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城谙(李成玦 林谙)

旧城谙(李成玦 林谙)

导读:林谙她终归是个老实巴交老实的小丫头,教不太好大学生却拿授课费让她心里不安,早已搞好准备,假如输掉的情况下就离职。

小说介绍

林谙她终归是个老实巴交老实的小丫头,教不太好大学生却拿授课费让她心里不安,早已搞好准备,假如输掉的情况下就离职。

小说精彩章节

九月份时,李成玦正式成为一名高中生,林谙的寝室也从本科搬到了研究生部,因为教出了成果,加上中间又夹着李牧言这层关系,她还是继续当李成玦的家教,从一周的四次课换成周末两次课,全科辅导改为辅导她擅长的语文和英语。

用李牧言的话来说,她怎么也算是半个自家人,比外人带更放心些。

可惜的是,两人终究没走到最后成为真正的一家人。

又一年开春时,周末她照例去给李成玦上课,经过客厅时看到一堆礼物堆放在茶几上,红的绿的无一不包装精美。

来开门的李成玦注意到她的视线,掌心朝上手伸向她:“你的呢?”

“嗯?什么?”

两人一前一后进书房,后面的李成玦抱头抓狂:“你不会又忘了吧,今天是我的生日啊。”

结果人家连日子都没记住,更遑论什么礼物了。

失落不过一说,他立马兴冲冲地提议:“要不今天干脆别上课了我们出去玩,就当林老师你给我的礼物了吧。”

林谙不冷不热地瞥他一眼,丝毫不犹豫地告诉他:“你想多了,坐下上课。”

他蔫蔫地落座,苦着脸哀嚎:“好不容易生日是周末,结果还要补课,连礼物也没有,我的命好苦啊。”

坐在他旁边的林谙摇头叹息:“客厅不是已经有很多了吗?”

“那是别人送的,又不是林老师你。”

他理直气壮地回,脸忽而凑近冲她眨了眨眼,说:“要不然这样,礼物我不要了,也可以好好上课,但你得答应下课了陪我去个地方。”

林谙边翻课本边问:“去哪里?”

“你别管,反正不是去偷鸡摸狗。”

今天是他生日,林谙大概能猜到他要去哪儿,不外乎吃喝玩乐,她五点下课后没什么事,于是点头说:“别太晚。”

李成玦知道她们学校宿舍过了十一点闭门,听见她答应顿时喜笑颜开,保证说:“放心,到时候送你回学校。”

林谙哪放心个孩子送自己,但也她没立刻拒绝,说:“先上课吧。”

“嗯,林老师你真好,如果能提前下课就更好了。”

因为只有周末才有空闲,他现在的课时由之前的两小时变成三小时。

林谙淡淡地答:“我不介意拖堂。”

“…我开玩笑的……”

他主动拿起笔要做题,林谙也不再跟他玩笑。

色调温柔的书房里,两人并排坐在书桌边,春日的暖阳穿过窗玻璃落在他们的头顶,耳边是她耐心讲题的声音。

那是他少年时最寻常不过的画面,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一天。

他一转过头就能看见她。

一个教一个学,三个小时不知不觉中过去,李成玦早回了房间去换衣服,说什么今晚是他的主场,必须帅到地裂天崩震惊四座,不慌不忙地收拾好书桌后,林谙去客厅坐着等他。

小小年纪就臭美,还是个男生呢,林谙又觉无语又想笑。

“穿这套怎么样?”

乍然有人出声,林谙应声抬头望过去,他穿着套全白西装配黑领结站在三米外,看似镇定实则有些别扭难为情。

升入高中后,他的个子肉眼可见地迅速抽条,如今比她高了整一个头有余,渐长开的五官立体深邃,较同龄人显得更成熟一些,又或者说是迷人。

此刻穿上白西装,气质只增不减。

林谙先是一愣神,不吝夸赞:“挺好的。”

李成玦立即喜笑颜开:“那我就穿这个过去。”

他在客厅里走了几步,带着少年人的风风火火,瞬时没了方才冷贵的气质,林谙抿唇一笑,又说:“你还是穿平常的衣服吧。”

“啊,为什么啊?”

上一秒还夸他,怎么又变卦了。

林谙压下嘴角的笑,斟酌过后才答:“平常的打扮,也挺好看。”

没告诉他真正的原因,但这句话也没骗他,有种人就是天生的衣架子。

她温和的语气说:“会长大的,以后再穿也不迟。”

也许这是人的通病,少年时急着扮成熟,等长大了又想回到小时候。

李成玦丧着脸:“哦……”

“行吧,听你的。”

他转身又回房间换衣服,再出来时穿着条宽松的工装裤搭套头夹克,里面一件休闲的打底白T恤。

朝气蓬勃的少年走到她面前,也不再询问参考她的意见了,臭着脸干巴巴地说:“走吧。”

林谙就没见过一个男孩像他这样,比女生还计较穿着打扮,起身跟在他后面,说:“我只是提个意见,你如果想穿西装也可以的。”

“不用了。”

他既然都这么说了,林谙也不再说什么。

新买的皮鞋就放在鞋柜里还没下地,李成玦取出双运动鞋换上,等都站在门外要锁门时,他忽然扭过头看向她:“你自己说的,这样穿好看啊。”

竟然还惦记这个,林谙忍俊不禁:“嗯。”

他高傲地哼了一声。

这才笑了。

———

李成玦领着她去了家星级酒店,包厢门甫一推开还没***,眼尖留意到这边的男生吆喝了一声:“来了来了,主角终于来了。”

闹哄哄的其余人闻声看过来,有一道洪亮的男声打趣他:“你要再晚点过来,服务员估计都以为我们拉帮结派找地儿蹭坐了。”

“哎哟哎哟还带了人来,快介绍下这位***是谁?”

都是群跟李成玦差不多大的男生女生,跟随在他后面的林谙朝他们点头致意:“你们好。”

而不及李成玦出声,有一个浓妆的女生举手踊跃发言:“我我我!我知道,是他姐姐!”

说完跟林谙热情地挥手:“姐姐你好!我们去年见过一次的!”

不等林谙说什么,被抢了话的李成玦当即一个眼神扔过去,呵呵冷笑:“脸糊得跟女鬼一样,谁认识你?”

“可你不就喜欢我这样的吗?”

边说边冲他抛媚眼,艳丽的眼影和纤长的假睫毛惹得林谙抿唇一笑,李成玦早就起了身鸡皮疙瘩:“滚滚滚。”

其他男生也夸张地作出呕吐样抚着胸口哀嚎,一群人乐不可支又笑闹成一团。

两人先后在圆桌边坐下,林谙的旁边刚好是那个女孩,她甫一坐下后者立即凑过来,忙不迭地说:“我们在小吃街见过的,姐姐你真不记得我嘛?!”

她说小吃街,林谙就想起去年同期的时候,她到李成玦的学校帮他处理打架的事情,在小吃街确实遇到几个浓妆艳抹的女孩子。

而面前的女孩,同样化着看不出本来面目的烟熏妆。

林谙尴尬不失礼貌地一笑:“你好。”

没好意思说,自己压根就没记住。

又何谈记得……

另一边李成玦拿着菜单点菜,今天是他的生日,大家都围着他找话题,有个男生感慨:“你现在出来一趟太不容易了,好不容易盼到周末还要补课,我都以为你来不了了。”

整个包厢里他是最先到的,等的可不是一般的久,不由得心生抱怨:“你这个家教老师也太不讲人情了,生日还要给你补课。”

在座的都是跟李成玦关系亲近的朋友,多多少少都知道他有个家教老师,一教还就是快两年,从初中教到了高中。

听到他们提到自己,林谙分了些心神听他们的聊天,只听另一个男生附和:“可不就是嘛,我听阿玦说脾气还特别不好,一不开心了就给他甩脸色看,是吧阿玦?”

这话一出,所有的视线都朝李成玦头来,包括近旁的林谙,一手撑头挑眉看向他。

李成玦心虚得很,目光转向说话的男生,不冷不热的语气:“别提了。”

“还给他布置作业,也不想想,学校的作业都懒得写,会去写一个家教老师的作业吗哈哈哈。”

“不止这个,我还听说,那个家教觉得自己物理教得不好,让阿玦又再找了个老师辅导物理,现在我们李同学的假期除了学习还是学习。”

“别说了。”

李成玦以眼神传递警告,可其余人正说得兴起,压根没注意他这边,一个男生拍桌大笑,捂着笑疼的肚子边说:“还有还有,一个家教管学习就算了吧,最让我震惊的是还管着他去打架,逼得我们阿玦刚染的黄毛都给剪了,不好意思这事够我笑一年哈哈哈。”

“卧槽这找的是老婆还是家教老师呢哈哈哈,叔叔阿姨都不管的,一个老师管得这么宽。”

有人出主意:“照我说,以后她有什么急事李成玦也拖着别让她走。”

“对对对,哈哈哈……”

众人笑闹完,有人又想起林谙,问道:“姐姐你既然是阿玦的亲戚,肯定见过他家教老师的吧,快给我们再说说。”

“嗯。”

林谙抿着唇,嘴角隐有笑意,慢悠悠地说:“如果我没理解错,你们说的这个家教老师,应该就是我。”

有人笑得更欢:“哈哈哈怎么可能,姐姐你别开玩笑了我笑得胃疼。”

她脸上没有开玩笑的痕迹:“真的。”

“…呃…你不是他姐姐吗?”

“我比他大啊。”

“……”

这时终于有人想起被他们忽略已久的寿星,等看到后者的脸色时,脱口而出的问题当即卡在喉咙里。

“……”

李成玦两手环胸沉着脸:“不是挺能说吗,继续啊。”

“……”

刚才说得最起劲的男生小声抱怨;“我去…王蓓蓓你不是说这是他姐吗……”

“李成玦自己说的啊,我怎么知道会这样……”

被吐槽的正主就在现场听着,再也没有比这更尴尬的了。

林谙笑说:“没关系,我还不知道我的教学有这么多问题,谢谢你们的提醒。”

“……”

她的本意是化解尴尬,可经此一句,明显更加冷场了。

好在这时包厢门打开,服务员陆续端菜上来,一个男生殷勤地笑:“姐姐,不不老师你尝尝,这里的剁椒鱼很不错。”

边说边把菜转到她面前,另一个男生赶紧附和:“对对对,果汁也是鲜榨的,我给老师你倒一杯。”

为了挽回局面极尽狗腿之能事,林谙摇头一笑,李成玦终于发话:“行了,先吃饭。”

回头再收拾这几个狗东西。

听到寿星终于发话,众人憋着的一口气终于呼出来,不约而同举杯庆祝:“来来来,祝我们李同学生日快乐。”

林谙拿起玉米汁跟他们一起举杯,抬眸瞥了李成玦一眼,后者避开她的目光,说:“他们瞎胡说的。”

他声音不大,却够近的几个人听到了,忙不迭点头把锅往自己身上揽,“对对对都是我们瞎扯淡,跟阿玦绝对没关系!”

上课的细节就他们俩知道,难不成还是她说的不成,根本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林谙也懒得拆穿他们,似笑非笑地看向李成玦。

后者佯装镇定,虚弱地说:“……回去说。”

“嗯。”

想不到李同学背后这么编排自己,林谙倒要看看,他回头又能编出什么花来。

原本是计划吃完饭后去ktv,可因为饭局上这个小插曲,李成玦担心再出类似的岔子,不得已歇了去狼嚎的心思,交待众人花销回头找他报账后,带领林谙离开了大部队。

天色已黑华灯初上,李成玦抓了抓头,说:“吃得有点撑,先走走消食吧。”

这一带环境清幽,不少高档的餐厅酒店都选址在这边,客人习惯开私家车过来,同样的就造成了打车不方便,林谙点头应:“往附近的公交站走吧。”

“嗯。”

离开酒店,两人并排往公交站台走了一段,李成玦余光观察她的表情,见她神色如常没有开口的打算,只得自己先开口:“我不是那个意思……”

林谙望着某一处目光不动,闻言如同受惊了一般醒过来,愣愣地看他:“嗯,你说什么?”

“刚才的话…他们都是从我这边听到的……但是…他们表述的不对……”

他别扭地捏紧了拳头,难得有支支吾吾解释不清的时候,轻声说:“我没有嫌你烦……”

更准确地说,他是在炫耀,想跟别人炫耀,自己的身边有她这样一个人的存在。

相处了许久,他是不是讨厌自己林谙还是看得出来的。

“嗯,我知道。”

她心不在焉地点头,而后手指着一个方向:“成玦,你看那个人,是不是你叔叔?”

李成玦顺着她的指示望向马路对面。

那处的路灯坏了,昏暗的夜色里,一对男女相携走近一辆白色轿车,背对他们的男人为女人拉开副驾驶的车门又帮她系安全带,后者趁前者弯腰迅速地亲了亲他的脸颊。

背影看不清,女方李成玦也不认识,他看向车牌号,顿时只觉一通热血涌上头顶,大步流星横穿马路去了对面。

留下林谙还站在原地,看着转过身来的男子,喃喃自语:“还真的是……”

李牧言关上车门,一转身便看到了突然出现的李成玦,下意识就扬起笑容:“成玦,你怎么在……”

他已经长得很高了,愤怒使得他整张脸通红,揪住李牧言的衣领毫不犹豫地挥拳过去。

右脸挨了重重一拳的李牧言当即痛呼出声,车里的女人也吓得花容失色尖叫出来。

打架这种事看时机,失了先机的李牧言一连挨了两拳后怒吼:“李成玦你干什么!”

李成玦手脚并用把人按压在车头处,同样气得低吼:“你竟然做得出这种事,你对得起林老师吗?”

“你……”

说曹操曹操就到,看到李成玦身后的林谙,李牧言欲说的话戛然而止。

“小谙……”

他红肿的脸被压在车身上,其实很狼狈。

林谙收回视线,看了看还坐在车里的女人一眼,十指抓着书包背带紧握成拳,压下眼眶的热意,淡淡地说:“成玦,走吧。”

声音颤抖,还是不够冷静,话音未落便立刻转过身去大步走开。

真正狼狈的人,是她才对,那个时候。

旧城谙小说点评

旧城谙是一本十分好看的小说,小说甜腻而不娇宠,如火如荼的爱情燃烧到极致,喜欢的书友们随小编一起关注本站阅读吧!值得一看,推荐阅读。了解更多,可以本站搜索关键词:旧城谙全文在线阅读,李成玦 林谙小说,旧城谙李成玦林谙,旧城谙小说阅读,感谢关注未来小说阅读。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