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在冷香深处(沈瓷月,安可怀,许玉灵)

情在冷香深处(沈瓷月,安可怀,许玉灵)

导读:《情在冷香深处》的小说,是作者慕温颜所写的一本爱情小说,沈瓷月,安可怀,许玉灵是这本小说中的男女主角,房花烛夜,安可怀对她说,你只是我安家的一个摆设!当年的指腹为婚,导致了一场不幸的婚姻。安可怀痛恨她抢占了正妻的位置,让他心爱的姑娘受尽委屈。他冷落她,厌弃她,任人羞辱折磨她。既然是个摆设,就要有个摆设的样子,她学会不哭,不笑,不反抗。因为没有心,才不会痛。

小说介绍

《情在冷香深处》的小说,是作者慕温颜所写的一本爱情小说,沈瓷月,安可怀,许玉灵是这本小说中的男女主角,房花烛夜,安可怀对她说,你只是我安家的一个摆设!当年的指腹为婚,导致了一场不幸的婚姻。安可怀痛恨她抢占了正妻的位置,让他心爱的姑娘受尽委屈。他冷落她,厌弃她,任人羞辱折磨她。既然是个摆设,就要有个摆设的样子,她学会不哭,不笑,不反抗。因为没有心,才不会痛。

小说精彩章节

沈瓷月吓得几乎惊叫出声。

锦画哈哈大笑,慢慢往后撤了一步。

沈瓷月从水井边退开,仍然心有余悸。方才她真的以为锦画会推她下去。

“别这么害怕!只是跟你开个玩笑而已,你还是像以前一样胆小!”锦画揶揄道:“昨晚凶悍,还真哄着我当你变了呢!”

沈瓷月冷冷望着她没有说话。

“听说你不想回来做少夫人了?也对!你在府里呆着也是守活寡,又何苦将自己一辈子赔***呢!”锦画忽然凑近她,笑得别有用心:“你回来了有没有去看望过老朋友啊?侧夫人现在过得可不太好呢!”

锦画盯着她的脸,不愿放过一丝一毫的神色变化:“听说沈瓷月有个王妃姑姑之后,她就一直哭哭闹闹,精神也不是很好。听到这些你是不是很高兴呀?”

沈瓷月神色漠然,眼中也没有一丝波澜,点点头道:“高兴。”

锦画自讨没趣,撇了撇嘴,又道:“我还当少爷是有多爱她呢?也不过如此吗?”

“哦?”沈瓷月眉梢微扬:“安可怀冷落她了?”

锦画斜眼睨她,嘴角勾起一丝嘲弄:“所以说我说你不回来是对的!你在府里这些年,少爷都不曾碰过你,是因为他真的不愿意碰你,而不是因为他爱许玉灵!这不,你刚走了没几日,他就爬上了我的床!”

她看到沈瓷月身子微微一晃,刺目的日光下,脸上刹那没了血色,心中不禁涌上说不出的快意,哈哈大笑起来。

笑了许久,直到累了才停下来,对沈瓷月丢过一个轻蔑的眼神,用高高在上的语气道:“走吧!我们一起去见见老朋友!”

锦画走出几步,身后忽然传来沈瓷月的声音,平静中带着一丝凉意:“有人说轻歌死的那日来找过你,就在这旁边的院子里。”

许玉灵听说沈瓷月回来了。

这消息如乘着夜风潜入的鬼魅,悄无声息地传到了每个人的耳中。

许玉灵彼时正坐在窗前梳妆。她硕大的肚子顶着妆台,几乎坐不下去。她正拿着梳子梳头,窗外两个婢女经过,她们窃窃交谈的话语飘了进来。许玉灵听了个七(七)(八)八,知道沈瓷月昨晚回到了安府。

她梳头的动作没有停,甚至没有丝毫滞缓。这个消息仿佛一颗石子投进了心湖,激起圈圈涟漪,有慢慢自行消散。沈瓷月归来对她来说无疑是件大事,可她已经没有力气去在意了。

自那次擦鞋之后,锦画时常来她这里转转,不带吃食或任何东西,只在她面前转悠,和她说说话。告诉她安夫人是怎样对她殷勤逢迎,安可怀是如何与她在床上翻云覆雨。

“看来不久之后我也会有孩子的!”锦画摸着自己平坦的肚子笑得得意,转头又用怜悯的眼神看她:“你的孩子虽然不是我亲生的,只是个庶子而已,但毕竟是相公的骨肉,也叫我一声娘,我会好好待他的,你就放心好了!”

许玉灵脑中闪过那时的情景,不禁打了个冷颤。她抬头望着镜中自己惨白如鬼的脸,失神的眼睛渐渐现出狠厉的光芒。

情在冷香深处小说点评

情在冷香深处是一本十分好看的小说,小说布置匀整,结构谨严,实力推荐。值得一看,推荐阅读。了解更多,可以本站搜索关键词:情在冷香深处章节在线阅读,沈瓷月,安可怀,许玉灵小说,情在冷香深处沈瓷月安可怀许玉灵大结局免费阅读,感谢关注未来小说阅读。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