的某些东西藏了起来……这种想法从莫菲的脑子里一闪而过,接着又回到了***的现实中,北元一连超了三辆车,在公路上遥遥领先。

“你要带我去哪儿?”莫菲在北元耳边喊话。

“带你去开心。”北元说完再次提速。

一路飙车,车刚停下莫菲就直接冲出车门,实在忍不住在绿化带那儿吐了,再一抬头,看到建筑上“林城市中心医院”等醒目的灯光字。

周家的医院。听李管家说张晓爱住在这儿,北元带她过来,是要找周家和张晓爱不痛快的吗?

北元站在她身后,给她递了一张手帕。

一些精致的男人会有带手帕的习惯,北元给莫菲递手帕的那一刻,是贵族。

“走吧。”北元等她接下手帕后带头先去了。

他的手帕上有一种淡淡的清香,是女佣经过几个小时才熏出的味道,莫菲闻着这股清香气息,有一瞬间的不知所措。

彻底地痛过一次并不说明今后不会再痛,被爱伤过,也不代表今后再不会再爱,反而有些时候,急于求得治愈的心灵会不知不觉给人暗示,催促宿主快速***下一段感情,好替代前一任留下的伤痛。

这就是莫菲刚才那一瞬间的,“不知所措”。

她匆忙收拾心情,跟上北元的脚步。

保安拦下北元:“天晚了,明天再来看病人吧。”

北元手插在西装裤袋里,漠然地看着那保安。

“我们来看张晓爱小姐,”莫菲上前说,“这位是北元先生,麻烦跟你们院长说一声。”

“已经超过探病时间,没有陪伴卡全都不给进,别说看张家小姐,看谁都不行。”

莫菲不忍辜负北元的一片好意,坚持说:“让我们***,不然你拦北元先生的事,会捅到周院长那里。”

同一时间,院长办公室。

有人给周励打来电话:“北元先生过来了,要来探望张小姐。”

“又是北元,简直阴魂不散。”周励烦躁地扯开领带。

今天生日宴办得一团糟,张晓爱身体不好,摔倒后可心疼死张家两位长辈,可张家没敢跟北家多扯,一股脑把气全推在生日会上,而周励今天为了麻痹莫菲跟莫菲表白,导致后来莫景程的介入,于是周励成了生日会失败、张晓爱摔倒的第一罪人,宴会草草结束后被周邦扇了两耳光,到现在腮帮子还疼。

现在北元来探病,硬拦的话只怕他又要小事闹大,让他进?可张晓爱今天检查无大碍后就回去了,他来见个鬼!

“通知北家。”周励森森地说,只有北夫人能治得住那个疯子。

挂线后他起身来到窗前,见门卫前有两个人,一个是北元,还有一个是莫菲。

莫菲进北家不到一个月,可她对北元甚至北家的重要性都非同小可,难怪莫菲不肯再接受他的爱意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莫菲她到底信不信自已看到的罪恶是一场幻觉?真信倒好,如果莫菲不再信他,还在假装回忆错乱,那么莫菲攀附北家的动机就非常可怕了。

想到这儿,周励给刚才通知他的那人回了电话:“不用通知了,先把他们接来安顿,拖着时间。”

“院长……”对方不解。

周励不等他说完就挂了线,之后拨通张晓爱的号:“北元过来看你了,做戏做全套,赶快来医院装病号,从后门进。”

“我刚洗完澡要休息,你也真……”

“要是穿帮了不好交代,毕竟你爸今天还跟李管家说了不好的话,要让他们知道你没病装病,对你们家可不好。”周励声音有些冷,差不多是命令的口吻,没有商量的空间。

继心外科主任、护士长热情接待后,周励院长又亲自过来向北元问好。

北元侧身坐在椅子上,平淡的表情很显清冷,他在桌面上扣着手指,目光随着手指的一次次敲击,微不可察地动着。

“病人刚刚在护士的帮助下去洗澡了,现在不太方便。”周励在北元面前不像平时硬气,跟北元说话时眼光时不时落在莫菲身上。

莫菲在车祸醒来后见过周励几次,早学会了在他面前掩藏恨意,所以当周励意图通过观察去了解真实的她时,她会都会用坦然的姿态迎接他的质疑。

“没关系的周院长,我们等会再看也行。”莫菲笑说,“北先生也是有心,听说张小姐住了院,坚持非要自已跑一趟,对了院长,我听说张小姐她,她的心脏不太好。”

“你也知道了,”周励尴尬,几丝阴诡藏在眼底,“她心梗,不过治疗地很好。”

“没事就好,今天摔倒的事让她住院,对此我有责任。”莫菲家常式地跟周励聊起了天,“很抱歉弟弟的行为让张小姐受伤。”

“没事,你别多想,是你弟出的闪失跟你无关。”

“是我没有看好弟弟,才害得张小姐摔例,现在没事还好,要真出了事,我怎么跟你和张家交代。”莫菲继续客套。

连周励听了都忍不住想表现一下他的大度和体贴,拍拍她肩膀劝说:“她的事揭过去吧。倒是你,什么时候才能回到我身边……”

“砰!”北元刻意把桌面敲响,这声音成功阻止了周励接下来的恶心表白。北元拧起眉头看向周励,眉宇间非常不屑:“弟弟撞倒了张小姐,为什么姐姐要对周院长道歉?”

为什么?

为什么周励还心安理得地接受莫菲的道歉?周励和张小姐有特别的关系吗?

北元敲敲自已的脑门,他好像说了不该说的话,无意间真相了什么……

周励的脸色有点黑。

多亏了想磨练演技的莫菲给了他台阶下,“周院长他们家和张小姐几代交好,这次张小姐在周老先生的生日会上摔倒,周家难免要担一点责任,就算张先生不说什么,周院长也过意不去,我代弟弟给周院长道歉很正常啊。”

“没事。”周励汗。

“真没事?”莫菲打量周励发青的脸,手指印还隐隐可见。

“当然。”周励差点出一头冷汗,这样看来,莫菲应该是不相信“活取心脏”的那段记忆的,他的心稍微放下了。张晓爱半年内要做一次换心手术,莫菲这个最完美供体周励一定会得到,不管用什么方法。

几个人客套了十分钟,有人过来告诉周励,说张晓爱洗好了澡,可以去看望病人了。

张晓爱在几名医生的掩护下连夜来到中心医院,从后门来的住院部,来医院不到十分钟,莫菲和北元两人来到病房。

因为路走得急,张晓爱脸上泛着***,呼吸有些不均。

“张小姐,你还好吗?”莫菲戴上演员的面具,尽量让自已看起来自然,嘴上说着关心的话,心里却恨不得她病发身亡。

张晓爱和周励联手图谋她的心,她的恨火永远都不会灭,那时的毒辣背叛、惊心动魄、死里逃生,都还历历在目。

“还好。”张晓爱底气不足,声音有点发虚,只剩眼光隐隐凌厉,“这么晚还过来,真是辛苦你们了。”

莫菲今天受了一天的气,本来心情郁郁,可在见过张晓爱后神奇地一扫而空。见周励和张晓爱的戏随时会做不下去,还有张晓爱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她心头掠过一阵邪恶的暗爽:“可我觉得你才是辛苦的那个啊。”

张晓爱大老远飞车赶来,刚才只是气虚,现在竟然感觉心脏发紧,手脚发凉。

“张小姐,我看你脸色不太好。”莫菲凑近她,夸张地皱起眉来,“你不是病发作了吧?”

“你半夜来医院,是不是故意的……”张晓爱忽然说不出话,惊恐地看了一眼莫菲,又看向站在莫菲身后的北元,不知道是不是她眼睛花了,她好像看到北元的眼中有阴狠的光芒,像地狱里的恶魔。

情似南絮缘随风小说点评

情似南絮缘随风是一本十分好看的小说,小说文章格局布的很大,很好看,越看越爱看。值得一看,推荐阅读。了解更多,可以本站搜索关键词:情似南絮缘随风最新免费阅读章节,北元 莫菲小说,情似南絮缘随风北元莫菲全文免费阅读,感谢关注未来小说阅读。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