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给奸臣冲喜后(谢迟 傅瑶)

嫁给奸臣冲喜后(谢迟 傅瑶)

导读:傅瑶要嫁的是个性格阴鸷的病怏子,***多疑,手里沾了不知道多少人的血。赐婚意旨出来后,许多人冷嘲热讽,等待看这京中颇负盛名的人间富贵花掉入奸臣之手,被肆无忌惮的***。母亲长姐暗暗拭泪,安慰她姑且忍受,直到谢迟去后,想怎样便怎样。傅瑶嘴巴微翘,低眉顺眼地应了声,好。

小说介绍

傅瑶要嫁的是个性格阴鸷的病怏子,***多疑,手里沾了不知道多少人的血。赐婚意旨出来后,许多人冷嘲热讽,等待看这京中颇负盛名的人间富贵花掉入奸臣之手,被肆无忌惮的***。母亲长姐暗暗拭泪,安慰她姑且忍受,直到谢迟去后,想怎样便怎样。傅瑶嘴巴微翘,低眉顺眼地应了声,好。

小说精彩章节

第004章

姜从宁是一早就知道事情不妙,但听完来龙去脉后,仍旧呼吸一滞。

犯在谢迟手中,的确是没有道理可讲的,可如今这惩罚未免太重了些。

于娇生惯养的世家闺秀而言,名声有暇遭人非议,是会带累整个家族的。孙思思她们很清楚这一点,所以谁也不肯就这么离宫,只能在水榭外候着,寄希望于谢迟能够回心转意,高抬贵手。

“表姐,”蒋巧似是哭过了头,连话都说得不大顺畅了,哽咽道,“这可怎么办啊……”

姜从宁心烦意乱,一时也想不出什么好主意来,反复掂量着。傅瑶就更不擅长应对这种局面了,手足无措地站在一旁,揉搓着自己的衣袖。

这边正僵持着,水榭那边总算有了动静——

谢迟出来了。

昨日进宫时,傅瑶只是匆匆一瞥,如今倒算是彻底看真切了他的模样,一时间只觉着既熟悉又陌生。

虽仍旧是可入画的好相貌,但谢迟早年眉眼间的意气风发与若有似无的笑意已经消失不见,只剩让人退避三舍的凌厉。

他眉头微蹙,似是不大高兴,便显得格外阴郁些,让人望而生畏。

姜从宁原本在心中拟了些求情的说辞,如今对上他这目光后,便半句都说不出了。

蒋巧等人已经见了他后,立时跪下求情。

其实依着她们的出身,是不该跪谢迟的,可如今情急之下,想着求谢迟网开一面,便顾不得旁的了。

谢迟见着这情形,眉头皱得愈紧。

傅瑶的目光一直在他身上,留神看着,眼见着事态不妙,心中一动,连忙在谢迟开口之前屈膝行了一礼,轻声道:“几位姐妹一时情急,方才失礼,还望太傅见谅。”

姜从宁随即也反应过来,将蒋巧给拉了起来,低声道:“别急昏了头!”

哪怕人人都知道谢迟一手遮天,也依旧不宜宣之于口,遑论像如今这般坏了规矩礼节。只有轻狂短视的人才会因为旁人的卑躬屈膝而洋洋得意,可谢迟并不是那种人。

谢迟那刻薄的话都到了舌尖,可却没能说出口,意味不明地笑了声。

他是何等聪明的人,自然能看出来这姑娘是有意为这三人解围,所以抢先拿话来堵他。到如今,敢在他面前耍小聪明的人寥寥无几,这拙劣的话术,在他看来着实是有些可笑了。

直到这时,谢迟才算是正眼看向了傅瑶。

她今日穿了一袭浅粉色的襦裙,嫩绿色的系带勾勒出她不盈一握的纤腰,低眉垂眼,看起来一副极乖巧的模样。

从谢迟这个角度,看不清她的神情,只见着如云的鬓发,紧紧抿着的红唇,以及那白皙如瓷的肌肤。

再有就是,耳上那琉璃桃花的坠子,随着她的呼吸起伏轻轻晃动着,将心中的不安暴露得一览无余。

四下一片寂静,就连蒋巧都止住了哭声,红着眼圈看向傅瑶。

风和日丽,微风轻拂,傅瑶却在谢迟目光的注视下出了一层薄汗,愈发地手足无措起来,不知道究竟该不该说下去。

“怎么,你是想要为她们求情?”谢迟懒得同小姑娘兜圈子,直截了当道,“就不怕把自己也牵连***?”

傅瑶听出他话中的威胁,但掂量再三,还是硬着头皮道:“她们若是做错了事情,的确该罚,只是如今这惩罚未免太重了些……罪罚相等,才能让人心悦诚服呀......”

她的声音越来越小,到最后已经听不大清,显然是自己心中也没底气。及至终于说完后,飞快地抬头看了眼,似是想要看一看他的反应。

谢迟这才看清楚她的相貌。

饶是见多识广,他也不得不承认,眼前这姑娘是个不可多得的美人。尤其是那双清澈的杏眼,所有的情绪都明明白白地写在里面,压根不用费神细究,一望便知。

这世间大半男子,只被她这样可怜巴巴地看上一眼,怕是就要心软的。

“我并不用人心悦诚服,”谢迟并不是怜香惜玉的人,只短暂地怔了一瞬,随后毫不留情道,“你若是觉着不舍,就陪着她们一道出宫好了。”

傅瑶:“......”

她仰头看向谢迟,眼中满是难过,还掺杂着些许委屈。

谢迟原以为她会如同旁人一般害怕畏惧,却没想到竟是这么个反应,眉尖微挑。

“怎么都聚在这里?好热闹。”谢朝云的出现打破了僵局,旁人对谢迟避如蛇蝎,可她却并没任何顾忌,轻快地笑了声,“傅姑娘这是怎么了,谁欺负你了不成?”

谢家兄妹二人相貌相仿,可性情却截然相反,见着谢朝云后,姜从宁便知道这事有救了,不由得松了口气。

“阿云,”谢迟瞥了她一眼,语气稍稍放缓了些,“你怎么来了?”

谢朝云避而不答,反问道:“皇上可在这里?”

谢迟微微颔首,又问道:“太后让你来的?”

兄妹两人如同打哑谜似的,傅瑶听得云里雾里,但却敏锐地留意到,在谢迟点头之后,孙思思的身形晃了晃,脸色愈发地白了。

“我虽不知这究竟是怎么了,”谢朝云指了指狼狈不堪的三人,笑道,“但烦请兄长看在我的面子上,饶过这一次吧。毕竟赶明儿我还想向傅姑娘讨几幅墨宝,兄长就当是让我做个顺水推舟的人情可好?”

谢朝云在宫中这么好几年,早就练就了审时度势察颜观色的能耐,如今也不需问来龙去脉,便看出了哪些是闯祸的人,哪些是求情的人。

她开了这个口,谢迟总不至于为了这么件小事驳她的面子,留一句“随你”后,便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孙思思腿一软,若不是侍女眼急手快,怕是就倒了。

蒋巧劫后余生似的抹着泪,随后拉着姜从宁,忙不迭地离开了此地。姜从宁知她六神无主,便与傅瑶说了句,陪着她先回去了。

傅瑶眼应了声,又看了眼谢迟远去的背影,这才回过头来,向谢朝云道谢。

她与谢朝云素无交情,也不明白对方为何要帮自己,但在方才这件事上,却是万分感激解围的。

“不必如此客气,”谢朝云摸了摸她的鬓发,笑道,“改日将你的画送两幅过来就好,我很喜欢。”

傅瑶有些受宠若惊,随即应了下来:“一定。”

“我听着你的嗓子不大好,若是不***,就请太医来看看吧。”谢朝云又摸了摸她的额头,皱眉道,“怎么还像是有些发热?这可拖不得。”

傅瑶自己向来心大,直到被谢朝云点出之后,方觉出些不对来。

谢朝云将她这反应看在眼中,无奈地叹道:“怎么这么不上心?这身体若是坏了,耗费再多也未必能补得回来。”说完,她向水榭随侍的宫人招了招手,吩咐道,“去太医院,找个当值的太医到谢姑娘的住处去一趟。”

傅瑶还没反应过来,便见着那宫人恭恭敬敬地应了下来,随即小跑着去办了,她只好又正儿八经地向谢朝云道了声谢,又道:“赶明儿我让人多送几幅画到你家去。”

谢朝云掩唇笑了起来,正欲说话,水榭中却突然传来声响,像是瓷器破碎的声音。

傅瑶一惊,这才想起那位皇上还在其中,迟疑道:“这……”

“无妨。”谢朝云脸色冷淡了些,随后又笑道,“想来皇上心情不佳,我还是不在这时去碍眼了。走吧,我先送你回去。”

先前听着谢家兄妹打哑谜的时候,傅瑶便觉着奇怪,如今见着她这态度,就更觉蹊跷了。只是她与谢朝云着实算不上熟悉,只能压下心中的疑虑。

在回去的路上,傅瑶斟酌着问道:“谢姐姐,你为何对我这么好?”

“我曾有过一个妹妹,”谢朝云抬手拢了拢鬓发,温声道,“你同她有些像,也很讨人喜欢。”

傅瑶怔了下,无声地叹了口气。

她知道谢朝云口中的那个妹妹。当年谢家出事后,谢父入狱,原就体弱多病的谢母悲伤过度,撒手人寰。谢家小妹高热不退,没能及时请大夫来诊治,熬了两日最后还是没了……

难怪谢朝云会对她这小病如此上心。

她沉默下来,谢朝云若无其事地岔开了话,好奇道:“说起来,你方才是怎么敢向他求情的?就真不怕被牵连?”

若是旁人问及,傅瑶兴许会随意寻个借口搪塞过去,可谢朝云待她这般好,她便不好随意敷衍旁人的真心。略一犹豫后,傅瑶如实道:“我想着,他应当不会那么不讲道理。”

谢朝云惊讶地看向她,很是意外道:“旁人可都是说他喜怒无常,办事全由着心情的。”

“旁人说的也未必对呀。”傅瑶顿了顿,又小心翼翼地问道,“那谢姐姐你觉着,他是怎样的人?”

“这可不好说。旁人将他想得太坏了些,你呢……”谢朝云含笑道,“又将他想得太好了些。”没等傅瑶开口,她又状似不经意地玩笑道,“我去时,看着你那泫然欲泣的模样,还以为你是被他给吓到了。”

傅瑶连忙否认:“不是的。”

她并非被吓到了,只是觉着难过——

在倾慕谢迟的这些年中,她曾反复设想过,自己头一回同谢迟讲话会是在怎样的情形下?然而少女穷尽所想,也没料到会是今日这种场合,闹得不欢而散。

谢朝云若有所思地看着傅瑶,并没再追问,但心中却已经大致有数,垂眸笑了声。

嫁给奸臣冲喜后小说点评

嫁给奸臣冲喜后是一本十分好看的小说,小说格调不俗,传达了梦想和信仰,富有正能量。值得一看,推荐阅读。了解更多,可以本站搜索关键词:嫁给奸臣冲喜后在线阅读全文,谢迟 傅瑶小说,嫁给奸臣冲喜后谢迟傅瑶,嫁给奸臣冲喜后小说阅读,感谢关注未来小说阅读。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