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难钟明郅(钟明郅 阿难)

阿难钟明郅(钟明郅 阿难)

导读:老公从人人敬仰的太子变成了不死不活的残疾人,名门淑女气性大真接抹脖儿***了,倒霉的婢女被摁着头嫁给了太子……

小说介绍

老公从人人敬仰的太子变成了不死不活的残疾人,名门淑女气性大真接抹脖儿***了,倒霉的婢女被摁着头嫁给了太子……

小说精彩章节

“抬头来了,”钟明巍伸手去捧阿丑的脸,大手甫一触碰到阿丑的脸,钟明巍就是一怔,那张脸竟是湿哒哒的,钟明巍慌了,“丫头,你这是怎么了?哭什么啊?”

阿丑没说话,一个劲儿地摇头,然后就埋在他的大手里“呜呜”地哭了起来。

“丫头,别哭了,”钟明巍最看不得阿丑哭了,可是这丫头的眼泪也不知道怎么就那么多,高兴的时候哭,难过的时候哭,委屈的时候哭,他真的从来就没见过这么爱哭的丫头,钟明巍对她实在没办法,真真是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丫头,仔细一会儿头晕,快别哭了,别哭了。”

到底又是哭了好一会儿才渐渐停住,阿丑一抽一抽的,钟明巍忙得端了一碗茶过来,喂给她喝,阿丑却摇着头死活不肯喝,钟明巍终于黑了脸:“快点儿喝,要是再敢倔,仔细我打你!”

阿丑用通红的眼睛瞪着他,到底还是乖乖地喝了半碗水,这才总算不抽抽了。

“为什么哭?”钟明巍让阿丑坐在自己的对面,一脸严肃地问阿丑,活像一个训斥童儿的严厉先生,“要是敢不说实话,我就打!是真的动手打!不是吓唬你!”

“我、我觉得我太坏了,”阿丑耷拉个脑袋,盯着自己的脚趾头看,顿了顿,又小声地补道,“非但坏,还自私自利。”

这又扯到哪儿了?

钟明巍蹙着眉,伸手揉了揉阿丑的小脑袋瓜儿:“且说说你哪里坏了?又哪里自私自利了?要是说不清楚,我一样还是照打不误。”

“我……我就是不想让旁人知道你身子好了,就算是太后也……也不行,”过了好一会儿,阿丑才又开口,她把脑袋垂得更低了,麻花辫子滑下来,耷拉在一边,她的声音更小了,“明知道太后肯定特别担心你,可是我还是不想让她知道,我就想让他们都觉得你还是那副半死不活的样子,让他们觉得你这辈子都好不了了……”

“为什么?”钟明巍的声音缓和了好多,他看着那根油亮亮的麻花辫子,怎么看怎么喜欢,习惯性地伸手握住了辫子尾巴,一下一下轻轻地搓着。

“我怕她来跟我抢你……嘶!”说到这里,阿丑有点儿激动,蓦地抬起头看向钟明巍,动作实在太突然了,以至于钟明巍还来不及反应,兀自抓着她的辫子梢,然后阿丑就捂着头尖叫了起来,“啊!好疼好疼!”

钟明巍忙得撒了手,爬过去查看:“怎么了?弄疼了?”

“谁让你没事儿总抓人家小辫子?!”阿丑捂着头,委委屈屈地咧着嘴,“你说你一个三十多岁的大老爷们儿,有事儿没事儿地就抓人家的小辫子,有你这样的吗?”

“是是是,我错了我错了,来,我给你揉揉,”钟明巍又是尴尬又是心疼,伸手拉着阿丑,让气鼓鼓的小姑娘趴在自己的大腿上,然后他轻轻地把那麻花辫子给解开,一边轻轻地给小姑娘揉头皮,一边轻声问,“这儿疼吗?疼得厉害吗?”

“嗯,哪儿都疼,你通通都给我揉一遍。”阿丑趴在钟明巍的腿上,就觉得没有那么委屈了,可是她的心还虚着呢,钟明巍对她那么好,可是她怎么就那么坏呢?

“丫头,头发长长了,都快到腰了,”钟明巍一手揉着阿丑的头皮,一边轻轻地抚摩着阿丑柔软顺滑的头发,“等再长一点儿,我学着给你盘头发。”

“钟明巍,你……你别对我这么好,”阿丑的眼眶又湿了,“我不值得你这样,我真的不好,一点儿都不好……”

“不是说好了咱们半斤对八两谁也不嫌弃的谁吗?”钟明巍柔声道。

“那也是半斤废铁对八两黄金,”阿丑嘟囔着嘴,小声道,“我是废铁,你是黄金。”

阿难钟明郅小说点评

阿难钟明郅是一本十分好看的小说,小说情节设定精妙绝伦,实属佳作,值得一看。值得一看,推荐阅读。了解更多,可以本站搜索关键词:阿难钟明郅章节全本资源在线阅读,钟明郅 阿难小说,阿难钟明郅钟明郅阿难,阿难钟明郅小说阅读,感谢关注未来小说阅读。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