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我情深予你(井行 舒锦)

以我情深予你(井行 舒锦)

导读:世事难料,三年前的我处心积虑想要离开这个恶魔,没想到三年后的我,居然要卑躬屈膝求他再带我回去……

小说介绍

世事难料,三年前的我处心积虑想要离开这个恶魔,没想到三年后的我,居然要卑躬屈膝求他再带我回去……

小说精彩章节

我小心翼翼的端着咖啡出去,低垂着脑袋绕到井行身后,轻轻的将咖啡放在他面前。

估计是嫌弃我的出现打断了聊天的美好气氛,对面的红裙子女孩若有似无的瞟了我一眼。

我赶紧加快了速度,将另外一杯端到她面前。

正想要放下,身体突然打了个寒颤,手里的咖啡一晃,差点直接泼出去。

“啊!”女孩发出了一声惨叫,犀利无比。

一时之间我都有些恍惚了,开始怀疑自己刚刚是不是真的把咖啡泼出去了。

没有多余的时间留给我反省,一个***的巴掌毫不留情的就扇了过来。

伴随着“啪”的一声响动,我整个人跌坐在地上,手中的咖啡大半都跟着洒在身上,热气蒸的半边胳膊几秒钟内就红了个通透。

我着急的想要坐起身抖开身上多余的咖啡,起来的时候手掌又不知按到了哪里,好像被无数锋利的箭头穿透了一样,疼的忍不住倒吸冷气。

“你是存心的吗?”女孩就站在我边上,睥睨地看着重又瘫倒在地上的我。

“不是,对不起,是我晃神了。”

要不是井行在,我大概至少不会表现的像现在这么狼狈。

“晃神?我看你就是故意的!万一要是泼到我脸上你准备怎么赔?”

女孩一脸兴师问罪的架势,仿佛刚刚那杯咖啡真的泼到了她。

“井少,你这家里的帮佣也太不专业了,今天还好是我,万一烫到你了可怎么办,把她开了我给你介绍一个靠谱的。”

开除?我再也顾不得身上那些痛楚,赶紧站起身向她道歉。

我不能被开除,要是被开除了就真的永远也没机会见到兜兜了。

从小到大,今天大概是我最卑微的一天,头昏眼花、遍体鳞伤的当着自己前夫的面去祈求他现女友的原谅,而这位尊贵的前夫,却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那样,仍旧淡定的端着咖啡细细品味。

知道指望他是不行了,我只好去拉红裙子求饶,只要她行行好,收回开除这套说辞,怎么样我想我都会答应的,就好像昨天答应井行那样。

人一旦放下尊严一次之后,下一次就轻松了许多。

我的祈求越来越熟门熟路。甚至可以做到无视女孩眼底里显而易见的鄙夷和厌恶。

“小姐,我真的错了,求你给个机会,不要开除我好吗?要不你打我一巴掌或者踹我一脚,只要您能解气怎么样都可以,我是真的真的不能没有这份工作!”

求了半天,却只是徒劳。

无奈之下,我只好转过头,想要向葛管家求助,祈祷着他能稍微说两句好话,好让这阵风波赶紧过去。

不管井行再怎么厌恶我,看在葛管家面子上,应该也是会留点情面的。

不知道是不是我头昏眼花了,总觉得葛管家的眼神有些怪怪的,比起怜悯,倒不如说更像是冷漠。

还没来及开口,先对上了井行清冽的目光,随即被一股力道拽起来,摔在了旁边,原本就烫伤了的手臂被抓的生疼,***的撞击好像要让浑身的骨头都彻底碎了一样。

“葛叔,关她三天禁闭,出来还是做不好的话就直接撵走吧!这里不需要笨人!”

井行说的云淡风轻,明明是惩罚的话语,到他的嘴里却好像变成了再平常不过的工作交代。

葛管家还没来及应声,就被仍未消气的女孩抢了先。

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就得罪了她,能让她第一次见面就要对我赶尽杀绝。

“井少,关禁闭也太轻松了吧,我手痛死了,裙子也烫坏了呢。”女孩***着跟井行抱怨。

“那就再让她赔你一条裙子好了。”

井行已经无事一样了,继续抿着自己的咖啡。

女孩狠狠的瞪了我一样,“谁要她赔,她不配!”

“那就闭嘴吃饭。”

娇***听闻井行似乎是动气了,也不敢再说什么,气呼呼的作罢。

边上站着的阿英和陈姨忙不迭将我扶到后厨,又赶着回餐厅里服务,我则是靠在水槽跟前麻木的冲洗着自己通红的胳膊。

厨房里仍旧忙忙碌碌的,仿佛压根就没有人注意到刚才的闹剧。

无论如何,算是有惊无险的结束了。

只要不用被赶走就没关系,只要还留在这里就没关系……

葛管家看着我叹了口气,简单地帮忙处理完伤口后领着我回了楼梯间,关门前还没忘了塞给我一些药和吃的。

几粒感冒药下肚之后不一会儿脑子里就开始昏昏沉沉的。

也算是因祸得福吧,就当是休息了,好在没有吵到兜兜。

“砰砰!”

迷糊着也不知是不是真睡着了,被突然的敲门声打断。

“小苏?”是管家的声音。

“我在。”房间里没有窗户,我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听到是葛管家,我赶快下床准备去开门,没想到头重脚轻的差点栽倒在地上。

“啊,葛管家,有什么事吗?”一张口,发现我的嗓子彻底哑了,声音浑浊浊的,听着有些瘆人。

“没什么大事,就是陈姨临时有事请假回家了,阿英要负责早点,我想得麻烦你明天早上去买些新鲜蔬菜。”

“啊……我……”我一下子被这突然地安排打乱了阵脚,而且没记错的话井行不是关了我禁闭吗。

门外的人等了一阵没等到回复,干咳了一声。

“这是少爷的安排。”

原来如此。

我赶紧开了门,葛管家已经转身离开了,只有陈姨留在门外显得有些局促,可能是不知道怎么样去指挥别人。

我笑了笑,尽量让气氛显得轻松些,“陈姨,还得麻烦您指导我明天该怎么做。”

“啊,采购很辛苦的,七点之前就要买回来。”她搓了搓手,眼睛盯在我红肿还未褪去的胳膊上。

“没事的,我习惯早起。”

这三年间我一个人拉扯兜兜,早起实在算不上是什么难事。

“明天小林不在,你只能骑车了,早点出门,穿多点。”

陈姨只丢下这么一句话就急匆匆的扭身离开,好像在拼命逃避什么。

可以理解。

从我来到这里获得的待遇到到刚刚餐厅里那一出,无一不在说明这个新来的佣人肯定是得罪了少爷。

自然的,为防受牵连,躲远点才是正确的选择。

只是……

我不会骑车啊……

回到房间,感觉到头疼欲裂,赶忙又吞了两颗药丸。

打开手机地图搜索最近的市场,显示步行过去要一个多小时,也就是说凌晨三点就要出门了。

好在感冒药有安眠的效果,而我作为一个被下令关禁闭的人可以心安理得的睡上一觉。

闹钟响起的时候,我感觉我的感冒一点都没有好,仿佛吃的假药。

喝口水拿了个面包,我就准备出门。

来的匆忙也没来及准备什么厚衣服,套了两件外套,用陈姨给的备用钥匙开了门就出去了。

凌晨三点真的很冷,尤其是天气不好风还很大,别墅区除了偶尔的狗吠,显得特别安静。

好在环境不错,规律的路灯让人觉得前路也不是很黑。

走了二十多分钟,突然听到对面有刺耳的轮胎摩擦声音,我放慢了脚步,往路边上靠了靠。

没一会儿,两盏明晃晃的大灯就从不远处路口照了过来,刺的人睁不开眼睛。

我又往里头挪了两步,等着它呼啸而过了才重新出发。

走到菜场时我的身上出了许多虚汗,路上比想象中要更费时间,再加上我对这个市场还不大熟悉,等到照着陈姨给的清单买完了已经六点半了。

想起来陈姨的嘱咐,我咬咬牙,赶忙伸手拦了辆出租车回去。

别墅区的安保工作十分周密,出租车开到山脚下的大门口就再不让上去了,我只好提溜着大包小包下车步行。

等气喘吁吁到了门口的时候,碰巧遇上司机小林准备开车出去,我愣了片刻,冲着他点了点头便拎着菜进了房子。

“站住!”

一个声音喝止了我,再熟悉不过。

我回头,发现车子已经停下了,后车窗摇下露出井行那张阴沉仿佛这还没亮的天空的脸。

“葛管家呢?”

他并没有看我,只是冰冷冷地直视前方。

葛管家也不知原本在哪里忙着,飞快的就赶到了跟前。

“是,三少。”

“你就是这么教新人的?”

老管家显然有些搞不清情况,偏头看了一眼是我之后才隐约猜到了些,赶忙低着头道歉。

我当然明白井行一定是冲着我来的,只是实在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哪里又得罪了他。

或者说根本是我这个人的存在就足够令他感到不快。

“抱歉,是我路上耽误了时间,明天我会再早些出门的。”

想来想去,也就只能找出这么个由头道歉了。

如果他只是想看我低头,那当然再简单不过了。

几年没见,他不知道,我早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倔强又高傲的舒锦了,现在站在他面前的,不过是一个为了孩子什么都愿意做的母亲而已。

井行大概没有料到我会这么容易就低头,不屑地冷哼了一声。

“看来你还没搞清楚自己的定位。”

我噤了声,努力将手里拎着的包袋子握的更紧些,沉默着等待接下来的羞辱。

“明天起上三楼照顾小少爷。”

完全出乎预料的,井行只是丢下这句话,摇上车窗就离开了。

什么?照顾兜兜?

一瞬间,好似浑身上下的难受都不药而愈了。

以我情深予你小说点评

以我情深予你是一本十分好看的小说,小说故事很好,情节新颖,故事曲折行云流水,情节不累同,爱憎分明,推荐大家阅读。值得一看,推荐阅读。了解更多,可以本站搜索关键词:以我情深予你小说完整版在线阅读,井行 舒锦小说,以我情深予你井行舒锦,以我情深予你小说阅读,感谢关注未来小说阅读。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