惟梦闲人不梦君(温忱 苏蕙)

惟梦闲人不梦君(温忱 苏蕙)

导读:一杯毒酒,她选择死亡,来生已不爱她。而他在丧失她以后,懂了什么是感情,什么是痛楚。寥寥无几此生六十载,他独活致死,念她一生……

小说介绍

一杯毒酒,她选择死亡,来生已不爱她。而他在丧失她以后,懂了什么是感情,什么是痛楚。寥寥无几此生六十载,他独活致死,念她一生……

小说精彩章节

已经很多年了,温忱没有过肆意奔马,在这偌大的皇城。从家破人亡仰人鼻息开始,他从来都无声静默,谨言慎行。

他有钱,有很多很多钱,却从没什么精神上的自由。朝堂上如是,在家里更是。

他记得刚娶苏蕙那女人的时候,他们也不是一句话都不说。偶尔,也一起吃上那么两顿沉默的饭,或者他处理公文,苏蕙在一边抚琴。

他记得有一次两个人手谈,他自诩棋艺精绝,却被苏蕙连下五城。他实在疲惫不堪,苏蕙却神采奕奕。

他便不耐地道:“这棋路步步相逼,也实在是无趣。”

苏蕙诧异地看着他。

旋即认真地道:“苏蕙自习棋艺,便知道下棋是为了赢。如果只是为了消遣,那实在不必下棋。”

那一次实在惹恼了他,他当即站起身来拂袖而去。

两人冷了几天,苏蕙才又寻着机会和他下棋。

这次苏蕙终是不再步步威逼,而是几多谦让,他却不知为何仍觉得有几分无趣。

大概是她刻意在讨好他,没有做真实的自己。

他心头疏落,苏蕙便劝他饮酒,他酒后大醉,苏蕙趁机要他发誓除了自己外,不再纳其他的女人。他发了誓,第二日晨起想来虽有些不***,却也并无所谓。

反正自阿忆死后,他本也不愿再想什么女人……娶了苏蕙是没有办法,再不纳妾也没甚么要紧。

他却没想到苏蕙得寸进尺,后来逐渐连在他身上闻到酒席中歌妓的味道也要大闹一场。

他被周围人嘲笑,这些人也都怕了苏蕙,从此不再邀请他去宴饮……

他不是很喜热闹,对宴饮其实也并无所谓,但苏蕙的所作所为仍让他心生厌恶。因此他好久都未与苏蕙讲话。

那日晨起苏蕙已不在身边,他盥洗毕转出前堂,桌上喷香扑鼻,摆着一样御田碧粳米饭,又是一样龙井虾仁、一样京师熘南荠、一样汪拂云***腿肉、一样云林灌香蜜藕。

他闻着香味食指大动,落筷就吃,连吃了几大碗,简直好久都没吃过这么落胃的饭菜了。

苏蕙自屏风后欣喜地转了出来,嘤嘤呖呖讲这些都是自己做的,偷偷早起忙了一早晨。

他一时心软,便和她说了几句。

结果过了几天,她便要自己每日戍正之前必须回府,尝她做的肴馔。他耐着性子归了几日,应付着苏蕙的娇声细语,逐渐也觉得本来佳美的肴馔味如嚼蜡。

有一日学士阁有事,他耽搁了一会儿没能及时回去,苏蕙便吩咐了下人四五次来催,同僚的笑声里他愤恨满腔,从此不再和苏蕙虚与委蛇……

是啊,她就是这么一个好胜骄傲的人,样样事都不甘心让步和妥协。就算她让步了、妥协了,让他信以为真,最后也总会发现那妥协的背后是另外一种威逼。

到了晋王府。

温忱翻身下马,看着四周熙攘吊丧的人群和他们异样的目光,突然觉得这自小长大的地方如此陌生。

亲随大声喊着为他开路,他一步步走了***。一直以来雕梁彩绘的殿宇都扎结素色,一眼望去仿佛落了一场白雪,彰示着那个已死的女人依旧是晋王府的女主人。

他越走越快,终于跑进灵堂。

女人无声无息躺在锦袱上,眉目依稀如旧,已经妆裹好了入棺的衣裳,唇边隐隐滑过去黑迹。

他定定地瞧着她。

第一次这么仔细地看她的容貌,是成婚合卺那天。

第二次也是最后一次这么仔细地看她的容貌,竟是在她的葬礼。

女人冷冰冰地一动不动了,再也不会缠着他了。

但那下颌的弧线、微挑的眉形,都那般熟悉,仿佛都有千言万语,一句句告诉着他:“温忱,我苏蕙可不会屈就于你。”

他突然无声笑起来,唇角扬起,冷得几乎唬人。

很好,死得好,好的很。

苏蕙还是苏蕙。

她从未想过真正放过他。

他轻声说出了得知苏蕙死讯以来的第一句话:“她还有什么遗愿么?”

身边的人都面面相觑,低着头不好作答。

隋国公主摇了摇头拉着身边哥哥的手臂,却终究没有拦住。大皇子红着眼笑了:“听下人说,苏蕙她毁了琴,焚了所有的书。她临去前蘸墨写在小亭的石桌上,要将尸身焚化了,骨灰另立坟茔,哪怕成灰飞散,也绝不愿百年后与你合寝。”

温忱无声地笑了笑:“好。”

好,焚身碎骨,一点不留。

他成全她。

惟梦闲人不梦君小说点评

惟梦闲人不梦君是一本十分好看的小说,小说小说故事性强,情节看似老套,实则暗藏玄机,是一本值得耐心品味优秀好文。值得一看,推荐阅读。了解更多,可以本站搜索关键词:惟梦闲人不梦君全文免费阅读,温忱 苏蕙小说,惟梦闲人不梦君温忱苏蕙,惟梦闲人不梦君小说阅读,感谢关注未来小说阅读。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