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如烈酒:总裁请放手(辕祈夜 颜以初)

婚如烈酒:总裁请放手(辕祈夜 颜以初)

导读:颜以初原本是一个颜家的千金大小姐,但因为母亲去世后,颜以初在家中是越来越不得宠,还遭受到了继母的憎恨……

小说介绍

颜以初原本是一个颜家的千金大小姐,但因为母亲去世后,颜以初在家中是越来越不得宠,还遭受到了继母的憎恨……

小说精彩章节

洛槿有些急,扶住颜以初,问:“***,您要去哪里?身体还没好,不要乱走动!您……您快坐下啊,大哥知道了会打死我的!”

颜以初推开洛槿的手,双腿却无力,跌坐在了病床上了,洛槿说:“你看,还逞什么强?”

“你不要管我,我要走!”

“您现在可以去……”

“你哪里都不可以去!”辕祈夜一身合体的手工定制的黑色西装,霸气的走了进来。

颜以初见辕祈夜走了进来,撇过头来不想看见他。

“大哥你来了!”

“你们先出。”辕祈夜命令道。

“那……记得给***吃药。”

辕祈夜点点头没有说话。洛槿带着护士走了出去后,辕祈夜慢慢走向颜以初,颜以初没有看他。

过了好几分钟,辕祈夜都还没有走过来,颜以初心中控制不住的有些担心,余光瞟了一眼,看了之后,忙起身上前,嘴里还说道:“小心!”

辕祈夜在差点被一旁的茶几绊倒时,颜以初及时扑出来才没有摔倒。但是颜以初因为虚弱,双腿软下去,辕祈夜有力的双臂环住颜以初。然后公主抱着她向病床走去,刚才颜以初过来时,辕祈夜已经能判断病床的大概位置在哪里了。

颜以初被辕祈夜小心翼翼的放在床上。颜以初坐在床上后,道:“你可以走了。”

没听见辕祈夜回答,反而觉得床下陷了一些。颜以初转过头去看,却被辕祈夜的双臂环在怀里。

颜以初挣扎着想要推开他,却无法。

辕祈夜抱着她,柔声道:“不要生气了好吗?”

“辕先生,请你放开我!”

辕祈夜听见颜以初那疏离的语气,心有些钝痛。“以初,是我错了,昨天我不该打你,不该叫你滚,你……原谅我好吗?”

颜以初嗤笑一声,道:“呵,辕先生怎么可能会错?是我不识好歹,走进您的书房,看了不该看的东西!是我,一切都是我的错,您哪里有错?”

辕祈夜听着颜以初的冷嘲热讽,心里很不是滋味,看来,自己真的上到她了!

“以初,不要这样对我说话好吗?昨天,我真的是……”

“气急了?呵,那又怎样?辕祈夜,我不是圣人!我会痛,会生气,会嫉妒!我不问你你的过去,却不代表我不在意!尽管我们根本……根本就是在没有任何感情的基础上在一起的,可是,你想过我吗?为什么?明明已经和别人结婚了,还要我做你的妻子?”

听见颜以初说她会嫉妒,他的心里划过一丝喜悦,这是不是代表她也对自己有意?但还来不及继续开心,便听见她说自己结婚了,忙解释道:“没有!我没有结婚!以初,你相信我!”

“哼,你当我眼瞎吗?那么一大张婚纱照挂在哪里,我看不见?!辕祈夜,为什么你心里已经有人了,还要来招惹我?我玩不起!”

“以初,那只是她之前想拍的照片!她想穿婚纱而已!以初噗,你相信我好吗?”

“我不要相信你!我不要相信你!你走!你滚!你……呜……”

颜以初想说的话在下一瞬便淹没在辕祈夜铺天盖地的吻里。颜以初捶打着辕祈夜的胸膛,想要逃开他的吻,却被他紧紧的锁在怀里,挣脱不开。

颜以初***咬住辕祈夜的嘴唇,想让他停止这个吻,但是辕祈夜却想是感觉不到任何疼痛一般,眉头不皱一下,依旧吻着颜以初。

不久,血的味道充斥在两个人的口腔里。颜以初松开齿贝。辕祈夜也结束了这个吻,轻柔的问道:“还生气吗?”

颜以初看见辕祈夜嘴唇上的伤口后,一直生气的情绪有些平复下来。她不知道该怎么办?就这样原谅他?

“你放开我!我说过,我不要原谅你!你走开!”

“为什么为什么?!以初,你为什么不可以原谅我?我们……”

“原谅你?可以。”

辕祈夜欣喜的问道:“真的吗?你肯原谅我?”

“没错。不过,你要答应我,等你的眼睛好了之后,就让我走!”

犹如晴天霹雳一般,辕祈夜想让颜以初原谅自己,但是也不想她离开,怎么办……

颜以初轻笑道:“怎么,不同意?”

不知过了多久,辕祈夜双手紧握,似下定了很重决心一般,道:“好……只要你能原谅我,怎样……都好……”只要你开心……

“既然如此,辕先生,请你出去,我要休息。”

“你……好好休息。”

接下来的两天,颜以初住在辕祈夜的别墅里,干着自己想干的事情,却偶尔会出神,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而辕祈夜在那天离开病房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

第三天,但颜以初正坐在草坪上出神的时候,洛槿和鬼魅着急忙慌的赶到家里,寻找着颜以初。

洛槿拉住张妈的手,问:“***在哪里?”

“大少奶奶正在后院的草坪上。”

听完,洛槿和鬼魅快步跑向后院。

“***!***!”洛槿上前拉着颜以初,“***你快跟我走!”

颜以初不明所以,看着洛槿和鬼魅着急的表情,问:“你们怎么了?有事吗?”

“有!有天大的事!”洛槿着急地说着。

“***,您先跟我们走吧!路上再跟您说!”鬼魅焦急的说。

颜以初弄开洛槿的手,道:“你们是不是要带我去见辕祈夜?我告诉你们,我不去!”

“***!现在不是赌气的时候!”洛槿和鬼魅急得直跺脚。

“你知不知道大哥他在干什么?!再有两个星期他就要做手术了!可是他现在既不复查,不吃药,还在哪里酗酒!这样对他的眼睛很不好!他再喝下去的话,会再也看不见的!”

颜以初听后怔住了。“还不快带去!”

夜色酒吧。

包厢里,前两天刚来过这里的人,这两天又来了。

“大哥,你不要喝了!这样喝下去你还要不要命?你已经喝了两天两夜了!”江络翔夺过辕祈夜手中的酒。

其实在辕祈夜喝了一个小时后,他们换了一些酒精浓度低的、不那么烈的酒,可是辕祈夜一喝酒喝出来了,将那些酒全都扔了,生气的要喝烈酒。

不得不说,辕祈夜的酒量很好,喝了这么久,也只有几分醉,依旧有些清醒。

“拿过来!辕祈夜命令道。

“大哥,你还想不想要眼睛了!”高浩云大声问。

“我不要了!”辕祈夜扫掉桌子上的酒瓶,然后坐在沙发上,失落地说:“眼睛好了,她就要离开,那还要眼睛干什么!”

“大哥!***只是和你说气话,你不要当真!”

“你错了……她是认真的,认真的……”辕祈夜颓废地靠在沙发上。

“大哥你不要这样!又不是一定要……”

高浩云想说不一定非要颜以初不可,可辕祈夜已经出声喝止。“闭嘴!那你想怎样?还要我去找她吗?!不可能!不可能!我只想要以初,你不懂……尽管我们才在一起不久……可是,我已经不能没有她……”

当颜以初赶到时,便听到这句话。

可是,我已经不能没有她……

颜以初定在那,不知道该怎么办。洛槿和鬼魅将门推开,包厢内,除了辕祈夜,江络翔和高浩云都转过去看她。

“***,你快劝劝大哥!”

颜以初慢慢走向辕祈夜。几日不见,他没了昔日的爽利,头发有些乱,衣服也有些褶皱,却依旧散发着那种君王的气息,依旧那样的高贵。

辕祈夜伸手拿过桌子上的酒,往嘴里灌。颜以初拿住酒瓶,说:“别喝了!”

辕祈夜顿住了。是以初吗?

辕祈夜将酒瓶甩在一边,抱住颜以初。“以初,以初是你吗?真的是你吗?”

“是我,不要喝酒了,我……”

“以初,不要走好吗?我不能没有你……我打你是我不对,原谅我好吗?求求你,我求求你……”辕祈夜哀求着。

高浩云四人都被吓到了,辕祈夜这样高贵的人,何曾求过谁?尽管是她的离开,他也没有求过,可是现在,却为了颜以初,不愿她走,低声下气的求着。

颜以初抿着唇不知道该说什么。“我们先离开这里!来。”

“不!”辕祈夜像孩子一般,抱着颜以初,“你不离开我,我就走,好吗?以初,不要离开我……就算你恨我,就算你不想见到我,只要你不离开,怎样都好好不好?不要离开我……”

从刚才开始,辕祈夜已经说了不知多少句的“不要离开我”,颜以初很挣扎,她不知道该怎么办。

辕祈夜见颜以初久久不回答,他抓着颜以初的手臂,道:“连你也要离开我?连你也不愿意爱我?为什么?为什么!既然你不愿意,你不要再管我!让我喝死算了!死了算了!”说完,气愤的又拿了一瓶酒喝。

“辕祈夜,你不要任性了好不好!你再喝下去,眼睛会好不了的!身体会受不了的!”

“你在意吗?啊!你在意吗?”辕祈夜只觉得胃部传来一阵阵的痛,额头不由得冒出冷汗,面色发白,却依旧喝着酒,但拿着酒瓶的手在颤抖着。

颜以初发觉到辕祈夜有些不对劲,关心的问道:“你怎么了?脸色怎么这么难看?”

“……”辕祈夜拿不住酒瓶,酒瓶砸在了地上,人,不由得向后倒。

“大哥!”洛槿几人拥了上去。

“祈夜!祈夜你不要吓我!”颜以初将辕祈夜抱在怀中,急切地问。

辕祈夜意识迷糊,嘴中却念着,“以初……以初……不要离开我,以初……”

颜以初哭了,抱着他,说:“好!我不离开你,我不离开你!你醒过来!辕祈夜!”

“医院,送医院!”

婚如烈酒:总裁请放手小说点评

婚如烈酒:总裁请放手是一本十分好看的小说,小说文章主题明确,文情并茂。深深的打动人心,引发共鸣。值得一看,推荐阅读。了解更多,可以本站搜索关键词:婚如烈酒:总裁请放手在线免费阅读章节,辕祈夜 颜以初小说,婚如烈酒总裁请放手辕祈夜颜以初,婚如烈酒总裁请放手小说阅读,感谢关注未来小说阅读。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