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死的白月光回来了(秦朗 顾南衣)

假死的白月光回来了(秦朗 顾南衣)

导读:全京都的白莲花昭阳宸妃过世六年后,全名是顾南衣的美少女顶着同昭阳宸妃肉豆蔻年华时一模一样的脸入了汴京。从此便开始我们这个有趣的故事……

小说介绍

全京都的白莲花昭阳宸妃过世六年后,全名是顾南衣的美少女顶着同昭阳宸妃肉豆蔻年华时一模一样的脸入了汴京。从此便开始我们这个有趣的故事……

小说精彩章节

福林沮丧又两手空空地回到宫中, 不仅没能将顾南衣带至, 还受了苏妩的一句冷嘲热讽。

——虽说福林自己也知道劝说顾南衣入宫这想法不异于天方夜谭,可薛振的突然病倒和梦魇都是千真万确, 他的求助自然也是千真万确。

只是放在他人眼中或许像是卖弄惨状的一番苦肉计了。

福林苦笑着和正在薛振寝宫外的梁院判交换了个眼神,摇了摇头。

梁院判顿时会意地长叹了一口气, 他想了想, 走近福林身边低声道,“不如先骗一骗陛下, 等陛下醒来再说。”

福林吓了一大跳,“这可是欺君之罪!”

“欺君之罪和伺候死了皇帝的罪名,你选哪一个?”梁院判问。

这哪里能做得出个决定来!

福林瞪了梁院判一眼,心中却也知道这是个没有办法的办法了,只得一咬牙道, “我与梁院判共进退。”

这就是要梁院判帮着打边鼓、拉他一起下水的意思了。

可梁院判心中多少比福林有点倚仗——他得顾南衣信任, 万一真到了性命危机的时候,落下老脸请出顾南衣来,一颗脑袋总是能保住的。

可薛振晚饭之前突然病倒, 太医院众人聚集起来一个多时辰,连是个什么病症都没得出结论来,这架势是颇为吓人的。

要是真治死了皇帝, 梁院判觉得自己的脑袋才更危险。

于是他一点头,道, “福总管放心, 就这么办!”

福林清了清嗓子, “那一会儿我***,梁院判看我眼色行事便是。”

——他也很清楚梁院判医术人品虽好,这讲话的技术却是几乎没有的。

福林同梁院判达成了一致,在皇帝寝宫外深吸一口气,摆出一幅严肃的表情快步走了***,不容置疑地寻了个有密报的借口让众御医暂时退开一刻钟,只留了韩校尉在旁守卫。

等御医们一个个欲言又止又庆幸地往外退开时,福林像是才想起了什么似的转头道,“诸位大人,还是留一位下来吧。”

——这听着便不是个好差事。

皇帝眼看着就是一幅病危的架势,留守在皇帝身边的哪怕医术再精湛,都会是掉脑袋的第一人。

众御医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还是院正凛然道,“梁大人医术最好是诸位同仁公认的,便让梁大人留下吧。”

其他人立刻你一句我一句地赞成了这个决定,将梁院判夸得天上有地下无,随后便一窝蜂地逃离了皇帝寝宫。

梁院判:“……”

虽然看见福林这方法生效,但他此刻只觉得有种众叛亲离的萧瑟之感。

福林伸长脖子看着御医们的身影消失,镇定的神情顿时转为焦急,“梁院判,速来!——韩校尉,有劳。”

佩剑守在殿门口的韩校尉沉默地点了一下头。

福林拽着梁院判就往龙床旁边拖,焦急地道,“我该怎么说?”

梁院判想了想,低头小声地和福林窃窃私语了一阵。

福林听得面色发白,“梁大人没有诓我?”

“不下一剂猛药,如何能生效?”梁院判瞪眼指着床上紧闭双目、嘴唇煞白的薛振道,“快来不及了!”

没了办法的福林只得大着胆子跪到床边,凑近了薛振面前。

离得近了,他就能听见薛振正一声一声连着喊“皇姐”,虚弱得叫人提不起讨厌他的狠心来。

想到自己是在要这么重要的事情上欺君,福林就双腿都在发抖,他颤着声音道,“陛下,陛下?我去长安巷寻了长公主殿下,同她说您病了。”

他小心翼翼地说完这一句,顿时发现薛振的呼吸声急促了起来,立刻精神一震,同身旁的梁院判对视了一眼。

梁院判***地做着一个“继续”的手势,示意福林继续说下去。

“长公主殿下此刻就在陛下的寝宫外候着,陛下若是不醒,咱家不敢请她进来……”福林颤颤巍巍、心虚无比地道,“您再不醒,长公主殿下等不及,就该走了。”

梁院判在旁用口型不停提醒福林“秦北渊,秦北渊!”。

福林一闭眼,又道,“陛下,秦相也在来的路上,想必这会儿已经入宫了。”

说完这最后一句,福林紧张地盯着薛振的脸,屏气凝神等待了几息的时间,仍没等到薛振醒来,顿时万念俱灰。

他一***坐了下去,颓丧地转头问梁院判,“这可怎么办?最后的办法也都用了!”

梁院判却没有理会福林,他惊愕地盯着薛振的脸,唇舌磕巴了半天才道,“你、你看,陛下是不是哭了?”

福林一悚,转头往龙床上看去,果然见到薛振眼角湿漉漉的一道痕迹没入发鬓,看起来像是泪痕。

他愣了一愣,突然狂喜地跳起来,“陛下一定是听见了!陛下能听见!”可这兴奋极其短暂,福林又揪着自己的头发愁眉苦脸起来,“可陛下怎么就不醒呢!”

梁院判一时也没了主意,道,“不如再重复说几遍?”

福林:“……陛下都听见了!我重复念叨什么?”

梁院判头疼地捋着自己的胡子,“就我们两个怎么拿得出主意来……秦相怎么还不来?”

薛振突然倒下,一个太后自己也病得云里雾里,宫中又没有皇后,嫔妃们没有一个是得薛振欢心、能在这时候出来主持大局的,叫他们几个怎么能不心慌?

“快到了,一定快到了。”福林重复说了两遍,像是在说服他自己,“……不过刚才我去丞相府时,听见里头传来断断续续的笛声,听起来怪吓人的。”

“……福总管,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想着听曲儿?”梁院判翻了个白眼,在龙床前焦躁地走了两圈。

“这不是太难听,我就上了个心么……”福林嘟囔道,“我原想直接请秦相同我一道回宫,他却让我先回宫,他稍有些事处理完了立刻便来,想必这会儿也快到了。”

福林这话尾音还没来得及落地,殿外韩校尉便扬声道,“秦相到!”

立在龙床前手足无措、黔驴技穷的福林和梁院判同时双眼一亮,几乎是用跑着出去迎接秦北渊。

“陛下在里面?”秦北渊问。

福林毫不废话,领着秦北渊便往里面走,边道,“正是,陛下突然晕倒后便醒不过来,口中一直唤着……咳,唤着长公主殿下,似乎能听见些外界的说话声,只是方才照梁院判的意思试了试,并未将陛下唤醒。”

秦北渊道,“梁院判对陛下说了什么?”

梁院判摸了摸后脑勺,坦白地将刚才的话都告诉了秦北渊。

说完的时候,几人已经再度入了内殿,秦北渊也见到了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薛振。

他沉吟片刻,道,“我去和陛下说两句。”

福林等的就是这主心骨出手,连连点头,“秦相快请。”

看着秦北渊往龙床走去,福林和梁院判彼此交换了个放心的眼神:秦相既然这么说,那肯定是有把握将陛下唤醒了!

秦北渊几步走到薛振床边,垂眸看了他两眼,低声道,“陛下,臣来了。”

薛振说是昏迷,但也并非是安安静静的昏迷,他的呼吸声并不平稳,眼睛虽然紧闭,眼皮底下的眼珠却颤个不停,像极了人做噩梦时的模样。

“听说陛下能听见人说话,臣便也说两句。”秦北渊道,“陛下今日若真病死了,国民固然悲痛万分,对长公主来说,却只是件不值一提、令她失望的事。”

福林和梁院判听前头秦北渊镇定的话语还在纷纷点头,听到后半段登时惊得同时抬起了头。

——这等大逆不道的话,秦北渊竟然就堂而皇之地说出了口!

他这可是在咒天子驾崩!

“长公主如今虽然不认陛下这个弟弟,但至少认您这位皇帝。”秦北渊面不改色地说,“但若陛下就这么驾崩……长公主会怎么想,陛下应该心中很清楚。”

福林瞠目结舌,甚至不知道该不该上前打断秦北渊的忤逆之词——这哪里是要叫醒薛振,这是要活生生将薛振气死!

梁院判的目光却停留在薛振的手上。

就在秦北渊说完“陛下应该心中很清楚”之后,梁院判清清楚楚地看见薛振的手指像是抽搐似的往里收了一下,看动作像是要握成拳头。

他顿时打了鸡血似的跳起来往龙床前冲,边搭住薛振的脉搏边连声催促秦北渊,“秦相快继续说啊!说些更难听的!”

秦北渊沉默片刻,接着道,“福总管是去了长安巷,但陛下想必不会天真到以为长公主会因为您病重,就入宫来探望。她不想见您,这是数次都摆明了的态度。”

福林听秦北渊的一句句觉得简直都是捅在薛振的心窝上,不由得感同身受地捂住了自己的胸口。

“——陛下要是与世长辞,就再也见不到长公主了。”秦北渊淡淡道,“不知道她会不会来送您一程?”

福林听得胆战心惊、大气都不敢喘一口,只觉得下一刻听见秦北渊话的人都要脑袋落地时,终于听得梁院判一声惊呼,“陛下!”

福林连忙抬头去看,果然躺在床上昏迷不行将近两个时辰的薛振已经睁开了眼睛,正怒视着秦北渊。

薛振明明已经醒了过来,秦北渊却还接着问道,“臣想长公主得知此事时,说不定还在心中觉得是陛下装病,陛下觉得呢?”

薛振被福林扶着半坐起来,咳嗽两声,哑着喉咙嘲讽道,“真病还是假病,皇姐都不会来看朕,两者有什么区别?”

假死的白月光回来了小说点评

假死的白月光回来了是一本十分好看的小说,小说作者精湛的文笔,喜感的人设让小说达到了巅峰。值得一看,推荐阅读。了解更多,可以本站搜索关键词:假死的白月光回来了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秦朗 顾南衣小说,假死的白月光回来了秦朗顾南衣,假死的白月光回来了小说阅读,感谢关注未来小说阅读。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