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你永远有退路(胡松拓 杜款款)

愿你永远有退路(胡松拓 杜款款)

导读:杜款款和胡松拓在所有人的心中都是天造地设的一对,所有人都希望他们两个能够在一起,可胡松拓不愿意公开自己的感情,却伤透了杜款款的心。

小说介绍

杜款款和胡松拓在所有人的心中都是天造地设的一对,所有人都希望他们两个能够在一起,可胡松拓不愿意公开自己的感情,却伤透了杜款款的心。

小说精彩章节

莫宁很专业,一旦开了工几天找不到她人影都是常事。杜款款反倒成了闲人,偶尔在家跟她打个照面,她总是端着咖啡精神焕发地盯着电脑。杜款款有点佩服,她不以为意,“不努力工作,我爸会拎我回去继承家业的,我还怎么跟古耐打情骂俏?”

不见面的时候,她简直器宇轩昂得好像正牌古夫人。

杜款款又想起她见到古耐真人时的怂样,笑:“你不如直接包养他更容易。”

莫宁似乎很认真地思考了一下可行性,最后摇了摇头,“没戏的,他三观比五官还正。”

这么一直忙到周四,莫宁临出门前还是觉得不放心,重新上楼摇醒杜款款,“晚上的开幕式,你和古耐都会去,不会有问题对吧?”

杜款款挥舞着手表差点炸毛,“这才早上七点!”不过看到莫宁已经妆容精致地站在床前,又忧心忡忡地看着她,觉得自己睡懒觉很惭愧,打起精神回答,“没问题的,我和古耐都会按时到。别被娱乐新闻骗了,艺人也要赚钱的,哪敢动不动耍大牌。”说完继续倒头大睡。

莫宁跟合作杂志主编把所有展品按编号走了一遍,三大展厅都细细核对过,最后一次确信无误,几天来一直悬着的心放下一大半,走回美术馆大厅,靠着展牌不由地笑起来。

《GRACE》的主编贺正宇是这次的联合策展人之一,三十出头已经是国内时尚出版界数一数二的人物,加之家世长相都是一流,早就是业内传奇。能跟他工作莫宁觉得很荣幸,却也因此倍感压力。

贺正宇正端了两杯咖啡走过来,递一杯给她,“笑什么呢?”

莫宁摇头,“没什么,就是觉得成功在望,有点期待今晚的开幕式。”

贺正宇沉吟了一下,“这话还是等到今晚过后再说。”

莫宁无语,喝了一口咖啡,可是非常烫,她更加说不出话来。

贺正宇终于笑了笑,“慢点。”

他的眉毛又直又浓,鼻梁微微拱起有一点刚毅的味道,衬衫袖口总是很干净地挽到手肘,露出漂亮的小臂。莫宁第一次见他就想,要是没有古耐,她怕是要对这个人一见钟情了。

只是他很少笑。

和她的少年截然不同。

莫宁轻轻咂着舌尖想话题,终于想起来,“贺先生的杂志内容很好,我妈妈还特意买来让我学习。”

贺正宇挑了挑眉,“令堂好眼光。”接着想了一下,缓缓地说,“二十八岁,UAL毕业,艺术和社交都很不错……这样好的条件,为什么只做区区一个策展助理?”

莫宁愣了愣回答:“我毕业后自己经营一个网站,也策划过几本书,可是到底没正经工作过,所以资历尚浅。”

“如果你喜欢,随时欢迎来我这里。”贺正宇伸出手,“还有,不需要称呼我贺先生,随意地叫我就好。”

莫宁跟他握手,很宽厚安定的感觉。她觉得有点不对劲,却又很安心。

杜款款捧她的场,是第一个到场的艺人,跟工作人员问候了一圈,甩下罗森跑去找莫宁,居然还从包里摸出一瓶香槟来,“一会结束了,我们喝这个庆祝!”

莫宁哭笑不得,“酒会上多得是。”

杜款款很强势地说:“总之我亲自买来的心意不一样。”

外面很快喧闹起来,出席的模特艺人陆陆续续都来了,杜款款正准备回去,却听见莫宁接起电话“啊”了一声。

“怎么了?”

莫宁眉头紧锁,跟着她一块往外走,“古耐临时说不来了。”

“他明明在休假,能有什么事?”

“宣传通稿都发出去了。”莫宁愁眉苦脸地说,“你先去红毯吧,我们自己看着办。”

“你再跟他经纪人联系下,东哥人很好说话的。”杜款款担忧地看着她。

其实杜款款担心的另有其事。拍摄新闻图的时候笑容机械而僵硬,闪光灯火花一样跳在眼前,她尽量不去眨眼,结果被刺得差点留下泪来。

果然不一会附近传来***动,记者们纷纷探头去看,“胡松拓来了!”

杜款款知道自己大概笑得很假。

离她最近的记者是Anywhere新闻社的茹奕,前几年负责过她的跟拍,算是不近不远的朋友。茹奕放下相机问她:“你提前知道胡松拓取代古耐出席今晚开幕式的事吗?”

杜款款说:“我也不清楚。”

记者们的问题一个比一个犀利,“刚刚合作完《我不知道》的MV,时隔八年的重聚有没有擦出新的火花?”

“相比胡松拓和Lance,更喜欢跟谁搭档呢?”

发问的记者看一眼西装革履的胡松拓,“今天和胡松拓都选择了西装,请问是特意搭配过的吗?”

这边采访还没结束,胡松拓已经走了过来,站在她身边。杜款款今天穿了一身粉红色的西装,衬得气色很好,偏偏胡松拓也穿了红色调,还好巧不巧地系了粉红色的领结。

杜款款头一次在采访中这么哑口无言。

胡松拓从容地接过话:“我和杜款款一直是非常好的朋友,小时候就有革命友谊。这次的MV合作也完全是友情出演,我都没付她演出费。”

杜款款很快恢复状态,作势要打他,“你不说我都忘了这茬了,起码请我吃顿饭吧。”

胡松拓一副拿她没办法的样子委屈地看着记者们,“她打我!”逗得记者们哄堂大笑。

杜款款正色道:“今晚参加Krystal的艺术展开幕十分荣幸,不如我们来探讨一下‘此刻即永恒’?”

然而仍有不和谐的声音,“请问今晚胡松拓代替队友出席活动,是否印证了之前古耐与PM高层出现矛盾的传言?”

胡松拓的脸色变了一瞬。他彬彬有礼地开口:“没有。因为我处于solo活动期,所以公司给古耐放了令人羡慕的长假。今天只是临时的工作变动,公司有自己的安排,不过我可以肯定古耐没有任何问题,不知道你从哪里听到这种传闻,但肯定不是事实。”

记者不死心,“关于UPON解散……”

“不可能。”胡松拓打断他,脸上有隐隐的怒气,“采访就到这里吧,谢谢。”他略一鞠躬,拉起杜款款就走。

罗森站在工作人员通道的出口,一见杜款款立刻给她披上厚外套。胡松拓还拽着她的胳膊,也被罗森挡开,“胡先生,请注意你的言行,下次不要打断我艺人的采访。”

胡松拓一愣,弯起一边嘴角笑了下。

到了座位上,或许因为刚刚合作过,两个人的位置是紧挨着的。罗森取了外套就离开,不一会易典典小心翼翼凑过来,端着两杯热饮,“杜款款姐,喝牛奶吧。”

杜款款刚要拒绝,就听见胡松拓漫不经心地搭话:“她不喝牛奶。”

易典典“咦”了一声,顿了一下又笑容满面地递过另一杯,“那喝巧克力吧!”

热巧克力实在太胖,她当然也是不能喝的,可又打心眼里觉得这姑娘可爱,于是礼貌地接过来抿了一***,拿着暖手。

易典典俨然杜款款迷妹,“杜款款姐你好漂亮啊。”

杜款款笑:“别这么叫我,我又没多老。”

小助理很苦恼,“……可是那样不够尊重。”

杜款款来了兴致,一只手指勾着她的下巴,吸着气说:“我就喜欢你不尊重我。”

易典典一下子脸红了,杜款款哈哈大笑。

胡松拓鄙视她:“你这是为老不尊。”

看着小助理仓皇而逃,杜款款还乐不可支,“这就是你新助理?从哪找来这么个活宝啊?”

“东哥挑的人。”胡松拓很自然地靠近她回答。

杜款款却突然往后挪了挪,仿佛刚刚记起两个人已经分手了,“今天为什么是你来?古耐呢?”

“高层传唤。”他淡淡地答,坐正身子不再看她,“你家钥匙我放在鞋柜上了。”

“好。”话题迅速冷下去,杜款款不自觉地开始跟他交代现状,“我现在和一个朋友合住,你不要到我家找我了。”

胡松拓轻轻哼一声,“我找你做什么。”又问,“不过你哪有什么朋友?”

想到这个,杜款款也觉得不可思议,简单地说:“你也认识的,小时候一起拍戏的莫宁,她就在后台,结束后我们可以一起去找她。”

胡松拓沉默。

杜款款觉得尴尬,吞吞吐吐地问他:“那个,胡松拓,我们还是朋友吧?”

他冷冷地说:“你凭什么觉得我们可以做朋友?”

他侧过头瞪她,像小时候生了气。在剧组里她偶尔也会犯些无关紧要的错,打碎道具的花瓶或者玩假血浆弄脏了戏服,她总是全部推到胡松拓身上,剧组的人忙起来也懒得细究,直接找到胡松拓批评教育一顿就算了了。被骂的胡松拓昂着头,不认错,却也不否认,就这样目光炯炯地看着杜款款,看得她不敢去对视。

一整晚胡松拓再没跟她说话,一直跟参展的某位***艺术家相谈甚欢。

早先杜款款还觉得展览规模挺大,眼下却发现胡松拓无论如何都在自己的视线范围内,她终于忍不住,不悦地问莫宁:“跟胡松拓一起的那女的谁啊?”

“那女的?”莫宁被她的称呼逗乐,“她是画家岑旋,主展厅的那组《凝固》就是她的作品,我觉得挺酷的。你刚刚不也说很喜欢?”

杜款款半天才承认,“是挺酷的。”

莫宁一针见血,“你们都分手了,还这么过不去?”

“过不去。”杜款款笑了笑,“就是因为过不去才要分手。好不容易见他一面,满脑子都是他在节目里说单身的画面,有时候看自己的吻戏也觉得难受。总是想他还爱我吗?我们会结婚吗?如果公开公司会怎么样?粉丝会怎么样?”她扳着指头数着,声音低下来,“哪有人把恋爱谈得这样乏味。”

莫宁叹口气,“算了,我们去喝酒。”

愿你永远有退路小说点评

愿你永远有退路是一本十分好看的小说,小说作者精湛的文笔,喜感的人设让小说达到了巅峰。值得一看,推荐阅读。了解更多,可以本站搜索关键词:愿你永远有退路整篇免费阅读,胡松拓 杜款款小说,愿你永远有退路胡松拓杜款款,愿你永远有退路小说阅读,感谢关注未来小说阅读。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