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世尘途(风尘王若晨)

傲世尘途(风尘王若晨)

导读:《傲世尘途》小说的主角是风尘王若晨,傲世尘途是由作者月篝所写的一本都市小说讲述了:五个人,一个小小的佣兵团,一个谜一样的身世,一个风起云涌的世界,一场场生死决战,何时才能找寻到自己所寻求的真相,主人公风尘的路,究竟会走向何方。。。。。

小说介绍

《傲世尘途》小说的主角是风尘王若晨,傲世尘途是由作者月篝所写的一本都市小说讲述了:五个人,一个小小的佣兵团,一个谜一样的身世,一个风起云涌的世界,一场场生死决战,何时才能找寻到自己所寻求的真相,主人公风尘的路,究竟会走向何方。。。。。

小说精彩章节

危急之刻,人的下意识反应,往往会收到奇效。面对文问天和严歌的攻击,张铁绝对没有反应过来,但是这并不阻碍张铁挡下攻击。只是下意识的反应,身体就已经自己动了起来。砍刀横在胸前,不偏不倚,恰好架住了这来自左右双方的致命攻击。

“这家伙,居然能!”文问天和严歌眼中都闪过了一丝诧异,本来以为心神不定的张铁,是绝对无法抵挡住这一次攻击的。可是事实却恰恰相反。不但抵挡住了,而且抵挡的非常漂亮,甚至连一点伤害都没有受到,在两人齐心协力攻击之下,张铁仅仅只是被震退了几步。

“果然是想要偷袭!”心中暗自庆幸着,如果不是多年佣兵的经验,使得身体在那一刻自己做出了下意识的反应,在千钧一之际用砍刀抵住了攻击。否则只怕自己真要败在这两个家伙手下。在文问天和严歌合击后,张铁对于文问天所说,又有了新的看法。

“就算真如这家伙所说,那又如何?我的职责就是守护这里,就算没有任何的援军,这一点都不会改变,还能有什么好说的?”张铁坚定了自己的信念。

“看起来,这手段没有办法再继续用了!”看到张铁眼中的坚定,文问天和严歌都明白过来,对方已经很难再被自己迷惑。“难得想到个快点解决战斗的好办法,可惜对方不给面子,压根就不配合我们啊。”文问天颇为遗憾的说道。

紧接着,话锋一转:“既然这样,那就只能正面将他击溃了!”话音未落,文问天整个人,犹如脱弦之箭般弹射了出去,挥动着手中的长剑,灵力凝聚在剑尖,冷厉地刺向张铁的要害。

严歌也不愧是文问天的老搭档,没有任何的提示,只是在声音响起的那一刹那,就预料到了可能的行动,几乎没有先后的,在文问天冲出去的那一瞬间,及时察觉到这一点的严歌,也毫不犹豫冲了上去,并不一定是一起的攻击,而是注意文问天的行动,进行补充而已。

手中所握着的,同样也是一把长剑,凝聚着灵力从文问天的相反方向,向张铁起攻势。

一样是两路夹击,这一次的张铁却有了准备。大砍刀上灌入充足灵力后,张铁没有后退的意思,向前一步,抢在两把长剑攻击到自己之前,对凑上前的两人,展开了攻势。

大砍刀的度极快,甚至出了文问天和严歌预料,原本两人同时进行的攻击,竟然几乎不分先后的,都被张铁一杆大刀直接命中,在半途中夭折。

“回旋斩!”等到攻击完成后,张铁才缓缓说出这招的名字。

并没有王野那么精通这招武技,可是张铁使用出来时,也不会比王野差上太多。

至少现在,用来抵挡住文问天和严歌的攻击,还是绰绰有余的。

被回旋斩一刀震开,文问天和严歌两人都不退反进,继续缠斗了上来。

对此,张铁也只能摇头表示无奈:就算他能够震开两人,却并不能阻止两人继续攻击自己。除非自己能够做出,足以将对方一击致残的攻击,否则这种局面,将很难改变。

没有继续使用回旋斩来周旋,这种武技只要使用过一次,下一次就会很快被提防,甚至直接想出解决办法,也不是没有可能。因而,张铁没有重复使用回旋斩,再次面对两人,想到文问天刚才居然还敢扰乱自己心神,要说不火大,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看着犹如苍蝇般围绕在自己身边,时不时给自己来上一下的文问天和严歌,张铁眼中闪过一丝冷厉,做出了决定:这一次,他打算给他们一些厉害尝尝。

“也算是给你们的还礼吧。”张铁轻声说道。一开始的几个来回,他几乎被文问天和严歌的联手攻击打蒙,如果不是他实力足够强悍,战斗经验也很丰富,还真不一定能够坚持下来。既然有了施展的机会,也是时候该给对方一点颜色看看,不能一直被动挨打下去。

灵压在做出决定的瞬间生改变,并不是细微的变化,所以文问天和严歌两人,都能在改变的瞬间,察觉到这一点,同时脸色也变得凝重起来:灵压的改变意味着什么?文问天和严歌很清楚,绝大多数情况下,都是修者要使用武技的象征。灵压变化的越明显,威势越大,说明修者使用的武技也就越强大。察觉到了张铁这突然间的变化,两人脸色同时一变。

不仅仅猜到了张铁接下来要做什么了,关键是,张铁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却不应该在这时候出现才对。为什么会这么说?其实也不奇怪,既然要进攻暴风佣兵团,也不至于连资料都搜集不全吧?张铁究竟会什么武技,文问天和严歌都了如指掌。而现在,看到这灵压的变化,文问天和严歌立刻就反应了过来,张铁接下来要使用的,究竟是哪一招武技!

“这家伙,该不会!”文问天失声道。按照资料显示,这招武技本不应该出现在这里。

不是说张铁不会使用它,而是因为这招武技需要的准备时间,实在是太过于漫长,长到根本就不可能,在这一刻使用。因为文问天和严歌两人,根本就不可能会放着张铁这样去做。

可越是如此,这种感触也就越为强烈,判断无法改变。“难道这家伙在这招武技上有了进步?”文问天想到了一种可能。本身就是很强大的武技,那么张铁之前没有完全修炼成功的可能性也不是没有。如果真是这样,那么先前对这招武技的所有猜测,都只能报废。

情报报废没有什么,关键是,这次情报的错误,很有可能会导致整个计划的失败,这才是文问天真正担心的问题:一旦张铁镇守住了暴风佣兵团总部,就等于是纵虎归山。

不屈金刚,这是张铁此刻所使用的武技名字。并不是攻击型的武技,而是一种强大的增益武技。将自身化为金刚,周身防御力,实力都得到大幅度提升。如果非要给化身不屈金刚的张铁划分一个等级,那么已经是和凌峰这种凝神巅峰站在同一高度。

张铁曾经使用过这招武技,但是次数不多。根据文问天原本获得的资料显示,张铁要使用这招武技,至少需要好几分钟的准备时间。而且每次使用,也持续不了太长时间,最多只能战斗一刻钟左右,便会因为灵力的耗尽,终止武技的变化。而每一次使用完这招武技,如果是提前终止还好,倘若是等到灵力耗尽后才结束武技,代价将是可怕的。

曾经有一次张铁就没有来得及将武技结束,直接耗到了灵力用尽。虽然最后还是击败了敌人,代价却是,因为消耗过大直接昏迷过去的张铁,在床上躺了足足半个多月,才勉强能够下地行走。真正恢复过来,再次活跃在战斗中,则是等到数个月以后的事情了。

正是因为这招武技准备的时间太久,在看到张铁时,文问天和严歌都没有放在心上。

可是现在,看到张铁竟然想使用这招武技,而且看起来,准备时间完全不像资料上说的那样,需要几分钟之久。仅仅只是过去了几秒钟,眼前的张铁,几乎就要化身成为不屈金刚,看到这一幕,文问天和严歌不由着急起来。

“绝对不能让张铁成功!”一旦张铁化身成为不屈金刚,战斗力可是堪比凌峰这种凝神巅峰强者。凝神巅峰什么概念?要想收拾掉文问天和严歌这两个凝神中期,虽然不是说几招之内就能够做到,但也绝对是一种压倒性的胜利!何况对方也不是说,只能持续非常短暂的时间,那可是足足有一刻钟的时间,来解决自己两人啊!别说打赢自己两人,把前来侵攻暴风佣兵团总部的所有佣兵都给收拾一边,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事情。

终究还是小视了张铁,哪怕已经察觉到张铁的意图,已经开始了行动,文问天和严歌两人,终究还是慢了一步。作为干扰的灵斩,直接被张铁无视,虽然打在身上还是挺疼的,却没有给已经接近变身完全的张铁,带来太多实质性的伤害。

“想要阻止我?”张铁看到了文问天和严歌的动作,嘲笑似的出了疑问。

“怎么可能那么傻,在这种时候给你们阻止我的机会?”张铁在心中嗤笑道。的确,他的不屈金刚要使用出来,准备时间的确是很久,可是谁又告诉文问天和严歌,他现在所使用的,就是不屈金刚了?或者说,用的是那个时候的不屈金刚了?

不屈金刚,玄阶上级武技。在整个丰原镇,都找不到这样一本高级武技,除了王野的家族武技。不屈金刚并不是类似家族武技这样的东西,而是一本宗派武技,来源于一个强大的宗派。而张铁,之所以会拥有这本武技,都是因为机缘巧合。十多年前,张铁曾经遇到过一位落难的宗派弟子,当时那弟子已经奄奄一息,而张铁并没有杀人越货,而是选择救助对方。

在张铁的帮助下,对方勉强支撑了十几天,但最终,还是因为伤势过重而死,却在死前为了报答张铁,将这部武技抄录给了张铁:原本都是用神识记录了这本武技,当时的张铁还没有到凝神境,不能够通过神识交流,便只能用这种办法。

当然,馈赠给张铁的东西,并不只有这招武技,还有一本玄阶下级的灵学,帮助张铁修炼到现在这个境界,否则真要靠张铁自己,修炼到凝神境都只能是一种奢望。

原本不屈金刚这招武技,张铁使用的次数就不多。加上有那么一次典型事例后,给太多人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这才造成了一种误区,那个时候的不屈金刚,就是完整版了。

“真不知道是怎么得出这样的结论,不屈金刚必须要准备好几分钟?”对于外界流传出这样的谣言,张铁并没有去澄清,反倒是乐于见之:这样就能够隐藏住某些东西。

终究是没有赶上,当文问天和严歌的长剑刺中张铁时,或者说,被张铁直接用手握住长剑制住了两人攻击时,张铁的一双手,早已经变成了金黄色。

全身上下通体金黄,犹如金刚般威武不屈。

金黄色并不仅仅只是一种装饰,这层像是金黄色的颜料,其实是灵力转化后的铠甲,加强自身防御,同时辅助实力增幅。

“糟了!”意识到自己还是晚了一步,眼前的张铁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加快了不屈金刚的转化,已经变成需要自己两人共同小心应付的对手。“只是这灵压有些?”虽然感觉到张铁身上释放出的灵压瞬间强了几倍,严歌脸上却露出了疑色。

“这灵压的程度,好像有些不够啊!”文问天也感觉到了不对劲,倘若是凝神巅峰的灵压,足以对他们两人造成干扰,尽管只是些微的。可是,“现在这股灵压并没有那么强的力量啊!”文问天看向了严歌,想看看严歌是不是明白了什么。

没有给严歌更多时间去思考,化身为不屈金刚的张铁,已经一刀砍将过来,先对准的,便是修为上稍弱一些的严歌。如果这是凝神巅峰的一击,严歌绝对不敢硬接,可是,“难道说?”严歌心中突然产生了一个想法,促使他竟然上前一步,要正面迎击张铁这一击。

“你傻了么?”严歌的举动出乎文问天预料,惊慌的想要拉住严歌,却终究是晚了一步。手刚刚伸出去,严歌就已经离开了。同文问天一样,张铁眼中也闪过了一丝讶异,脸色变得有些不好看起来,但是这落下的一刀,却没有停下来,重重地劈向靠近自己的严歌。

“果然是这样!”用长剑格住张铁的大砍刀,尽管被这一刀直接劈中后,严歌整个人都因为对方那过于猛烈的力量,往下陷了一分,全身更是一震,心肺有些不***起来。

但严歌的眼中,却满是惊喜!

没有继续僵持下去,目的既然已经达到了,严歌没有理由和张铁继续硬拼。

长剑凝聚灵力爆出来,将大砍刀***荡了起来。借着这一瞬间的空隙,严歌将长剑剑柄举高,重重地按了下去,借着这股力道直接从砍刀之下脱身出来。

“这家伙的武技有猫腻!”看到严歌自己跳了出来,文问天也上前了一步,走到严歌身边,正想询问严歌,那样做的理由,却听到严歌说出这样一句话来。

“他现在的实力绝对没有凝神巅峰,顶多就相当于是凝神后期,所以才会准备的这么快!”严歌将自己确定的结果告诉文问天。“哼,”没等文问天说话,张铁倒是冷哼了一声,表示心中的不爽:被人探听到了底细,总归不是一件愉快的事情。

“凝神末期是吗,只要不是凝神巅峰,那就好办了!”无条件相信了严歌的话,何况灵压也做不得假。现在张铁的灵压,确实如严歌所说,只停留在凝神末期的范畴。

知道对手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强大,原本压在身上的压力也小了些,文问天摩拳擦掌,颇有些跃跃欲试。“就算不是凝神巅峰,也要小心,凝神末期也比我们高一个层次,不小心点还是会被击败的。”看到文问天有些兴奋起来了,严歌提醒着文问天。

要是这位老大一不小心玩过了火,坏了大事,那可就不好了。

不知不觉间,汗水已经浸湿了整件衣服,眼睛也有些模糊,口里又干又燥,全身上下一股无法克制的脱力感,不断涌动,这便是凌峰现在的状态。

身体就是这样的感受,腿几乎都快要跑不动。而他的对手,佣兵分会长杨枫,却一副精神饱满的模样,只是看着,都让凌峰心中一阵无奈。

疲于奔命,真的是疲于奔命,凌峰不知道这是第几次被杨枫耍的团团转了,还是说几十次?佣兵们已经不再说话了,他们看得出团长已经累了,就算再鼓励,也只是徒劳,而他们也累了。杨枫看着已经筋疲力尽的凌峰,也一样沉默着不说话,不知道在想什么。

傲世尘途小说点评

傲世尘途是一本十分好看的小说,小说作者才华横溢的笔触有没有触动你那颗***动的心呢?喜欢的书友大大们随小编一起关注本站阅读吧!值得一看,推荐阅读。了解更多,可以本站搜索关键词:傲世尘途全文在线阅读,风尘王若晨小说,傲世尘途风尘王若晨免费阅读全文内容,感谢关注未来小说阅读。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