迤逦九霄(尉迟 方月疏)

迤逦九霄(尉迟 方月疏)

导读:她是方府庶女,前世帮人夺太子之位,却不料竟是预谋良久的计划。她惨死冷宫中,被人陷害,受人欺骗。重生后,她横贯长空!凌驾云端!把失去的东西一一夺回。路遇风华少年,她躲之,他追之!一场权谋复仇,一场山河誓言!“丫头,我救了你,要不以身相许吧?”他邪魅一笑。他,朝之太子,天资聪颖却扮猪吃虎,只为等一场盛世之约!

小说介绍

她是方府庶女,前世帮人夺太子之位,却不料竟是预谋良久的计划。她惨死冷宫中,被人陷害,受人欺骗。重生后,她横贯长空!凌驾云端!把失去的东西一一夺回。路遇风华少年,她躲之,他追之!一场权谋复仇,一场山河誓言!“丫头,我救了你,要不以身相许吧?”他邪魅一笑。他,朝之太子,天资聪颖却扮猪吃虎,只为等一场盛世之约!

小说精彩章节

夜间,黑色如墨般将天边染开,抬头仰望夜空。星星点点仿若繁花般点缀着黑色绵绸。

“老爷为何深夜叹气?”

“疏儿不小了,该找个好人家嫁了。”

“老爷说得是,不过老奴听闻疏儿好像在太后寿宴上出了些小状况。”烛火下,湘竹帘遮住俩人身影。

那妇人叹了口气,紧接着道:“疏儿被太后罚到辛衣库去了。”

屋内传来重重的拍桌声,“怎么会这样?”

“太后也算是动气了,疏儿在府中一直是庶女身份,虽然算不上锦衣玉食,但也算是个小姐。这罚去辛衣库,老奴怕疏儿会承受不住。”

“她人回来了也不会有多大的问题,等太后气消了,我派人送点礼过去再将她接回来。”

“苦了老爷了。”

“我倒是算不上苦,倒是苦了这丫头,娘不在身边...”他话说到一半不再说下去。

西厢房内,屋子地面上都是碎片渣,紧接着又是瓷器摔倒地面上的声音。

“小姐!别砸了!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啊!”只如在旁边劝说着。

“滚开!给我滚!”方研然怒目圆睁,玉手拿起桌上瓷瓶狠狠砸下。

只如看她气得不轻,这瓷器碎片要是砸到自己身上小命也算是保不住了。

她乖乖的闪到一边,但看着小姐脸上的红斑,心里也不是滋味。这二小姐和她家小姐向来关系要好,如今二小姐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竟然对她家小姐下手。果然,在这婚配的事情上,二小姐显然要和她家小姐对着干。只如想着,一脸为自家小姐打抱不平。

又是一阵摔,只如闪到一边,见方研然要拿起方桌上的如玉忙上前阻拦着:“小姐!小姐,使不得啊!”

“滚开!什么使不得!”方研然在气头上,哪里管那么多。

只如情急之下连忙道:“小姐,这如玉可是皇上亲自赏赐的啊!这可摔不得!”

“让她摔!”屋外传来声音。

方研然气着,将如玉放在桌上。

“娘。”

“还知道叫娘?”安主母走到她身边,一眼就看见她身上的罗裙。

“这裙子哪来的?”

方研然犹豫了一会,还是道:“这是方月疏的。”

“脱下来!”安主母坐着,看着她浑身不堪的样子,眉梢蹙起。

“娘...”方研然看她。

“我叫你脱下来!”安主母厉声开口。

方研然不情不愿的将衣服脱下,安主母拿过衣服,上好的绸缎她一摸就能感受到。

“娘,爹爹偏心!”方研然看着她手上的罗裙,眼睛微红。

方研然是方府的嫡长女,从小到大都没有受过这般委屈,应当该属于最好的东西。

安主母想着,心里的责备话突然不好说了,“乖女儿,你是方府的大小姐,你爹不会偏心的。”

“可她——”

安主母眼神示意,只如立马领会,接过罗裙当着方研然的面点火烧掉。

方研然不可思议的看着,捂住嘴。

“罗裙再好还不是最终要成灰,风一吹就没了。好女儿,你可不一样。等你和二皇子婚事成了,想要多少的罗裙不就是动动嘴的事情?”安主母宽慰着。

方研然点头。

屋子里的瓷器碎片被丫鬟打扫干净,安主母闭目坐着。直到西厢房这边透过一缕阳光,院子外面传来细碎的脚步声,她这才睁眼。

“给主母请安。”方晔乖巧的行礼。

方研然站在一边,以面纱遮容。

“过来。”安主母招手。

方晔不明白她的意思,但还是乖巧的走上前来。

“啪!”的一声,方晔捂住自己半边脸,眼里噙着泪水,“主母,晔儿不知道做错了什么?”

“不知道?那就打到她知道为止。”

只如捋起袖子走上前来。

“且慢!”

柳姨娘走进屋子,扶起方晔,看着她肿着的半张脸,眼里是心疼。

“不知道晔儿因为何事惹恼了主母?”柳姨娘道。

安主母笑了声,端着茶盅小心点拨动着茶气。

“柳姨娘在府中可是有了些日子?”

柳姨娘心下一紧,看着她面色不改的说着话,她的心悬了悬。

“我和晔儿一直诚恳做事,不知道主母何意?”柳姨娘看她。

“没什么,瞧把你紧张的。只如!快给柳姨娘端杯茶。”安主母抿嘴笑着。

柳姨娘心下松口气,用袖子擦了下额头。

屋内,小然将该带的东西都收好,将包袱放在了桌子上。这才走到方月疏边道:“小姐,东西都收好了。”

方月疏看了眼桌上的包袱,想起了什么,她拿出怀里小瓷瓶给小然,“将这扔了,越远越好。”

“明白。”小然接过,揣入怀里。那瓷瓶里装着花粉。

“小姐此去恐怕没有半月是回不来的,日后小然不在身边,小姐要照顾好自己的身体。太后估计也是瞧不起小姐庶出的身份,这罚得也重了点。”小然说着,推开门。

“我此去你也要好好的,不用担心我。这辛衣库也算是个好地方,最起码少了些麻烦。”方月疏上了马车。

小然点头,目送马车离开。

方月疏坐在马车内,她头靠在一边,盯着地面发呆。

她现在去了辛衣库,奶娘也就没人照顾了。她定要快点回来才是。

马车徐徐前行,路过拥挤的街道之余,马车被迫停了下来。

本来还在熟睡的方月疏朦胧醒来,她拉开车帘,瞧见马车不动,她朝外喊了一声,“师傅,这马是要吃粮草了吗?”

“小姐稍等,这马有犯***病了。”

“什么***病?”她没有骑过马,也不知道马这是怎么了,她趴在车上边问道。

“这马比较懒,和人一样。这不拉了一点路就不想走了。现在还想着休息呢!”马夫道。

方月疏被他的一番话逗笑,“那就休息会。”

“小姐要是觉得无趣,可以下车四处转转。”马夫又道。

换做以前,她定会下车去转转,可今时不同往日,这街道她已经转了四年了。每时每刻,只要一想到他的时候,她都会来这洛阳街道转个几圈。

如今,她重生后已经看淡了不少。这洛阳街道对她来说早已没有可以留恋的地方。

迤逦九霄小说点评

迤逦九霄是一本十分好看的小说,小说感情细腻,洞察力极强,实力推荐!值得一看,推荐阅读。了解更多,可以本站搜索关键词:迤逦九霄章节在线阅读,尉迟 方月疏小说,迤逦九霄尉迟方月疏,迤逦九霄小说阅读,感谢关注未来小说阅读。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