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秘刑案调查(陆慈 黄莉)

诡秘刑案调查(陆慈 黄莉)

导读:《诡秘刑案调查》小说作者是伪先森,主角是陆慈 黄莉。精彩片段:一个人原本固有的思想是很难转变,比如说黄莉,她本就是总是的唯物主义者,见着了我,本就已经让她对这个世界存在产生了怀疑,这个案子似乎又跟脏东西有关,她的心理防线恐怕早已经崩溃了!

小说介绍

《诡秘刑案调查》小说作者是伪先森,主角是陆慈 黄莉。精彩片段:一个人原本固有的思想是很难转变,比如说黄莉,她本就是总是的唯物主义者,见着了我,本就已经让她对这个世界存在产生了怀疑,这个案子似乎又跟脏东西有关,她的心理防线恐怕早已经崩溃了!

小说精彩章节

老林忽悠起群众,还是那一套说辞,护士长嘟囔着,欲说又止,最后还是没忍住,扒着门框问道:“警察同志,我听说你们派出所要请茅山道士来抓鬼,说什么地狱漏了空子,让下面那些野鬼给跑上来作怪了,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

“快走快走,哪听来的嚼舌根子,都把嘴把严实了,别出去乱宣传引起恐慌!”老林发了狠,一把将护士长给推了出去,顺手给关了病房门。

黄莉还没醒,给扔在了后座,只有我跟老林进了病房,普通人是根本看不到我,老林关了门,也是保险起见,这个地他也来了不止一次了,进了屋就给介绍了起来。

“陆慈,这就是第一起案件的案发现场,死者张华,就住在靠窗的这张床位,当时他是一个人住的一间房,陪着看护的,是他的老母亲,睡在这边的沙发上……”

整个案发现场并没有什么奇特,没有打斗的痕迹,因为算是半个公共场所,现场的指纹提取也比较困难,监控也显示,在死者死亡的那段时间里,根本没有任何人***病房。

老林手舞足蹈,动作幅度夸张地给介绍着,不过若是要有外人看来,他现在肯定像是个疯子,对着空无一人的病房,对着空气自言自语,眉飞色舞。

这是老林的一贯作风,行为夸张,我也不由的想要发笑,但再看他一个老刑警,如此兢兢业业的办案子,心里也有些肃然起敬,跟随着他的指引,我嗅了嗅鼻子……

病房内的一切还保持着原样,就连床单还呈现怪异的扭曲形状,窗户紧闭,窗外就是繁华的京华路,我用手指抚摸着那张病床,摇了摇头对老林说道:“没有鬼气,也没有冤魂……”

确实我没有闻到一丝异样的气味,整个房间“干净”的出奇。

人死之后第一个七天,被称为头七,此时魂魄刚聚,在身死之地徘徊,而后等待被接引至轮回道,这一路要经历七七四十九天,六七之时与亲人再聚送别,七七之后,坠入轮回界,转生再世……

所以必须在人死后的四十九天之内,寻找的死者的冤魂,利用一些特殊的手段,向死者询问出案情的真实情况,从而才能找出真凶!

那一件轰动全国的西南大学溶尸案,就是我与老林配合,在死者六七忌日那天,捕捉到了他的冤魂,找到了破案的关键线索!

不过那鬼魂的样子可不敢恭维,全身上下都是腐肉浓疮,面目全非,身经百战的老林都忍不住吐出了隔夜饭……

病房内,老林似乎有些不甘心,来来回回转了三四遍,嘴里嘀咕着:“不可能啊,怎么会一点痕迹都没有……”

“老林,这屋子太干净了,干净的有些超乎常理,快走,去别处再看看!”

到了真正的犯罪现场,我这才预感到这次的案件果然棘手,一定是有什么遗漏的地方被忽略了。

在校园内学习的“连环杀人的分析案例”,我还记得清清楚楚,其中就说明了,连环杀人系列案件之间,必定会有共通处的联系,若是找出联系点,也就找到了破案的关键线索!

我飘在空中,跟在老林的身后,出了市人名医院,要赶往下一个案发地点——和平医院!

小女警黄莉还没醒过来,躺在警车的后座,双目紧闭脸色惨白,我耸了耸肩,装模作样的拍了拍老林的肩膀说道:“老林啊,你这次选的苗子似乎更是不行,这么小的胆量,可怎么做龙虎山道士?”

老林自然摇了摇头,一边说“慢慢来”,一边紧锁眉头开着车,和平医院是座私立的高端医疗会所,位于繁华的西部商业圈,车刚停稳,似乎是为了反驳我的话,黄莉捂着脑袋,晃晃悠悠坐了起来,喘着粗气来缓解身体的不适。

“前辈,我……我这是在哪里?”

她迷迷糊糊睁开眼,老林也正好转过头去看她。

“咱们在和平医院停车场!”

“天呐……我想起来了,那……那个鬼呢……他居然能把头给……太吓人了……”

小女警突然蹦了起来,脑袋撞着车顶,瞪着那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满脸的恐惧!

老林却微微一笑,自顾自拉开车门下了车,嘴里念叨着:“这才第一次,以后见着的多得是,快下车吧,咱们还要去案发现场闻一闻味道!”

黄莉虽然惊魂未定,但作为一名刑警,基本的职业素质还是有的,拍了拍胸脯,她也跟着下了车,我就站在她的车门旁,随手给她关了车门。

我不过也是无心之举,可在黄莉眼中看到的,是在没有人触碰的情况下,车门自己“砰”一声,给关了起来。

这又一次触碰了她的惊慌底线,她往后一撤步,腰肢后仰,居然来了个后空翻,离着车退了五米远,颤着牙吼道:“妈呀,他……他是不是还在!”

黄莉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嘴唇吓得发紫!

“呦呵,这小姑娘身手倒是不错!”

其实我也吓了一跳,这黄莉看来是个练家子,擅长搏击格斗。

老林拍了拍黄莉的肩膀,却是偷偷在她背上画了三道符,这是开天眼之术,小女警一眨眼,神色大变。

“你……你你你……”

我知道她现在又能看到我了,故意露出个人畜无害的表情,***一笑,眨了眨眼说道:“你好……你好,又见面了……”

老林拽着黄莉,一边往和平医院的大门走,一边说道:“以后见面的机会多着呢,等这次案子结束了,我就教你龙虎山的道法……”

和平医院是一座私立的高端医疗机构,建筑风格十分奢华,青白外墙,配上粉色的砖瓦装饰,内部也显得富丽高档,老林亮出了警官证之后,一位光头副院长亲自接待,领着我们两人一鬼,上了七楼。

“咱们医院从来没发生过这种事,昨天咱们院长还找了平山寺的大和尚做了法事,阿弥陀佛,这样的怪事可千万不能再发生了啊!”

那光头副院长神神叨叨,双手合十推开了一间VIP病房,对着老林和黄莉一点头。

“这间病房我们原封未动,警官,查看了这么多次了,到底有没有什么线索,凶手抓到了吗?”

他们谈话间,我早就在这间病房转悠了起来,VIP病房果然不一样,完全像是个富家的卧室,全套淡粉色的家具,三开的窗户挂着鹅黄色的窗帘,窗外的楼下是一片芭蕉林,在外面就是繁华的街道,车来车往,但却根本听不到任何吵杂的声音。

“没有鬼气,没有冤魂!”

转了一圈,我对着老林摇了摇头,这一处案发现场,也是什么痕迹都没有留下。

老林也有些沉不住气,不由的问道:“这里面,也是这么干净吗?”

他这句话其实是在问我,这间病房如同第一起案件的案发现场一样,干净的有些不合情理!

副院长本来还在絮絮叨叨说着他们医院如何的优秀,听着老林冷不丁的疑问,顿时愣在了原地。

“干……干净……那肯定的啊,我们每天有十班打扫,保证整个医院,是一尘不染……”

老林咬着后槽牙,领着黄莉离开了,两处案发现场,没有任何的收获,他临走时又瞥了一眼那间病房,有些赌气的砰一声,***关上车门。

“陆慈……这……”

“奇怪,确实太奇怪了,按理来说,刚死了人的地方,没过四十九天,都该有些怨灵鬼气存留下来,这两个地方太干净了,就像是……”

“就像是什么?”

我沉吟了片刻,又说道:“病房里就像是被人刻意打扫过一样!”

老林一拍大腿,恶狠狠的说道:“对,肯定有人使用了什么方法,把死者的冤魂给打扫干净了!”

黄莉显然还在云里雾里,趴在车座上,眨巴着大眼睛问道:“什么打扫干净了,你们是说,凶手是打扫卫生的阿姨?”

我瞅了一眼那一脸人畜无害模样的小女警,眼睛不自觉瞄到了她傲人的资本。

啪……

“色鬼,你往哪看呐!”

黄莉也察觉到了我的目光不善,抬手对着我就是一巴掌,但这一巴掌直接穿过了我的身体,打在了车座上,发出一声闷响。

“咦,打不着……”

“陆慈,你怎么还是改不了你那色眯眯的毛病,这都什么时候了!”老林大急。

我也收起了目光,揉了揉眉头说道:“别把气氛搞得太压抑,轻松点……轻松点……照着目前的推断来看,可以肯定的是,犯罪嫌疑人利用了某种手段,残忍的杀害了……或者说是诱导了被害者用自己的手,拧断了自己的脖子,然后第一时间收走了他们的鬼魂……”

“他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呢,难道说,这个家伙知道你有拷问死者魂灵得到真相的这种能力,所以怕从死者灵魂上能得到什么线索?”

老林的分析可以说合情合理,但我认为却并不准确,事情的真相,还是要一步步调查,不过现在有一个疑问,让我十分的困惑,从车窗看向和平医院7楼,那间案发的病房,我问向老林。

“第三起案件是在乡镇的卫生院?”

老林点头道:“刘集镇的卫生院……”

“案发地点你去过吗?”

“当然去过,可不止一两次,现在出发,半个小时就能到!”

“不……我就问问,病房是不是走廊最里间,靠着街道?”

我问出了问题的关键!

老林眉头一皱,突然瞳孔都放大了一倍,他猛地探出脑袋,盯着和平医院的那间病房瞅了两眼,一拍大腿吼道:“哎呀,我们怎么没发现这茬,没错啊,刘集镇卫生院死人的病房,也是最里间靠着街道,这三起案子都是呀,陆慈啊陆慈,你可真是破案的天才!”

老林的反应不愧是老刑警,得到些许提示,便得出了其中的线索规律,正如他所说的那样,三起诡异的案件,终于是找到了一点共通之处,三间病房,临街!

“你们在说什么,为什么我听不懂?”

车上的两人一鬼,只有黄莉还一脸懵逼,根本不知道我和老林在说什么,恐怕说这女人胸大无脑,也没人会反驳!

老林启动了汽车,他拍着方向盘,一脸懊恼的说道:“这群该死的家伙,怎么都没有想到呢,监控也只调取了医院内部的,赶快回局里,我现在就给万建民打电话,让他千万等我们到!”

万建民是市局技术科的科长,若要是想要调取全市的天眼监控,必须要经过他手。

老林的想法也正是我的想法,恐怕在案发当时,凌晨两三点的医院外,街道上,有着什么不可告人的隐秘。

“老林,这叫什么事,我这都下班回家了,你一个劲的电话催催催,到底怎么回事,这么着急……”

扯着嗓子嚷嚷的是市局刑侦技术科的科长万建明,他是个胖子,个子不高,小眼睛,戴着圆框眼睛,我刚进组里的时候,他才是个技术员,如今已经晋升了科长。

“你小子也别给我打马虎眼,整个局里都在为‘断头案’忙上忙下,就你小子一下班就往家里跑……”

“老林啊,你是老光棍,站着说话不腰疼,我家孩子小升初,正是关键时刻,我得回家辅导他做作业呐!”

三句话说不到一处,两人在大厅门口是吵作一团,引来了一帮子人都在解劝,这才分开,万建明交代了手下调阅监控的权限,一甩袖子嘟囔了一声:“都退休了摆什么谱,迟早没好日头过……”

或许知道他自己这句话会引起老林的怒火,说完,他逃也似的奔出警局。

我就站在一旁看戏,记得我还活着的时候,这万建明是唯唯诺诺,最没出息,没想到当了个科长,官威也变大了。

再看看周围熟悉的环境,警察局虽然威严肃穆,阳气正烈,但对于我这个鬼物来说,却是一点都没有影响,我反而有种亲切感,毕竟我也在这里当过实习警员。

“林前辈,所有的监控都在这了,你慢慢看吧,不过省里面来的破案专家都没辙,你又何必在这白忙活,你啊,就应该听贾局的话,回家养养花,下下棋,享享清福,可别瞎折腾了!”

技术员起身让座,这位倔强的老头,连局长都对付不来,他可不想碰一鼻子灰。

“小同志,可谢谢你,我们自己看吧,你先出去吧!”

技术科室内,就剩下了老林,黄莉,还有我。

“这群技术科里的人,没一个好东西,都是他妈拉关系走后门进来的!”

等人走了,老林转变了脸色,愤愤的抱怨着。

我还在的那会,这技术科其中是有些猫腻,我也没有多说什么,而是催促着老林。

“赶紧看监控,你不是火烧眉毛嘛,还有闲工夫管其他事!”

老林默不作声,熟悉的操控着监控,黄莉也凑了上去,瞪大了眼睛盯着屏幕,而我则飘在他俩的身后,也是目不转睛。

随着老林的操作,监控上的时间一点一点的倒退,直至定格在4月7号凌晨两点,市人名医院旁,是天江市的次干道,京华路!

“根据推测的死亡时间,应该是凌晨两点到三点之间……”

凌晨的京华路,与白天相比,似乎是两个不同的世界,白天熙攘的人群车辆不见,整个街道被暗黄的路灯照亮,但这光亮却更显得周围一切的幽暗,时不时有孤独的车辆呼啸而过,飞蛾蚊虫扑腾着翅膀,渐渐被黑暗吞没……

“加快!”

我在背后提醒着,老林按了加速键,时间逐渐逼近凌晨三点,但是监控屏幕上,市人民医院旁的道路上,没有一丝的异样。

凌晨两点,两点一刻,两点三十分。

“停!”

就在时间指向凌晨两点三十四,监控屏幕突然闪烁了一下,眨眼间画面又恢复了原貌,这一丝变化,不仔细看根本发现不了。

但这个异样,并没有逃过我的眼睛,我急忙喊停,凑近了些,对着老林说道:“倒回去,然后慢放!”

屏幕中的画面一帧一帧的往前跳动,我让老林把播放的速度调至最慢,缓缓的,监控屏幕中间,突然出现了一道黑影!

那个黑影就像是凭空冒出来的一样,前一秒钟还空空如也的街道上,眨眼的下一秒,这道黑影就直挺挺出现在监控画面中。。

那是一个人,他以一种僵直的***站立着,两条手臂十分诡异的搭拢在身前,整个身体都被一间黑色大衣笼罩着,低着头,根本看不出这个人的容貌。

“我的妈呀,他是人是鬼?”

黄莉被吓了一跳,定格的屏幕还有些雪花跳动,她腾地一声从椅子上蹦了起来,呼吸变得粗重了起来。

我与老林则对视了一眼,同时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这个黑影的出现,让原本扑朔迷离的案件出现了转机,顺着这条线索查下去,肯定会有所收获。

“就是他了!”我的手指敲了敲屏幕。

老林重新播放了监控,但奇怪的是,那黑影只在屏幕上出现了一秒钟,随着屏幕一阵雪花跳动,那道黑影消失的无影无踪,京华路依旧空空荡荡,似乎什么都没有出现过。

“他肯定不是人,要不然就是在监控上做了手脚!”

我看到老林额头上都冒了汗,这也是太奇怪了,为什么这个黑影只在监控画面中出现了一秒就消失了呢?

视频画面继续播放到了凌晨四点的时段,再也没有什么特殊的画面出现。

我说道:“还有两处监控呢,都拿出来看看,可以直接跳到两点三十四分!”

老林看了我一眼,也跟着点了点头,转过身熟练的操作了起来,这一次,老林直接定位到了凌晨两点三十四分,画面出现的那一刹那,黄莉惊呼了一声,一脚踢开了椅子。

砰!

画面中,黑色的人影直挺挺的站在监控前,他的面庞模糊不清,却只看到一双鬼魅的眼睛闪着绿光,正恶狠狠的盯着监控看,那样子,就像是盯着屏幕后面的我们!

我一个堂堂野魂,从内心都感到了一丝寒意,那双眼睛就这么直勾勾的盯着我看,就像是他就站在我面前一样,这是一种宣战吗,难道说这个嫌疑人有预卜先知的能力,事先就知道我们会查看监控?

老林转过头来望向我,在他眼中我居然看到了一丝惊恐,我知道老林是有些怕了,因为种种诡异骇人的线索显示,这一起病房断头连环杀人案,似乎不是人为犯罪,而是跟一些不干净的东西有关。

恐怕在他四十多年的刑侦生涯中,头一次碰到的猛鬼邪灵作案吧!

只不过,老林也不是省油的灯,再怎么说,他也是龙虎山上道门之后,通过那本《天师手札》,也学会些驱魔降妖的道术。

他收起惊骇之色,一拍桌子,给自己壮了个胆,闷声闷气吼了一嗓子道:“小王八羔子,造了反了,什么魔鬼蛇神也敢出来犯案子!”

“前辈,您……您这是什么意思……”

一个人原本固有的思想是很难转变,比如说黄莉,她本就是总是的唯物主义者,见着了我,本就已经让她对这个世界存在产生了怀疑,这个案子似乎又跟脏东西有关,她的心理防线恐怕早已经崩溃了!

“小丫头,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正好赶上了,就这件案子,我来领你入门,这龙虎山的威名,可不能在我手上埋没了,你可是绝无仅有的阴阳体质,若较真起来,比我这些小把戏可强得多。”

老林一时来了***,撸起袖子就要大干一番,我看在眼里,只能泼盆冷水,把监控画面给放大,那双瞳孔占满了整个屏幕,显得异常的恐惧骇人。

“不是我说,这个家伙,就这……是什么玩意都不知道,怎么查?”

房间内顿时安静了下来,我顺了顺思路,还是对老林分析道:“现在要搞清的是,第一,死者到底为什么会用自己的手扳断自己的脖子,如果是这个黑影人做的,那么关于临街病房的选择,还有他在死者死亡时间却出现在街道上,又怎么解释?”

我迈着步子,接着说道:“第二,他是谁,做这一切的目的是什么,你看监控画面,好像知道有人会查看监控,故意露出眼睛,这什么意思,要正面交锋?”

在监控室里转悠了一圈,分析了一通,案件依旧扑朔迷离,我慢悠悠飘到了黄莉面前,她正皱着琼鼻思索,隔着运动装,饱满一览无遗。

“陆慈,那你说说你的看法……”

老林也冷静了下来,***退却,脑袋也清醒了过来,他咬着后槽牙,问向我。

虽然我能提出问题的本质,但是现在线索太少,根本推断不出什么,我摇了摇头,把目光从黄莉的胸前移开,开口道:“我只能推断出一件事情,这个家伙,在监控里挑衅,那么事情就不会完,恐怕……还会死人!”

叮铃铃……叮铃铃……

我话音刚落,老林的手机突然诡异的响了起来,他用的还是那种大喇叭的老年机,这种氛围下,铃声更让人毛骨悚然,小女警明显被吓了一跳,胸脯颤动不已。

“不好,是局长……”

老林接了电话,他的手机音量大的很,整个屋子里都能听见贾局长的声音。

“老林啊……你***人在哪呐,我告诉你呀,又一个……东方医院,刚接到的报警电话,小宫他们都已经赶过去了,你也快去现场看看……”

嘟嘟嘟……

挂断了电话,老林的脸色十分的难看,我话都还没说完,果然又出现了一个被害者,我急忙看上挂在墙上的钟。

时间显示:凌晨两点四十一分!

诡秘刑案调查小说点评

诡秘刑案调查是一本十分好看的小说,小说情节设定精妙绝伦,实属佳作,值得一看。值得一看,推荐阅读。了解更多,可以本站搜索关键词:诡秘刑案调查章节在线阅读,陆慈 黄莉小说,诡秘刑案调查小说|诡秘刑案调查陆慈黄莉在线免费阅读,感谢关注未来小说阅读。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