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酌情深丝如藕(玉煊 云清)

自酌情深丝如藕(玉煊 云清)

导读:他自认为,这一女人守候了他很多年是了解他的脾气说一不二。孰轻孰重,并不是一直都分的很清晰吗?为何现在……

小说介绍

他自认为,这一女人守候了他很多年是了解他的脾气说一不二。孰轻孰重,并不是一直都分的很清晰吗?为何现在……

小说精彩章节

云清一字一顿嘶声说完,再运转掌心的冰火两重天灵力将那桃木剑化作虚影,唯留红蓝两束光影依旧萦绕在玉煊胸口的血窟窿之上。

“阿嫤……”玉煊踉跄着后退了两步,抬手想握住那柄将自己身体刺个对穿的小桃木剑,但随着云清诅咒的落下,他握住的只是一片虚无。

这把小桃木剑,是他一刀一刀亲手给洛儿雕刻出的礼物,亦是他唯一送给那个可怜孩子的唯一一份礼物。

如今,这把剑,捅进了他的心脏。

“你就这般……恨我?”

他以为他能赎罪,他以为他能补偿,他以为他已经够努力。

没想到在见到云清的这一刻,他才知道他已经彻底没有回头的机会了……

胸口的血窟窿随着红蓝光影的的渐渐消散也跟着愈合,衣裳上还有刺目的血色,但再也寻不到剑伤的痕迹。

只有玉煊自己才知道,那柄剑,依旧插在他的胸口,纹丝不动。

云清看着他,冰冷神情中没有一丝涟漪。

“只愿,我能恨你,永生不灭。”

短短几字,诉尽了她全部的情绪。

原本她还没打算这么早对玉煊下手,可如今在这属于她和洛儿的桃林小筑让她撞见了,那也是他自己找上门来的。

“保重。”云清不再看他,转身化作凤凰朝天际飞走。

看着那抹火红的身影越行越远,玉煊眸底的痛色愈发加深。

云清,你让我保重——

可是这天界,你若不在,我独自一人,如何保重?

他终究不是凡人玉煊,没有好好对待凡人云清,才落得如今这个局面。

可这一刻,他清晰地知道,若一切能重来,他只愿做那个凡间少年,跟着那个温婉善良的女人一起生活。

没有天规要求,没有身份束缚,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凡人……

南禺山。

云清回来之后,直接命人把囚禁着雀翎的凰曦阁搬去了山郊的荒芜之地。

她不想再听到那个女人的声音,亦不想再看到那个女人的脸。

如此一来,属于凡人云清的执念,终是得以卸下。

虽然她已经恢复了凤凰身,但她这般***活着,皆是为了过去的执念。

仇报了,恨却铭记于心。

只有这般,她的洛儿才依旧活着。

不,不是属于她,而是属于凡人云清的洛儿。

云清飞至南禺山的半空,看着暖阳边漂浮的云朵,隐隐看到了小小洛儿的轮廓。

“洛儿……”她轻声喃呢道,视线忽的变得模糊,整个人也骤然无力。

一阵天旋地转,她就那样从半空中坠落。

风,呼呼地自耳边拂过——

她没有落到地上,而是跌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云清想睁开眼看看,思绪却变得混沌。

恍惚中,脑海最深处尘封的地方,裂开了一条细缝,溢出一些陌生的记忆。

尚是凤凰的她,经常去静梧宫找慕尘玩耍,尤其喜欢垫着他那满头金发做鸟窝。

后来云清有次过去找慕尘,他正好在静心池泡温泉。

云清展翅尚未停稳,直直跌落至池水中,呛水晕死过去,神魂出窍显出了虚影人形。

那个时候,云清整个人还是发懵状态。

“尘哥哥,我怎么变***了?”

“小凰儿莫慌,待你涅槃之后,便是这番模样。”

“可长老说,凤族女子尚未涅槃便现出人形,还被男子看到,是不祥之兆。”

“长老是骗你们这些丫头的,真相是第一个看到你人形的男子,会是你的……”

声音渐弱,继而飘远,记忆再次变得模糊。

云清茫然睁开眼,发现自己已经躺在了凤栖宫的软塌之上,守在床边的正是慕尘。

“大哥……尘哥哥……”云清将记忆中的称呼唤了出来。

慕尘金黑瞳眸中有星光流转:“你记起来了?”

云清点头又摇头:“只知道在我涅槃前我以人形跟你见过,但还是不太清晰……”

“没关系,慢慢来。”慕尘笑道,捏紧了被角,“方才你耗费太多灵力加上心神不宁才晕倒,先好好休息……来日方长,小凰儿还有很多时间可以慢慢回忆……”

一阵风拂来,吹开了半掩的窗,带来丝丝凉意。

慕尘正要起身去关窗,慕言正匆匆跑来,快速将窗户关上,随即大步奔到床边来。

“小凤凰,听说你晕倒了,怎么样?哪里不***,要不要神医长老过来看看?”慕言急切问道,神情中满是担忧。

看着突然闯入的慕言,慕尘拧眉带着点儿灵力推了推他,随后自床榻边坐下。

“我带小凰儿回来的,自然已确定她身体无碍。”

云清看着他们二人,心底的暖意一点点涌了上来。

往后岁月,有他们相伴,定当长乐无忧……

自酌情深丝如藕小说点评

自酌情深丝如藕是一本十分好看的小说,小说就素甜的不动声色,齁甜齁甜哒,真的不要太宠哦!值得一看,推荐阅读。了解更多,可以本站搜索关键词:自酌情深丝如藕章节全文免费阅读,玉煊 云清小说,自酌情深丝如藕玉煊云清,自酌情深丝如藕小说阅读,感谢关注未来小说阅读。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