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月传奇(周颐 新月)

满月传奇(周颐 新月)

导读:新月是一个千金大小姐,可她的梦想却不是老老实实嫁人,而是希望能够像自己的师傅那样子去全国行医,成为有名的神医。

小说介绍

新月是一个千金大小姐,可她的梦想却不是老老实实嫁人,而是希望能够像自己的师傅那样子去全国行医,成为有名的神医。

小说精彩章节

新月回到程家时已经是丽日临空,在院子外便听见程颖房内的欢声笑语。

她推开门走***,一个壮实黝黑的男子坐在凳子上转身望向门口。

“三哥!”新月雀跃地跑过去,一把被程河洛抱住。新月和程家人十分亲近,一向都是跟着程颖喊哥哥姐姐的。

“你多久没洗澡了,臭熏熏的。”新月调皮地捏着鼻子后退两步。程颖在一旁笑开了颜。

“丫头,你俩受苦了。”他看着新月脸上大片的红点,又望向床榻上的病秧妹妹,恨不得现在就上阵杀敌,讨回个公道。

“三哥,爹爹他……被他们……”程颖泪目哽咽道。

“我知道。乖,不哭。”程河洛嘴上温柔地安慰程颖,眼睛里冒着火光。

“怕不怕?”

“只要三哥在,我们就不怕!”新月和程颖对视一眼齐声道。

大哥和二哥长她们十几岁,回程家的次数少得可怜,新月更是只见过一回。唯有三哥长她们三岁,经常陪着她们胡闹。闯出祸儿来,只有三哥往那儿一站,准没她们俩什么事儿。

自小,她们就知道三哥是顶天立地的好男儿,不能够窝在南芜这穷乡僻壤的。

说说笑笑一阵后,程河洛忽然换上正经的神色,问新月:“你是怎么跟年少帅认得的?”

刚开始的时候,他不知道这银牌为何会出现在信鸽之上,把银牌送上去心里也是没底的,只是因为怕少帅另有布置,会牺牲南芜,才想着说不得能够碰碰运气,引起少帅对南芜的关注。

没想到少帅见此银牌,神色突变,看样子并不像是失而复得的惊喜,反而是是害怕和担忧。

传闻十七岁起南征北战,沙场秋点兵的年少帅会面露惧色,若不是当面所见,说什么他都觉得是诋毁,非把诽谤之人揍得下不了床不可。

新月本想将事情全盘告知,后又怕周颐身为一军统帅,提及他受伤落魄的事情会有损颜面,便只支支吾吾地说姻缘巧合之际认识的。

她越是避而不谈,程河洛便越是认定她和年少帅有私情。

他的心情有些复杂,既为这个从小看着长大的妹妹开心,又为她担忧。

周颐是何人,以后可是要接管督军大位的人,他的妻子必定是要一个身世显赫,长袖善舞的贤内助。而新月,家世不显,性子太野,怎么看都不是良配。

在程河洛的注视下,新月局促地拉了拉衣摆。新月的心思都写在脸上,单纯得不加掩饰。

也罢,等以后寻个机会探探少帅的口风。若不是父亲卸了九省巡阅使的职位,周大帅也不能顺利上位。既承了这份情,他们程家总是能在周家人面前说上几句有力量的话的。

“对了,三哥,”新月想起了正事,“周颐在院子里等你。”

“你这丫头,怎么不早说,哪能让少帅等呢?”程河洛苦笑一声,假装没有听见她对少帅不敬的称呼,连忙往外走去。

程府也是旧式的大房子。园中叠石成山,林木苍翠。一个亭子建在土山的顶部。顺着台阶到达亭内,向四周眺望,可以看到数里之外。

周颐坐在石凳上,食指敲击着石桌,发出沉闷的声响,这是他沉思时的习惯动作。近侍们都知道只要年少帅做了这个动作,必定是有人要遭殃了。

禹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之势占领南芜镇,是想要先发制人。他们急需劳动力,所以将镇上的青壮年人口都集中起来,而更为可气的是将女子抓去劳军。

周家治军军纪严明,而周颐更是恩怨分明,最为厌恶两军交战,殃及百姓。像禹军这样利字当头的军纪,不够格当他周颐的对手。

程河洛在周颐面前立正敬礼,喊道:“年少帅。”

周颐问:“镇上有多少个入口?”他要一个万无一失的突破口,从后方突围,火烧后院,将他们一网打尽。

程河洛闻声知其意:“官道确是只有一条,但是金鹤山有很多小径能通往镇上,只是不知道是否有重兵把守,且不熟悉的人可能很难在短时间内通过。”

“等秦梭回来,再行商议。”此次***南芜镇除了周颐和程河洛外还有秦梭、张侍卫和林侍卫三人。在路上认出新月后,周颐便派秦梭等三人前去侦查,尾随其后保佑她。

恰在此时,秦梭回来报说:“他们将大本营建在矿山的东南面,他们利用镇民开矿,正在搭建架子赶建鼓风机。”

秦梭顿了顿才说:“好几具尸体被抛在路边。”

“家父也在其中,求少帅救救年迈的父亲!”程河洛听了,单膝跪地,头低得极低。

人生最大的遗憾莫过于子欲养而亲不在,两年前母亲去世,他在前线打仗,未曾伺候在病床之前,只来得及匆匆参加葬礼,已成了毕生遗憾,如今父亲……他不敢想象。

“河洛放心,伯父定能安全无恙。”周颐上前亲自捧起他的双臂将他扶起来。

“我们需要你领着秦梭他们在城中布下暗哨,将军火准备妥当,另外还需要一个人领路,将城外布防调度进城。”

秦梭报告说:“我们来时的路已被发现,并另外几条小路也堆砌上沙包防御外敌。”

用木盘端着一壶清茶,刚走近便听见坏消息。新月自告奋勇道:“我能够给你们带路。”

三人齐刷刷地望向新月。

新月笑盈盈说道:“三哥忘了吗?我家中可是有小道直通山上的。”

程河洛率先反对:“你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女孩子家家的……别闹。”

新月最厌烦听见这调调。女孩子家怎么了?女孩子家就不能保护家人,守护家园吗?

她情知周颐才是能做主的人,直接对周颐说:“年少帅,我能够帮上忙的。”

毋庸置疑,周颐是欣赏她的。可是军事不是儿戏,仅是这样程度的欣赏不足以让他相信。

他的眼中闪烁着熠熠光辉:“程三说得对,军无儿戏。除非……你愿意加入梓军,立下军令状。”

此言一出,面前三人皆呆若木鸡。周颐脸上漫出笑意:“怎么,怕了?”

梓军是梅军中的精英部队。从他初初展露军事才华之时,父亲便专程为他筹备,从严格挑选到魔鬼训练。

所谓精英,如今统共也就四百一十二人,除了近侍二十人,皆分散在各军队中担任要务。最重要的是,从未有过女子,连程三,也并没有资格成为其中一人。

秦梭不由自主地上前一步唤道:“少帅……”周颐伸手一挡,示意他不用往下说,他心中有数。

新月是个极大气爽朗的女子,应承下来:“好,一言为定。”周颐是个什么样的人物,既然他敢提这个要求,她就敢答应。

仔细地布置一番,半夜,新月领着周颐,所幸一路平安。程河洛带着秦梭三人去程家私藏的军火库。

黄管家来开门。新月对他解释了一番后便在家中等待时机。

周颐在院中吹出一声极犀利尖锐的哨声,新月再次见到那只威武雄壮的猎鹰。

“鹰在夜间能视物吗?”新月好奇。

“它的听觉非常灵敏。”像是能听见周颐的称赞一般,它骄傲地仰头,长啸一声。

新月连声嘘它:“好了好了,知道你厉害了,别将人引过来了。”

周颐将纸条塞好,一拍它***:“去吧,冬青。”它腾空展翅,往后山飞去,转眼间便飞过房檐,遁入黑暗之中。

“回去歇息一下,再两个钟头,我去叫你。”即便她表现得再坚强,到底也是个千金大小姐,他怕她受不住劳累。打仗是不分白天黑夜的,有时候战争***起来,十天半个月不阖眼是常有的。他精神尚可,低头看只到他胸口的新月。

半夜冷风骤起,她耳后的碎发被风吹起,嘴唇微微打颤,周颐将军外套脱下披在她身上,一个一个口子帮她系好,裹得严严实实的。

“快回去吧。”

新月和衣躺在床上,想象着明日的情形,心思百转千回静不下来。听那位秦先生所言,已经死了几个镇民,心里一阵一阵地发麻。

当精神高度集中的时候不觉得累,如今一松懈下来,身体便觉着酸软。迷迷糊糊地似乎睡着了,又觉得极不踏实,总有种淡淡的忧虑缠绕在心头不能散去。

他的军服上上萦绕着他的味道,尽管混合着硝烟味,檀香却是极安神的。

似乎还只是刚阖眼,便听到敲门声,是周颐来唤她。她惊醒,急忙披上外套,并将军外套拿去还他。

天未曾亮,远处隐约透着白光,秋凉渐起,风吹过树梢哗哗轻响,露珠从树梢滴落打在野草上,又顺着汇入泥土之中。

草间有吵杂的声音,虫鸣声,动物快速奔走声。许是他们太早,惊扰到野外的小可爱们。也只有这些小可爱还能享受清净的太平盛世。

周颐大致描述了军队隐蔽的地点,听着新月的指挥走在前面开路,用军刀将荆棘野草拨开。

新月怀揣着心事,步履略微有些蹒跚。周颐见她心不在焉,落后了好几步,放缓脚步,一把牵起她的手拉着她加快速度。

满月传奇小说点评

满月传奇是一本十分好看的小说,小说文章主题明确,文情并茂。深深的打动人心,引发共鸣。值得一看,推荐阅读。了解更多,可以本站搜索关键词:满月传奇在线阅读全集,周颐 新月小说,满月传奇周颐新月,满月传奇小说阅读,感谢关注未来小说阅读。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