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面夫君不可休(唐敬言 柳欣妍)

冷面夫君不可休(唐敬言 柳欣妍)

导读:柳欣妍想,她要全心全意地报答他,替他传宗接代,给他温暖的家。殊不知最终,她突然之间发觉,在唐敬言眼里,她和这世界上任何一个人并没有差别。

小说介绍

柳欣妍想,她要全心全意地报答他,替他传宗接代,给他温暖的家。殊不知最终,她突然之间发觉,在唐敬言眼里,她和这世界上任何一个人并没有差别。

小说精彩章节

为了省事省粮食,村中但凡养着鸡、鸭、鹅的人家都是将之散养的,就散养在家附近,让家里做不了太多家事的小孩盯着,孩子们玩心虽重,但有长辈承诺的鸡蛋、鸭蛋或者鹅蛋,都还是很卖力的。

柳欣妍和春妮捡到的那只大雁,上山回来的第二天春妮曾经十分认真地确认过,那还真是一只大雁,来路有些不明,自然是见不得人的。不能散养,便只能圈养,既然是圈养着的,柳欣妍和春妮可不就得给它好吃好喝‘伺候’着。‘伺候’好了,它才可能听话地下蛋。

为了将来源源不断的大雁蛋,春妮干劲十足,没事儿就顶着打猪草的名义上山,实际上好些草是给大雁吃的,说起大雁,多数都是被人一箭射死吃肉的,便是作为六礼必不可缺的存在,真正将大雁好生养起来的人家也几乎是没有的,大多数时候就是给喂点儿水,等一礼完结,它完成了应有的‘吉祥物’的使命,等着它的便是抹脖子的刀,褪毛的开水。

春妮给大雁喂草,完全是参照村里其他人喂鹅的经验。春妮都不懂的事,柳欣妍自然更不会懂。但她瞧着那大雁,过得还是颇自在的,一点儿也不焦躁,看着就如她们所猜测的一般,它是习惯被人养着的,已然没有了什么野性。

她爹不在家的时候,柳欣妍和她娘就像是这村中的外来户,除了冠了‘柳’姓,和柳家几乎没有太多的牵扯。在很多人眼中,她和她娘是很可怜的,没有了外家,连婆家也不管不顾。

她娘或者也是难过的,只是没有太多地在她跟前表现出来,但柳欣妍却觉得,这样很好,自在得很。不过她知道,这自在日子不会太久了,因为她爹就快要回来了,待她爹回家,她和她娘便又成了柳家的人。

春妮的情况比她更惨一些,同样因为身为女娃而不被待见,春妮她奶还不停地使唤春妮,从鸡鸣睁眼开始,春妮基本就没有太多的休息时间,她奶总是能在她做完一件事的下一刻给她找另一件事情做。

“四丫,我今天只怕没时间上山给小灰弄吃的了,小灰要是饿瘦了不肯下蛋了怎么办?”春妮一脸可惜,说得就好像这叫小灰的大雁曾经在她跟前下过蛋一样。

柳欣妍转头看了看眼神特别无辜身量特别庞大的小灰,直觉它就算饿上七八天,也能比村里的大白鹅要大上不少。不过养了几天下来,柳欣妍也不怎么惦记它的肉了,倒是它的蛋,柳欣妍觉得还是可以指望一下的。想着这几天都好好喂着了,如果就饿了一天的肚子,本来能下蛋的结果它给憋回去了,那确实是有些可惜的。

“你没时间上山,我有啊,我去,保证不让小灰饿着。”

“你,你认识猪草吗?”车前草、马齿苋、苦菜等便是春妮口中的猪草,很多鹅也是能吃的,小灰从第一次开始就吃得挺香。

倒不是春妮不肯相信柳欣妍,实在是上回一块儿采蘑菇,她一采一个准,全都往有毒的那些个去,给她留下了太过深刻的印象。一朵毒蘑菇能放倒一家人,一根毒草放倒一只大雁也是再简单不过的事。

这种被质疑的感觉,说真的,很有些不好。柳欣妍年纪变小了之后,脾气也有些倔,还有些要强。

“怎么就不认识了,最近这草虽然是你采的,但不都是我喂给小灰的吗?我天天那么瞧着,就算原来不认识,现在肯定也认识了啊。”

春妮看着一脸‘聪明相’的柳欣妍,信了她的信誓旦旦。

……

自重生之始,柳欣妍便曾很多次不经意间想过,她会不会再次见到唐敬言。但更多的时候,她努力忽略这样的可能性。

她甚至不止一次地提醒自己,两年之后的秋天,她不能上山,十四岁的柳欣妍救过唐敬言一次,这一回她不想再做那个‘好人’。毕竟好人命不长,好人没好报。

上一回‘见’唐敬言的时候,她‘躺’着,他坐着,这一回,两人的处境换了换。

她今年十二,唐敬言年长她十岁,他们本不该这么早相遇的。不对,他们根本就不该相遇。

二十二岁的唐敬言,依旧长着那张她最迷恋的脸,和她初见他的时候一般狼狈。当年她的心多软啊,看他这样只想竭尽全力救他的命,现在……有那么一瞬间,她甚至想要了他的命。

因为这会儿的他是那么脆弱,脆弱得只要她举起那边树下那块尖利的石头朝着他的头猛砸几下,或者用那边的树枝朝着他的脖颈刺上几下,待得入了夜,他便会因为身上浓郁的***气息,彻底在这个世上消失。

即便剩下几块骨头,也再不能证明他的身份。

柳欣妍跨出第一步的时候,忽然就落了泪,为自己的恶毒念头。

唐敬言教过的让她防身的法子,她居然想用来杀了他。他们之间,怎么突然就变成这样了呢?

明明前一刻她还在心里和他互许终身,结果下一刻所有一切都变成了她的自作多情。

“为什么?”她轻轻地动了动唇,没有发出声音。因为知道这世上再也没有人能回答她的这个问题,她想知道的答案,在三十岁的唐敬言身上。

那个唐敬言,她曾经为他掏心掏肺,曾经和他相濡以沫。这一个……

敛息的功夫,是暗卫们十分擅长的。林枫和萧飒都各自学了,至于杜航,他不会敛,但会憋。

林枫和萧飒能学会敛息,是因为他们性子之中都有沉稳的一面,杜航么……颇有些跳脱,就像这会儿,林枫和萧飒都纹丝不动,仿若和周围的树木融为一体。

只有杜航,在看到哭得眼睛红红的小姑娘……嗯,看那团髻应该是小姑娘吧?那脸真是……一言难尽。

小姑娘眼睛红红的,哭得哽咽,杜航觉得她应该是被老大的惨样给吓到了,继续憋气,不然再吓一次,她可能要被当场吓死的。

看着她扯老大的腰带,杜航继续憋住,老大的腰带好多好看的姑娘都想扯一把,结果几乎没人能近老大的身。

直到看着她一边哭一边把老大的衣裳给扒了,往怀里一抱,还顺走了老大的玉佩那些看着就应该值银子的东西的时候,杜航终于没憋住,开始倒吸冷气。

老大这般绝色,这个小丫头居然只想劫财?真是……白瞎了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了啊!

冷面夫君不可休小说点评

冷面夫君不可休是一本十分好看的小说,小说格调不俗,传达了梦想和信仰,富有正能量。值得一看,推荐阅读。了解更多,可以本站搜索关键词:冷面夫君不可休最新章节在线阅读,唐敬言 柳欣妍小说,冷面夫君不可休唐敬言柳欣妍,冷面夫君不可休小说阅读,感谢关注未来小说阅读。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