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女谋权将军悠着点(卫昭 秦羡)

帝女谋权将军悠着点(卫昭 秦羡)

导读:卫昭在国亡一瞬果决从楼跳下,决不辱自己郡主之名,可殊不知贼老天爷却绝不放过她,竟让她重生成了了王国最不得宠的九公主。

小说介绍

卫昭在国亡一瞬果决从楼跳下,决不辱自己郡主之名,可殊不知贼老天爷却绝不放过她,竟让她重生成了了王国最不得宠的九公主。

小说精彩章节

绾绾要上前通报一声,却间宫门内,多人步履匆匆。

不待绾绾通报,卫昭便一步踏了***。走***一些,便瞧见了木槿。木槿过来道了两句,“今日太后老人家身体不适,怕是不便见九公主了,还请小殿下先回去吧。奴婢不与你多说了,还得***照看着太后。”

木槿说完便转身要进屋,卫昭却跟着她***。木槿虽有惊讶,但卫昭毕竟也是半个主子,便也没有阻拦。

卫昭进了内屋,见薛太后半靠在床上,面色十分难看。再看一旁,盆里已经吐了好些东西。

卫昭在北齐时,对药理一直有些研究,跟着宫中的一个老太医学了些许。她顾不得行礼,便上前看了看薛太后,又看了看旁边的桌子,便心中了然。

她对木槿道,“木槿姑姑,今日皇祖母可是吃了些青枣?”

木槿忙点头,“是吃了一些的。后来也不知怎么了,就开始上吐下泻,可难为太后老人家了。”

“我给你写个方子,你赶紧去太医院那处抓了药来,病情虽然不严重,但皇祖母毕竟年事已高,经不得这样耗着身体的。”

卫昭一边说,一边径自拿了纸笔,写了一个药方,然后交给了木槿。

木槿拿在手里,心知卫昭即便是再大胆,此时也不敢加害太后。但这药方到底有用无用,她不敢拿薛太后的身子开玩笑。

于是道,“九公主莫要觉得奴婢做事谨慎,毕竟是太后的身子,奴婢担待不起。马上太医就过来,待她给太后诊治,奴婢就将这药方交与太医看了,若是的确是对症下的药,奴婢立刻命人去抓了药来。”

卫昭点头,心中也不甚介意,木槿做事这般谨慎小心,也是理所应当的。

不多久太医匆匆而来,细细给薛太后搭了脉,又细细询问了薛太后今日的饮食,随即心中已经了然,就要着手去开药方时,木槿上前将卫昭写的药方递了过去,“还请太医先瞧一瞧这个,这药方是否可以治太后的病症?”

太医接过来瞧了瞧,道,“不仅能治,还更加温和,更利于太后老人家的身子,我倒是一时没想到。不知道这药方是谁所开?”

木槿暂未答话,便让人赶紧去抓了药来。安排妥当之后,这才对太医道,“这是九公主殿下给开的,太医未来之前,她也给太后瞧了瞧。”

太医瞧了瞧卫昭,道,“下官还不知道原来九公主还精通药理?”

卫昭想到自己或许有些欠考虑,便说了一句搪塞过去,“不过是在宫中闲来无事,多读了几本医术,实在是班门弄斧了。”

“九公主过谦了,那药方是极为合理的。”

卫昭浅浅一笑,也不再多言。

木槿又问道,“敢问太医,太后为何会突然这般?”

太医端正回道,“太后老人家应该是因为吃了那早熟的青枣才导致的上吐下泻,并无大碍。九公主开的方子清理肠胃,清热去火,喝下两副便就好了。”

听太医这般说完,木槿也是放下心来。

“木槿姑姑,我去看着熬药,先告辞。”

“有劳太医。”

待那太医离开之后,木槿扶了薛太后躺下,薛太后毕竟是年纪大了,这般一折腾,十分无力的躺下了。

卫昭见状,便退到了外边,待木槿过来时,便道,“既然皇祖母身体欠安,我也不打扰了。待皇祖母身体康健之后,我再过来吧。”

木槿对她躬身道,“方才是奴婢谨慎之举,还请九公主不要责怪。”

卫昭一笑,道,“姑姑实在是言重了,我知你是为皇祖母好。有你这般小心,我们这些晚辈才能放心。”

木槿应了一句,“是。”

“那我就先走了。”

木槿送了卫昭到了宫门口方才离去。卫昭也是松了一口气,以后遇事一定要多加琢磨,万不能再这般冲动了。她如今不同往日,以往在北齐皇宫,任她如何任性妄为,惹了什么祸事,都有人替她兜着。如今在晋国皇宫,若是真的漏出什么破绽,让人察觉她并非原来的九公主,那真是得不偿失了。

出了慈宁宫,绾绾道,“殿下何时通了医理了?方才奴婢还以为殿下是担心太后在强出头呢。”

卫昭正了颜色,道,“绾绾,你且记住,日后此事不要向旁人提起。若真有人问起,便说我的确在屋中多读了几本医术,可记住了?”

绾绾有些不解,但还是点头应下了。

正走了几步,绾绾瞧了瞧前方,突然拉了拉卫昭的袖子,小声道,“殿下,咱们换条路走吧。”

卫昭不解,顺着那视线看过去,就见到了十公主姜敏正带着几个宫女在放纸鸢。

卫昭本不惧怕这姜敏,但一想她昨晚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被秦羡拒了婚事,想必心情十分不好,她也不去招惹她了,如今这身份倒是不好强出头的。

她携了绾绾转过身,朝着另一条路走去。

“你站住!”可偏偏有人就想惹事,在身后叫住了她。卫昭停住,只觉得该来的总是要来。

“小殿下,你可得忍着点,十公主不是咱们能招惹的起的。”绾绾害怕的说道。

卫昭了然,见绾绾这么紧张的模样,想必在之前,姜宁与她就被姜敏欺负过。她不想招惹是非,这是非偏要找上她。

“我们公主叫你呢,你没有听到吗?”一个宫女走到了卫昭跟前,态度十分嚣张。一个宫女都是这般,要么是姜宁平日里就是这么没用,要么就是姜敏仗着自己的地位,在宫中横行霸道惯了。

卫昭转过身去,见姜敏还在不远处站着。

“我们公主叫你过去。”那宫女又说了一遍。

绾绾回道,“我们九公主还有事要回宫。”

“放肆!什么事能大的过十公主?何况你们悦仙宫里不过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罢了。”

绾绾还要回嘴,被卫昭拦住。

“既然是十妹有事找我,我便过去吧。”说罢,便朝着姜敏走去,绾绾赶紧跟了上去。

卫昭走到了姜敏跟前,开口道,“不知道十妹找我有何事?”

姜敏立刻驳斥道,“谁是你十妹?不过是比我大了几个时辰罢了。还有,谁许你见了本公主不行礼的?一口一个十妹,也是你叫的?”

卫昭面色如常,反问道,“大了几个时辰,也是一个先来后到长幼尊卑,你不是我十妹,又是什么?”

姜敏冷笑一声,“你现在倒是大胆了,也敢和我顶罪了?可是知道自己要去当尼姑,干脆破罐子破摔了?真是好笑,咱们皇宫里出了一个公主尼姑,你还真是给我们皇室长脸啊!”

姜敏嘲弄的话语,惹得旁边的几个宫女都笑了起来。

卫昭也不恼,只淡淡问道,“十妹若是只找我叙叙家常,不如日后去庵中找我,眼下我真的有事要走,就不陪着十妹了。”

姜敏叫住她,“你站住。谁说我找你只是叙叙家常的?”

卫昭问,“不知道十妹还有什么事?”

姜敏坏坏的一笑,指了指房顶上的一只纸鸢道,“我的纸鸢落在上头了,你去给我取来。”

“那里那么高,我们公主怎么取?”绾绾护主,本能的说了一句。

姜敏一个眼神,一旁的宫女便上前,扬手就给了绾绾一巴掌。卫昭见绾绾已经疼的红了眼眶,心中便又惊又气。

惊得是姜敏竟然这般仗势欺人,她在北齐时,如何的天之骄女,也没有她这般骄纵。气的是姜敏竟然打了绾绾,绾绾是自己的宫女,打她不等于打了自己的脸吗?她何时受过这般的窝囊气?

想及此,卫昭先是将绾绾拉到身后,随即扬手就给了那宫女一巴掌。那宫女捂着脸一时间有些恍惚,连着姜敏也瞪大了眼睛,没料到卫昭会有此举。

卫昭道,“我不过是替十妹教训一下下人。你与她都是伺候主子的,并没有谁比谁高一等。我还在这里呢,你就敢当着我的面打我的人。若是不治治你,日后你定然要欺负到你主子头上去的。十妹,你说我说的对不对?”

姜敏一时间竟没找出话来反驳,想了一下,便直接颐气指使,“她不能打你的人,我总能吧?你现在就给我把那只纸鸢取下来,否则我亲自去收拾你这个不把主子放在眼里的侍女。”

姜敏的话一说完,身旁的一个宫女,一个太监便直接到了卫昭身后,将绾绾的两只胳膊给架住。

眼下姜敏人多势众,自然是不会输给了卫昭。

卫昭想着,若是不听姜敏的,怕是绾绾要遭罪。她怎么说也是个公主,名义上还是姜敏的皇姐,她不敢明着对她怎么样。可是绾绾就不同了,她如今在宫中无权无势,是很难保住绾绾的。

“好,我替你取下来,你便不要再为难绾绾了。”

见卫昭妥协,姜敏得意的一笑,“你先取下来再说。”

卫昭见旁边有一把梯子,便顺着那梯子往上爬。卫昭一直以来有些恐高,眼下每爬一步都让她有些恐慌。尤其越来越高,她更不敢往下看,只硬着头皮往上去。

眼看终于到了房顶,卫昭顺着屋檐往纸鸢处爬过去,一步一步,如履薄冰。

可她不知道,就在她上了房顶时,姜敏一个眼神示意,上去两个太监,将那梯子给搬开了。绾绾着急要呼喊,却被架着她胳膊的宫女狠狠掐了手臂,疼的说不出一句话来,急得眼泪在眼眶中打转。

“这要是摔下来,可是会出大事的。”一旁的宫女有些害怕的提醒姜敏。毕竟也是一位公主,惹出什么事自家小主子肯定也是要受责罚的。

姜敏不以为然,道,“你怕什么?她自己要爬上去,若是摔下来,那不过是个意外,饶是别人也怪不到我头上的。”

姜敏心中暗想,高阳殿里的七皇子以性命相要挟,自然是没人敢主动要了姜宁的性命。可若是她自己找了死路,便是怨不得别人了。这身旁都是自己的人,统一了口径,谁还会再说什么?

想及此,姜敏得意的抬头看去,只等着看出好戏了。

卫昭废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将那纸鸢抓住,然后踉踉跄跄的准备返回去。可是她一转身,身形不稳,整个身子便顺着屋檐滑了下去。

帝女谋权将军悠着点小说点评

帝女谋权将军悠着点是一本十分好看的小说,小说文章文采斐然,辞藻华美,语言朴实,文笔清新,情感丰富,人物形象饱满,条理清晰,结构层次分明,情节合理,跌宕起伏,描写生动,引人入胜,艺术感染力强,结尾画龙点睛,寓意深刻,发人深思,意味悠长。值得一看,推荐阅读。了解更多,可以本站搜索关键词:帝女谋权将军悠着点全章节免费阅读,卫昭 秦羡小说,帝女谋权将军悠着点卫昭秦羡,帝女谋权将军悠着点小说阅读,感谢关注未来小说阅读。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