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我懂他的柔情(明烛,陆焯峰)

只有我懂他的柔情(明烛,陆焯峰)

导读:明烛18岁那年有了想嫁的男人,便学外婆给自己绣了一副嫁妆。 25岁那年,她把她的嫁妆挂到了淘宝店上,由于当初技艺拙劣,那幅苏绣迟迟卖不出去,半年后,突然有买家找上门了。 几天后,男人扛着她的嫁妆打开她的家门,一

小说介绍

明烛18岁那年有了想嫁的男人,便学外婆给自己绣了一副嫁妆。 25岁那年,她把她的嫁妆挂到了淘宝店上,由于当初技艺拙劣,那幅苏绣迟迟卖不出去,半年后,突然有买家找上门了。 几天后,男人扛着她的嫁妆打开她的家门,一

小说精彩章节

吃完饭, 明烛睡了一个小时, 拖着酸软的身体回了一趟家, 换了身衣服, 化了个淡妆,就拉着陆焯峰去民政局, 等他们到民政局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五点了。

今天不是什么特殊的日子, 也快到了下班时间,民政局没什么人, 只有两对新人在排队。

陆焯峰拿到排队号,正在办理手续的那对新人好像有什么分歧, 扯什么婚前协议, 吵闹声很大, 这一时半会儿估计没办法结束。

明烛坐在第一排位置,看着那对新人,有些着急。

陆焯峰在她旁边坐下, 撸了下袖子, 手腕上的军表志向五点十分,他揉揉她的脑袋, 安抚道:“没事儿,还有时间,他们也不一定能吵到下班。”

这话说得, 好像她很着急似的。

明烛双手摆在膝盖上, 又从大衣口袋里摸出手机, 低头翻看消息,“我没着急,距离下班时间还有五十分钟,来得及的。”

“我急。”他敞着腿,脑袋微微往她那边靠,闲散地靠在椅子上。

有个工作人员路过,看陆焯峰手上拿着结婚报告,顿了一下,微笑提醒:“你们拍照了吗?没拍照的话要先去三楼拍照哦。”

“哦,对。”明烛才想起要拍照,忙跟工作人员道谢。

电梯在维修,陆焯峰勾着她的肩走步梯,明烛腿还很酸,尤其走路的时候,她怕自己走路都是鸭子腿,所以走得很慢,尽力优雅。他低头,笑着睨她。“我抱你?”

明烛推了他一把,“不要。”

然后,对着他叹了口气,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也有纵欲到行走困难的一天,以后一定谨言慎行,夸他,夸他,夸他。

陆焯峰捏住她的脸颊,“别叹气,笑一个。”

明烛弯起眉眼,职业假笑又出现了,正好有人从楼下走上楼,一对男女,两人长相出色,杵在楼梯口挡道实在惹眼,那对男女好奇地仰头看着他们,陆焯峰往旁边避了下,拉着明烛走了,“等会儿拍照不准这么笑。”

“那要怎么笑?”明烛完全不自知,她的假笑杀伤力有多大。

“怎么笑都行,别假笑就好。”

说话间,已经到了拍照的地方,明烛拽拽他的手,“我们好像只有几张合照,单独合影的没有。”

那些年,除了第一次,陆焯峰每次去镇上都是来去匆匆,最多呆三天,明烛也不是喜欢拍照的小姑娘,自拍都很少,倒是外婆偶尔让她拍拍照片。

两人的合影里,大多都是跟外婆和徐奶奶一起拍的,也不多,五年就三十多张照片,明烛洗出来,做成了三本相册,一本给徐奶奶,一本给外婆,还有一本留给自己。

前两年,听徐奶奶提过一次,有张照片不见了。

明烛怀疑过,是不是陆焯峰拿走了,因为那张照片只有她一个人,十八岁的姑娘,穿着素色旗袍,站在庭院的树荫下,侧脸对着镜头,恬淡漂亮,温婉佳人。

“拍照吗?到里面去。”工作人员看见他们,催促了句,“快去吧,不然等会儿下班了。”

陆焯峰不由分说,把人带***。

“等会儿就有了。”

几分钟后,工作人员把剪切好的2寸照片看了好几眼,才递给他们,忍不住夸:“你们拍得真好,我很久都没拍到这么好看的照片了。”

明烛看了眼照片,都说寸头是最考验男人颜值的发型,还真是这样,从她第一次见陆焯峰开始,他的头发就一直是标准的寸头,眉目英朗,俊气凛然。

她盯着照片,小声嘀咕:“那是因为人好看。”

工作人员忍不住笑:“对对对。”

陆焯峰低笑出一声,看着她,“行了,知道你好看,上楼吧,五点半了。”

明烛脸一红,“我刚才不是自夸,我是说你……”

陆焯峰手抄进裤兜,漫不经心地说:“嗯,知道你当年是看中我的脸了。”

他算是发现了,这姑娘有点颜控。

两人又走到步梯前,明烛站在两级台阶上,比他高一些,“我没那么肤浅好吧。”

陆焯峰走上去,搂着她的腰,把人往楼上带,“那你喜欢我什么?”

“我喜欢……”明烛顿住,走到四楼,半分钟的时间,都没回答上他的问题,喜欢这种事情,说不清楚,但她很清楚自己喜欢他,只想嫁给他。

到了楼上大厅,那对情侣还在吵架。

另一对等着领证的新人听了半天婚前协议,竟然听出点儿道理来,女的转头看向男的,“我们是不是也要签一下婚前协议?万一以后你***了就净身出户吧。”

男的说:“有病吧,签这种干嘛,还领不领证了?”

女的脸色一变,不依不饶:“你这么说就是不敢签!不敢签就说明有问题!”

……

这对也吵起来了,然后女的怒气冲冲地拽起包就走,男的忙追出去。

明烛震惊地看着,心有余悸,想起外婆说过的话,领证要看黄历,一定要挑好日子,不能随便一天就去了,她本来是不信的,现在却迷信起来。

陆焯峰每天微蹙,看着还霸在登记处前台的那对男女,舌尖顶了下腮帮,有些不爽,正要起身,明烛却忽然问:“今天不是好日子吗?”

“什么?”

“不宜婚嫁……”

明烛要去翻黄历。

陆焯峰一把抽走她的手机,拽着人站起来,勾住她的脖子,低头盯着她:“迷信什么,今天大吉日,别想反悔,今天这证,还必须得领了。”

明明是她先勾的他,人都在这儿了,陆焯峰怎么可能让她临阵逃脱。

他往登记台看了眼。

明烛忙说:“我没想反悔,就是看见那两对一直在吵架,感觉不太好。”

“那是别人的事。”

他不置可否,把人带过去。

明烛拉住他,“那边还在吵架。”

“军人优先。”

明烛啊了声,反应过来后,笑了。

陆焯峰把结婚报告拿到手上,刚才提醒他们去拍照的工作人员看见了,把他们请了过去,跟那对还在扯婚前协议并且不肯让位的新人说:“二位今天还领证吗?能不能到旁边去商量?让他们先来。”

女的正气头上,转头就骂:“不能,我们先来的,凭什么……”

工作人员怕她出言不逊,辱骂军人,打断她的话:“他是军人,军人有优先权。”

而且,她低头看了眼,这军衔,是少校。

惹得起吗?

那对男女终于停下争吵,看向陆焯峰和明烛,陆焯峰半眯着眼,神情有些冷漠,淡淡地看他们一眼,一句话没说。

那对男女讪讪地低头,男的把女的拽起来,“今天这证不领了。”

女的尖叫,“今天不领,以后也别想领了!”

明烛往那边看了眼,她长得实在漂亮,那男的被她看了一眼,男人面子作祟,瞬间觉得脸都丢尽了,忙拽着自己的女伴走了,“先回去再说,跟你在这儿撒泼,我有病不是!”

陆焯峰深吸了口气,别过脸,这他妈都什么事儿。

他直接扯过椅子,把还懵着的明烛按到椅子上,自己坐到另一边,大大咧咧地敞着长腿,靠在椅子上瞥头看她,“好了,就剩我们了。”

终于清静了。

工作人员都松了口气,那对情侣吵了半多小时了。

明烛接过工作人员递过来的《申请结婚登记申明书》,低头看了眼,转头看陆焯峰,故意问:“我们要不要签婚前协议?”

“签。”

明烛脸色微变,有些不敢置信,工作人员也愣了,心想军人也计较这些啊?

陆焯峰头也没抬,淡淡地一句,“就一条,其他你说了算。”

明烛好奇:“什么?”

陆焯峰拿过桌上的笔在手上转了转,下一秒,利落地扣住,看也没看那份申请,直接低头填姓名,资料,“不准离婚。”

婚前协议只有一条——

不准离婚。

明烛弯起眉眼,“哦。”

工作人员默默吃了一碗狗粮,羡慕地看了眼明烛。

明烛也没仔细看那份申明书,也低头开始填写资料,写一下,停一下,转头问他:“唔,陆焯峰,你以前也经常使用军人优先权吗?”

陆焯峰嘴角微翘:“没有,这是第一次。”

明烛也笑:“平时不用么?好像在哪里都能看到军人优先的牌子。”

“不用。”陆焯峰写完最后一个字,人往后仰,手搭在椅背上,往她那边瞥了眼,像是想起什么好笑的事,扯了下嘴角,“是吧,好像除了上厕所,军人到哪儿都是优先的。”

明烛被他逗乐了,又停了笔,他手伸长,揉她后脑勺催促:“快写,下班时间快到了。”

“哦。”明烛忙加快速度。

工作人员微笑:“没事儿,肯定要办完才下班的。”

两人把申明书提交过去,等工作人员录入。

明烛歪头看他:“那你喜欢我什么?我好像从来没问过你,我连你什么时候喜欢我的都不知道……”

这婚结得这么糊涂的吗?工作人员又看了看他们。

陆焯峰想起她夸自己的那小模样,挑眉,“哪儿都喜欢,最喜欢你漂亮,至于什么时候……总之不比你晚,行了吧。”

明烛震惊了,“你也这么肤浅?”

什么叫也?他嗤笑出声。

“对,跟你一样,看脸来的。”

工作人员一边干活,一边听八卦,两个小红本已经摆在桌上,就差打个钢印,听到这句,忍不住看了看他们,真是有颜任性的一对。

“我不是纯看脸……”明烛解释,“我才没那么肤浅。”

陆焯峰冲工作人员抬头下巴,微笑提醒:“六点了,麻烦你快点儿。”

工作人员:“哦哦,马上。”迅速压下两个钢印,把红本本递过去,“恭喜你们。”

陆焯峰拿着那本小红本,嘴角***,这辈子都没这么激动兴奋过。他俯身,把呆呆看着红本的姑娘搂到怀里,低声笑:“没事儿,肤浅就肤浅吧,盲目点儿也没什么不好,要不然你十七八岁的时候也不一定喜欢我。”

明烛回过神来,弯起眉眼,眼底似有星光,闪闪发亮。

十八岁种下的心思,终于圆梦了的感觉。

只有我懂他的柔情小说点评

只有我懂他的柔情是一本十分好看的小说,小说文章主题明确,文情并茂。深深的打动人心,引发共鸣。值得一看,推荐阅读。了解更多,可以本站搜索关键词:只有我懂他的柔情全文完整章节阅读,明烛,陆焯峰小说,只有我懂他的柔情明烛陆焯峰全本章节免费阅读,感谢关注未来小说阅读。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